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书坊 > 天地战魂 > 第十回 天罚
  “什么东西?”

  亢明玉猛地察觉有些不对,内劲一催掌上照明的碧焰,激射出去,轰的一声,震塌了大批土石。/wWw、QВ⑤。coМ\\

  一条细细的黑色鞭影刚刚绕到亢明玉的头顶,便被一层罡劲抵住。团团碧焰阴雷爆发,顿时照亮了周围的墓室。这间墓室虽然倒塌了大半,但还是极为宽敞。一个乱奉松的大头,下面似乎什么也没有,正漂浮墓室中,带起阴森森的气流。

  “这是什么东西?”

  心里再次发出疑问,亢明玉戒备的更紧了。右手戟指一点,赤焰剑光暴涨。左手操纵雷球,右手赤焰剑光,亢明玉对这个妖物有一种可怕的预感。精神更是提升到了极限。

  “呵呵!哈哈哈!小道士,你还敢回来,胆量不错啊!我正好需要你这么一个身体,来给我移魂。过来罢!”一言未毕,刚才那道细细的鞭影,带着刺骨的寒流,有再次围绕上来。

  “青螭寒光鞭,这个家伙是百骨老妖!”

  猜出了对方的身份,亢明玉不由得倒抽了一口冷气。这百骨道人似乎被天雷毁了身体,只有一个大头,飘来荡去。但是凶威似乎分毫不减。连大日法王都畏惧这老妖三分,自己的师父东夷子等三大散仙也,忌惮其武功邪术。亢明玉哪敢小觑了对方,雷刀,先把自己的周身牢牢护住,不求有功,但求无过。

  百骨道人青螭寒光鞭飘忽来去,几乎无影无踪。但是亢明玉把碧焰阴雷刀凝成一团,决不出手攻击。又有赤焰剑光为辅,噗噗!响声不断,几百记鞭影乱抽,却怎么也奈何不到亢明玉。

  支撑了十余招之后,亢明玉大为奇怪,这百骨道人的鞭上劲道,似乎并不如何凌厉,而且刺骨的寒涛也越来越弱,虽然颇为小心谨慎,但是亢明玉终于按耐不住,试着反攻了的一记。

  抓住青螭寒光鞭乱鞭影中的一丝空隙,亢明玉鼓荡内劲一道强劲刀芒展现,不出手反击则已,这一旦出手,就无需多做保留。甚至亢明玉连赤焰剑光也收了,硬拼护身罡劲来承受寒光鞭劲。无数碧焰雷球,噼啪!作响,汇合成一道前所未见的刀芒横空斩下。刀气未至,排空激昂的霸道气势,已经把百骨道人的大头,笼罩在内。亢明玉的精气神意,更是专著一致,这一记碧焰阴雷刀发出,大有不砍了白骨老道,誓不空回的架势。

  深怕遭了百骨老妖的算计,亢明玉此招虽然气势猛烈,但他手上却大大的留有余力。亢明玉心里暗自嘀咕:“这百骨老道法力高深莫测,怎么现在显得如此不济?对我也不必耍什么欲擒故纵,示敌以弱的伎俩罢!难道真是被天雷轰的功力倒退了一千年?若是这样我还怕他个鸟!”

  似乎验证亢明玉的想法一般,碧焰阴雷刀的气劲所迫,百骨道人居然不敢抵御。长长头发迎风乱舞,仅剩的一个脑壳东躲西让,飞来飞去。

  此时的百骨道人,心里咒骂不已。他好不容易抗过雷劫,本身功力正值低谷。若是在他道法武功的颠峰状态。收拾亢明玉这样,武功激增数倍,却还不善运用的家伙,几个照面便可解决了。

  若是死打硬拼,以亢明玉的修为,面对独角蛇妖也毫无惧色。但是若比起应敌的手段,诡秘没测的妖法邪术,亢明玉那点本事,当然无法和百骨道人这样的邪道宗师相提并论。简直连给人提鞋,也都不配。

  仗着只剩了一个头壳,飞来非去的速度灵活,百骨道人单凭念力操纵青螭寒光鞭,也尽可阻挡了亢明玉的追斩。只是形势骤变,主客易势,把这千年老妖搞得颇为狼狈。本来摇摇欲坠的墓室墙壁,墓顶,被刚猛无匹的刀劲扫过,斩出深深裂缝。

  亢明玉正待加上一把力气,砍碎了这老妖的最后一块骨骸,猛地足下传来一阵柔软的感觉,无数的黑色长索缠绕了上来。察觉不妙,亢明玉鼓荡真气,正欲震碎这些阴魂凝成的长索。却猛然见到头上一个血盆大口,吞噬而下。正是曾经和他拼斗的天昏地暗的独角蛇妖。

