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书坊 > 天地战魂 > 第三回 雄鬼
  “天若亡我,非战之罪…”

  一声雄浑无比的怒吼,夹杂与无限阴风之中,听来格外刺耳。全\本//小\说//网周围影影幢幢的无数阴魂疯狂怒号,亢明玉一时间也不知,这吼叫的是否昨夜的那个声音。

  他转头看去,大日法王箕坐在地上,毫不动容。亢明玉心下对这名传天下的老和尚,又敬佩了一层。也不知大日法王使了什么法术,周围五尺之内,似乎有一层无形的屏障,无论周围阴魂如何乱撞,就是不得进来。连亢明玉一起保护在内。

  看亢明玉有些紧张,大日法王略带抚慰的说道:“这些仅是些被困在此地的散乱阴魂,要过些时候,那都天鬼将才会出现,小道士大可不必担忧。”

  亢明玉微微一愣,极力向远处遥望,对大日法王说道:“现在这个不断大吼的难道不是都天鬼将?”

  微微摇头,大日法王说道:“都天鬼将是万千阴魂聚炼起来的邪物,这个却是天生的千年凶灵,绝非是同一回事。若不是百骨道人贪得无厌,把周围数千里的邪灵全数聚集起来,某些千年凶灵不服管辖,导致他的斗母玄灵秘咒至今未有修炼成功。今日老僧也就不用费事除妖了…”

  长叹一声,大日法王沉声说道:“老僧也只有想方设法与之同归于尽,再制止不了这妖孽。”

  亢明玉听了大日法王的话,心中震骇无比。天下间人与妖之分,可以说泾渭分明。天下十妖皆非人类,与大日法王等这些绝顶高手当然无从比较。前者往往修炼QB5,功力精深。后者智慧超凡,体运天道。亢明玉还真不知道单独比拼一场,究竟是当今四大高手比较厉害,还是天下十妖凶威猖獗。

  亢明玉正在沉吟,猛地一声霹雳巨喝,一个漆黑无比的身影凭空冒出在亢明玉身边。一股强横无匹的杀气顿时笼罩全场。亢明玉左手在断剑上一抹,再次让法剑饮血开锋。鼓荡全身真气和这股杀气抗衡。

  “天下何人能阻我项羽去路!尔等给我滚开!”

  纵然亢明玉身处达日方王的护持之下,再加上驱邪符咒加身,真气护体,依然被这一声断喝,震的脑门嗡嗡之响,险些就想丢了手中断剑,掩耳遮蔽。

  呜哗!

  又是一声震喝,一个酒坛大的拳头,如同自幽冥中出现。直奔大日法王脑门。拳头尚未及身,烈烈罡风已经吹得大日法王衣袂抖动,几丝残破的布条不情不愿的飘离了大日法王的身体。

  亢明玉没有料到这自称千古第一霸王的不世凶灵,竟然强霸若此。连大日法王的佛力护持,都没能阻挡其片刻,霎时间已经侵入身边。亢明玉断剑疾刺,便要替大日法王解围。

  “降妖伏魔,大日紫炎。”

  比起亢明玉临机出手,大日法王早就胸有成竹。手结金刚明王剑印,指端上一团紫色火焰爆发,端坐不动就已经对上了盖世霸王的拳锋。

  气劲交拼之下,修为远远不如两人的亢明玉手中断剑顿时被震断成七八截,还没有来得及靠近两人,就被震的倒飞吐血。

  腾云驾雾般飞了七八丈远,亢明玉刚跌落地上,就有无数凶灵扑了上来。

  大日法王和项羽硬拼一记之后,心里暗暗惊讶。这饱受了千年怨恨的霸灵,非但没有如平常鬼魂那样魂魄飞散。反而吸纳了地气滋润,功力愈加强猛。出拳之际全身泛起咝咝缭乱电流,惨绿色的鬼气铺天盖地,压的大日法王也一时落在下风。

  “百川归海,摄神御鬼。破!”

