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书坊 > 天地战魂 > 第一章道德
  午夜凉风微微吹拂,山野间一团明灭的篝火正灼灼燃烧。wWw。QВ5.coМ//两名衣着光鲜的小道士正愁眉苦脸的对目而望。

  “师父!你身上没钱,怎么还会让我去买这身上等的道袍?现在你我都已经是一文不名的穷光蛋,接下来回琅琊别府的的几千里路,咱们用什么来吃喝,难道每天夜里都要这样露宿荒郊?”

  若是单看年纪,年长的小道士也不过十六七岁,按规矩来说只怕自己还没出师门。年幼的一个不过区区十岁稚龄,平常父母哪里舍得就送去出家?可这世道偏偏就这么古怪。

  听着寒蝉凄切,午夜狼嚎,亢明玉扭开头去,装作一脸的满不在乎,不住的翻弄篝火上的木材。两师徒已经有一天多没吃东西了。亢明玉内力深湛,倒也还挨的住。马嘉正是长身体的年纪,早就饿得只想满地乱滚。语气中也开始对老师不大恭敬起来。

  “待会月上中天,野兽必然开始活动。我去打头兔子、野猪来,咱们师徒果腹。嘉儿不要抱怨路费了,天明我们进了鄂州路,去官府库房里抢些金银财宝来,一路上花销也就够了。”

  被徒儿絮絮叨叨的数落,亢明玉这师父当的也甚为气闷。他前些天在凌霄宫和白云渡的青木峰都是白吃白喝,一时住的惯了忘记自己早就没了家当。虽然手上几件道门至宝应该值上些许银两,但那是打死他也不会去卖掉的。

  “我们是道士唉!虽然不用象秃头和尚一样古板,但是没事杀生吃荤…还要抢劫官府的库房!”

  马嘉虽然饿得有气无力,但是还是死死的盯着自己师父,希望能唤回恩师的良知和道德。

  亢明玉坦荡荡的在身上一摸,翻出卷古旧的竹筹。尉僚送他的五色奇石炼成的小乾坤界,等若一个随身的宝库,尉缭学究天人,其中藏书极为丰富。不但包含了先秦的诸多散遗古卷,还有尉缭本人的亲手修订的著作,亢明玉最感兴趣的就是《苍生九问》

  “道德问,所谓仓廪实而知礼节。然道以生为本,道德为辅否…”

  念到这里亢明玉禁不住粗口骂道:“人应该先顾着小命,才去奢谈道德,人要先活着这样才能做为道德存在的载体。这么说为填饱肚子而去偷窃,虽然是非法行径,却也天经地义不无道理。不过若是为了保命就放弃道德,就跟禽兽无异,最终不过是坏蛋一个。这样的矛盾问题怎生回答?”

  本来亢明玉想用苍生九问之道德问,去教育自己的笨蛋徒儿。可是这道德一问艰深无比。世人有高贤达人,为了自身理念不惜舍生取义,被尊为道德中的典范楷模。也有为了大义而不惜名节,弃个人道德不顾,而怀济天下之名士。

  更有以道德之名而困天下苍生,为了道德不惜舍弃百姓,让黎民陷于疾苦之愚人。也有本身行为败坏,毫无廉耻之人,却轻取德泽,而富黎民,利百姓。

  还有以自身为名,弃舍道德只为谋取私利者。

  尉缭每一问都洋洋洒洒有数千字之多,反复对比,穷举例证。以亢明玉的学问见识,跟妖圣尉缭差的天地相别,根本无力探究其中道理。

  不过翻阅了尉缭的遗泽之后,亢明玉更是坚定了自己的想法。“嘉儿!我们先填饱了肚子,趁夜潜进鄂州城里,成大事者不拘小节,少许道德缺憾不要挂在心上了。”

  马嘉对这小师父也无可奈何,有气无力的说道:“师父打人英明,只是你的小徒儿我已经快饿死了,师父可否放下钻研学问,先搞只东西来咱们烤烤吃了再说。”