  墓室里地方再大,也是有限,加上足下的缠拌,亢明玉虽然鼓劲斩出强横的雷劲刀罡,却已经来不及了。他眼前一黑,瞬间已经被独角蛇妖吞没。

  这独角蛇妖已经被百骨道人炼成战魂,当然没有实质的肉身。亢明玉被吞了之后,全身被千百股力量,牢牢束缚,再也动弹不得。耳边只听得百骨道人的隐隐笑声,顿时心下冰凉,心头恐惧袭来。

  这会,亢明玉才后悔道:“我跟那个酸酸酒仙子,只不过一面之识。何必管她死活?早知就不下来了。”此时后悔,已经晚了。亢明玉虽然武力惊人,但是对这种阴损法术却无破解良方。

  “小道士,我也不瞒你。我刚刚承受了雷劫,元气大损,正是平生最虚弱的时候。不过脱去雷劫之后,某家只要过了七天之后,法力恢复,就是有史以来第一位修至天妖之位的人类。那时天上天下,再没有可制服我之人!小道士,你乖乖的的过来正好给本道爷做滋补之用。我只要占据了你的躯壳,不出三个时辰,就可恢复无上法力。说来还是要多谢你了…哈哈哈!哈哈…”

  听了百骨道人的说话,亢明玉更是出力挣扎。被人摄取魂魄,占据了躯壳,日后非生非死,那一脚阴间,一脚阳间,世上不留,地下不收的阴阳两栖人的滋味,绝非好受。

  百骨道人虽然困住了亢明玉,但是感受当中,这小道士的反抗愈来愈强。只怕夜长梦多,竟然被亢明玉挣脱了百鬼绊阴索。一声凄厉的长号,化成一团绿色鬼火,钻入了独角蛇妖化成的黑气当中。

  百骨道人元神入体,亢明玉不由自主的运起摄神御鬼**对抗。百骨道人千年修为,法力无边,虽然此时功力倒退,跌至低谷。依然不是亢明玉的低微道法所能抗衡。摄神御鬼**虽然能炼化阴魂,却怎能奈何得了百骨道人的元神?

  “‘五柳’何人,独堪此耶?如此说,痴与不痴只差得一念,圣狂之判几希,故曰‘人心唯危,道心唯微,唯精唯一,允执厥中’。”

  生死关头,亢明玉却放下了害怕恐惧。平素读过的道藏,一一泛上心头。不知怎么被亢明玉想起,这一句平日里读过千百遍的道家经文。忽地产生了一种明悟,他本来已经散乱的神识,猛的又强烈起来,和百骨道人的元神争执不下。不肯被这老妖控制了自己的躯壳。

  百骨道人这是骑虎难下,心里焦躁不已。这小道士竟然在最紧要的生死一线,悟道本心。神识猛地强烈了数倍不止。刚刚领悟道心,踏入“道”的门槛。这等修为远也不在,修成天妖,接近仙人位的百骨道人眼里。只不过,他现在力量未曾恢复,一时间也只能强行压制,想不出甚么办法。

  “嗡嘛咪玛里轰!妖孽受死!”

  一团明亮的紫焰,猛地自地面冲出。正是一身邋遢,灰头呛脸的大日法王。道门四子虽然道法精深,又正值他受了伤,不过大日法王是何许人也?遁地飞逃百里之后,一场恶斗之后,终于凭借强横武功逃脱了道门四子的追杀。

  老谋深算的大日法王,绕了几百里的路程,又冒险回头,潜伏地下。这一击正是百骨道人最无可抗拒的时候,这老道连躲逃也来不及,就被大日紫焰包裹在内。直被灼烧的惨叫连连,哀嚎震天。

  “老秃驴,你还真是阴魂不散!本道爷这次算是栽在你的手里,你算替得徒弟报仇了罢。只是可恨我千年苦修,好不容易又机会摆脱妖孽之身,却功亏一篑,我好恨也…”

  心知这次再无侥幸,百骨道人奋声长号。把全身功力汇聚一起,准备搏命。临死之前,也要给大日法王一个重创。

  “哼哼!百骨老道,你虽然杀了我徒弟,但是那却不是我追杀你的真正原因。”大日法王,眼看自己多年图谋就要达成,忍不住冷言说道:“适逢天下大乱,我虽然有心扶持元帝,但是却没办法镇压我们大元各路统兵大将,现今四大汗国各自为政,也不服元帝管辖。那日看到你百骨老道我才想到的一个办法,维持我大元统治。只要我能在你进入天人之界,功力最虚弱的时候炼化了你的元神,老僧当可天下无敌。待老僧一举击杀,其余三大高手,威望武功称雄当世,就可凭借威望,把四分五裂的大元帝国,从新整合起来。只要我大元不曾内乱,区区反叛,平服简直轻而易举。”

  “你修炼斗母玄灵秘咒,祭炼无数阴魂,只怕也是为了有朝一日造反的罢!”

