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书坊 > 天地战魂 > 第十一回 金刚
  “无上威德,金刚真身!”

  亢明玉妄动青龙煞,引动天罚,大日法王虽然不在天象影响之内,但是禁不住提升了护体功力。\\www。qВ5、c0m\他精修的密宗**,护身第一的,就是大威德金刚真身。

  大威德金刚梵文叫阎曼德伽,藏语称“吉多吉”,即畏怖金刚,东密和台密中为“五大明王”之一,大威德金刚的在密宗本尊中最复杂、最恐怖。

  起形象威左足踏八人兽,表示八种成就;右足踏八禽,象征“八自在。”将印度教大梵天、自在天〓湿奴、因陀罗等踏在脚下,说明其为超世间护法。为密宗最强猛的神祗。

  大威德金刚真身运起,大日法王身上紫焰之内,泛起一圈金光。本来衰老,穷困的身体,就如同充满了气体一眼,鼓胀起来。本来干枯的肌肉,亦是变得丰满强韧。咋眼看去,大日法王短短瞬间,居然恢复了壮年时的体魄。行动之间矫健有力,凸现刚猛的男性雄风。

  白盈盈看到地面出现无数龟裂,先是一条青龙,冲宵而起。接下来一团金光紫焰,随后紧追。心里猛地一震。亢明玉释放阴魂,自然也无法对百骨道人的元神有所控制。

  已经化入战魂的百骨道人,展露已经非是人类形态。化做独角蛇妖的长大身躯,横贯天地,帮亢明玉借天地元气,倍增威势。

  本来度过天劫,炼化精气,百骨道人就能晋升为天妖。只不过上天没给这老妖道机会,被大日法王逼得的和亢明玉合体,本身怨毒之深,充塞天地。这时散发出来的森寒气息,更在前几日,亢明玉面对的独角蛇妖之上。百骨道人的元神取代了独角蛇妖的神智,运转法力无不从心所欲。

  终于冲出地面,亢明玉肌肉贲张,体格粗大了几乎有三成。被百骨道人源源不绝的灌入天地元气,简直不吐不快,碧焰阴雷刀满空横卷,几乎是一刻不停的在追斩大日法王。

  不过大日法王滑溜已极,哪肯跟亢明玉无谓的对拼功力。他心里非常担忧天象的变化。昨日他潜回来,曾经看到三大散仙的东夷子,博厄子,希求子,被天劫波及,虽然仗着功力深厚抵抗了很久,最后还是各受重伤,仓惶退去。百骨道人首当其冲,更被天雷轰的,支离破碎。若不是他早有准备,又有三大散仙无奈中替他抵挡了一阵,早就魂飞魄散了。

  今日亢明玉引动天象,大日法王觉得不是什么好兆头。这青龙煞的威力虽强,亢明玉根本控制不住。觉得这小道士随时都有可能玩火**,大日法王心里不欲配亢明玉胡闹。

  “这笨蛋小子,也不知发了什么疯?又哪里去学了这门疯子才会修炼的法术?”

  无论佛门、道家,甚至魔门,精怪,都不敢擅自引动天象,视次为禁忌法术。修行乃是逆天行为,最怕招致雷劫。亢明玉的青龙煞,居然可招来天雷,就算大日法王也怕了。

  独角蛇妖的战魂一出现,白盈盈的心就蓬蓬的乱跳。看到亢明玉和大日法王正满空追逐,想也不想,顿足一跃,飞上了天空。

  烟雾漫卷,五彩云霞笼罩。大日法王早就注意到了地上的白盈盈,只是没想到这小女孩居然是妖怪。冲宵飞起的白盈盈带着一天的五色云岚,也不知是什么种族。看眼前青龙咆哮飞舞,身后白盈盈又迫了上来,大日法王无奈下,只得运劲金刚法杖,暗结不动根本印,大吼一声!破…

  亢明玉虽然知道天象异变的厉害,但是他妹多少这方面的经验,只待先轰杀了大日法王,再说其他。控制青龙真煞,已经耗尽他全副精神,一时间也没看到白盈盈出现。

  大日法王拼尽全身法力一击,青龙煞气,顿时被击散开来。亢明玉元气一震,喷了口鲜血。

  逼退了亢明玉,大日法王也受到了那股青龙凶煞的反震。如非必要,大日法王绝对不想和亢明玉比拼功力。即便亢明玉接连获得助益,功力一步登天,大日法王还是有信心拾掇下这小道士。只不过这般硬拼,却占不到多少便宜。

  大日法王采取如此手段,却是因为白盈盈。他虽然从未见过这个小女子,但是佛门天眼通,却能令他看到很多,旁人无法察觉的事情。白盈盈本身修为并不高,道行也没什么了不起,但是身上的气息却令大日法王琢磨不透。

  白光耀眼,五色云岚之中,白盈盈居然变化了原形。

  “白蛟!”

