妙书坊 > 天地战魂 > 第三章庙算
  元大都

  太师右丞相伯颜,燕铁木兒,国师扎西宗错,齐聚庙堂之上,等待当朝太后的决断。\www。qb5.cOM/名义上虽然使宁宗为皇帝,但是这个七岁小儿,自然无力处理国家大事。

  自文宗起便把持国政的伯颜,燕铁木兒两人,此时混没把战事放在心上。蒙古贵胄都是战场老手,对亢明玉的乌合之众,并不如何着紧,近日调动兵马虽然频繁,但是也没把全副心思放在这上边。

  皇帝新崩,如何把权柄握在手心,如何借机铲除异己,如何把宁宗小皇帝控制住,才是他们关心的头等大事。

  为此两人已经争论数次。

  国师扎西宗错虽然尚不知自己徒弟烈格日已经亡故,但是精修密宗**的他,灵觉超凡,心中已经隐隐有不祥之感。对于权势争斗,他无心介入。执掌宣政院,总理天下宗教事务,已经是他所能到达的颠峰。身为国师,他根本不必投靠任何一方,地位超然。

  当朝太后秀眉微蹙,看着众位大臣。她年纪也不甚大,姿容端方,颇有一股威仪。她极力主张让明宗子登位,而不是自己的孩子来作皇帝。便是深知这个烫手的山芋,绝非她能接的下来。只怕会害了亲子性命。看着伯颜跟燕铁木兒争执来去,混没把她这个当朝太后放在眼里,除了心里暗自叹气,她也没甚好说。

  旁边沉默不语,察言观色的扎西宗错,看到太后的脸色,轻轻咳嗽了一声,开口说道:“太后只怕有些倦了,不如我们明日再议朝政。让太后安歇了罢!”

  扎西宗错身为国师,就算伯颜,燕铁木兒这等权臣,亦是要卖个面子。

  大家散去之后,扎西宗错微微颔首,也转身告辞。

  留下太后一人,顿时感觉颇为寂寞。忍不住悲从中来,掩面抽噎。

  轻舒猿臂,吕布自锻炼真气的境界恢复清醒。自从被亢明玉炼化肉身杂质,他的武学进步一日千里,虽然还没到三国飞将,无敌温侯的颠峰时期。但最少也不会输给当世任何一名武将信心,让他雄心万丈。

  身披混天帐化成的青色战衣,吕布猛的站起。本来臃肿的身材,现在却给予人一种高大强壮的印象。马嘉四处惹起乱子,吕布便跟在后面,伏击任何一支能被攻击的军队。力求在亢明玉大军攻打大都之前,消弱大都附近的守备力量。

  三个时辰前,刚占据了这个无名村庄。在此临时驻扎的一只千人左右的元兵,被吕布挥军斩杀的干干净净。

  伸手挑起了战戟,吕布看着部下疲乏尽去,心知该是出发的时刻了。

  就在此时,有士兵来报告军情。

  “将军!十里之外,有一路兵马经过。不过不似大都附近的军队。看旗帜,是伊尔汉的朝贺使节。”

  吕布微一挥手,报事士兵退了出去。

  他断喝一声:“儿朗们,收拾出发。”

  吕布功力深湛,这一声传遍全军。数万士兵,即便远在小村的另外一边,也听的轻清清楚楚。无不凛然遵令。

  五万兵马不过半柱香的时间已经结队完毕,眨眼间泼刺刺的马蹄声已经连成了一片。

  入夜,凉风习习。

  亢明玉仰望星空,端坐不动。他远离了大营,便是为了自己清净一下。

  击溃了烈格日的兵马,收了大批兵马。比这个更重要的是,他还顺带分出了贾复、岑彭、马援三大战魂。兵马调度,已经不需他操心了。

  急行军之后便是要修养生息,一日后,他便可兵临大都城下。这种用兵方式前所未有。从来没有人在全无准备的情况下,试图毕其攻于一役。这种赌徒式的手段,素来为兵家所不取。

  不过方赤夜赌的就是大都方面也决不会有所准备,双方拼的就是运数,而非智谋实力。

  “看妥帖睦尔这白痴,是否有真龙天子的运到罢!”现在想起来当初的情况,亢明玉兀自不敢相信自己就这么被轻易说服,单凭一张利口便七国的大家,蛊惑人心之术确实天下无双。

  战阵之术,未发兵,先虑胜败。

  女娲五色石中的小乾坤界,藏有尉僚毕生收集的古籍道卷。其中不乏兵书,古今历代兵法大家,最为推崇的便是庙算之策。战事未起之前,便已经决断胜败,所有细微的变故尽数考虑周全。足不出户,便得知天下大势,推延形势,计算变化。出兵之时,早就胜券在握,胸有智珠。