  大日法王厉声说来,百骨道人听得毛骨悚然。他聚敛了如此之多的阴魂,一来为了度过天劫,二来也确有指挥阴兵鬼将,染指天下的**。如百骨道人之流,因为走错道路,永无得道飞升的一天。就算抗过天劫,也仅能在人间鬼混。

  自忖一旦修进天妖境界,当世已经无有敌手。百骨道人也是野心勃勃,不甘寂寞。

  今此被大日法王揭穿内心**,百骨道人心头一股寒流,郁郁难舒。

  亢明玉身处两故惊世神功硬拼之间,体内真气疯狂流转。已经呈现爆体的征兆。就在此时,一股冷冽的意念,穿入了他的脑海:“小道士,此时我们合作有益无害。不如你先把身体给了我,待我打退了这大日秃驴,再想办法给你找个躯壳如何?”

  “胡说八道!”亢明玉奋力吼出。对百骨道人的提议,绝无赞同之意。若是这样死了也就死了,被人占了躯壳,现在百骨道人说的轻巧,等他恢复了自由,哪有亢明玉辩驳的余地。

  大日法王此时周身烈焰腾飞,双目之中精光四射。他虽然号称大日如来转世,精修密宗秘法。但是对某些奇门异术,亦是深有研究。大日紫焰微微灼烧之后,缓缓转为黑色。

  百骨道人感同身受,马上被这黑色火焰,炼的元神欲散,魂魄横飞。

  “大日秃驴,你身为佛门高僧,竟然修炼邪门法术,如后定然下十八层地狱,永世不得好死…”

  百骨道人虽然不知大日法王用的什么功夫,但是这黑色火焰,显然不是正经东西,只怕还是魔门的秘传**。恨的他三尸神暴躁,却无可奈何。

  “好!好…大日秃驴,我跟你拼了,小道士这次便宜你了。看本道爷的斗母玄灵秘咒的厉害。”深知此次必然无幸,百骨道人元神绿芒暴射。独角蛇妖的战魂,一曲一缩和百骨道人的元神合成一体。本来甚是萎蔫的独角蛇妖,猛地凶暴起来,硬是把大日法王的黑色火焰撑开数尺。

  “大日法王也不惊讶,这老妖修行QB5,若是没有两下杀手,就这么被自己炼了,才大是可疑。不过他早有准备,功力再增,帘又把百骨道人元神合体的独角蛇妖压制回去。

  只这短短瞬间,亢明玉体内再次鼓起强暴的真气。只不过这次,却没有抗拒百骨道人。因为百骨道人放弃了自己的神识,强行把自己的元神灌注进亢明玉体内。亢明玉的神识感受不到杂质神念,遍吸收了进来。百骨道人元神合体蛇妖战魂,其威力之强。等于道门至高无上的第二元神。

  平时修道者,为了对抗天劫,千方百计的收炼出另外一股神念。这股神念附着在,或者绝世无双的法宝,或者QB5难逢天地精粹上。就可形成第二元神。

  修练成第二元神的道者,多半本身修为已经甚为深湛。再加上这股分离的神念,等于法力增强一倍。足可横行当世,天下无敌。目前就算当今天下四大绝世高手,也无人进修这门法术。主要是,依附这股分离神念的宝贝,实在太难寻找。若是法宝本质不纯,是难以让第二元神成型的。

  百骨道人甘愿舍弃自身的神识,比魂飞魄散好不到哪里。这等做法空前绝后,绝无仅有。自古以来也没有哪个笨蛋会去吃。若不是自知没有生路,百骨道人决不肯行此办法。

  嗷!嗷!嗷!