  大日法王没想到,吞云吐雾的竟然是一头白蛟。跟龙种不同,蛟虽然天生就可以翻江倒海,但是却更接近蟒蛇一类。只有修练有成的蛟,才能变化形态,腾云驾雾。但是即便如此,蛟龙也远不如真龙。

  蛟龙既不能操纵雷电,也不能行云布雨,更对天象做不到任何影响。但是,蛟龙天性燥热,有剧毒,喷吐丹气,能致使方圆数十里内的生物,生生绝灭。

  大日法王即便修练成金刚不坏法体,也不敢轻易吃,蛟龙的毒气。白盈盈虽然修炼不久,但是却得天独厚,得有奇遇,已经能离开地面飞腾变化。

  大日法王信手一挥,数团大日紫焰弹射飞出。白盈盈变化原身之后,妖气艳丽中带有诡异的氛围。长尾横空一卷,接上了大日紫焰。一阵爆裂的震鸣响动,竟是凭借本身的强横躯体,破了大日法王的这一击。

  亢明玉呆呆的望着天空。他原来修行不到,只看得出白盈盈不是人类。却没想到,原身竟然是这种东西。变化原身之后的白蛟,通体晶莹剔透,顶上短角有若水晶雕成,身形优美硕长,飞舞之际,更是夭夭灵动。

  刚刚青龙煞被破,亢明玉虽然气血一滞,但是体内真气却迅速的游走,不旋踵已经疗好内伤。聚炼战魂本非一朝一夕的功夫,亢明玉仓促间聚起的青龙煞能支撑了一时半刻,已是非常了不起的本事。

  既然冲出了地面,亢明玉自然不似在地下那般缚手缚脚。

  虽然惊讶白盈盈的原形,迟疑一瞬。但是随即就催运起碧焰雷罡,去助白盈盈一臂之力。

  此时,天色愈加阴暗,周围天雷青电,隆隆作响。亢明玉刚才引动的天象,失去了本源力量。开始四散乱流。一道道闪电,击打天空。偶尔耀起的雷电,厉芒之盛,照耀的周围如同白昼。

  眼观天上白蛟驾驭云雾,亢明玉心里产生了一丝疑惑。白盈盈和他并没有任何瓜葛,而且妖怪更非人类,知道什么拔刀相助,同气相求的古训。这样大行为好没来由?

  心里虽然胡思乱想,但是亢明玉手上的碧焰刀芒却丝毫不曾迟疑。眨眼间,数十记刀芒已经汇并一处,斩向大日法王。

  此时大日法王暗暗叫苦,单是亢明玉也就罢了。虽然这小道士际遇之奇,古怪的大日法王也捉摸不透,武功更是已经堪堪能比肩天下一流高手。毕竟亢明玉经验不足,道法不济,武学修为,更是差大日法王千里万里。

  就是加上白盈盈这条白蛟,大日法王也极有自信,能先后击败两人。

  可是,刚才亢明玉施展的青龙煞,法术并不完全,满天疯狂乱窜的雷电,电殛八方,雷震百里。根本就没有目标的胡乱轰击,这天地之威,大日法王就算修为再高上一倍,也是不敢轻易抵挡的。

  风雨交加之夜晚,正是大日法王的大日紫焰威力最难发挥的时候。他接连轰退白盈盈和亢明玉两人的联手夹击,但是心里的胜算却是越来越小。

  这种天气,正是蛟龙能发挥最强力量的环境。而得到百骨道人元神附体的亢明玉,武力猛然暴升了一个层次,对大日法王的威胁已经越来越大。有数次,若不是大日法王这等绝世高手武学见识经验,已经臻至顶峰,应敌手法千变万化,亢明玉就险些得手,砍下大日法王的脑袋。

  亢明玉体内两大战魂,均是曾经横霸一方,纵马天下的绝世武雄。任何一人翻生还阳,都有不输大日法王的武功。虽然亢明玉尚不能尽数发挥其威能,却已经堪堪窥得武学的绝顶堂奥。

  合并碧焰阴雷刀,鬼神限两大神功。亢明玉手上碧焰雷球捭阖,气象万千,大日法王深知,这样让亢明玉发挥下去,一个不巧,说不定自己这前元蒙国师,当世四大宗师之一,就此不明不白的栽了。

  “既然这样,也只好出尽老僧压箱底本钱,若不然给这小道士逃掉,自己数年来苦苦筹划的行动,就此竹篮打水,一场空梦。”

  若是大日法王就此抽身离开,亢明玉和白盈盈根本没有本事去阻拦这老僧。可是,大日法王自忖,若是自己能把晋身天妖位业的百骨道人元神收炼了,当世就再无敌手。这等诱惑,又岂是可以轻易放弃的。

  “六畜沉沦,地狱业火!破!”亢明玉虽然借助战魂之力,又有百骨道人元神附身,依然不能御气飞行。大日法王以心力摄身,腾浮半空,亢明玉往往鞭长莫及。大日法王升的高些,白盈盈原身变化的白蛟,就不敢追击。让大日法王能从容不迫的转换功力。大日紫焰威力不能发挥,但是仓木决修炼的黑焰,却似乎不受天气的限制。跟亢明玉的碧焰一般,都非是人间火焰。

  眼看大日法王单手一挥,一团黑焰扑空之下,附近的雨水倾泻而过,似乎全然不受影响。亢明玉刚才已经见识过这黑焰威力,不敢怠慢,碧焰雷刀散开,无数碧焰雷球卷绕而上,要强行包容大日法王的黑焰。

  最新全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