  被凶灵扑倒的亢明玉,惶急之下也顾不得许多,新学咋练的摄神御鬼**全力发挥,数百阴魂承受不了这股突如其来的力量,化成淡淡绿芒争先恐后的涌入亢明玉体内。吸纳了过百阴魂之后,功力暴增一倍的亢明玉,十指伸出,十道剑芒破体激射,把压在身上的阴魂悉数震飞。

  这摄神御鬼**乃是魔门的一种诡秘法术,能吸收旁人的元神精血,阴魂邪灵来暴增功力。亢明玉不晓得这门功夫的来历,贸然使出,一下子就吸收了无数阴魂邪魄,虽然解决了眼前的危机,却在体内种下了祸根。

  数百阴魂在体内冲突激荡,亢明玉只觉得脑袋里无数千奇百怪的念头此去彼来,乱七八糟。体内的真气暴躁无比,在奇经八脉往复冲荡,直欲不吐不快。

  若是有人这时看到亢明玉的模样,必然比见了鬼怪,还要害怕十倍。全身黑烟缭绕,绿芒隐隐。刚刚吸摄了无数阴魂的亢明玉,双目血红,本来平和的脸上,带有一股说不出的狰狞暴戾。行动之间也不似平常,手脚僵硬,一举一动好似木偶般死板。

  无数阴魂入体,正在跟亢明玉争夺身体的控制权。极力镇定神识的亢明玉,如同行尸走肉般向楚霸王项羽和大日法王的战场走去。

  大日法王跟这个千古霸灵,争斗也不是一日。就连百骨道人都没能收服的了这桀骜不逊的项羽。

  当初百骨道人也是无意中路过乌江,感受到某地凶杀之气极重,施展邪法,却唤醒了沉睡近两千年的项羽英魂。同时被召唤起来的还有无数的古代兵将,百骨道人因此才起了把这些阴魂修炼成都天鬼将的念头。可是移居此地几个月来,不但没能把斗母玄灵秘咒修成,还被大日法王追踪到了这里。

  若是生前颠峰时期,项羽号称天下第一猛将,武功修为之盛原不在大日法王之下。千年怨恨不息,让这千古霸灵,凶焰更炽。大日法王平生武学尽出,也只堪堪和项羽斗个平手。

  大日法王和项羽阴魂的劲气激荡下,亢明玉根本走不进两人打斗的圈子。大日法王的大日紫炎劲千变万化,鬼神莫测。项羽的霸气阴雷,激昂排荡,不可一世。看的亢明玉心驰神摇,

  此时,天色愈发暗了。不但早没了最后一缕阳光,连日月星辰都似乎偷懒,没有出来询查天空。天际乌云滚滚,隐隐有雷电之声,轰轰隆隆。而无数阴魂更是自地面蜂拥而出,原本尚未凝结成形态的散乱阴魂,和已经形象扎实的阴魂鬼兵,铺天盖地而来,自地面直到半空,似乎全被来回飘荡的阴魂厉魄所填满。

  人死之后灵识全灭,只有精神坚强,念力旺盛之辈,才能借最后一口精气,勉强驻留人间。但不过区区数日,多半便已经被天地元气吹化,散入虚空。只有极少数怨念奇重的阴魂,凭借一股怨愤,形成厉鬼。而象项羽这般,能历时千年百载,依然元神不灭的精魂,可是说世上少有。

  即便如此,如果不是百骨道人的法术唤醒了这千古霸灵,项羽早晚有一日魂飞魄散,不复存在。

  大日法王修为深湛,武功佛法均达至高无上境界。眼前这千古霸灵虽然强横无匹,凶威难当。不过终究不似生前,能保有完整的智慧。只是凭借一股怨气,靠本能发挥而已。念及自己所要对付的,并非这曾经天下西楚霸王之英魂,大日法王并未出尽全力。在打斗中尚有余暇扫视战场。看到亢明玉情况异常,大日法王反手结了个不动根本印,一道浩瀚的佛力随手传递了出去。

  正极力清醒的亢明玉,猛地觉得顶心一热。吸纳至体内的千百阴魂,被大日法王的不动根本印镇压下来,顿时头脑一清。

  亢明玉刚刚恢复神志,一道破空之声自后脑传来。百忙之中亢明玉弹身而起,一跃冲天。一把阴泛着乌黑寒芒的长刀在他脚底扫过。

  半空中一扭腰,亢明玉反足踏下。脚下就如同踢散一堆雪团般爆散。落下地来,亢明玉就看到眼前一个消瘦的鬼将正由虚无缥缈的黑气,再次凝聚成型。

  这个鬼将虽然甚为消瘦,但是骨骼粗大,身量极高。亢明玉才不过及得上对方的胸口。身上十余道伤口,血肉反卷,显然生前死的极惨。一只羽箭自左眼贯入头颅,显然就是死在这致命一击之下。全身的铠甲破破烂烂,但却是金吞口,狮蛮带,狻猊甲,虎头靴表明了这鬼将的生前显贵。

