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书坊 > 天地战魂 > 第七回 大蛇
  吕布缓步迈出战阵,亢明玉不由得暗自称赞一声。\\WWw。QΒ5、CoМ\\末汉三国时期,说起武将排名第一人的就是这吕布吕奉先。“人中吕布,马中赤兔。”的赞誉名扬天下。这吕布身量极高,足有丈四开外。虽然如此高大,却给人予灵活矫健,柔韧和谐的感觉。脸孔英俊的足可以让大多数男人遮面而走。

  虽然已经不是生人,但双瞳中闪耀的两团绿色鬼火,硬是让亢明玉有一种无所遁形,赤身****的冰冷感觉。虽然对方说话甚为柔和,但亢明玉不敢有半点松弛,全身每一分肌肉都绷紧了,蓄势待发。

  吕布微微一笑,脸上的诡异表情,让亢明玉十指剑芒暴涨。还未动手,就给人以如此气势,果然不愧号称鬼神的超级武将。

  “我也不瞒你,此次我乃是有事请托。还望小友能帮我们八万鬼军的这个忙!”

  亢明玉虽然不知,自己有何等本事能让这宛若神明般的武将看上,但是这个忙可大可小轻易答应不得。亢明玉又不想惹怒了对方,只好闷声大发财,吭也不吭一句。

  “我们被那道士的法术困住,根本无法离开这方圆五十里地界。而且随时都有可能被那怪物吸收,从此不复存在,魂飞魄散。上次我见小友可以容纳项羽英魂,而且不受那道士法术影响。我今日便想借助小友身体,附身借体。”

  亢明玉听了吕布的话,脸色大变。自己身体哪好随便给人?项羽阴魂不知千百年时间有了什么变化,似乎并无多少神智,丝毫不影响自己的思维运转。可这吕布就大大不同,不但神思如常,还清醒的很,若是给他占据了身体,只怕不是什么好事。

  亢明玉正待拒绝,吕布淡淡一笑,说道:“这里八万鬼军,自然不能只借用小友一个躯壳。只要你能把那道士手中的一块黑铁令牌夺来,我们就可以借那令牌的法力,解除这法术的限制,大家自可以四散而去。”

  亢明玉还没等想到如何拒绝,吕布已经是呼哨一声,十余名鬼将悍然现身。亢明玉只觉得鼻尖劲风鼓荡,吕布方天画戟已经直逼眉睫。

  本来数十步的距离,只眨眼之间就被缩短成一步,这吕布的武功非但泣鬼惊神,更简直恐怖的不似人类。亢明玉当此时候,赤焰剑光术横扫直射,数百道剑芒在身前布下了层层防御。但吕布似乎无意硬拼,步法一转又已经不知去向。这等神奇奥妙的身法,端的精奇之至。

  亢明玉还没来得及感叹鬼神吕布的武艺是何等惊人。左肋就已经被一道锋锐的戟芒划破水云道袍。

  好在这刚刚到手的道门法袍,确实有无穷妙用。淡淡的水气一激,一股柔韧的力道缠卷而出,帮亢明玉化解了七八分的劲气。只延缓了这么一刻,亢明玉已经反应过来,大喝一声,周身黑气缭绕。再度呼唤出战魂项羽。

  比起赤焰剑光术来,还是碧焰阴雷刀更利于沙场对决。虽然没有斩妖除邪的威力,但是亢明玉深知,象吕布这等千年鬼将,自己的纯阳真火还不足以拿来应付。还是这碧焰阴雷刀更为实在。

  数十团碧焰阴雷光球,从亢明玉身体喷射而出。一旦呼唤出项羽战魂,亢明玉耳目六感,灵敏了百倍不止。身体反应亦是快速了不少,真气浩浩流转,更是猛增八倍以上。

  刚才一击就能差点败退亢明玉的吕布,在他召唤战魂之后,顿时由鬼神一般难以测度的人物,变成了可以抗衡的对手。亢明玉碧焰阴雷刀狂舞,转眼间就跟这般鬼将,斗的不亦乐乎。

  虽然亢明玉得战魂项羽之助,功力猛增。但是这般鬼将,几乎个个都是沙场老手,武艺精熟。其中鬼神吕布的武功,只怕还在项羽之上。

  方天画戟每一转动,戟锋运行的轨迹诡异无比。让亢明玉不可捉摸,只能仗碧焰阴雷刀硬拼。

  斗不上十余招,亢明玉已经是伤痕累累。这次和上次不同,上次还有几个鬼将并没有全力出手,吕布更是仅仅围观而已。今次不但围攻的鬼将数量更多,而且更有末汉三国时期,天下第一的武将出手。亢明玉能支撑了这么些时候,已经是非常了得。

