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书坊 > 天地战魂 > 第二十三回水火

第二十三回水火

  霍去病少年便得逢奇遇,十七岁变已经带领大军威震天下,至二十三岁亡故,生平从未遇到敌手。\Www、Qb5、COМ/是武道上百年不遇的罕世奇才。修炼的水火同源心法更是千古流传的不世奇功。

  自古以来极少有人能修成两股截然相反的内劲,并且汇与一身。只有这水火同源心法是少数几种专门修炼两股内劲,一冰一烈,截然相反,偏偏威力奇大。霍去病少年成名跟修炼了这上古奇功不无关系,只不过这门心法威力极大,进境速度也快,但是修炼之时危机丛生,稍有不甚便走火入魔,无法可救。

  以霍去病的少年英才,又是汉武帝最为垂青的年轻名将,更立下不世功业。在生平武功宦途都达致颠峰,前途远大,无可限量之际,却年纪轻轻就身归故去,至少有一半的原因是霍去病性格刚烈,强修水火同源心法,而导致内气暴走,终于一命呜呼。

  这附身在马嘉身上的西汉骠骑将,在亢明玉的压力之下,武功猛地恢复了旧观。而且左眼冰蓝,右眼赤红,竟尔隐隐有突破水火同源心法最顶层的征兆。

  袁轻衣也没料到情况居然如此逆转,被亢明玉一把搂住,初时还不觉得,但是接下来想起场上还有旁人,顿时脸色羞红急忙挣扎下地。

  完全操纵了马嘉肉身的霍去病,前年记忆点点滴滴,断断续续的涌上心头。虽然依然无法恢复神识,但是却显得深沉了许多。凭天生的战斗本能,就已经感觉到了眼前的年轻小道士隐约有一股危险的气息。

  低吼一声,这西汉勇将全不在意,双手一正一反画了了圈子,一道冰火气劲交织的漩涡隔空形成,随着真气的不断涌入,冰火漩涡越聚越大。

  “不好!”

  亢明玉帘知道,若是给这狂放不羁的西汉勇将聚足了气劲,接下来一招必然惊天动地。他虽然有十成十的把握,把对方这一招轰了回去,不过马嘉的身体必然承受不住这股劲道的反击,只怕才拜了师父没几天,就被清理师门了。

  “若是弄伤了他,凌霄宫极为老道那里需不好交代。乖徒儿还是休息一阵子吧!”

  亢明玉不等对方聚井足,身上碧焰腾飞,数十团雷劲铺天盖地的发了出去。

  马嘉此时迷迷茫茫,内心不知怎地被触动了一缕神识,只看着自己的小小身躯,催发出冰火真气汇聚的漩涡,一分为二,二分为四,转眼间无数冰火漩涡遍布周身,而正面对敌的居然是自己的小师父亢明玉。

  心下迷惑,恍恍惚惚之间马嘉猛地幡然醒悟,我怎么会和小师父动手的?而且哪来的这么高深的本事?

  马嘉这一清醒,本身神识马上重有夺回了肉身的控制权。魂印之术历经上古诸多大巫的钻研,早已经千锤百炼极少有反噬之危机。亢明玉又早就把体内的战魂修练过了。只不过马嘉被顾九薇迷惑了神智,对肉身完全失控才让霍去病的战魂操纵了肉身。

  马嘉神智恢复,重新耻六感。亢明玉本来对霍去病发出的招式,就由这倒霉的小道士来承担了。马嘉功力低微,猛地被这股气势压的心头乱蹦。亢明玉的武功便是以霸道见长,往往一招之间便已经夺人神智,让敌人觉得无力相抗。

  霍去病的战魂被压制,冰火真气微微散乱,所有成型的冰火漩涡都被亢明玉的碧焰阴雷炸碎。马嘉终究还是个十岁的孩子,被这股有如天地神威,狂风飙雷的劲风一带,已经全然兴不起反抗的念头,眼看亢明玉收手不及,就要把马嘉伤在手里。

  反倒是早就躲在一边的小狐狸顾九薇已经看出这臭屁小子情况不妙。想也没想。鼓足妖力释放出风鞭,想要替马嘉抵挡一下。

  本来这小狐狸心气颇为高傲,不过在看了亢明玉和旷世情决斗之后,对这两个显非常人的家伙深自忌惮,虽然嘴里不服气,顾九薇对亢明玉总有股怕怕的心里。

  这次出手帮马嘉,出手前小狐狸还没想到什么,风鞭一挥出才猛然醒悟,自己这不是找死么。亢明玉的武功厉害的难以想象,自己怎能抗衡?

  风鞭和亢明玉的碧焰阴雷一碰,便被轻易震碎。小狐狸正眼睛一闭等着被碧焰雷球轰上身来,却等了半天不见有何动静。

  等她张开眼睛,发现亢明玉早就收回了碧焰阴雷,所有雷劲在亢明玉的手上团团旋转,片刻间已经他吸收化纳。

  武功虽然早就连到了收发由心之境,但是亢明玉的武功毕竟不是千锤百炼得来,尚有微小瑕疵,刚才也让他暗自吃了一惊,顾九薇的风鞭虽然阻挡不了他的碧焰雷劲,但是有这么一层阻力亢明玉顿时换过真气,收回了发出的气劲。

  虽然虚惊一场,马嘉想起刚才死到临头,也不由惊出一身冷汗。想起顾九薇救了自己,马嘉讪讪的一时还拉不下脸面去道谢。

  小孩子心中总有几分倔犟,马嘉沉默不语,亢明玉却不好也跟自己徒儿一般。开口说道:“多谢顾小姐出手救了劣徒,不然刚才一击这小子不死也必然身受重伤。我身无长物,也没什么可报答的。只不过日后顾小姐有什么需要,只管开口就是。”

  顾九薇摇摆了一下小小的华美的尾巴,高傲的哼了一声,踏步走开。不过心里却十分得意。亢明玉这等高手,世上总共也不过十几位罢了。能有这等强人撑腰,小狐狸日后必定一帆风顺,逢凶化吉。深明此点的白云渡,急忙开口体顾九薇谢过了亢明玉。

  看马嘉一副不服气的样子,亢明玉也懒得教导。

  只是招收过来,淡淡的说道:“这几日我也没管你,今天却要跟你说下师门规矩。你跟我去后山!”

