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书坊 > 天地战魂 > 第六章夜聚
  “前日一别,亢道友别来无恙啊!小人方赤夜,千年以前在昆仑修道。\\Www。qВ5、COm\\自从被镇在二十八星宿大阵下,就再也没看过如此晴朗的夜色,也再也没看到如此美丽的星空。今日看到道友,想共邀同赏风月,不知道友可否赏个面子?”

  亢明玉怀里的石衁刀嗡嗡震鸣,自从跟了亢明玉之后石衁显得甚是忠心。“主人,这人手里的墨龙,也是星宿神兵之一。上次就是他挡住了主人无极天弓射出的落日神箭,不过此人比我被封印的还早,我不知道其来历。”

  亢明玉心里颇为震撼,方赤夜上次破开无极天弓一击,已经现露出卓越的身手,这不过数日功力似乎更有精进。亢明玉已经完全感觉不到方赤夜身上的妖气强弱,至觉得对方的气势,如同夜色般渊深,星空般浩瀚,如果不算尉缭这怪物,方赤夜已经是亢明玉所遇到过的高手中,最不可测度的一人。

  也许还没大日法王那么强,也没旷世情那么接近天道,但是亢明玉头一次觉得自己对胜败全无把握。

  “不知方兄陷身囹圄千年之久,没有什么心愿未了,要去完成么?怎么如此悠闲,跟我师徒废话?”亢明玉随手一拉马嘉,心里已经暗自捏了万里焰空轮在掌心,万一动手起来,只要先把马嘉这累赘送走,无论对方是谁,亢明玉也有信心一拼。

  方赤夜仰天长叹,顿时一脸的苦笑,说道:“亢兄说笑了,千年时光易过,已经物是人非。我昔年故友屈指算来也不过聊聊几人。如今就算不是飞升异界,就是糟了天劫,就算还有幸存,也必然深居简出,隐与深山海外,茫茫乾坤寻找不易!如今也只是形单影只,茕茕孑立,顾影自怜,邀月为朋。甚是寂寞啊!”

  亢明玉心里念叨:“你寂寞了干我屁事儿?实在忍耐不住随便找个青楼几两银子解决了就是。若是没有银钱,凭你的姿色勾引个把女妖精也不成问题。”

  虽然心里嘀咕,可是亢明玉刚刚报了师门大仇,心里畅快,不想再惹一次麻烦。看着方赤夜感怀情绪,只是默不做声。

  亢明玉默不做声,方赤夜也不好再做作下去。此事已经恢复清醒的新附军,早就乱作了一团。鄂州官衙这边出了这么大的动静,各路的镇守兵马早就闻风而动,刚才在亢明玉的催动下,这些新附军还能支撑一时。亢明玉收回了附身这些人身上的阴魂,这股守城的军队,马上边失去了主心骨,再也拦截不住各路兵马。

  方赤夜干咳一声,轻了轻喉咙,对可能要说道:“亢兄为人果敢,处事倒也利落,不过稍后的变故,亢兄可能没有考虑周详啊!不如我来帮亢兄分析一下如何?”

  亢明玉实在琢磨不透这人的来意,淡淡的嗯!了一声,对逐渐逼近的各路元军丝毫不以为意。

  方赤夜笑笑说道:“亢兄这次杀了鄂州和湖广上下大小官员,自己倒是畅快了。不过给元人知道了,必然上下震怒,只怕会派出极为强硬的官吏,来治理湖广行省。亢兄拍拍手走个不见踪影,到时只怕遭殃的还是这一地的黎民。”

  亢明玉被方赤夜这么一说,登时额上冷汗直冒。元朝建立以来,对百姓的手段残酷是出了名的,他一时间没有考虑到这些问题,现在想起来甚为后怕。若是元军报复,屠杀湖广一带的百姓,岂不是他做的孽?亢明玉手心微微发抖,这些难题可不是他可以凭武功道法能解决的了的。

  亢明玉想到此处,微微低首,双手施礼,诚恳的说道:“小弟确实考虑不周,还望方兄有何手段有以教我,免了这一地的百姓灾殃。”

  方赤夜笑嘻嘻的露出了整齐的雪白牙齿,轻松自在的说道:“这还不容易,你放出那些阴魂随便占据了这些大小官吏的躯壳,一声令下,整个湖广行省等若尽数落在你手里。哪里还用去烦恼那些。”

