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书坊 > 天地战魂 > 第一章帝崩
  鸿鹄高飞,一举千里,羽翼已就,橫绝四海,

  己酉,陇西地震。全\本\小\说\网文宗皇帝崩,寿二十有九,在位五年。癸丑,灵驾发引,葬起辇谷,从诸帝陵。元统二年正月己酉,太师右丞相伯颜率文武百官等议,上尊谥曰圣明元孝皇帝,庙号文宗,国言谥号曰札牙笃皇帝,请谥于南郊。三月己酉,祔于太庙。

  三年八月己酉,文宗崩,燕铁木兒请文宗后立太子燕帖古思,后不从,而命立明宗次子懿璘只班,是为宁宗。

  大元疆土之辽阔空前,官吏之复杂亦是前代罕见。

  大都消息传来,亢明玉愕然不知该做何想法。方赤夜则密谋召唤吕布,汇合鄂州兵马,立意要杀上大都。他手上握有妥帖睦尔这个人质,亦是皇帝座位的有力竞争者,只要以此为号召,旗号倒也堂堂正正。

  鄂州城内本来平淡的局面猛然扭转,所有的军队都被操练起来。行人百姓亦是议论纷纷,这世界变化之快,往往超乎人的想象。

  “放弃鄂州,全力进攻大都?你疯了不是,元朝帝王更替,关我们什么事?你非要去趟这混水,我也不管,不过我是不会参与此事的。”

  亢明玉对方赤夜的提议,想也不想便驳斥了回去。只不过事情的变化远没他想象的那么容易。元宁宗继位之后,不过数日,大都已经暗暗增兵,烈格日本来已经被吕布堪堪驱赶出鄂州境内,这时又被元兵反扑,战况纠缠不下。

  亢明玉并非军事帅才,更对政治束手无策。眼看自己身不由己的被卷入漩涡,却不知该怎么摆脱。

  杀了自己的仇家,却引出这么多事情。亢明玉极为茫然,方赤夜当然不会把他的话放在心上,马嘉是个唯恐天下不乱的性子,既然亢明玉没更进一步的约束他,马嘉已经兴高彩烈的扩充麾下的貔貅军,每日训练兵马,操练阵势,玩的不亦乐乎。

  方赤夜早先一步,已经把妥帖睦尔捧出。他深明权诈之术,自然不会冒冒然的宣布做反,只不过元帝初崩,天下人心便先散了。宁宗登基之时只得七岁,朝中权势为燕铁木兒把持,蒙古诸王,封疆大吏们未必服气,妥帖睦尔这般招摇,自然给很多人一个观望的借口。

  蒙古以兵马夺得天下,自然尊崇强者。历代帝王绝非汉族王朝父子相继,而是雄起兵马争夺而来,当初元文宗毒死,妥帖睦尔之父明宗皇帝之前,便是因为虽然交战得胜,但是却无法压服,担心夜长梦多被别家王子,兴兵作乱,才出此狠毒下策。

  宁宗只是小小孩童,哪有本事压服诸路王子、王公,蒙古显贵,封疆大吏?因此蠢蠢欲动的各路兵马着实不少,只看谁先发难了。

  亢明玉这几日不理一切俗务,在总管府辟地修炼。

  他体内的阴魂虽然暂时不曾反噬,但是这毕竟不是提升功力的正途。自从手上有了十六杆星宿神幡,亢明玉就一直借用仙家法器的威力,提升修为,压制阴魂的反噬。为了扩大貔貅军的规模,亢明玉挑选了鄂州军中的最精锐雄壮之兵,以朱砂在他们身上绘上符咒,封入魂印。

  亢明玉并非残忍好杀之辈,这后选入的貔貅军虽然以生人炼成,但是这些士兵跟那一千怯薛军不同,不但得保神智清晰,而且丝毫不损元魄。

  厉鬼附身,武技大涨,貔貅军战力之强可说是凌驾古今任何一支军队之上。不过亢明玉法力再强,费尽心思也才把貔貅军扩到三千。少了数千厉魂,亢明玉真气大损,也为了这个原因他急需闭关修练。

