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书坊 > 天地战魂 > 第二十五回授剑

第二十五回授剑

  不知不觉马嘉已经来到了最低层的一处石洞,这里倒也看不出和别处有什么不同。/Www。qΒ5。CoM\\刚才赤焰剑光激起的金光一闪而逝,依然是一片黑乎乎的石壁。

  马嘉揉揉眼睛确信自己不是眼花,真是心花怒放。急忙潜运内劲,一冰一烈两股内力在他周身每个穴道内都形成一股奇异的漩涡。体外英俊无匹的西汉冠军侯形态隐隐浮现,霍去病的旷世绝学水火同源诀再次现身人世。

  在这一刹那时间,马嘉的脑海中浮起无数未曾有过的记忆。金戈铁马,大漠荒原,一队队的战士正在进行着艰苦卓绝的战役,千百的尸身横卧四野,景象凄惨冷厉,直如人间地狱,让人不忍猝睹。

  马嘉在这一瞬间被脑海中的景象所震撼,本来运足的功力,不知为何猛地继续加催暴增,让小道士体内经脉充盈,脑门霍霍欲裂。

  轰!

  马嘉感觉,自己似乎元神脱体和某股奇异事物重合到了一块。

  一股冰火旋风自马嘉的胸口喷吐,狠狠的轰在了对面的石壁上。而这块石壁就如同有灵性一般,再次绽放处金芒挡住了马嘉的冰火旋劲。

  巨大的反震力道让马嘉的小小身体再也站立不住,横飞了出去。正恼火要被跌个狼狈不堪,一股清风自背后吹来,马嘉略一借力,总算在撞上地面前站稳了脚跟。

  “小屁道士你鬼鬼祟祟的在作什么?想偷东西是不是?”

  一声清脆好听的声音响起,正是马嘉最不喜欢见到的顾九薇刚才出手帮了他一把。小狐狸一身漂亮的皮毛,在石洞的深处,微微泛着银亮的光芒,更衬托的顾九薇玉雪可爱,毛团锦簇。

  踏着细碎的轻盈步子,顾九薇小小的狐狸脸上,带着几分挪喻的笑意。

  “白爷爷在青木峰居住了百余年,你以为还有什么地方是没查看过的么?这里的石壁确实有些奥妙,不是封禁的仙术,就算白爷爷自己也打不开,你就更不要妄想了。”

  哼!

  马嘉虽然心里不忿,但是想到刚才自己确实被人家又救了一次,小小心眼里的几分男子汉大丈夫气概,让马嘉这次什么话也反驳不出口。

  “我这是看在刚才你出手的份上,不根你计较,小狐狸等我还了你人情。早晚要拔光了你一身皮毛,做成垫子。”心里暗暗纺,马嘉一言不发的气鼓鼓转身就走。

  亢明玉在暗处看了,摇头感叹:“自己的这个徒弟脾气极坏,而且花样百出,几乎不惹点事情出来,就片刻不得安宁。刚才马嘉以发出赤焰剑光,亢明玉就已经察觉。

  以他踏入先天境界的修为,对周围的天地元气感应敏锐之极。更何况马嘉的功夫是他一手传授,赤焰剑光的灵气,亢明玉分辨的清清楚楚。

  本来想下来制止马嘉的胡闹。不过刚才石壁上金光闪动的时候,亢明玉却觉得有些古怪。虽然那道金光看来正气凛然,不过同时一股淡淡的妖气,也散发出来。若不是亢明玉修为不俗,稍差一点的可能就察觉不出,那一瞥既逝的妖力波动。

  亢明玉沉吟片刻,开口说道:“白道友可知道那里面是什么东西?难道真的无法打开么?”

  白云渡也是一早便来了,对亢明玉的问话,苦笑一声:“我若是有办法打开那禁制,还不早些动手,等些什么!我在这里居住了这么久一直不清楚那里面是什么东西,如果小道士你有办法,老猿便把里面的东西送了给你,又有何不可。”

  亢明玉微微一笑,也不搭言。马嘉刚走了出来,便看到自己的师父和白云渡站在一起,心中终是有些心虚,不敢开腔只是嘻嘻一笑打算溜走。亢明玉挥手拦下这小子,跟白云渡微微道别,拎着徒儿转身去了。

  回到白云渡招待他的石洞,亢明玉一把抛下马嘉,苦苦思索了半晌才开口说道:“我年纪本来不大,还不到收徒的时候,你可知道我为何最后会收你到我门下?”

  马嘉本来想要耍赖,混过一次教训。可亢明玉的话顿时让马嘉愣住,想了半天小道士才狠劲的晃了皇脑袋,说道:“我也不知为何师父会收我,难道是你年纪还轻,给别人当徒弟当的憋闷,打算收个徒弟来蹂躏一番?”