  至于次一等,才是百战百胜,调兵遣将。

  再次一等,便只有依仗勇力,冲锋陷阵了。到了最低的层次,最多便是将校之选,已经不配称作兵法,只能称作战法罢了。

  亢明玉现在是庙算无果,战阵无信,就算依仗勇力,大都驻守的元朝精兵也不是他手下的杂牌军队所能比的。

  天道苍茫,自由其奥妙之处,便是智慧无边,也未必能算尽天下。就算百战百胜的将军,也未必就能保证自己下一场战阵也必胜无疑。

  亢明玉把心神沉入了女娲五色石中,亢明玉得到这宝贝之后,还没有时间探察究竟。这时紧要关头,他想看看妖圣尉僚可否留下了什么惊天秘法,能让他多掌握一点运数。

  小乾坤界内中蕴涵的天地元气,比外界强盛百倍。只是略略一探,亢明玉便感到一股精纯的元气,顺着神念缓缓注入身体。尉僚虽然留下了自己随身携带过的诸多神兵,但是亢明玉现在有十六杆星宿神幡,又有石衁刀,无极天弓,万里焰空轮在手,更有一对连翘神蛇,也不需再寻找什么可凭借的外力来提升功力。

  “一日夜后,只怕要么是我形神俱灭,要么便是人间换了乾坤!”手捧五色石,亢明玉顿觉对不起原主的委托。

  收了神识,亢明玉长身而起,一声长啸,声震四野。

  他默然片刻,说道:“方先生既然已经出来了,何必再隐藏行迹”

  方赤夜修长的身形,自夜幕中缓缓现身。轻笑一声道:“亢兄修为又有精进,居然连我隐身之术都明察秋毫,当今世上能做你对手的只怕不出五人。”

  亢明玉轻描淡写的接过话题,说道:“不论世上胜过我的是五人,还是十人,也没什么要紧。这世上高人又不会随便就遇到许多。我武功高些低些也尽够用了。只不过方兄,你身子怕是有些不妥罢,最近我看你气色不好,是否练功出差?”

  方赤夜干干一笑,眼神变得极为扑朔迷离。他轻轻走近亢明玉身边,挥手正要搭在亢明玉肩头。一股灼热的罡风突然扑面而至。

  方赤夜感到不妥,衣袖中的三角神挫化成一道白光,直取亢明玉的面门。

  五指一搭,轻轻震开这件古怪的兵刃。亢明玉脸色颇为奇特。

  “我尚是头次看到如此完美的变化之术,只可惜你身上的妖气不能遮掩,泄漏了底子。”

  虽然亢明玉语音轻柔,但是被他觑破了身份的妖人却感觉不到这种清闲,与说话的姿态相反,亢明玉的碧焰阴雷刀气焰滔天,刹那间已经封死他的所有退路,硬逼着这妖人,跟他死拼一记。

  两人一个胸有智珠,一个却被突然揭破身份,心中惊异不定。亢明玉全力催发的碧焰阴雷刀对上这妖人仓促推出的一掌,结果不问可知。

  碧焰阴雷贯体而入,无数的碧焰阴雷球蕴含的阴寒霸道真气依次爆发,被一招败退的妖人,横飞数丈之外,落地时身上已经没一处不是筋骨溃烂血肉模糊。

  咦!

  亢明玉正待补上一招结果了这试图偷袭自己的妖人,但是一阵黑气闪过,这妖人果然术法惊人,落地之后便遁去无形。

  亢明玉长长呼吸了一口真气,他已经察觉,在此地埋伏的高手,不止此一人。

  “想不到居然也会有人围攻我了啊!真是风水轮流转,明年到我家。”

  念及道门七大高手围攻大日法王的故事,亢明玉突然有了一种狂笑的冲动。他怎么也想不到,自己也会有一天被人如此重视。

  “小杂毛,你还记得俺阴公祖么?当日你射了老子一箭,今天便偿还来罢!”

  一股黑气卷过,一名年轻的道士迎风化身。亢明玉微微一愣,却是认得。

  在青木峰群妖脱封印,这厮便是最凶悍残忍的一只,临走还劫夺了凌霄宫一名年轻弟子的肉身。亢明玉倒也曾担心过,当日逃脱的妖怪日后会掀起风浪,甚或跟他寻仇。只不过这些日子以来,他甚是忙碌,而且武功道法日益精深,自忖便是有妖怪不开眼界,来找麻烦,一刀斩了便是,遂不以为念。

  直到今日被人埋伏了,才略微后悔当初的大意。

  “早知这些妖怪这么记仇,我就应该先找上门去,一一摄了元神,炼做妖魂战鬼。”

  当日亢明玉无极天弓,落日神箭在手,这些妖怪被镇压千年,功力未复自然逃命为上。可现在已经恢复昔日威风的妖怪们,再不甘心当日挫折,荒野之上,妖风阴森,转眼间,先后六条身影现身。

  附身了年轻凌霄宫弟子的妖怪,神色暴戾,阴阴一笑,开口说道:“也是算你运气,我脱身不久便遇到了这六位道友,如今已经结拜为兄弟。本来歃血为盟需要斩鸡饮血,这荒郊野外不甚方便,就那你代替罢!”