  暗自咒骂一声,这百骨道人何处去找了这些强悍无比的阴兵鬼将。亢明玉手无寸铁,不敢抵御,只得扯身就跑。亢明玉虽然武功不错,轻功上佳,但是又怎能和来去如风,虚无缥缈的鬼魂相比。没奔跑的几步,就听到背后呼呼风响,随之一道寒气便在自己脑袋上盘旋不休,似乎想要找个合适的位置,切将下来。

  正在此危机时候,亢明玉猛地听到头上一声暴喝:“小道士,接住了!”

  一道精光耀眼,在千钧一发之际,呼啸而至,抢先挡住了那鬼将的长刀,爆发出叮当之声。亢明玉回身一瞧,却是大日法王见亢明玉遇险,不知从哪里变出一根长大的兵刃,抛了给他。那鬼将承受不了大日法王在兵刃上附着的大日真劲,顿时被震散的形魄,化成一股黑气。而且大日真劲余势不衰,直直的插入地面半尺有余。

  亢明玉那还不知机会,连忙把地上兵刃拔出,掂在手里只觉得颇为沉重,怕不是有几十斤的分量。无锋无锐,却是一根竹杖。这根竹杖八尺长短,手腕粗细,看似黑黢黢的不甚起眼,但是微光鬼火反耀之下,却有墨绿的油光泛起。

  只这一刻耽搁,那消瘦的鬼将再次凝聚成型,亢明玉不待对方出手,就来个先下手为强,挥手横扫。他虽然不善棍法,杖法,但是这么漫无路数的胡乱挥舞,也一样甚有气势。那鬼将接连两次被亢明玉的竹杖扫中,嗷嗷鬼叫凶焰更炽。

  满天野鬼呼号之下,亢明玉周围猛地被无数阴魂压上。惊见如此邪门的气势,亢明玉早不知该如何抵御,就在他准备拼死一战的当口,手上的竹杖绽放万道亮光,一条金色的光柱冲天而起,把亢明玉保护在内。

  无数阴兵鬼将,被这道金色光柱阻住,空能嗷嗷呼啸,不断的向光柱上撞来。

  亢明玉正惊讶与这根不起眼的竹杖,竟然有如此威力。猛然间一条人影冲破了光柱,靠近了他的身边。亢明玉刚定神发觉是大日法王,就被这老和尚一掌击在背后,一股雄浑的内力传来,亢明玉不由自主腾空飞起,向追着大日法王而来的项羽冲去。

  眼见威势惊人的千年霸灵,离自己越来越近。项羽身上的阴冷霸气已经把亢明玉压的透不过气来。好在亢明玉索然不堤防大日法王竟然会对他出手,但是手中兀自紧握着那根竹杖,情急之下亢明玉竹杖提挑,耍了个泰山压顶的棍法,恶狠狠的一杖向项羽脑袋砸去。

  这被唤醒的千古霸灵,威势何等惊人。亢明玉的竹杖还没有落下,一股铺天盖地的森寒气息,已经把小道士冲的如被冰雪,全身骨髓血液,几乎都被冻凝了。这一杖还未出手,就被项羽破去。

  看着一只大手,向自己搂头盖脑的抓来,亢明玉正暗叹一声,自己小命玩完的时候。猛地觉得背后一股祥和纯正的力量传来,全身骨骼肌肉,有如充了空气般瞬间涨大,本来被项羽气势压住的体内真气,如山洪潮水一般爆发,手上竹杖不由自主的抡了个花势,以杖做枪直刺项羽阴魂的眉心。

  出乎亢明玉意外的是,这千古霸灵,面对自己这威势猛增的一刺,居然并无反应,眼看竹杖贯脑而入,亢明玉心里却有几分不祥之兆。

  被竹杖贯脑,项羽的阴魂猛地散化成数股黑气,有如带有灵性一般,缠绕竹杖而上。亢明玉略微犹豫,没能及时把手上的竹杖抛了。项羽阴魂散化的黑气沿着竹杖,缠绕到了亢明玉的身上。

  刚才威力不凡的竹杖,这时却毫无反应。亢明玉眼睁睁的看着这数股黑烟钻入了自己的体内。

  “嗡嘛咪玛咪轰!雷电耀光,地水火风,封!”

