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书坊 > 天地战魂 > 第十九回魔帅
  旷世情双掌之间一团七彩光球来回滚动,庞大的星辰之力源源不断的汇入其中,给尚站立地面的亢明玉的压力简直天崩地裂,湖海倒翻。wWw.qΒ5、cOm//

  虽然吸纳了白骨道人的元神,亢明玉也逐渐步入了妖道。不过两大战魂的武学和异变之后的亢明玉反而更加相得益彰。无论是号称霸王的项羽,还是有鬼神之名的吕布,他们得武学刚烈强猛本来就不是一般人可以修习的。若无一个强健体魄,这两种霸道的武学根本承受不来。

  项羽能拔山抗鼎力举千斤,吕布亦是体魄强横天下无双。亢明玉虽然身体还矫健轻捷,但是也比不得两位古代猛将。受限与**的脆弱亢明玉一直不能发挥武力去到两大战魂原本的地步成就。自从被白骨道人强行修练了天妖转生之术,亢明玉的肉身变得强横百倍,鬼神限神功终于发挥到了原来的强大威力。在旷世情的星辰炼体的压力下,亢明玉终于突破了鬼神限神功的最后一关。

  鬼…神…变。

  亢明玉在旷世情牵动了星辰之力的压迫下,肌肉不断的贲张,本来弱小的身材猛地增高的一倍,变得身高九尺有余。身上的浓密的妖力催生下,额头竟然生出独角,看来狰狞猛恶甚是骇人。

  亢明玉已经能纯熟掌握鬼神变,但是他并不欲这副模样亮相给别人看。为此亢明玉决意速战速决,身上碧焰阴雷激荡煊赫,已经把全身妖力归并在一击之内,誓要轰下对手。

  两大高手各自运起毕生绝学,就要一份胜败之际,一道剑虹天际飞来,剑气之盛竟是前所未有。正立地戒备的两人虽然早知有人在旁边窥测,但是全部精神都已经锁定对手身上,竟然无暇旁顾。而这一剑不但气势庞大,附带的一股玄奥的意念刚好切入了两人精神之间,强行分离了亢明玉和旷世情。

  若是单打独斗,出手这一剑的苍猿未必能是两人任何一人的对手。只不过这一剑来的巧妙非常,无论是旷世情还是亢明玉都不敢硬接,只怕自己疏忽之际被对方找出破绽,两人不约而同的跃身后退,战况顿时缓解了下来。

  马嘉哪里懂得这其中的奥妙,只道苍猿一出手就击退两人,功力更高深莫测,兴奋的手舞足蹈。

  旷世情虽然被苍猿打断了决斗,心中依然畅快不已。和亢明玉决斗之时旷世情只觉得灵识前所未有的扩张,似乎只差一点就能参悟星辰之谜。不过若是他跟亢明玉一击之下,只怕两人都活不了了,就算有再多感悟,也只有下辈子修习了。因此旷世情对苍猿这及时一剑,大为感谢。

  亢明玉侧身一旁,看到天上苍猿飘然而下,身上毛色悠然变化,等苍猿落地之时,已经幻化成了一个年迈的老道士。一身杂色道袍,身高八尺有余,飘飘洒洒颇有出尘之概。比起亢明玉见过的凌霄五老似乎更有几分仙气。他不知这苍猿来历,但是看到苍猿手上的马嘉,却不由得心中凛然。生怕是旷世情来了帮手,心下已经打定了要逃跑的主意。

  旷世情为人倨傲,但是眼光却比亢明玉开阔多了,只一眼便认出了苍猿来历。淡淡说道:“我道是谁?原来是天下十妖的剑猿白云渡。你不在深山修行,跑来搅这趟混水干吗?”

  “天下十妖?”亢明玉闻言心里就是一惊,他身上便有天下十妖的另外一位,白骨道人的元神附体,因此对这凶名传闻天下的十大妖怪,心里早就有了几分惧怕。对这个白发飘飘的杂毛老道,更是提了十分的戒备。

  苍猿白云渡闻言,咧嘴一笑,顺手抛下了马嘉。开口说道:“你们两个修行不易,这般舍死忘生的争斗,却是何苦来由?我老猿舍几分薄面,给两位劝和若何?”