  亢明玉眉头微微一皱,嗒然说道:“小小妖孽好大的口气,想要亢某人的颈血,你便上来罢。”

  “不过…”亢明玉语气微微一顿,十分鄙夷的说道:“你叫嚣了这么久,却不敢踏前半步,真是窝囊之极。”

  刚才被亢明玉打伤的妖怪,全身伤口似乎被某种秘术止住流血,镇压了伤患,但是元气未复,说话断断续续的道:“跟这个杂毛还讲什么道理,大家一起上罢!”

  亢明玉横目一扫,神光凛然,刚才偷袭的妖怪心中害怕,不由得后退半步。显然是怕了亢明玉绝世神功。

  本来已经被亢明玉一激,便心中不忿,同伴的畏缩更让阴公祖心下羞怒。他本来也深为忌惮亢明玉的本事,因此联络了六名当日逃脱的妖怪才来寻仇。他们已经窥视了亢明玉几日,早知这小道士比当日更加厉害。

  但是被亢明玉羞辱,阴公祖凶性发作,不待招呼同伴,五指一抓,周身黑气凝成数十股气索交织成网

  ,罩向亢明玉。

  这是他成名绝技,太阴戮神法之地阴天罗网。

  亢明玉凭借气息查敌,便已经知道今天实在褂相大凶,不利出行。这七名妖怪个个真气雄猛,法力深渊。妖气之强横跟方赤夜也相去无几。

  出去被他开始便击伤的妖怪,原形是穿山甲成精,已经重伤不必计算战力之外。其余六个人人堪称敌手,他若不是出些计谋,真的被人围上,亢明玉就难得全身而退了。

  阴公祖动怒,抢先动手,正和亢明玉心意。

  “好阴煞的妖气,只可惜你遇到的对手偏偏是我。”

  亢明玉一念催动,周身烈焰腾飞。

  “尾火虎、翼火蛇、觜火猴∫火猪!星宿元神给我现身。”

  阴公祖太阴戮神法出手,才猛然省得:“糟糕,这厮神通广大,星宿真火专克我阴邪妖力。我怎会冒失硬拼的?”

  亢明玉既然已经深谋远虑,一出手就是全力以赴。以他的无匹内劲,御使四杆星宿神幡,一击之下,不但轻易破去地阴天罗网,更侵入了阴公祖的护身妖气。阴公祖抽身的虽快,但是气劲反冲之下,驾驭不住肉身,蓬!的一声,血肉横飞,他夺自凌霄宫弟子的身体,已经再度粉碎。

  亢明玉垂手而立,灼热无比的炎气如同波纹般扩散。他似有意,似无意的在向还未动手的五名妖怪挑战。

  亢明玉一招重创了偷袭他的穿山甲,还可以说有心算无心,出其不意。但是阴公祖亦是一招败退,连肉身都不保,却是让这五名妖怪心中震惊。

  感到到五股妖气起伏不定,亢明玉稳稳守住心神,不敢丝毫大意。阴公祖虽然小挫,但是他的肉身本来便是夺来,跟元神不能配合。刚才并没受创,只算小惊一场。

  四只星宿元神兽体奔腾咆哮,冲撞横行,但是亢明玉却连眼也不眨一下,静默如老僧入定。这一动一精之间,大有奥妙。

  就连元神合拢,凝聚成一团黑气的阴公祖都不敢再越雷池。

  一名高瘦老人模样的妖怪出言说道:“小道友道法精奇,真是可佩可叹,不过你虽然小胜公祖,却也绝无可能在我七兄弟手下走脱。不如你交出身上的星宿神幡,无极天弓,我们便放你一条生路如何?”

  亢明玉对这个提议,笑得甚为灿烂。淡淡的说道:“诸位怕是在二十八星宿大阵下呆的有些年头了,头脑有些不够灵光,这般幼稚的提议,早五六百年就没人会信。如今世上智慧广开,你们还是找个夫子,多学些东西,才出来骗人罢!”