  亢明玉转手收起九问竹筹,嘿嘿一笑。背后猛地升起一道黑色阴索。亢明玉对魂印书的掌握最近大有进境,这一手万魂阴索的本事刚好练成,就拿来试手。

  亢明玉体内阴魂无数,凝成的这道万魂阴索呼啦拉的穿林越地,在亢明玉的神念催动之下,转眼间已经长出数百丈之外。恰好一头惊起的黄麝四蹄撒开奔跑路过,亢明玉念力一催,万魂阴索顿时把这头猎物捆个结结实实。凌空到卷了回来。

  马嘉一看师父出手,本来饿得快要爬在地上的小道士马上精神了起来。反手抽出青鐚古剑,就要动手切割猎物。

  亢明玉也罢,马嘉也罢,这对师徒都没有野炊的经验,也不晓得该怎么调制这黄麝。马嘉长剑一闪,黄麝还未落到地面就已经被切成十**块。得了亢明玉如此明师,马嘉的剑术日渐增长,这一手切黄麝的剑法,已经隐隐有第一流的高手架势。

  也不等亢明玉开言,马嘉腾身跃起身影一个转折,青鐚剑光四面撒开,无数树枝纷纷削被他落树梢。收回长剑,马嘉袖袍一拂,一股吸力形成的旋风,把所有的树枝卷到了他的跟前。这一手化自四灵驱邪剑的吞吸诀,给他用来收集材禾倒也恰到好处。

  脚尖刚踏到地面,马嘉就已经急不可耐的随手抓了跟粗壮笔直的树枝,插了块黄麝的腿肉放在火上炙烤。等马嘉盘腿坐稳之后,才发现亢明玉身前已经摆了五六根树枝,每根上面都插了一块更大的黄麝香肉,馋涎欲滴的模样,比他更是不堪。

  马嘉一边烤肉,一边心里赞叹:“师父就是师父,比我这徒儿手脚可快多了。”

  两师徒闷声烤肉,亢明玉看自己的几块虽然很是大个,但是有些地方连着皮毛碎骨,颇倒胃口。便摸出石衁刀,刀光一挥,把不堪入口的地方统统削去。

  石衁刀本身已经是极品的神兵利器,附有石衁元灵之后威力更增。虽然纤细小巧,但是也绝不是该用来烤肉的器具,自沉睡中醒来,感觉自己正被主人拿来当餐刀使用,石衁愤愤不满的抗议起来:“刀也有自己的尊严的,我可不是那种破铜烂铁,主人你也太大材小用了吧?”

  石衁一言提醒,亢明玉眼神一转,有了另外一个主意。他手里十六杆星宿神幡,火属性的已经收集全了。亢明玉随手一抖,觜火猴神幡化成一道赤红光芒落在地上。

  “你我师徒也是太笨,有了这宝贝还生火作甚?”想起手上还有这宝贝,亢明玉大是兴奋。

  觜火猴神幡火力何等强猛,亢明玉压抑了神幡的威力,还是比篝火旺盛太多,区区几块黄麝肉,不过眨眼间就靠的熟烂。

  本来想还加大抗议力度,但是亢明玉连二十八星宿神幡都拿来糟蹋,石衁顿觉前途一片黑暗,元灵沉寂了下去,任亢明玉随便使用自己,再不发言了。

  马嘉冒着被烫的危险,抢先撕了块黄麝肉放进嘴里,虽然吃的咝咝哈哈,但是也香气四溢,满嘴流油。吞落一块下肚,马嘉咂咂嘴,有待那不知足的说道:“可惜没有咸淡,也没什么调料。如果再有点辣椒沫,胡椒,香料,香菇,想必会更加美味。”

