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书坊 > 天地战魂 > 第十六回小观
  袁轻衣抓起了马嘉,脑海一转,马上远远的脱离战场。\\WWW.QΒ5。COM//眼睛骨碌碌的四下顾盼,看待山口有一处破败的道观,附耳对马嘉说道:“你先去那里等我们,待我打退了那大魔头,便和那位哥哥过来接你。”

  被袁轻衣一抓,马嘉鼻翕里就痒痒的不得了,一股幽香直往他鼻孔里钻。马嘉心里道:“这大哥哥好香,真是古怪的家伙,男儿那还熏的那么香喷喷的多变态。”口中却答应道:“我这就去哪里等你们来接我。

  袁轻衣等马嘉一答应,撒手放下马嘉,翻身赶回。

  马嘉落地之后,看了眼不远处的道观,心里对袁轻衣的智商,有**分怀疑。心道:“这么明显的地方,若是他们赢了还好,若是我那便宜师父赢了,不是过来一抓就抓到我了?”

  刚才亢明玉的武功虽然了得,但是马嘉一时间也分不出谁高谁低,凭他小孩子的好恶来说,对旷世情的信心还比较大些。无他,亢明玉看来也太年轻,比马嘉大不到十岁。这个袁轻衣看来柔柔弱弱的更不可靠。马嘉想也不想,反身向一处茂密的树林里跑去。比较起来,他觉得那里更容易藏身不被人找到。

  马嘉虽然机灵,但是终究不是大人,生平的阅历十分欠缺。若是旷世情赢得亢明玉,要找出他这个小孩子来还不容易,那容得他躲藏。若是亢明玉击退旷世情,则更不必说了。

  他在树林中,找了一颗茂密的爬了上去。虽然距离旷世情和亢明玉争斗的地方颇远,但是远远的气劲交迫之声,有如雷震,还是传递了过来。马嘉听的心意神驰,对这两人的武功厉害,大大的赞叹。

  “没想到我这便宜师父这么厉害,那个小道士也很厉害么!居然和我的便宜师父不相上下。”马嘉自言自语的时候,却也没想,自己也是个小小道士,而且比亢明玉年纪还轻些。

  足足等了小半个时辰,马嘉听的争斗的剑气刀芒,拳脚气劲交织的声响,似乎不断游移。偶尔一块被震碎的飞石溅来,也足以让他吓唬了一跳。

  提心吊胆的等了好些时候,猛然一声尖锐的长啸响起,马嘉只觉得天色猛然一亮,远处一道精芒通天灌地,笔直的连接天地之间。气度煞是惊人。也不知是谁使出了什么惊世骇俗的武学,正要一击毙敌。

  马嘉心里不住的提亢明玉祈祷,这小道士比他大不几岁。但是亢明玉行事风度,极为爽快,让马嘉匆匆一面就留下了深刻良好的印象。

  “虽然我们凌霄宫不算什么好地方,不过我呆的还不错拉。混的几年出去行走江湖,弄得侠少身份,娶几个绝色美女。砍翻几股强人,聚敛些钱财,日子想必也逍遥的很。跟着便宜师父,虽然武功能练的很强,但是日日被人称作魔头,四处追杀,也没有什么意思。就算是武功高强,无人是我敌手,但是每顿吃饭,都要砍几颗脑袋满天乱飞来下酒,也着实倒胃。”

  衡量了对自己前途的好处,和自身对未来的期许。马嘉觉得,还是回凌霄宫混混日子,能比较悠闲。反正凌霄宫也无人管束他,也没觉得有什么不便。

  “星辰炼体,我怎么又碰上这种怪物。”

  亢明玉武艺精强,虽然道术造诣不深,但是他已经差不多融合了项羽和吕布两大战魂的武学心得。单打独斗,天下无人能奈何的了他。旷世情虽然了得,但也没想到这小道士这么难缠。任凭他出尽了手段,也只争得平手。

  袁轻衣赶回之后,战况终于出现了变化。御剑偷袭的袁轻衣,虽然重创了旷世情,但是自己也给魔帅的反击,击成重伤。若不是亢明玉奋力扑救,旷世情的天魔解体**之下,袁轻衣只怕一刻都挨不到,就炸成飞烟。

  “移神转魄,精气聚华,疾!”