  亢明玉生怕对方和旷世情联手对付自己,当下一口答应,爽快的说道:“我早就不想打了,是这疯子非追着我拼斗。既然如此,你把这小道士让我带走也就是了。”

  旷世情本有罢手之意,不过却不愿输了脸面。冷哼道:“这小道士已经被我收做徒弟,你想要领走哪有那么便宜?”

  亢明玉倒也干脆,发话道:“我只问这小道士,他愿意跟你走还是跟我回凌霄宫。他若是自愿拜你为师,我就不管这闲事。”

  在亢明玉想来,这小道士马嘉不管愿意怎样选择,跟谁走路,结果都是一样。反正麻烦落不到他身上,就此拍拍屁股走路方便的很。

  马嘉没料想亢明玉一脚便把问题踢回他这里,期期艾艾的半天也没想到该如何回答。跟旷世情这疯子投入魔门想来不是甚好选择,可是回凌霄宫做个小道士,也显得甚为无趣。要他自己浪迹天涯马嘉自忖还没这等能耐,乱世之时只怕三五天就饿死了他。

  苍猿白云渡可比马嘉这小道士有见识的多,若是马嘉选择回凌霄宫,旷世情被驳了面子只怕不肯罢休。而让马嘉跟这凶人走,苍猿也觉得不妥。他在凌霄宫后山潜修这么多年,难得和人类交往。因此对马嘉的感情极深。

  眼珠略转了转,白云渡笑嘻嘻的开口道:“两位不必为这等小事烦恼,我看魔帅你星辰炼体之术已经接近圆功,只怕这次回去便要闭关修炼,说不定不日就能拔地飞升。马嘉跟了你去也不能领受教诲。不如让这位小道长替你教授徒弟罢!”

  亢明玉心里纳闷,不由想道:“我替这疯子教徒弟?我教就是我的弟子,何来替教?何况教导弟子这事情麻烦无比,我怎会答应?这老猴子失心疯了么?就信口胡说。”

  亢明玉想不明白,旷世情却是心里通亮。他此次出山,就是为了突破目前的修为层次。和亢明玉一战获得不少感悟,正要闭关修练。这弟子收不收确实无所谓了。而且自己一旦破关而出,说不定就可平地飞升,白云渡是暗示他应该留下个衣钵传人。

  这老猿修为精深,眼光更是锐利无比。一语正中旷世情心里。旷世情若是把毕生武学道法教给马嘉,这等高深法门艰深无比,势非短时间能传授明白。而亢明玉就不同了,只怕旷世情略作点拨,诸般法门就可胸中了然。再有亢明玉传授马嘉,远比马嘉自己摸索强盛百倍。

  修道人略有心得,无不希望能流传后世。旷世情平生并无子女徒弟,白云渡这一记话语,正敲到了他的心眼里。

  “小道士便宜你了!我今日既送徒弟,又送法诀。你可不要耽搁了我这弟子的前途。”

  旷世情本来便是爽快之人,行事更肆无忌惮,胆大妄为。想到什么,便做什么。亢明玉猛然觉得眉心一紧,一道寒流便如同汪洋大河般传递了过来。心下一惊,亢明玉正要击碎这股意念,却猛然发觉传来的不是什么法术攻击,乃是一道玄奥无比的意念,旷世情不知用什么法门,把毕生的经验智慧,和所学的法术武功,诸般口诀一股脑的传了过来。

  亢明玉此时已经来不及拒绝,若是旷世情用什么法门要伤他,绝无可能突破亢明玉的坚强精神。而这等白送的好处,亢明玉却之不恭,略一思索便照单全收。

  马嘉不知两人在干些什么,更不知世上还有这等神奇的法门。只见旷世情双目怒张,神威凛凛,亢明玉眼神微闭,若有所思,看的好奇左右转头,眼珠滴溜溜的乱转,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这时苍猿白云渡手里的小狐,却气愤愤的骂了一声:“你这小子运气忒好,居然能得到两大高手的传授。我要是有这么好的运气,早就能炼化原形,修成人体了。”

  马嘉好奇的回问了一句:“你还不能变化成人么?我记得狐狸精都会这个?”

