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书坊 > 天地战魂 > 第十二章虫豸
  马嘉年纪虽小,酒龄深远,已经有三年余的酒徒经验。wWW.QВ5、com\仗着内力压住了酒劲,喝得晕乎乎的马嘉,悄悄溜出了大总管府,鄂州本身便是极繁华的大城,方赤夜谋略得当,百姓茫然不知城中变故,街上人流依然忙碌。

  转过街角,马嘉看一大群人在聚众观瞧,一时好奇,他便挤了进去。原来这里是几个江湖艺人,在卖弄手段。

  这个草头班子,看来不过五六个人,但是人人稀奇古怪。场上正是一个黑脸胖汉,正在指挥一直儿臂粗细,尺半长短的蜈蚣,做出各种奇异的动作,令围观的百姓不时惊呼出声。

  天下妖怪中,最难修练成功的就是昆虫。这种弱小的生命,本来短暂,除非天生异种,不然不过乎乎年许寿命,根本没有机会踏入修行之门。

  即便偶然有成功踏上修行道路的,也因为天生就比禽兽更低的智慧,修行进境往往缓慢异常。法力即弱,又无法领悟更高深的境界。

  马嘉眼光倒是锐利,只一眼就发现这条红黑斑斓的大蜈蚣身上有极稀薄的妖气。心里一惊,顿时酒也醒了几分。装作不在意的样子随眼一溜,发现这班子里携带有不少箱笼,每个里面都或多或少的发出数道淡淡的妖气,其中一个青色的大竹篓里面的一股妖气尤为强烈,至少也有两三百年的道行。

  “这些家伙是什么来头”既然能操纵妖物,马嘉当然不会以为这帮人是普通人物。看那黑胖汉子一身打扮显非中土人士,倒有七八分像是苗人。马嘉虽然从没见过苗人,但是早就听说,这些僻处南疆的少数民族,有些手段,能炼毒虫为蛊,放出去能伤人性命与无形无影,就算道术之士也防不胜防。

  这些人里,最吸引马嘉注意的就是一个十三四岁的年轻女孩,在一旁笑吟吟的站着,手里摆弄着一根银色的号角,身上五色缤纷,穿着虽然跟中土之人决不相同,但是却说不出的好看。一身绣着古怪图腾的衫子,样式略短,露出了白皙的小臂,柔嫩的小腿,引人遐思。一双**的玉足,在一双草藤编制的鞋子里,五趾,脚背都露在外面。围观的男子之中,倒有一多半,看的不是把戏,而是这豆蔻少女。

  马嘉探头一望,那女孩似乎有所察觉,正好也转头过来,两人视线一对,马嘉素来脸皮甚厚,倒还没觉得如何,只是大力盯着人家女孩,上下打量的极为仔细。那苗人女孩被马嘉盯着,心里突然觉得不快,秀美的眉头微微一皱,转过头跟一个老汉不知说了些什么,叽叽咕咕的马嘉根本听不懂。

  等马嘉看的没趣正要离开的时候,那个女孩突然发出一声低低的呼唤,把场上的黑胖汉子换了下来。轻轻一招手,一个淡黄色的竹箱中猛地窜出了一条奇异的怪虫。全身带着淡淡的红光,即便在白日下,也看来鲜艳夺目。上半身伸出六只长须,有如龙虾,下半身颀长无比,似乎巨蚕。

  一出了竹箱,这条怪虫便猛地向马嘉方向扑来,被这条怪虫的猛恶势头一吓,围观的众人无不仓惶后退。只有马嘉因为事发突然,反应稍稍激烈了些,戟指一并,一道赤焰射在怪虫的头上,打的火红怪虫一个倒翻,大半的身体又缩回了竹箱,露出小半身体,咝咝作信,跟马嘉对持起来。

  看自己餋养的怪虫受伤,那苗人女孩似乎急了,正要把手中的银角放在嘴边,被他身边老汉一扯,愤愤的看了马嘉一眼,又笑逐颜开的跟大家说道:“我家养的赤磷儿,有些暴躁,但是决不伤人。我让他给大家道个歉了。”

  着苗人女孩一招手,那条怪虫,咻咻作声,怪头连点,真的似乎歉意颇深的模样,被吓倒的百姓,虽然看到如此猛恶的怪虫,多半觉得不妥,但是人多好奇,转眼也就忘了害怕,大声的叫起好来。

  马嘉刚才出手,虽然有人看到,但是马嘉一身道士打扮。虽然有人觉得这小道士也有些手段,但是,转眼间就被这班子的把戏所吸引,全然忘了马嘉的存在。

  正要退出人群,马嘉无意中往地下一瞥,一条黑色的小蛇,正贴地面游来。马嘉吓了一跳,急忙快步走开,他离了人群,看到那条小蛇果然追了上来。心道:“那些家伙古古怪怪,只怕不是什么好路数,我先去禀报师父再说。”