  一股阴森的妖气绽放出来,得到百骨道人妖力之助,亢明玉的碧焰雷罡,轰!的一声,炸开了大日法王的黑色火焰。接连被大日法王当作棋子,亢明玉心里早不知把这老秃驴骂了几千百遍,当下也不答话手上碧焰雷球,分散聚合,马上便攻了过去。

  情急之下,亢明玉失了顾及。被大日法王随手卸开雷刀,锋锐的刀芒直劈上了墓室的屋顶,轰隆一声!以亢明玉此时,融汇了两大战魂,霸灵项羽,鬼神吕布的武功,加上被百骨道人的以元神附体,战力之强,已经算得凌驾古今,旷绝当世。

  白盈盈感到一丝熟悉的气息,但是怎么寻找也找不到她梦想中的那人。刚刚被迫借土遁升到地面上,就猛地感觉到脚下,一阵天翻地覆似的振荡。然后,一道碧绿的气芒,冲出地面。被划开的泥土,如同被熔岩流过,光净如新。

  白盈盈这才想到,自己还有个同伴。“那个色色,贱贱的小道士这会不知如何了?”想是归想,白盈盈可不敢冒险下去查看一番。刚才的碧芒刀气威力无与伦比,若是她土遁中被这刀气砍上,必然是一刀两断,而且死在地下,连埋也不必了。

  “这刚才的刀气,很象小道士的武功。不过威力这会不见,怎么会大了这许多?也不知下面发生了什么?刚才我感应到大哥的气息,怎么却一闪之间就不见了?”

  白盈盈俏然站在星空之下,看着地下不是冒起紫焰,碧芒。却愣愣的想起了自己的心事来。

  白盈盈确实是妖怪无疑。她从小就跟同族的大哥一道修行。知道有一天,他们修行的深山中来了个极邪气的老道士,她哥哥说那个老道士也是妖怪,只不过看不出什么来历。那个极邪门的老道士,闹得整个山林鸡犬不宁,修炼一门极为恶毒的法术,每天都残杀无数飞禽走兽。她哥哥按耐不下,心头的恼怒,就去挑战她老道士。

  结果白盈盈现在还不敢相信,自己心目中天下无敌的大哥,跟人家恶斗了一天一夜,居然被那老道士打败了。而且那可恶的老道士,还把自己大哥活捉了。想是觉得此地不宜久留,当天那老道士就离开白盈盈修炼的山林。

  而白盈盈为了寻找自己哥哥,冒险离开的修炼的地方。可是她从未离开过山林一步,对这个花花世界,万丈红尘,举目望去,目迷五色,却不知该怎么寻找自己的大哥。

  因此白盈盈就这么,胡乱行去,好在她修行不低,法力武功颇为不弱。等闲宵小不是她对手,法力高强的修行之士,因为战乱不是闭关潜修,就是四处奔走,救民水火,倒也无暇,来抓她这个不害人的妖怪。直到遇上了亢明玉,白盈盈才想找人帮忙。

  刚才一来到这里,白盈盈居然感应到了自己大哥的气息。只不过这股气响悉中,带着一股阴邪霸道,极为诡异。

  这种奇怪之极的气息,比她记忆中的亲切大哥强烈的不知多少倍。这才使白盈盈不顾一切的到地下寻找。可找来招去,却怎么也找不到。

  “难道是我感觉错了不成?可惜那小道士不知怎么样了,他比我本事大的多。看样子是在下面遇到了敌人,却不知是谁。”

  白盈盈不通世务,但是心思却甚灵巧。这样情况,她早就猜出,亢明玉地下遇到了敌人。可是虽然嘴上不会服输,白盈盈深知这贼眉鼠眼,狡猾败类的小道士,武功比自己强好多倍。这时下去,也只能添乱,不能帮忙。

  她可不是没有头脑,胡乱轻举妄动的女孩子。

  可怜亢明玉什么也没做过,但是在白盈盈眼里依然是“坏人”一个,德性不端,人品猥琐。

  法术并非常人眼里,人人皆可修行的本事。

  虽然普通符咒,治病驱邪,等手段不算高深,流传也还广泛。但是真正的法术,是与修行相辅相成的,有一分道力,就能驱使一层法术。

  平常来说,道门修行,道、真、仙、至。每修进一层境界,自然而然的就能领悟些这个境界可以运用的法术。除了某些特殊的法术是,道门高人有特别机缘,创生出来的。诸如,隐身,遁术,飞行,御物,境界一到,无需传授,都可自行领悟。若是境界不到,即便有玄门秘传经典,亦是一筹莫展,使用不来。

  亢明玉若不是临机领悟道心,突破至道人位。更有百骨道人元神附体,初步领悟了行走五行,借物遁潜的法术。墓室崩塌之后,在地下一个转折不灵,只怕不用大日法王动手,就已经被生生活埋了。

  不过大日法王神通惊人,数十年前已经修至阿罗汉果位。当今天下也只有道门大宗师张乾曜,才有资格跟他比斗法力修为。亢明玉武功虽强,但是在这方面终究差大日法王太远。不过十余招过后,已经再次被困。