  乎乎半个月过去,得到大都的密令,烈格日调动了附近行省的兵马,连续几次大战,虽然都是吕布胜了,但是源源不断的援军却让吕布不堪其扰。方赤夜的几次召令,他本想不理,但是大军粮草逐渐接济不上,吕布不得不听从方赤夜的调动,向鄂州靠拢。跟烈格日且战且退,已经退到了鄂州城外十里扎下军营。

  战事不利,吕布心中极是烦恼。纵马进入鄂州的时候,想到自己附身蒙古高官肥拙不堪,武技减弱到六成,多番征战,亦是挫折连连。当初染指天下的雄心顿时湮灭了。

  进入鄂州城,一路闯进总管府,吕布刚刚踏进总管府,就发现总管府被一股绝强的力量笼罩。炽热的暖流扑面而来,当他看到抱剑站在庭院的方赤夜时,得到只不过是一丝苦笑。

  吕布心中纳罕,便开口问道:“方先生怎么一人在此闲立,不见亢道长?”

  方赤夜长叹一声说道:“你哪里知道,亢明玉已经闭关半月,这总管府里除了我和马嘉之外,都已经搬了出去。再住不得人。”

  “现在天色尚早,一切都还好些,到了夜间,这总管府不啻火焰山。平地上泼水立沸,香烛柴禾不点自燃。若是你再晚几日回来,这总管府只怕已经不复存在了。里面的几间房舍都已经走火烧没了。”

  吕布听得骇然,不由得问道:“亢道长在修练什么神功,居然如此霸道?”

  方赤夜悠然望着吕布,并没回答吕布的问题。

  “吕布将军手下不知还有多少兵马,我即日就打算倾巢而出,扑奔大都。若是没了吕布将军,只怕大事难谐。”

  吕布眉头一皱,他在三国年间,争霸天下最注重的就是占领地盘。湖广行省是天下鱼米之乡,物产富饶,最适合最根基之用。让他一时放弃,吕布哪里舍得。

  对方赤夜的建议吕布亦是不想回应。

  他虽然受亢明玉控制,但是却未必怕方赤夜。这个妖怪对他指手画脚,吕布若不是自忖武力倒退,未必胜的了对方,早就一戟戳死方赤夜。去掉这个罗嗦。

  方赤夜对吕布的反应不以为意,也不再劝说。只是指着后面,说道:“亢明玉现在后面修炼,你可径去见他。”

  微微冷哼一声吕布迈步向后走去,越往后,吕布便越是惊讶。地面泥土遍地赤红,奇异的痕迹仿佛熔岩凝固,所有木质之物,皆不见保存,金属铁器,亦是扭曲成古怪模样。无论什么武功,终究是人使出来的,以肉身为依托。绝无可能发出如此高温烈焰。即便碧焰阴雷刀也只是阴冷寒焰,虽然能焚化物质,但是靠的是强横的内力催化出来的侵蚀之力,而非温度。

  若是活人的**能熊熊燃烧,只怕已经接近神仙。

  吕布虽然知道亢明玉不但武艺惊人,道法也通天彻底,可是能放出如此烈火,只怕也不是普通的法术。鄂州的大总管府邸,占地广阔,前后数十进,房舍百余间,算上院落,池塘,楼台亭榭,面积足有数亩大小。而吕布眼见的地方,整个大总官府似乎都被熔炼过了一般,没一处好地方。

  绕过残垣断壁,吕布来到亢明玉闭关之处,只见一个硕大的火球烈烈燃烧,直径足有五丈开外,一小半的火球底部,已经把地面灼烧的融化,微微陷入。周围的土地,如同开了锅的沸水,不断冒起火红的气泡。

  火光中视线无法透入,吕布也不知那里面的人到底是死是活。只得提高了声音沉声说道:“亢仙长,吕布拜见。”

  在吕布的浑厚内力催动下,这句短短的求见,投入了火球之中。极快,火球内便有了回音。亢明玉懒洋洋的声音穿了出来。“吕布将军辛苦了。我这就出来,请稍退几步,以免惊扰了将军。”

  吕布虽然曼声应了,但是却丝毫也没有移动脚步。鬼神限神功提升至极限,有心要看看亢明玉此次闭关到底修炼到什么惊天动地的层次。试试自己的武功造诣。

  火球之中一声朗笑,一道红光冲霄飞起,吕布定睛一看心头狂震。那是一条赤红的火蛇,肋生双翼猛恶非常“亢明玉着小道士难道变成了妖怪?”