  听到这种回答,亢明玉又好气,又好笑,一个巴掌过去把马嘉打的翻了跟头,跌得灰头土脸,再不敢跟亢明玉撒泼。

  “一来旷世情那厮确实了得,我很佩服。我答应了他便不好食言。二来,你小子资质不凡,在凌霄宫就算那帮老顽固肯栽培你,只怕十年八年之内你还是没甚长进,我觉得可惜。”

  “今天你刚才是否有感觉不对,身上的战魂动静怎样。”话锋一转,亢明玉便问起了马嘉身上的情况。这魂印书来历神秘诡异,魂印术亢明玉也是初学咋练,不知有何弊端没有。刚才他感觉到马嘉在被石壁的金光反弹时,精神陷入了一种奇异的境地,深恐自己的开山大弟子出了什么毛病,便开口询问。

  马嘉心中奇怪,便把刚才自己的脑海中多出一些景象的事情说了。亢明玉心中跟魂印书上记载对比一番,遂放下心事。说道:“战魂生前终究是曾经在武学智慧上有极高成就的生灵,本身神识坚强,保留了部分记忆也不足为奇。只不过你天生和霍去病的属性相合,对战魂的融合快了一步。日后修炼必然进境更为快速。”

  看着马嘉一张小脸刚才弄得的沾了些泥土,亢明玉心中蓦然想起了自己在无极宫的日子。那时他的师父并不特别看重他这个徒弟,但是却也还算慈祥。亢明玉和师兄弟的关系一向良好,从没感觉这样的日子有何不适。

  每日里除了练武修道,便是作些普通的活计,挑水,种地,修缮房屋,清扫道观,最多有人上山请求宫中派出道士,收复邪祟。亢明玉那时几乎以为自己一辈子就这样闲适平和,无争无休的慢慢度过了。也从没想过日后该怎么办。

  现在虽然亢明玉又拜了师父,更修成高深武功,日后前途不可估量。但是却让他失去了人生大的目的。“对这个世界我还有什么期望?我到底该作些什么?以后就这么混混噩噩的了此残生么?”

  遭遇无极宫灭门之祸,亢明玉心中变得迷茫很多,毕竟他也还不过十七八岁,这些艰深的问题,就算高僧大儒,道门隐士,都曾苦苦思索,而未有正解的。

  人生天地之间,究竟有何目的,为何而来!为何而去!死后化为一滩黄土,什么生前风光,权势地位,财富名望全数烟消云散。可是不因为这个,如此珍贵的一生就不作任何努力,等待垂垂老朽那一日来临么?

  摇头摆脱了脑海里此去彼来的纷杂念头,亢明玉替马嘉拂去了脸上的尘土,淡淡叹息一声,显出了与年纪并不相复的悠远持重。自从吸摄了无数的阴魂,战鬼,亢明玉没日都在被数十万神识的奇端杂念所困扰。若不是亢明玉心智坚毅,只怕早就发狂而死。

  今日不知为何心绪一阵波动,拍了拍自己徒儿的小小肩膀,亢明玉感觉马嘉的体格分外瘦弱,心里大起怜惜之意。说道:“你拜我为师,我这个穷师父还没什么好处给你。这把青鐚古剑是你师公东夷子亲授,我就转送了给你吧!”

  “另外还有我拜师时,希求子前辈送给我的三百六十五枚灵龒镇煞钉,也一并送给你了。希求子前辈亲手采取精铜、寒铁,运五行真火,大衍神符炼制的三百六十五枚灵龒镇煞钉专辟邪祟,威力无边。我已经用它不着,日后你遇到什么山精树鬼正好用来防身。”

  亢明玉单手一按马嘉的头顶,一道青光微微闪动。马嘉只觉得顶门微微一凉,一道强烈的剑气灌顶而入。马嘉被生父扔给了凌霄宫教导,在尘嚣门下又不得师父喜爱,本来好好的一个孩子,变得愤世嫉俗,行为乖张,颇有几分叛逆。行事也常常肆无忌惮,显得十分分外不知礼数。

  在马嘉心中,亢明玉年纪不大,武功甚高。投入他门下必然好处极多,从来没真正尊敬过这个行为懒散的小师父。今日先后两次犯错,本来马嘉以做好了被训斥的准备,却没想到亢明玉不但没做任何责罚,还接连传授上乘武学道术,更连护身的法宝兵刃都送了给他,让马嘉心里如何不感动?

  马嘉此时此刻才突然觉得,自己个小师父为人虽然看起来拽拽的,但是心肠极好,为人也对自己十分爱护。想起来自己被旷世情掳出凌霄宫,自己一大堆师父师叔,也没见一人出来救援,反而是这个小师父,不辞辛劳,面对魔帅淫威依然毫无惧色。想到这些,马嘉小小的眼圈里顿时红了,眼泪滴滴落下,抱住亢明玉放声大哭。

  亢明玉根本不会教导徒弟,面对这种场面拍拍马嘉的肩膀,搔搔自己后脑勺,手足无措不知该怎么哄马嘉不哭。

  这师徒一闹,混没注意袁轻衣不知什么时候走了进来。看到马嘉正偷偷的往亢明玉的水云道袍上,摸些鼻涕眼泪,不禁宛然一笑,过去拉过的马嘉的小手,细心劝慰。掏出一块雪白的手帕,替马嘉擦去眼泪和脸上的花里胡梢的脏物。

  马嘉哭的一场,把心里的苦闷发泄的够了。对袁轻衣的示好,也颇为感激。想起追赶魔帅旷世情,并在这疯子师父手中救了自己的还有袁姐姐,心里对袁轻衣也有几分亲近。被袁轻衣抚慰几句,居然沉沉睡去。

  马嘉终究还是年幼,闹了这么多事有些疲惫。袁轻衣看马嘉睡了,轻声说道:“这孩子我抱去我房里安睡,明日我也要离开这里回家去了。日后也不知还有没有机会见面。”

  袁轻衣言下甚是惆怅,不过想来亢明玉也不可能了解自己的心事,只是淡淡一叹抱起马嘉转身走了。

  特此声明,小亢是唯一的主角,不要怀疑了。

  另外封面,是因为看了龙空一个说咱们的封面没有版权的帖子,不敢网上胡乱找个图片,我就把熟人的一副习作暂时放上充数,过两天就换。

  最新全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