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书坊 > 天地战魂 > 第十一章金人
  亢明玉微微分出神识,讶然察觉方圆数里之内都已经被某种阵法封锁。\\www。qВ5、c0m\对方这些人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做到着一点,其势力雄厚不言而喻。

  龙月儿身为东海妖族的公主,手下大批的妖怪自然不足为奇。亢明玉尚是首次遭遇到妖族的兵马。心念电转之下,亢明玉双手一翻,两条连翘激射而出,亢明玉真气一催,便分化成一杆青青画戟,一柄丈八蛇矛。有了这两件长大威猛的重兵刃在手,亢明玉左右翻飞,持强克弱,一招间已经逼退了围攻众妖。

  龙月儿本来虽然有准备,但是也并非真的要跟亢明玉开战。只不过面对这等深不可测的大高手,召集些手下有备无患罢了。刚才,铜叔刚才看到马嘉距离之够近,想这么一个十岁小儿还不是手到擒来?有了人质在手,交谈时定然大大的占据优势。没想到马嘉虽然是个孩子,却不是有他想象的那么羸弱。不但反应够快,身手敏捷,武功更是神仙放屁,不同凡响。

  既然已经引起战端,再说什么也是多余。

  龙月儿长吸了一口真气,御剑升空,已经圈住了亢明玉的动静。

  “了不起!小小年纪就能突破到这般地步。不过要拿下本道爷,你还远不够看啊!”

  战戟遥指半空的龙月儿,亢明玉随手把丈八蛇矛插在地面,语气中的傲然之意,已经溢于言表。就算敌人多些又能怎样,他历经数次大战,实力与信心已经是与日俱增。

  铜叔此时深为焦虑,他刚才出手落空,急于收拾掉马嘉然后跟龙月儿联手对付亢明玉。可是召唤出战魂的马嘉,真气狂涨。水火同源心法催至颠峰,一冰一烈的劲道正是他的赤金铜身的克星。交手不过数招,就已经在铜叔的皮肤上留下了数处龟裂。

  他这里僵持不下,而龙月儿那边却已经岌岌可危。跟夏侯绝动手,龙月儿已经受了内伤,她手下群妖跟亢明玉相去甚远,若不是亢明玉不想杀伤性命,这会早就冲出重围,遍地血流成河了。

  饶是如此,数招间亢明玉已经重伤龙月儿,正待加上一击,让这妖娆女子知趣退走,一道墨色剑光从天而降,架在了亢明玉双手战戟,长矛之前。

  “方赤夜!你想作甚么?”

  亢明玉倒不是很惊讶方赤夜的举动,只不过看方赤夜一脸仓惶的神色,他颇有些奇怪罢了。

  墨龙神剑一转,方赤夜飘然落地,此时场上的其余妖怪已经尽数给亢明玉击伤,铜叔猛地看到了方赤夜出现,似乎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居然就这么忘了自己正在动手,给马嘉一剑横斩,在他的赤金铜身上划出一道金痕。

  眼看自己一招得手,马嘉颇为不知所措。急忙一个倒翻脱出了战圈。方赤夜扫了一眼场上,知道亢明玉已经留有余地,不由得松了口气,淡淡说道:“亢兄此番留情,算是我欠了你一个情面,这女呵我故人之女,亢兄放她走吧!”

  虽然不知为何方赤夜如此甚重,但是亢明玉本来就无意为难,微微哼了一声,也不言语招收唤过马嘉师徒二人转身去了。

  留下方赤夜看看铜叔,无奈的长叹了一声,也不理铜叔的召唤,一拂衣袖亦是转身消失。

  龙月儿惊疑未定,不过此时正是闹市,她们封禁的时间也不宜太长,她只好忍下疑问,带领属下离开。一回到铜叔在鄂州经营了数十年的据点,龙月儿就禁不住问道:“刚才那人究竟是谁?为何会帮我们解围,却不告而别。”

  铜叔微微一愣,沉思半晌才说道:“当年始皇登基,收天下金铁铸造十二金人。”

  龙月儿笑道:“这我知道,后来你们被项羽那个家伙纵火焚烧霸宫,只有铜叔你幸免与难,修炼了千年才有了灵性,投入我东海妖族麾下。”

  铜叔苦笑一声,说道:“当初铸造的十二金人,因为收聚的金铁杂质不同,质地有所参次。我运道好一些,比较坚固,但是被烈火焚烧数月也受创不轻。但终究是保存了下来。金石之属本来是妖族中最难修炼处灵气的,当初乱军焚毁霸宫,无数珍宝散落的到处都是,恰好一枚夜明珠掉落我的嘴里,这枚夜明珠灵气盎然,让我不道百年就有了灵识,终于修成妖怪。”

  “我修持得道之后,仗着赤金铜身,刀枪不入,亦曾经横行一时。然后就碰到了那个家伙。”

  龙月儿愈来愈好奇,看铜叔陷入了沉思,不由得催促道:“后来如何呢?怎么千余年下来都没见你们联络,难道那人就此隐居了不成?”