  吕布心头略一寻思,火球之中先后又冲出了三头凶猛神兽,凶威最盛的一头火猿,冲着吕布毛手一捞,爪上的腾腾烈焰,已经烧着了吕布的衣襟。惊的吕布身形一转,后退丈余。却不提防一头巨大的火焰野猪奔腾而出,让吕布再不敢停留,急忙飘身后退。他倒不是害怕,只不过这些神兽身上都是烈焰滔天,赤光护体。只怕跟亢明玉有莫大关系,他不欲冒犯。

  最后一声虎啸,一直通体赤红,由黑烟火焰组成的斑斓赤回哮而出。亢明玉的声音随之响起。

  “尾火虎、翼火蛇、觜火猴∫火猪!怎么样,吕布将军我的星宿元神,还有些威风罢!”

  火球猛然爆开,四头化作神兽的星宿元神,各自变成一团烈焰向火球中心靠拢。一人在烈焰光芒中缓步而出,宽袍博带,一身雪白的道袍正是亢明玉破关而出。

  “星宿元神?”

  吕布虽然不知这是什么道术,但是亢明玉身上气势比以往有过之而无不及。更有一股如星空般浩瀚的神秘力量扑面而来,让吕布心中更是骇然。

  “祝贺主公神功大成,日后天下,无往不利。”

  吕布单膝跪倒,抱腕垂头,态度恭谨无比。他也是上古枭雄,深知审度时势的道理。亢明玉不但握有魂印术,随时可收拾的了他。而且又练成如此神通,吕布顿时把心中的野心再度压下了。

  亢明玉微微一笑,淡淡的应了一声,抬手按在吕布的头顶,一股沛然霸道的真气汩汩而入。吕布刚要反抗,头顶百会乃是人身大穴,稍加碰触,轻则白痴,重则丧命。他又怎敢放心让人碰触,不过吕布身子微微一动,便又忍耐。亢明玉决不会毫无道理的出手杀他,吕布早就已经死亡,这个身体不过是借来的。便是被亢明玉毁了,也不过再换一个。

  感受到不断涌入体内的强横力量,吕布心头一紧,已经知道了亢明玉要做什么。

  道门之中早就有脱胎换骨,易筋锻骨的法术,能让资质平庸之辈,一跃而成为武学奇才。亢明玉现在做的正是改换吕布肉身劣势。感到亢明玉并无加害自己的意图,吕布全力配合亢明玉的炼化。

  本来的赘肉,杂质,血脉,筋骨,随着炽热无比的真气运行,纷纷被逼出体外,吕布最头疼的体质问题,再也不是他提升功力的障碍。感到自己的肌肉不住的伸缩,膨胀,骨骼噼啪作响,吕布身体就如同被绞过的铁渣,重新百锻成钢。

  随着亢明玉的手掌一放一收,吕布头上压力一去,身不由己的腾空跃起,身体兀自在空中,吕布已经纵声长啸,体内的真气束缚尽去,鬼神限神功鼓催到极限,真气如长江大川奔流不息,一股再次雄霸天下的豪情壮志,亦是感怀而生。

  “我吕布要再次马踏天下,方不负此生。”

  亢明玉负手在背后,对吕布理也不理,只是喃喃自语道:“这门功夫果然能炼化人体中杂质,强化筋骨。下次给马嘉用上,必能提高这小子的功力。这次拿吕布做个试

  验,果然甚是有用。”

  亢明玉闭关修炼,以星宿神幡的四火神幡的神力,感应天上星辰。他根基雄厚,短短时日已经引导星力入体,催逼出神幡上的无穷妙用,凝练了星宿元神,等于多了四个不啻吕布项羽的火属性战魂之力。而且星宿元神的力量跟他同体而生,只有纯粹的力量,并无思想。远比战魂更加好用。

  亢明玉迈步走出了修炼的地方,对周围的景象大是惊讶。吕布对力量失而复得,正怒笑苍天,亢明玉自然不得询问。不过当他看到方赤夜迎面而来的时候,心中一笑,知道自己的问题必然有了解答。

  最新全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