  猛然间亢明玉觉得背后一凉,似乎有物钻进了自己的身体,顿时让他心下大骇。手忙脚乱之下,碧焰阴雷刀挥出破绽更大。天灵,左肋,前胸,甚至脚心,都有一股股凉意冲袭。亢明玉有了吸收阴魂的经验,帘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亡魂入体可不是等闲视之的小事。亢明玉无奈下,摄神御鬼**全力展开,力图镇压体内阴魂。

  亢明玉却不晓得,这门邪术本身便是吸收魂魄化炼的法门。这一运用亢明玉身体周围凭空的产生的一股吸力,无数阴魂如同潮水一般被卷入其中。

  亢明玉只听得一声朗朗长笑,一股和其余阴魂孑然不同,力量强横无匹的阴冷气流猛地钻入了自己丹田。顿时想起,外面还有吕布这个家伙存在。

  众多鬼将附体之后,亢明玉只得全力运作摄神御鬼**。这次跟上次吸收项羽大有不同。上次大多是无主阴魂,除了项羽之外,其余的都弱小的多,而且还有大日法王帮他镇压。而这次是众多鬼将强行附体,在他躯壳内东冲西突,不肯有片刻安宁。

  数十股性质大异,冷热阴阳,刚柔不定的内力真气,四散经脉之中,让亢明玉苦不堪言。

  幸亏吕布的阴魂进入之后,就稳居丹田,再不动弹。而他眉心之中,有项羽阴魂潜伏,任何试图控制亢明玉大脑的鬼将,都被这股强猛霸道的力量给纷纷震回。让亢明玉终能保持心头的一片清醒。

  这些阴魂乱撞乱冲,不经意的引动了亢明玉体内的一件东西。

  一道青气自亢明玉的顶心升起,吞吐不定。不但驱逐了周围源源不断的冲向亢明玉的阴魂,更把接引自天地间的浩然元气,导入亢明玉体内。

  “青鐚!是青鐚!”

  蓦然想到自己体内还有这镇邪飞剑,亢明玉恨不得再给自己的师父东夷子多磕上百八十个响头。这口青鐚古剑显然对阴邪之气有镇抚的功效。剑气引动之后,体内的阴魂逐渐平服躁动。给他收容在周身大穴之中。

  又吸收了这么多阴魂,亢明玉已经是脸色铁青,好似厉鬼一般。而且,摄神御鬼**能汲取阴魂的记忆,亢明玉短短瞬间,已经知道了百骨道人为什么要修炼斗母玄灵秘咒。

  而且了解了百骨道人所祭炼战魂的秘密。

  百骨道人修炼得走火入魔,虽然收集山间禽兽骸骨,聚敛成型。但总有些不妥当的地方,为了让自己元神凝固,再造躯壳。百骨道人便想利用这无数阴魂强行凝聚成一个战魂,为自己所用。以便在日后的修练中,有个替身,随时可以把元神转移到战魂之上。

  而他第一个收服的强力魂魄,并非人类。而是一条修炼千年的独角大蛇。那个黑甲战魂,不过是蛇兽的元神变化而成。

  动物的魂魄,虽然强猛无比,但知识终究不及人类,反噬的可能较小。因此百骨道人说什么也不愿放弃了这次修炼。

  至于那块铁牌,正是《魂印书》的本体。若能得到手,亢明玉就可以收服这八万鬼军。有这么一股力量在手,当然有莫大好处。

  脑海中各种念头纷至沓来,此起彼伏,亢明玉猛地狠狠一咬舌头,钻心的剧痛让他帘清醒了过来。

  “好悬!差点被这些阴魂给控制了!”

  亢明玉强提神识,把刚才种种念头,驱除脑海。八万鬼军虽然威力强大,但是他一个道士要来何用?亢明玉自觉,自己既非贪恋权势的人,也无需用这多鬼军去作些甚么。

  “难道我还去造反,或者当什么鬼教教主不成?”