  被亢明玉这么反驳,高瘦老人模样的妖怪脸上颇挂不住,他本来便非以智计见长,嘿嘿!一阵阴笑,就想找回面子。

  “青神子道兄且莫动气。”一名脸色蜡黄的中年人突然开口。

  亢明玉本来没有注意这名妖怪,但是他开口,亢明玉便突然隐约觉得不对。这人的身边妖气淡淡的,远不若别人那么强烈,但是亢明玉神识延伸,却无法探测出这蜡黄脸中年人究竟有多强。一股诡异的妖气,有如海洋般渊深,夜空般辽阔。这蜡黄脸的中年人整个体内妖气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漩涡,连带的周身空间都形成奇异的塌陷之感。

  修练这么多年,妖怪的智慧也不输人类。亢明玉一出手就气势非凡,若是给他连翻激将成功,单打独斗下去,本来策划的围攻便不啻笑话。蜡黄脸的妖怪当然要阻止青神子贸然动手。

  这七名妖怪,当年各据一方,而且年代参差,互相间也不清楚底细。说然说是结拜兄弟,但是各怀鬼胎也不见得有多亲密。这群妖怪当年也都是非凡人物。虽然都有意一起围攻,却互相顾忌,又放不开脸面。情况就这么僵持了下去。

  亢明玉怀中的石衁刀,被周围妖气一激,已经苏醒过来。石衁护主心切,发出灵波沟通亢明玉。

  “这七人我都有些认得。那个被主人毁了肉身的阴公祖,据说是万年冤魂修炼,最善掠夺他人肉身。太阴戮神法阴毒残忍,主人小心不可被他伤到。那个使用三角神挫的穿山甲,号称丙元公,钻地之术天下一绝。那个青神子,是三千年神木成型,不过我修成道法晚过他几百年,因此不知究竟他原身究竟是什么木头。”

  “剩下四人,那个蜡黄脸的出身不祥,但是应该是人类转修妖魔道。我听人说,他在这个世上大大的有名。俗家名字叫做张角,当年号称大贤良师。曾修兵百万,横扫天下。他身后的两个汉子就是他的亲弟弟张梁,张宝。”

  “什么!此人是张角,张氏兄弟不是掀起黄斤之乱,最后兵败身亡了么?怎会还在人间?”

  石衁不履人世久已,对亢明玉的反责,迟迟艾艾的说道:“我听说的,便是这兄弟得了一部魔经,叫做太平要术。内中载有法门,可以吸摄阴魂,增长本身功力。甚至可以凝练万千阴魂,修成魔体,不死不灭…反正传说是厉害的紧。”

  “这张角的本事,大概不会在妖圣尉僚前辈之下。”

  亢明玉心神再度失守。以灵波分辨道:“不会在尉僚之下,那我不是死定了?你在说笑吧?”

  石衁沉默片刻,才说道:“他们兄弟三人虽然成名在汉末远比我早,但是被广成仙派收服的时间,却比我晚很多。如果我猜得不错,只怕就是为了收服这兄弟三人,广成仙派才折损大批实力,就此一蹶不振的。”

  这下亢明玉顿时连问最后一名妖怪是何来历的兴致也没了。既然有张角这等强手,对方便是再多些人手,也没大碍了。反正他是必败无疑。

  不过亢明玉看那蜡黄脸的汉子貌不惊人,虽然知道对方隐藏了功力,但是终究不信他能比的上妖圣尉僚。

  “攻敌取其最弱,则削势去枝,缠绵如水,无厚入有间,令敌分崩瓦解,无力可用。攻敌取其最强,则如高屋建瓴,如江海奔腾,胜不可止,败不可守一战而定。”

  “兵无常形,法无定法,运用之妙,随心所欲。”

  亢明玉心中定了战略,便是要速战速决。这七名妖怪,各自守了一个方向,亢明玉一动便是牵一发而动全身。想要击破这种默契,让包围出现缺口。亢明玉只有冒险。

  “四灵驱邪,火裂八方。疾!”

  四头星宿神兽,本来在亢明玉周身不停的翻飞疾走,给他法诀一催,顿时分成四个方向,各找目标咆哮而去。亢明玉身边的烈焰亦化作数十条火舌吞吐而出,他竟然一招之间同袭七妖。

  张角面对猛招不举手,不抬足,单凭本身雄浑妖力,便化解了亢明玉的火裂八方。烈焰火舌到了他身前三尺,便似被某种凶兽吞噬了一般,消失不见。

  张角刚刚疑惑为何这小道士会这般莽撞,竟然会如此不顾后果,便感觉到一股凛冽无匹的阴气,瞬间冻结了他周身数丈方圆,冰蓝的寒涛竟然有如实质一样结成冰罩覆压而下…

  “竟然能水火双修…”张角的后半句还没出口,就已经被森寒冻气封住。

  最新全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