  白色小狐气的尖叫一声,声音甚是清脆悦耳。对马嘉的无知显得极为鄙夷。傲然说道:“妖族修炼,便分四个层次,御气,炼神,化形,脱劫。若是天生聪慧,后天又极努力的修行,不能在数十年之内学懂御气的本事,不论是人是兽都唯有一死而已。你们人类比妖族多了七孔三窍修为容易,哪知道妖族修炼的艰难。御气以长寿,炼神而不死。妖族想要修行增长寿元容易,想要练成变化,修成人形却艰难的很。不似你们人类,没几个能修炼到延长寿元,却个个人模人样。真是气死我了。”

  马嘉只觉得这头小狐甚是可爱,嘴巴上聊起来就没注意旷世情和亢明玉的样子。

  旷世情这魔识传功之术,诡绝天下,弹指间能把数十年的记忆传入别人脑海。本是魔门用来转嫁元神的秘术,本来是为了肉身重伤不治,强行掳夺他人肉身的邪门法术。旷世情生来就不愿循规蹈矩,天魔解体**也罢,魔识传功之术也罢,统统被他改换了模样,变得不伦不类,功效又别具一格。

  把毕生武学道法上的学识传递完毕,旷世情仰天狂笑,转身扬长去了。

  亢明玉则干脆盘坐地上,吸收得来的诸般法诀,旷世情先后从师大宗师张乾曜,魔门天帝应玄极。又得有无数奇遇,更自创了许多奇异法门,单论道法上的造诣或者还有人能跟其比肩,可学问见识之渊博,几乎可以说是举世无双。

  亢明玉好不容易消化了脑海中的法诀,昂然站起四下一看,马嘉全不懂事,苍猿白云渡若有所思根本没有动作,袁轻衣晕倒之后居然还没人扶起。虽然对白云渡这天下十妖之一的老猿有些顾虑,但是亢明玉总不好摆出一副厌恶的嘴脸来,只是淡淡的招呼一声,轻步一移,横跨出数十步外,把袁轻衣抱了起来。

  只是袁轻衣的身份已经暴露无疑,马嘉心里终于想明白,为何这个小白脸身上香气袭人,原来是个美貌姑娘。刚才的自是处子芬芳体味无疑。

  亢明玉功力何等深湛,没了别人碍手碍脚,区区天魔真劲自然毫不费力就化解了。本来保护袁轻衣的独眼武将战魂也顺手抽出。化作一团淡淡的黑气收回体内。

  苍猿白云渡捻胡微笑,看亢明玉已经把袁轻衣弄得悠悠醒转,才开口说道:“这位小道友请了,我老猿想请两位去我洞府小聚片刻,这位姑娘也好有个地方养伤。那凌霄宫道士尼姑不少,不甚合适。”

  亢明玉心里暗骂,凌霄宫乃是道门正宗,哪里有尼姑出没?这老贼猿信口开河,显然非是端人。不过想白云渡乃是凶名昭著的天下十妖之一,就算拎了凶器杀上凌霄宫也非稀奇,这种口舌污蔑也就算不了什么了。

  袁轻衣悠悠醒来,已经听得两人的对话。她被亢明玉轻轻抱在手里,全身酥软只不知手脚该往哪里摆放。袁轻衣刚刚受伤,本来就肤色白腻,此时被阳光一照更有似透明一般,艳丽若异花绽放,美丽不可方物。脸上几分羞色更增一层薄薄红晕,有似抹了胭脂一般诱人。

  亢明玉对白云渡的提议,略想了想,便一口答应。亢明玉抱着伤势未愈的袁轻衣,白云渡一手拎着马嘉,一手抓着那小狐,几个人转眼走的不见。

  最新全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