  一念及此,亢明玉还真觉得有些怦然心动。

  不过转念一想,自己刚刚拜得明师,日后勤修苦练,不难有所成就。明月高岗,清风鼓琴,松鹤为伴何等消遥自在。每日里营营苟苟的忙碌,也实在太无趣味。

  青鐚的剑气虽然护住了亢明玉的身体,但是外面数万鬼军却依然不肯离去。并非所有阴魂都能保有生前智慧,没了吕布等强悍的鬼将镇压,这些鬼军只不过是凭借本能行事的厉鬼而已。

  见生人便要扑觅,正是阴魂的天生习性。

  亢明玉身上阳气奇旺,正如吸引的阴魂的万丈灯光一般。

  好不容易慑服了体内战魂,亢明玉刚把神识转到外界,心里着实吓的不轻。青鐚没有主人催发,淡淡的剑气,已经给众鬼压到了不足半尺。亢明玉张眼前看到的就是无数的扭曲脸孔,和不住狂抓的青黑鬼手。

  心情浮动下,青鐚剑光再弱一分,亢明玉已经看到了有个鬼军,已经抓到了他鼻子不足一寸的地方。心下镇骇,亢明玉狂催真气,碧焰阴雷猛地爆发出来,威势空前的猛烈。

  亢明玉真气运行,本来已经被压制的吕布阴魂,猛地暴涨,一股阴气沿着亢明玉奇经八脉,十二正经沿路之上,把本来潜伏其中的阴魂,一一吸收化纳,威势越来越强。一路破关直上,亢明玉只觉得脑海一凉,自己就失去了对身体的控制。

  本来的项羽阴魂,却不知如何怎么也呼唤不动。亢明玉眉心一股青绿色的气团暴起,转瞬间已经覆盖周身。一个声音在他体内哈哈哈哈长笑到:“你仔细记了,现在你体内真气运行的线路,就是我平生绝学,‘鬼神限’。就是鬼神遇我,也是大限临头。”

  一股绝不和亢明玉本来真气运行线路相同的内力,在他体内急速流转。亢明玉只觉得自己的身体轻飘飘的,直欲乘风飞去。一股凌厉的气息笼罩战场,本来躁乱的鬼军在这股气势的压迫下,缓缓安定下来。

  “哈哈!哈哈哈!小友,你修炼的功夫还真是庞杂,这门摄神御鬼**很是古怪啊!”

  亢明玉还没有理解吕布所说何指,就猛地发现体内的真气再度发生变化。不受控制的身体,强行运转摄神御鬼**。亢明玉惊骇的发现,被吕布操纵的身体,功力竟然一增,再增,摄神御鬼**威力早已突破极限。

  强猛无匹的吸力,在他身体周围形成了一股漩涡,八万鬼军,鬼声啾啾,前仆后继的化成滚滚黑烟被漩涡吸入。

  吕布大喝一声,亢明玉再次心中狂震。本来沉重的肉身,竟然违背了世间常规,缓缓拔地上升。亢明玉的修为不但没有真人位,连道人位都没进过,居然有此异象,这吕布的旷世神功“鬼神限”的威力,也实在太骇人听闻了。

  “哈哈!哈哈哈!有趣,原本我以为自己终身不能突破‘鬼神限’的‘鬼神之界’。没想到死后却能在武功上再有进境,我真是死的好啊!玄德公若非你把我埋在风水绝佳之地,我又怎会有今天!”

  总是亢明玉再怎么愚钝,也听得出这鬼神吕布,心中的满腔怨愤。积累了千年百世仇怨,那是顷尽五湖四海之水,也洗刷不了的。

  “我是三国吕布,老子天下无敌,我看还有哪个小人,敢阻我去路,阴谋算计我!”

  撕天怒号,让众多鬼军也战栗不安。摄神御鬼**已经完全失去了控制。亢明玉只能眼见自己缓缓的飘飞半空,浓密的鬼气形成了通天彻地的黑云。

  如此邪祟的强横气息,让九天之上都受了震动。本来晴空万里的天际,猛地一暗,雷电交加,大雨毫无预兆的呼啦拉落了下来。

  如此多的阴魂涌入体内,亢明玉只觉得经脉暴涨,全身肌肉骨骼都似乎要被吹爆了一般的难受。偏偏自己想要缓解一下,却半根手指也动弹不了。

  似乎受了如此强烈的气息牵引,在西南的古墓方向也是一团黑云升起。笔直的黑气直插云霄。亢明玉也不知那边发生了什么事情,自己师父东夷子和道门七大高手,究竟和大日法王,百骨道人斗的怎么样了?