  说得一句,吃得一口,马嘉对终于有食物落肚还是比较满意的。

  亢明玉对徒儿的这个愿望思索了一下,深表愧疚。他虽然武功高强,但是道法造诣却不足匹配。虽然晋身真人位,道力大进,也只是对杀人伤命,降妖伏鬼的强力法术有所精通。对诸如搬运术这样的实用法术,钻研不多。不然凭空千里之外搬运些饮食财货也就罢了,何必这么麻烦还得自行动手。

  亢明玉师徒在这里落脚,围着觜火猴神幡烤肉的当。附近数十里地面正发生一场极为惨烈的战斗。

  鄂州属湖广行中书省管辖,统鄂州等三十路、三府‘五安抚司、三军‘三州。不过元蒙王朝地域实在过于广大,每个行中书省辖地几乎都有极大权限,能自行调动兵马。

  交战的双方,都是蒙古的骑兵。一方盔甲鲜明,一看便是王公贵胄的亲兵。另外一方看来盔甲都是杂凑而来,但是人数众多,杀意旺盛,也是训练有素的铁骑。

  盔甲杂乱的骑兵显然是主攻一方,已经把盔甲鲜明的一方围困在一个小小土坡之上,发动骑兵轮番冲击。带兵的蒙古将领,脸上涂抹了厚厚的黄泥显然是不想暴露身份。

  虽然占据了地利,但是盔甲鲜明的一方,士气却越来越低落。军中一名神色苍白的青年,显然已经是军中主将,不过他却根本没有指挥军队,只是任自己部下自行组织抵抗。

  看着身边的士兵逐一倒下,这名神色苍白的青年,似乎已经呆滞了,喃喃的在自言自语,似乎已经在准备等死了。“图帖睦尔!你还是不肯放过我,你毒杀了我父皇,取了大元山河也就罢了。我不过想安分的度过这一生,你也不放心么?一定要把我们这一支斩尽杀绝么?”

  脸色苍白的青年说着说着,眼泪长流,懦弱的性格暴露无疑。随在他身边的战士,受了主将的影响,虽然拼死抵抗,眼神里的光彩却是越来越弱,都已经没了求生之念。

  不过这些蒙古军队,即便明知必死,也绝无一人后退。因为他们都知道,不管是后退还是投降,对方都不可能放过了他们,这是早有预谋的袭击。决不会让他们这一行人,走脱了任何一个。

  隐藏在军中的烈格日虽然脸上神采飞扬,跟亢明玉一战他虽然受了重伤,但是在潜心疗养之下,武功已经尽数恢复旧观。他此番出京,不但是要探察大日法王的动静,最主要的就是铲除元明宗的残余势力。

  当年元帝文宗和元明宗争位,虽然一战之下元文宗图帖睦尔大获全胜,但是却依然不能连根拔起元明宗的势力。眼看其余王子蠢蠢欲动,支持元文宗的知枢密院事燕帖木儿设下毒计,显示让文宗宣称放弃帝位,迎元明宗去大都继位。元文宗自己佯装逊位之后与燕帖木儿前去迎接元明宗,并与途中毒死明宗,复即帝位。

  元文宗虽然就此坐稳了元帝宝座,但是元明宗麾下的精兵猛将却不肯就此臣服。虽然无力抗衡元宗,但是私下里却不肯安于现状,偷偷迎接元明宗长子妥帖睦尔回和林。意图联络蒙古诸部王子大汗,兴兵造反。

  不过元文宗要是能让这种事情发生,他的皇帝也算白当了。察觉此事的大元国师扎西宗错,早就秘密派遣了一只军队在此地劫杀妥帖睦尔。

  妥帖睦尔身边五千精兵,连日作战已经损失大半,现在身边已经不足两千人马。而来袭击的军队,乃是烈格日私自带领的六千怯薛军。做为元帝亲兵,怯薛军勇力冠绝三军,是蒙古诸路人马中号称最强的军队。

  烈格日为了做事稳妥,还向鄂州总管借了一万骑兵。无论军队的数量,还是两军的精锐强悍,都是烈格日的人马占据了绝对优势。

  为了隐藏身份,烈格日不敢把燎日金枪带在身边,但是他自信就算手上的马刀也足够斩下妥帖睦尔这懦弱无能的脑袋。

  两军厮杀时,人马狂嘶,惊飞的宿鸟,已经展现了此地的征杀惨烈。

  “师父,这里的蒙古人为何会自相残杀的?难道他们失心疯了么?”