  大日紫焰实在是天下一等一的武学,配合大日法王的百年修为,亢明玉转眼间上下四方,如同被洪炉烘烤,无论怎么突破都只有热浪滚滚袭来。

  “小道士!你不要作无谓的挣扎了。老和尚也不为难你,只要你跟我配合,让我把百骨老道的元神抽出来。我就放你离开,绝不伤你性命。我仓木决横行天下,从不失信,小道士当有耳闻,对老和尚的诺言可大大放心。”

  大日法王的循循劝诱,亢明玉只当是耳边狂风。虽然大日法王的的淳厚声浪,汩汩传来。亢明玉只是不理,他心里想道:“天下没人能出来说明你信用不好!那多半是你毁诺之时,将知道的人杀个精光的缘故。没来由的相信别人能信守诺言,那是不通世务的江湖菜鸟!”

  亢明玉武功不凡,大日法王急切间也只能困住,一边加强功力,一边信口哄骗。其实大日法王佛法道行,已经臻至人间界的颠峰,说能把百骨道人元神强行自亢明玉体内抽出,倒也不是虚言。只不过,象百骨道人这般强行附体,早就和亢明玉休戚与共。即便以绝强法术,脱离出来,后遗症也是很严重的,不过劝诱的时候,这又不必跟亢明玉说就是了。

  “这老秃驴的武功好高,原来我一直都低谷了他。”亢明玉和大日法王翻脸动手,才知道为何道门七大高手,定然要斩杀了大日法王仓木决。这老和尚不但本事非凡,更兼野心无穷。

  深谋远虑,简直可怖。如果他能做到,挑下跟他并列的魔道两门的顶尖高手,位登天下第一人。声望之隆,当然无人能及,确实有可能凭借其威望,压下元朝内乱,再次把中原乱军镇压下去。

  “我说什么也不能让这老贼秃得逞,不然天下百姓,将被压制永无翻身之可能。”

  苦思无计的亢明玉,脑海里猛地灵光一现。想出了一个极为冒险的办法。

  亢明玉平时看来性格沉稳,但是逼到绝境,却会爆发出无穷潜力。这也是为什么,当初清屏山无极宫被乱军所焚,很多师长都没逃出来,他的武功不是最强的,却杀出生天的原因之一。

  他体内吸纳了八万鬼军,百骨道人的元神合并了独角蛇妖的战魂,更是数以十万记的阴魂厉魄凝聚成形态。亢明玉根本无法掌控如此庞大的力量,只能强行封印在体内,面对根本无法战胜的大日法王,亢明玉决定释放体内数十万阴魂厉魄,扭转战局。

  虽然翻阅过魂印书上的文字,亢明玉并无时间修练,仓卒之下,也只能兵行险招。

  “驾八龙之蜿蜿兮,载云旗之逶迤。八龙并御…”

  大日法王正鼓劲周身,准备一举擒下这负隅顽抗的小道士。却猛地察觉亢明玉身上传来一股奇异的波荡。无数黑色气流,自亢明玉身上冒出,盘旋周转,幻成一头凶兽。正是魂印书中的炼兽法诀,之青龙煞。

  世上是否有真龙,当然无人得知。就算上古之人,真的有见过如此神物,也没人能抓来一头,收服炼做战魂。这青龙煞,以本身元神为引,吸纳了无数阴魂,强行凝聚龙型。乃是魂印书中十二魂印术最强悍,也最危险的一门。

  龙飞九天,乃是行云布雨,召唤雷电,操纵气候的神物。如果单凭一个形态,此门法术方然不算什么。要能真正拥有神龙的能力,才是修行的艰难之处。

  能操纵雷电,控制气候,本身的修为自然不用多说。道门中精善五雷正法的高人,着实不在少数。不过真正能媲美传说中神龙力量的,却一个也没有。这门古巫术别走蹊径,以祭祀的祈祝之术为辅助,招云唤雨,驾驭雷电,竟然能模拟真龙的能力。只不过以纯净祈福法术为辅助,和凶厉的魂印术大起冲突。往往法术一使,术者就因为身上的阴邪气息,被自己召唤来的天雷劈了。这门青龙煞因此极难修成。

  亢明玉身有碧焰雷罡,身上的水云道袍更是水系一等一的法器。两下凑合,这青龙煞发出威势惊人之至。面对如此猛招,大日法王也不由得暗叹一声,不敢再有保留。袖底精光一冒,金刚法杖带着无匹大力,撞向魂印青龙。

  破地而出的青龙煞和大日紫焰,瞬息之间已经对撞了无数次,正入三更的夜色,猛地轰隆一声,八方云卷,雷电聚来…

  亢明玉的青龙煞引动的天象,竟然猛烈如斯。

  最新全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