  咋闻这等离经叛道的建议,亢明玉半晌都呆立不动。他终究是道门子弟,自幼便对黄老学说耳濡目染,生平孜孜不倦的就是追求拔地飞升,超脱凡人。亢明玉从无野心,也没想到过对世俗的权力有所染指。方赤夜的这个建议,让亢明玉的心里完全倒翻了个,本来的信念猛然崩塌。

  尉缭的平生志向,就是澄清天下,万民安居。熟读了尉缭著作的亢明玉,也逐渐偏离的道家学说,但是他从未想到过,正面直视这个问题。今日被方赤夜戳破了他的心灵屏障,很多平日从来没想到的事情,登时涌上心头。

  亢明玉猛地下定了决心,但对那一笑道:“方兄说的不错!多谢指点。”

  新附军此时早就被冲溃,亢明玉已经能感应到,最近的一路人马,已经闯入了官衙的前院,相距不过数十丈远,几重围墙而已。时间已经紧迫的不能再缓。亢明玉手掌一张,一道千万阴魂凝聚成的阴索穿厅过室,从最近的湖广平章必阇赤尸身穿过,绕匝一周,所有的湖广行省大小官吏纷纷缓慢的站起身形,本来残破的肢体,以一种奇异的速度生长恢复。

  亢明玉这门法术,是结合魔门的一门秘法,虽然能强行连接上筋肉骨骼,但是却不会真的让这些肢体重生。只不过魔门有无数催发潜力的秘术,能让人在重伤之后,也发挥出全部的潜力。至于事后伤势更加严重,甚至肉身崩溃至不可疗养,就完全不在考虑之内了。

  鄂州大总管已经是鄂州府最高的官员,因此张百应的生日,宴请的宾客,几乎集中了鄂州府的所有军政官员,连带的湖广行省的几路大员,也尽数聚齐在此。

  亢明玉自然没本事起死回生,但是驱尸之术却是简单容易,亢明玉体内阴魂强盛,便是死去十年八载的故骸一样能催的行动自如,何况这些才死没多久的新鲜货色。

  就在一声喧哗,无数兵丁闯入了内院。鄂州总管张百应已经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这个今日寿星公全身冒出无数血丝,狼狈似鬼,大红的锦团花簇长袍已经破烂的不成模样。看到闯进来的兵丁大喝一声,用一种磨牙般的阴森语气说道:“你们这帮奴才,居然不守好自己的驻地,跑来这里作甚?”

  领兵的千户看着这般狼狈的场景,期期艾艾的说道:“小儿听得这里杀伐之声,怕大人出事,便领兵过来看看!”

  “胡说!这里怎么有什么事,你看不是平平安安的么?哪里有事?”

  这千户虽然不敢顶撞,可是这里刚死过了上百人,到处是血迹,虽然被亢明玉法力催动起来,但是这些大小官吏个个身上血色斑斑,形容枯槁,哪里象没事的样子?

  眼看张嘴说胡话的乃是鄂州的大总管,可是这小小千户哪敢再去顶撞。察觉这里不妙的并非这一处兵营,不片刻又有几路武将带领手下冲了进来,其中有的本来不属张百应下辖,蒙人的武将对这个汉人总管也并不买帐,张百应信口胡说也无法平复这些的人疑虑,顿时闹得人声鼎沸。

  亢明玉此时隐藏在人群里暗自叫苦,本来最能镇住这些元兵的,就是必阇赤。可是亢明玉为了泄愤一把将这湖广平章在地面惯做一团血块。虽然亢明玉极力催运法力,但是一时半晌这个活死人还开口不得。不能镇压这些吵闹的元军。

  蒙古人建立元朝之后,向来最信任本族之人。因此即便汉人官职较高,往往也无法管束蒙人的官吏。鄂州是湖广重镇有数路兵马在此地驻扎,若不是军中职务稍高的将领全都来张百应这里赴宴,来的一些蒙人武将地位实在太低,场面势必更加混乱。

  “小道士!你放我出来,让我附身在那个胖子身上,我保证能数息之间控制了他的身体。”

  “嗯?吕布!你也想要获得肉身不成?”

  “不错!你根本不需我助长战力,不若放我出来,更能帮的上你的忙。老子三国之时,天下诸侯束手。有我帮你,必然能稳稳当当的夺了这鄂州地盘。开创一番霸业。”

  亢明玉虽然不曾熟读史书,但是对吕布也深深忌惮。

  “你想要再度现身人世,我也可以给你这个机会,不过要你答应我三个条件。不知吕布将军能否答应啊!”亢明玉心底一动,脸上浮出了一个古怪的笑容。

  最新全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