  铜叔苦笑一声,说道:“他那种惹是生非的性子,又怎能安心隐居?我见到他的时候,方赤夜先是化身儒生,鼓动西朝各路王族造反。被汉武帝镇压之后,先是挑唆匈奴,然后又去各地联络妖族。只不过他运气不济,被人暗算了之后镇压在不知何处。我认识他之前,此人才是最风光的。我也只是听说,他曾经在战国时身配六国相印,四处煽风点火。只不过结局不怎好,最后只能化身脱逃。不然今日天下还不定会变得如何。”

  龙月儿惊呼出声:“此人曾经化身张仪?果然是我们妖族中出类拔萃的人物。”

  铜叔黯然说道:“在东海人人都说,你跟你云姨很像罢?他刚才就是因为这个才出手的。”

  龙月儿心里更为惊讶:“难道云姨这么多年就是为了等他不成?”

  铜叔不再说话,只是微微叹气。

  而此时的方赤夜亦是心潮澎湃,回到总管府之后,一人沉默不语。亢明玉师徒也懒得管他。今日放走了王伏龙,夏侯绝,百里虚空,只怕不日就有大军压境。亢明玉自忖虽然虽然千军万马也拦不住自己,但是以蒙古骑兵的性子,一战之后只怕定然屠城。就算不屠城,死伤几万百姓也是必然。

  不管亢明玉迎战与否,这些死伤都难以避免。让亢明玉自投罗网,那种傻事他还干不出来。

  方赤夜心里反复念咏的就是两个字:“云儿,云儿,云儿…”

  偶然心里一动又想起来夏侯绝的庚金神电,,本来充满自信的方赤夜,心里猛地有些虚无缥缈,无着无落。

  咔嚓一声,吕布扭断了千夫长孟勃哈刺的脖子。眼中杀气大盛。换目一扫,确信再无人敢反抗自己,这才一手执起了战戟,咆哮一声,十余万大军默不做声的跟随主将,继续行军。

  吕布左右是他精挑细选出来的十余名蒙古勇将,并把自亢明玉手中要来的战魂封印其中。相对与亢明玉的无所事事,吕布这些天几乎是夜不成寐,湖广行省的军队已经给他整合完毕,有如铁桶一块。整军之能,本来就是吕布的拿手本事,当年他的陷阵营号称天下第一强兵,端的无人可当。

  不过要把这批兵马指挥的如臂使指,还是让吕布费尽的心血。所有不听从命令的大将,湖广一代的官员,已经被他屠杀的差不多了。现在吕布血红的目光一扫,部下战将士兵无不噤若寒蝉,再无人敢道半个不字。

  这次行军吕布的目标就是烈格日的兵马,烈格日当日仓惶退走,随即亮出了身份,四处征召粮草,部队,现在也已经聚起了七八万的人马,占据了十余处城池,吕布便是想在烈格日向大元朝庭要来援军之前先解决了这股力量,然后才好招手整顿湖广行省的军事政治,开始争峰天下。

  亢明玉师徒一看就不是王霸之才,吕布很有信心摆脱了亢明玉的控制,在这苍茫神州再现乱世风云,最终取得霸业。

  身上混天帐化成的青色铠甲,给吕布平添了一身霸道气势。本来臃肿的身材,在吕布这几天的修炼之下,已经变得肌肉扎实,皮肤现出一种柔和的光晕,虽然还不及他原本的身体,但是至少也能发挥出他八成以上的力量了。

  胯下的战马,乃是吕布特意挑选的一匹西域良驹。身高腿长,矫健轻捷。虽然远比不上当年的嘶风赤兔马。但已经是难得一遇。

  “此战就是我重入人世的第一战,我不但此战要必胜,而且要立下赫赫威名,再次扬威大地,让人不敢小觑。”

  “儿朗们,跟我来吧!千万里山河,将是你们驰骋的土地…”

  与此同时,刚刚亡命出逃的王伏龙,夏侯绝,百里虚空一行,正在远远的观望这路兵马。虽然逃出鄂州有些狼狈,但是他们都是武功卓绝之人,等闲士兵自然是奈何他们不得,而且亢明玉不善统军,也没派出兵马追杀,让他们容容易易的逃了出来。

  王伏龙心里暗自抽了一口凉气,神色沉重的说道:“只怕整个湖广已经反了,但是我现在还不知到底是谁在操纵这一切,那个道士亢明玉似乎并无此能耐!谁能把军队统合至此等境地?”