  亢明玉和旷世情争斗正急,当然无暇化去袁轻衣体内四处暴走乱撞的天魔真气。他体内有十余个无法控制的战魂,最近研究魂印书颇有心得,亢明玉顺手便转移了一个战魂度给袁轻衣。

  旷世情的真气当然浑厚无匹,但是亢明玉体内的战魂,无不是收聚了无数阴魂而壮大的超级邪灵。加上本身生前的武学进境,只怕也都是天下首数。袁轻衣一被战魂附体,天魔劲顿时被压制了下去。虽然体内真气冲突加剧,吐血不已,但是生命危险却是化解了。

  亢明玉对这个笨蛋屡次坏事心里大为不满。若不是考虑自己未必能杀的了旷世情灭口,早就一刀砍了这个无事生非的家伙,泻泻心头火气。

  旷世情被袁轻衣击伤触动怒火,已经是不惜代价使出了并未练成的星辰炼体**。牵动九天星辰,借力为用。

  亢明玉面对如此猛招不敢硬撑。扯了袁轻衣转身便逃。可是已经打出真火的旷世情决不甘心放跑了两人。一路追杀过去,浩瀚雄浑的真气,破土裂石势不可当。

  “我已经不成了,你放下我自己逃命去吧!”又喷了鲜血,袁轻衣看到狂追不舍的旷世情,忍不住哽咽道。他一路上和亢明玉相处,怎么会不知亢明玉心里对这次追击魔帅旷世情有多不耐烦。可是每每事到临头,本来很自傲的剑术,却总也派不上用场。和旷世情比起来,袁轻衣深知自己的道行还远远不够。袁轻衣平日里自忖也骄傲的惯了,总是瞧不起别人。今次来凌霄宫观摩,也是三分游览,七分热闹。并没有把这群牛鼻子放在眼里。更想过自旷世情手下夺得被虏的马嘉,从此名扬天下。袁轻衣自少成长的环境甚为优越,又被人呵护。没想到平生第一战居然如此糗法。心头顿时有了几分失落。

  旷世情牵动星辰之力,已经进入了不可知的玄奥境界。若是修炼之士修练有成能进入了先天秘境,自然能吸纳天地元气。不过若是能更进一步,直接向茫茫宇宙求索那股神秘不可测度的力量,才可更进一步。获得接近神灵的庞大能量。

  能做到这一步的人,已经接近飞仙之境。旷世情此时的力量已经超脱了凡俗。

  袁轻衣虽然修为不足,但是却得天独厚的能得当世高手亲炙,对这些道术奥秘了解的极多。因此对旷世情甚为惊惧。

  “放屁,逃命个屁,若不是有你拖累,我早就把这白痴加疯子打的落花流水,滚他太姥姥家去了。我又需要逃什么命?”

  亢明玉心里不快,顿时粗话连篇。混没把袁轻衣的感受考虑在内。

  “既然如此,你放放下我好了。我自己能照顾自己,不需要你拎着!”

  自己好心没好报,反而被骂为拖累,袁轻衣顿时发起了脾气。

  亢明玉正落跑之际,生怕袁轻衣受伤跑得慢了,早就一把揽起。因为不知哪个姿势更顺手一点,肋挟,肩抗,左托右抱,已经倒换了几次手法。

  袁轻衣乱发脾气的时候,亢明玉正在咂咂称奇。正在紧张的时候,背后就是旷世情的追杀。袁轻衣竟然没注意到,亢明玉双手已经乱摸了好几把。

  “双腿修长,屁股挺翘,胸口也鼓囊囊的。小腰也够细。这家伙居然是个小娘皮!”