  马嘉看那些人能操纵蛇虫,知道这些人必然来路不正,但是看人家能把这些虫豸玩耍的出神入化,也不担心他们会误伤旁人。他把那条小蛇引到僻静所在,心里冷冷一笑,扣指一弹,发出了一枚灵龒镇煞钉,一道青光直钉象那跳黑色小蛇的七寸。

  似乎感受到了危机,这条黑色小蛇猛地咕咕大叫,身躯膨胀了起来。本来细小的身躯,变得丈许长短,胳膊粗细,口喷一团碧阴阴的光气,跟灵龒镇煞钉兜在了一起。

  灵龒镇煞钉是仙家法宝,亢明玉传给了马嘉,这小子早就修炼的如臂使指,遂心变化。马嘉灵诀一掐,一条丈许的青色大龙,上下翻飞,斗不上数个回合,一头钉在那条黑色长蛇的七寸,当场把那条奇蛇打成两截。

  马嘉随手一收灵龒镇煞钉,正要一放出真火,烧了蛇尸。却见这条奇异的大蛇,两段身躯蠕动起来,转眼又接合在一起,看似不好,这条黑蛇颇有灵性,马上转身逃了。

  马嘉从没见过这种怪蛇,居然打断了身躯,都还不死。正要放出灵龒镇煞钉,但是那条黑蛇显然是怕了马嘉手上的法宝,身躯一缩,钻入了一道地缝,眨眼不知去向。

  暗自惊叹一声开了眼界,马嘉搔搔头,不知该如何是好。正在他彷徨之际,突然看到自己师父亢明玉在街角现身,急忙过去招呼。

  “师父!你怎么在这地方出现。我刚才见了一件奇事…”

  没等亢明玉说话,马嘉已经把刚才发生的事情一一说了。顿时让亢明玉也目瞪口呆,啧啧称奇。他这个师父论见识眼光也未必强过弟子多少。不过亢明玉想起来府中有方赤夜这等见闻广博之人,大不了还可去问问龙月儿这个妖族公主。遂不胡乱琢磨,他刚跟龙月儿分手,才打算哪里去闲散半日,现在得了空闲,招呼马嘉一声,说道:“这些人就算来路不正,我们也不要去管他。反正些许妖虫我们师徒也不必怕了。今日正好有空,我来指导你修行。这些天你乱忙些东西,把修行全担搁了。”

  马嘉对这小师父深为敬服,听说又要传他功夫,顿时忘了刚才的事情,马上跟着马嘉走了。这鄂州府大小官员,差不多被清理的干干净净,亢明玉随便找了处官衙闯了进取,这处官衙原先的官吏和执事人员,不是被砍了塞哪处沟壑,就是被阴魂附体,变成昏昏噩噩的行尸走肉。

  两师徒一路闯进,居然无人阻拦。找了后院的宽敞所在,亢明玉说道:“你得了战魂霍去病之后,武功大进,但是法术修行却没什么进境。我想先给你打下道术的根基,日后你也好…嘿嘿!”

  说道这里亢明玉干笑数声,他曾经靠捉鬼抓妖混饭吃,自然不想弟子忘了这传统。行走江湖武功高强固然重要,但是有些奇人异士另外有些非凡的本领,并非全靠勇力可以打发。有道术在身,往往能对付些不测的变故。

  马嘉对此当然全无异议,当下亢明玉便阐述道:“天下道术虽然千变万化,但是万变不离其宗。总的来说分成三大门类,其一便是五行道术,以五行之力运转的道法,向为术法正宗,涉用广泛,诸如疗伤,炼丹,遁法,炼器都包括在五行之内。另一门便是星宿之术,引动天地之力,星辰共振,往往术法威力大的惊人。能修练成星宿之术的道门子弟往往百不获一,只不过星宿之术涉及到了天数理相,渊深之极,非等闲能钻研明白。最后一项便是炼气的能耐,修练本身真气雄厚与否,往往便是法力高低的关键。功力高深的道士往往御雷摄电,驭剑九霄,斩妖除魔法力非凡。”

  马嘉对这些老生常谈,在凌霄宫也听过多次,那是往往听得昏昏欲睡,没什么精神。这些高深道理之后,他原来的师父尘嚣,多半便是急转直下,一句:“若要学成高深法术,现在便要打好根基…云云!”一阵废话之后,便没了下文。

  今日亢明玉这么说了,却让马嘉兴奋不已,他可是知道,这个小师父从来不玩弄虚的,接下来九成九会列出大堆的道术,让他选择修行什么才好。

  最新全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