  亢明玉要教导徒弟,别人自然不好一旁看着。师徒二人找了个僻静的场所,马嘉看四下无人便愤愤的说道:“那小狐狸也欺人太甚,动不动便使法术坑我,今日他救了我,我也不好跟她计较。不过,小师父,你别跟我讲什么人生道理。”

  马嘉脸色一倔,说道:“这世上一切道理都是狗屁,不然我怎么回流落到这般田地。没父没母的,由四处受人欺负。”

  亢明玉年纪也不甚大,对教导徒弟十分头痛。眼看这小子如此桀骜不逊,更是没了导之正轨的打算。

  “我叫你过来,跟那些无关。你体内的战魂乃是我修炼好的魂印,我看刚才这家伙跟你个性颇为相合,就不收回了。不过你想使用这魂印的威力,还要经过一分辛苦修炼。我这就教你发挥战魂威力的心法。刚才你无意中使出的水火同源心法,更是不世奇功,我也不甚清楚这门功夫的厉害,不过你总要勤修自身的内力,不能总依赖战魂。”

  亢明玉得了旷世情的武学总纲,又有师父东夷子的琅琊仙卷,更获得无数战魂的武学,心中能拿来传授徒弟的本事,可说数不胜数。不过他现在就是太头疼,到底先教些什么好?

  马嘉在凌霄宫被师父尘嚣当作废柴,从不让他修炼高深武学,今日亢明玉居然开口就要传授武功给他,着实让这小子兴奋。

  磨蹭了半天,马嘉发现亢明玉都在皱眉苦苦思考,心里马上便凉了下来。他小心眼里只道亢明玉不愿传授给他高深武学道法,觉得颇为不快,脾气马上就冲了上来,正待发作。亢明玉轻声,嗯!了一下,说道:“我也不知改从哪里开始教起,不如你自己选择吧!是跟我学习琅琊别府的功夫,还是旷世情的魔门奇功,或者凌霄宫本门的玄诀?”

  马嘉听了几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世上教导徒弟,做师父的居然举棋不定,该传授些什么。简直天下奇闻。眼珠骨碌碌一转,马嘉笑嘻嘻的说道:“我们凌霄宫的东西是道门正宗,不如师父先教我四灵驱邪剑吧?”

  马嘉深知凌霄八道中的七门绝学都是不世奇功。他就算得其一种传授,也足够横行天下了。不过这种镇派绝学普通弟子根本没机会学的,只有被选为精英子弟,又多年考察品性无虑才会放心传授。

  马嘉就是在凌霄宫夺呆上一百年,也没可能学到这四灵驱邪剑。

  马嘉本拟自己的小师父一旦拒绝,自己就再往下压低价码。总之,不能再基础功夫上浪费时间了。却没想到,亢明玉毫不迟疑的一口答应:“好说,既然你愿意,那便是先传授这门功夫了。”

  亢明玉武功暴增,对苦苦修炼没什么感悟。这四灵驱邪剑没有数十年深厚的功力,根本不可能修得。便是再天才之人,也要先把内力锻炼到游走周身十二正经,奇经八脉毫无窒碍。有了这等武学根底才可修习如此上乘的功夫。

  亢明玉只道徒儿要学,自己教他就是。当下便仔细传授了马嘉四灵驱邪剑的口诀,让他先背诵下来。旷世情乃是凌霄宫门徒,对凌霄宫的武学熟悉无比,转赠武学口诀的时候,顺便也印入了亢明玉的脑海。时间仓促,亢明玉还没有亲身修炼过这些法门,也只好摸索着便自行参悟,便教授徒儿。

  换过别人,只怕对如此荒唐之事,惊骇的目瞪口呆。这师徒二人却全没感觉,一个胡乱传授,一个便放心大胆的修习。

  亢明玉待马嘉把全部口诀记住,心道:“教个徒弟这么麻烦,不如先帮他打下根基,让马嘉自行修练好了。”

  对这门凌霄宫最绝顶的心法,亢明玉全无概念。只道按图索骥一修便成,混没想到会有什么危险。

  马嘉小孩心性,对自己小师父的提议,欣然赞同,当下便盘膝开始运起体内真气。

  这四灵驱邪剑,不但需要本身内力浑厚,更要有高深的道法基础,不然怎能呼唤四方灵气,凝聚成凌厉无匹的剑气。四灵驱邪剑的口诀,分成四灵兽神印和驱邪剑诀两部。前者是用来吸聚四方灵气的法门,后者才是运用剑法的招式。

  马嘉本身功力不足,可是在亢明玉的浑厚内力帮助下,四灵兽神印威力最大的青龙印诀已经开始现露威力,乙木青气自八方汇聚而来,一条凝聚成形龙形的青色气劲自马嘉身上缓缓的散发…

  在前山闲坐的白云渡,心中震惊不已,后山如此强大的气息波动,已经让他觉得:“我是不是该去阻止?”

  最新全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