  亢明玉百忙之中,还不往看了一眼袁轻衣的脸孔。脑海中略加畅想。已经拼凑出一副美女在怀图。得此强进刺激,亢明玉越发不把背后追杀的旷世情放在心上了。

  袁轻衣发了一顿脾气,却只见亢明玉口中喃喃自语,也不知嘀咕些什么,只听到“够辣…好劲…嗯!唔…”之类字眼。本来狂奔的亢明玉,更是催起一股狂风,旷世情勉强吸纳一次星力,御气追逐下,已经逐渐消耗,渐渐赶不上愈奔愈急的亢明玉。

  星辰炼体,虽然也是想茫茫宇宙借取能量。但是却另有法门。按本命元辰,计算出哪个星宿和自己属相相近,每日里吐纳之时,便向那颗选定的星星遥相感应。若是没有进入先天秘境根本没资格修炼此种法门。就算一且相和,没有几十年的沉浸,也难以和天上星辰交相感应。至于获得星力加持,更是艰难无比。

  旷世情若是能突破最后一关,和星力紧密无间。举手抬足便可发出沛然大力,更能借这股力量突破人间界,飞升仙去。

  他天资无人可及,当初得到星辰炼体的秘诀苦修不成,便去挑战应玄极以求突破。结果被应玄极折服,转而修炼魔门**。无论正道魔道,旷世情追求的都是“道”的极致,无关正邪。

  近日应玄极闭关,旷世情为了再作突破,远道而来求教恩师张乾曜。却没想到连一面也没见到自己的授业师尊。

  亢明玉虽然不知这门东西的来历,但是他的眼光精到之极。旷世情虽然能吸纳星力,却不可能随时随地施展此种法门。只要拉开距离远远游击,自然能拖到旷世情把吸纳的星力消耗殆尽。

  旷世情修为高深,御气飞行一掠数十里不在话下。亢明玉自然无此能耐,但是他被百骨道人强行转修妖道之后,除了浑厚的灵力真气外,体内还隐藏有一股强横无匹的妖气。

  比起道门的御气之法,把肉躯和精神镶嵌在天地之间的一股冥冥波动之中。乘六气,破空翱翔。妖怪们可以凭借比人类更强大的力量,卷起强劲的狂风,把自己吹得直上九宸。所以精怪妖魔出现,往往狂风大作,天象异变。

  虽然可以隐藏了部分力量,亢明玉仍然能纵气一阵大风,比御气飞行慢不多少。

  如此狂奔,袁轻衣被亢明玉再次倒手之后,变得脸贴脸。虽然舒服些许,但是想起了自己的身份,袁轻衣不由得脸色一红,带回味过神的时候,猛地察觉亢明玉双手正在她的两股之间,当下醒悟到,为何自己骂了几句,这厮为何都没有反驳。

  袁轻衣反手一击耳光,面红耳赤挣扎道:“快放我下来,你这无耻登徒子。”

  想及刚才亢明玉换了七八个姿势,早就把自己身子到处摸遍。袁轻衣脸色又羞又红,只想踹翻了这无耻加恶棍的小道士。

  “放下来,便放下来。有什么了不得。”

  虽然抱着袁轻衣,贴身之时温香软玉,香喷喷的确实舒服。不过亢明玉终是被旷世情追杀的狠了。想要返回去打斗。感觉袁轻衣似乎没啥大碍。亢明玉双手一送,把袁轻衣抛向路边的大树枝杈。一声狂啸,返回来路,带起滚滚尘烟直扑魔帅旷世情。

  “小道士胆子忒大,看你如何接下我这一招。”

  旷世情对亢明玉的反扑,不惊反喜。身子微微一顿,全身猛地冒起七色琉璃光华。一个淡淡透明的人形,在他身外形成。瞬间脱离了旷世情的肉身,眨眼间已经冲到亢明玉身前。

  最新全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