  吃饱了肚子,亢明玉和马嘉登时精神奕奕,两人都对露宿荒郊不甚满意,便打算趁夜闯进鄂州城,先抢了府库的金银,再霸占了哪个大户的府邸,先好好休憩一会再慢慢赶路。

  可是这里的喊杀声,对这对好奇的师徒,有着无比的诱惑力。亢明玉自忖便是千军万马一样能杀它个十进十出。马嘉更是好奇宝宝一个。师徒二人就这么胆大妄为的摸过来观战了。

  亢明玉虽然也纳闷为何这些蒙古军队会自相残杀,但是他终究比马嘉有些见识,仔细观察了片刻,淡淡的说道:“你看那被围攻军队中的白脸小子,身上的服色,显然尊贵无比。我猜不是王公贵族,便是一等的高官。这里定然涉及到蒙元的内部纠葛,争权夺利。我们且做壁上观,不用去搭理他们。”

  马嘉虽然好奇这两只军队的来历,但当时蒙汉之间还是颇有怨恨的。他出身的凌霄宫,私下里就是反元志士的培训基地。无数宫中高手都投身与各大反元势力,耳濡目染之下,对两只元军自行残杀,只觉的幸灾乐祸,丝毫也没有助弱锄强的念头。

  这师徒两人胆子虽大,但是行为都大大咧咧,不够谨慎。烈格日在此挥军作战,自然派出了小股骑兵在四周巡查,好不让无关人等靠近战场。

  亢明玉为了看的清楚,挑了一处高坡,又找了最高的一株参天巨树,跃身其上看的津津有味。马嘉在他身边,抱着树干。看着师父雪白的道袍迎风飘拂,甚是气派,小心眼里对这个师父更加敬佩,混没想到亢明玉的水云道袍在黑夜之中是多么的枪眼。

  早在数里之外,巡逻的元兵就已经看到了这师徒俩的存在。

  “这两个汉蛮,居然敢这么招摇,实在活的不耐烦了。”

  领兵十夫长素来以勇力闻名,并未想到这两个笨蛋道士,既然敢这么明目张胆的偷窥,必然有所自持。带领部下笔直的想亢明玉师徒所在的土坡冲了过去。人还没等到切近,已经弯弓搭箭,向亢明玉射去。

  蒙古骑兵自少已经在马背上生长,骑马射箭的本事,就如同穿衣吃饭般轻松。这十夫长对自己的箭术极有自信,亢明玉一身雪白道袍又是极其明显的目标,他深信自己一箭必然可以射落这不知死活的道士。

  不用这十夫长命令,这群彪悍的蒙古骑兵,已经纷纷搭箭。

  亢明玉本来看这群蒙军骑兵闯进自己眼内,并不在意。直到对方发箭射他,亢明玉才回味过来:“我们师徒是不是太招摇了?这队蒙人骑兵原来早就看到我们师徒二人。”

  看到这队蒙古清兵,亢明玉才想到反省,马嘉可是早就知道了自己这师父是如何粗心,急忙一个跟头翻身下树,抛下了自己的师父,抢先跑了。

  一伸手,五指张开,亢明玉似乎全不在意一般,轻轻松松的就把射到身前的长箭抓在手里。看到马嘉如此乖觉,亢明玉也懒得跟这些蒙古骑兵纠缠,食指一扣,被收来的长箭比来势更加凶猛十倍,呼啸着反射了出去。

  “既然你们发现了本道爷,只能算你们倒霉。在这里给我留下命来罢。”

  汗!五点会再次解禁一章的。今天解禁两章。

  最新全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