  王伏龙的话,无人回答。百里虚空涩然说道:“我们还是去跟烈格日会合,看看怎么能过这一关吧。”

  比起吕布的雷霆手段,鄂州城的军队就显得很松散,在赵云和方赤夜的协助下,马嘉总算能把士兵带出去遛遛,但是上阵打仗就连亢明玉都不看好这些杂凑的军队。方赤夜显然别有所思,数日来都神不守舍,到让鄂州政务全落到了亢明玉手上,压的他苦不堪言。

  今日一早,亢明玉看着如山般高耸的文牍,几欲吐血。突然领机一动,传令出去,抓了几个脑筋还清楚的读书之人回来,着二十名貔貅军看着处理政务。顿时天地也高了,风情也广阔,亢明玉拖拖然四处闲逛,心情难得爽快一些。马嘉一旦得闲,把鄂州大总管府的酒窖库藏的美酒拎出几坛,喝得醉醺醺的,早已经人世不知,糊里巴涂。

  方赤夜看了这对活宝师徒,心里只有暗自叹息。他自然比亢明玉师徒清醒多了,对天下大势的掌控更是极有心得。

  当今元帝,传说身体不佳,堪堪已经难以支持。而其子还没长大,根本无力压服庞大的蒙古帝国。按照元人的一贯习俗,只要当今元帝驾崩,他手上的蒙古王子妥帖睦尔就是一招绝世好棋,身为家,最基本的能耐不是征战沙场,决胜万里,而是如何利用天下大势比的变化,牟取最大利益。

  现在亢明玉手上握有湖广行省,虽然还不太稳固,但是方赤夜有七八分把握能让亢明玉稳守一方,加上联络到和林的妥帖睦尔部属,只要请动数名高手刺杀了元文宗,这天下说不定就可倒换个人手。

  虽然此事机会渺茫,然作为天下的阴谋之士,要的就是冒人不敢之险,做诡谲天下之事。才能名传天下,万古流传。

  方赤夜修练多年,混迹人间,不但带有三分玩世不恭,更多了三分野性,三分狂傲,还有一分疯狂。他与尉僚的志向截然不同,方赤夜也不知自己几时倦了,才会脱离俗世。

  妥帖睦尔连日来心惊胆战,他的部属早就一个不剩被杀的干干净净,这养尊处优的蒙古王子,没有半点当年成吉思汗的勇气。好在亢明玉师徒对他丝毫没有虐待,除了软禁了他之外,饮食起居倒还周到。毕竟大总管府内补缺仆人丫鬟。

  他早上刚刚吃过了早饭,就见到方赤夜径直闯入了他的居室。若是平时,自然无人敢这般没有上下尊卑,但是如今在矮檐之下他又怎敢不低头?

  陪着笑脸,妥帖睦尔抢先跟方赤夜问候,这么卑躬屈膝之事,妥帖睦尔平生从未做过,现在不得不勉强学习。

  “方先生今日到蜗居,不知有何贵干?我日后若是能回到和林,一定重重赏赐…不不,是好好孝敬先生财货,若是先生想要权势,我也可尽力做到。只不过还望先生早些放我回去…”

  说道这里,妥帖睦尔已经泪水如江河倾泻,哭得洗礼哗啦。混没半点男子汉大丈夫气概。

  方赤夜心里鄙视,脸色却微微一笑,温声说道:“妥帖睦尔先生说笑了,我不过一介布衣,怎好受王子如此大礼…”本来还想拉住方赤夜的衣袖,但是给方赤夜这么一说,妥帖睦尔帘就爬跪在地上,苦苦哀求起来。

  方赤夜佯做为难,说道:“我倒是可以送您回和林,只不过这路途遥远,您又没个随从,万一出了事端可怎么好?不如你修书一封,我派人去和林让他们出些兵马,接王子回去如何?”