  似乎为了响应亢明玉这边的异变,西南方的黑气愈来愈盛,在云端隐隐下压。向亢明玉这边移动过来。当亢明玉看到那硕大无朋的蛇头的时候,才知道自己看到了甚么。

  虽然亢明玉从吕布那些鬼将的记忆中知道,百骨道人把千年独角大蛇炼成战魂。但是他可没想到这千年独角大蛇,居然有这么大。

  通体腰围最细的地方,也有十丈左右,数人合抱。鳞片足有脸盆大小,自地面直穿入云端,在半空中探下蛇头,两眼煌煌,灿烂若星斗。亢明玉粗略估计,这大蛇一口下去,半个城池的人也才够一饱。若是一日三餐,加上夜宵,不上几年,就能从大江南北,直吃到塞外草原。

  而且还是人畜不拘,生熟不论,略略挑嘴些,估计海外诸国也就吃到了。

  给大蛇的阴气一冲,亢明玉猛然觉得自己身体恢复了行动。给周围千百阴魂一带,亢明玉真气一冲,猛地拔升了数十丈高下。

  他却不知阴魂终究和生人不同,吕布虽然可以借用他的记忆,使出摄神御鬼**,但终究不能如常人一样,对身体异常,有所感应。摄神御鬼**在吕布的催运下突破了本身极限,吸纳的数万阴魂,这么多阴气入体,顿时冲淡了吕布对亢明玉身体的控制。吕布虽勇,终究不能以一人之力抗衡千万鬼军。

  面对如此恐怖的蛇妖,亢明玉想也不想,就要逃命。默默揣摩刚才的真气运行,亢明玉急提“鬼神限”神功,希望自己能如师父东夷子,那样御气排空,脚底摸风。

  亢明玉照葫芦画瓢,果然肋下生风,飘飘悠悠,只不过周身阴魂缭绕,黑风阵阵,不象神仙驭云,倒十足似妖怪驾风,未免美中不足。

  亢明玉不动倒还罢了,这一动弹,马上引起了蛇妖的注意。巨口大张,自云端反身向亢明玉吞来。蛇妖巨口还没接近,一股腥臭之极,中人欲呕的气味就已经让亢明玉头晕脑涨,不堪忍受。

  “鬼神限”虽然是吕布平生绝学,但并不能排气驭空,飞翔天宇。这门神功的主旨,在于提升人类本身体质的极限,突破先天限制。一旦修炼有成,必然行动比常人迅捷百倍,力大无穷,感观知觉超胜常人。体魄之强韧,当真堪比鬼神。

  只不过亢明玉现在的情况有些特别,他现在能御气排空,飞升半空,不似道门七大高手,靠的不是真人位的修为,而是靠的八万鬼军的邪力,阴气。因此转动之际,显得笨手笨脚,踉跄僵拙。没飞出百余丈远,就给蛇妖追上,大口吞天,咬了下来。

  “妈妈的!这般鬼道士不是自称法力无边的么?怎会放了这条大蛇妖怪来追咬老子?”

  生死关头亢明玉也说不上尊师重道,心里反复把道门七大高手嘀咕个遍。心知此时只有自己努力挣扎,才能保住小命。真气迫发,无数团碧焰阴雷绕体飞舞。吸收了不少阴魂,正觉得体内鼓胀如球的亢明玉,这一记碧焰阴雷刀威势远超从前,达致前所未有的境界。

  八万鬼军的阴魂邪力,果然非同小可,亢明玉这一记碧焰阴雷刀威力直追项羽生前。虽然没有项羽那般,修成七十二道地煞气,碧焰阴雷刀的威力可以通天彻地。但全力鼓劲下逼出的碧焰阴雷少说也有四五十团,形成的碧焰刀气,空前暴涨。夹杂着亢明玉狗急跳墙,老鼠噬猫的悲愤之气,一刀斩向蛇妖的顶门。

  面对亢明玉的濒死反击,通天大蛇巨口一张,喷出一道黑气,准确之极的击中亢明玉的碧焰刀气。两股力量一撞之下,顿时炸开千团碧焰,万片黑云。威力所及数十里的天空之内,都轰轰雷响。

  最新全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