  妥帖睦尔虽然甚是草包,却也知道方赤夜在要挟他。他的随从本来还有几个,但是被马嘉看上,认为身体素质不错,便用阴兵附体,炼成了貔貅军的一员。那时也不见方赤夜想到,他没有随从伏侍的问题。让和林出兵,这就等于宣布他妥帖睦尔想要造反,而且这造反之后,胜败不论,最后自己定然难逃被眼前这男人的操纵,傀儡皇帝古已有之,妥帖睦尔颇不想做这种东西。但是方赤夜含笑一望,登时让妥帖睦尔想到了,自己的性命还没保障,这等事情根本由不得他选择。

  方赤夜拍拍手,数名士兵,便送上笔墨纸砚,留下了妥帖睦尔自去思索文采,方赤夜转身走了。

  吕布和方赤夜各自展尽手段的时候,亢明玉也不敢闲散。

  他去了鄂州府库所在,发现地心真火熊熊不绝,但是也不再继续增加威力。这所府库在鄂州偏僻所在,亢明玉下令封了此地的进出,也想不到该如何处理这件事情。

  他法力虽强,却不足以镇压这上古封印。放任不管显然不是什么好主意。挠头之余,亢明玉想到自己无意中收服了这对连翘,却惹出朝歌现世,亢明玉分外觉得前途难测。

  他不善长术数星象,但是排个褂相还是会的。兴头一起,亢明玉摸了几枚铜钱,随手撒出,正在解索褂相的时候,一声清脆的笑声响起,亢明玉抬头一望,却是龙月儿不知何时到来。

  亢明玉微微颔首,虽然前日有点冲突,不过亢明玉不想真的翻脸,看今日龙月儿并无敌意,亢明玉招呼道:“不知龙姑娘来此何干?”

  龙月儿看了不断吞吐火焰的地穴,脸色变得越来越凝重。对亢明玉说道:“此地不是待客所在,不知亢先生有否意思,请小女子坐坐不请自来的宾客?”

  亢明玉哑然一笑,说道:“龙姑娘说笑了,如此跟我来罢!”把守府库的士兵,人人都知这个小道士跟鄂州大总管,湖广行省平章,各路文武官员关系非浅,亢明玉略一示意,自然马上安排好一切。府库所在,是一府一州的钱粮,武器,兵马存放的重要所在,自然有重兵把守。因此这里单独修建了一处军营,房舍倒也不少。

  亢明玉一上来便占据了不知哪个千户,还是万户的军舍,手下士兵马上送上酒肴,亢明玉颇为奇怪龙月儿的来历,随便问了几句,龙月儿倒是解说详尽,让亢明玉大大惊讶。东海妖族占据茫茫大海,其中不乏蛟龙,白螭,青骊,赤虬等上古神龙之属种,更有万年鲸鲨,古龟大鼋,其中修行超脱之士,已经度过无数次天劫,本领深不可测。比之神州更有一番气象。

  嘴里啧啧称奇,亢明玉顺带也询问了海外修士的情况,他跟张清夜略有交往,深知这些海外修士,法力武学各有千秋,不在道门诸正宗大派之下。

  亢明玉平生所见的女子中,从没一个象龙月儿这般妖娆。这是谈论起来,龙月儿见闻广博,学识丰富,也让亢明玉颇为敬佩。在偶尔问及龙月儿此行,方知原来确实误会了。

  亢明玉遂也不隐瞒,把自己一时兴起杀了湖广行省百余名官员,又用法术占据了这些官员的身躯,目前正为此烦恼的事情,一一说了。龙月儿本来以为自己已经行事有够肆无忌惮,没想到亢明玉还远在自己之上,两人顿时聊得颇为投机。

  说起地穴火焰之事,亢明玉也没有隐瞒。龙月儿听了之后微笑道:“我比你大了几岁,不如就叫你小亢吧!你叫我月儿姐姐也就是了。”亢明玉随便点头答应,他到不在乎这些称呼。

  “这朝歌古城现世,不久之后定然会有人冒死探查,你既然没有办法封印了朝歌,不如抢先查看一番也好。”

  亢明玉苦笑道:“这地心真火如此炽烈,谁有这个本事我也不拦他。毕竟这朝歌古城非是我私人所有。我又不是悲天悯人之辈,若是有人倒算释放朝歌的上古妖魔,我自然会出手拦阻,不过尽人事而听天命,做不到也就罢了。我不会为了这种力所不及的事情烦恼。”

  龙月儿嘻嘻一笑,说道:“五行之中,水能克火。天下弄水的本事,还有谁能比我东海妖族更强。姐姐我手上有东海妖族震族至宝,定海珠在身。保护咱们出入火海不成问题,至于如何封印封印朝歌,或者有否方法进入其中,可另行考虑。相比这朝歌也不会自己消失,总要有个妥善的办法才是。”

  亢明玉听了这话眼神变得深邃无比,他也不得不承认龙月儿说得甚是,这样的情况总不能摆着不管,要是有办法去查看地下的究竟,总比坐视不理好的多。

  不过亢明玉自然也不会被龙月的说辞打动,他只是略略思考,便回答道:“此事最好还是先放一放,姐姐想要探查我不拦你,不过若是放出了上古妖魔,我一定会出手。”

  说道这里,亢明玉眼神低垂,把手中酒一饮而尽。再不说话。

  最新全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