  头上一双枯槁的大手,传来道道炽热的真气,亢明玉只觉的自己的身体,似乎变成了修罗斗场。刚才钻入体内的黑气,带着咝咝雷电阴罡和大日法王传来的大日紫炎劲,拼死相抗。两股霸道无匹,雄浑强劲的内力,在亢明玉体内激荡,争斗,让亢明玉身上寒热交加,雷霆电闪,只恨不得阎罗王马上派出牛头马面,收了自己的魂魄。全身痛苦的几欲晕了过去,想来十八层地狱的熬炼,也不过如此。

  “摄神御鬼,吸纳元灵,小道士!快快运功,收念,镇定元神…”

  亢明玉被大日法王这般一喝,不由自主的按照摄神御鬼**的诀要。极力镇定元神,借助大日法王的紫炎真劲,降服体内的千古霸灵。

  此时的亢明玉,全身被一股诡异无比的力量带起,漂浮与半空。上半身被大日紫炎笼罩,被大日法王一把按住脑袋,似乎要把他压回地面。可是亢明玉自脚底,至下半身都被浓郁的黑气笼罩,无数的阴魂结成了黑气阴索牢牢的缠住了亢明玉,千百阴魂不断的补充进来,往亢明玉体内涌进。

  而且亢明玉下身黑气之中,时不时有惨绿色的电芒耀动,气势惊人。硬实把大日法王顶在半空,双方僵持不下。

  “降妖伏魔,金刚法杖,破!”

  亢明玉手上的竹杖,在大日法王的一声怒喝下,猛然绽放了比刚才更雄猛的灿烂金芒。亢明玉在得到了大日法王和金刚法杖两股力量的协助,摄神御鬼**威力猛然暴增十倍。体内不断冲撞的数百阴魂猛地被这股三方合力的强猛威力,压成一团,缩在了亢明玉的丹田内。本来不断涌入的阴魂,也被同时猛地切断。散成了无数道黑气在周身缭绕。

  下面失去了支撑的亢明玉,啪!的一声,自上空坠落。摔的七晕八素,头昏脑涨。

  “金刚护体,大日伏魔。嗡嘛咪玛咪轰!”

  亢明玉刚被大日法王镇压了体内吸摄的阴魂,就听到头上传来厉声怒喝,一团可与正午朝阳相媲美的光焰,猛地绽放光明。正陆续向这里聚集的阴魂,无不被灼烧的厉声惨号,瞬间化成飞灰湮灭。

  自半空中轻飘飘的踏落地面,大日法王虽然驱散了周围的阴魂,脸色却并不好看。凭他的修为,对付这些阴兵鬼将尚不能轻松取胜,还需要借助亢明玉的童男之身,封住最强的项羽阴魂。他心里暗自忖到,自己是不是小看了这天下十妖之一的百骨道人。

  被大日法王驱散之后,这些阴魂并未象白天一样钻回地底。无数阴魂,虽然不再靠上来,騒扰亢明玉和大日法王,但是却开始自相残杀起来。

  诸多阴兵鬼将,分成几大股战力。如同疯狂般互相绞杀,但凡有阴魂被击散成黑气的,就会被冲杀的它的阴兵鬼将吸收。而吸了阴魂的阴兵鬼将,凶威就会更加强盛。如此往复冲杀,亢明玉看了半天,也不见这些阴魂有所减少,反而是那些凶狠无比的鬼将们,显得越来越强。看的亢明玉心惊胆战,半晌作声不得。

  似乎感受到了亢明玉的疑虑,大日法王沉声说道:“这斗母玄灵秘咒诡异无比,这些被束缚在此地的阴魂,受到这邪法的驱策,会逐渐吞噬其余的弱小阴魂。最后只剩一个,便是都天鬼将了。”

  “只不过,若是这般祭炼出来的都天鬼将,并不受炼法者的控制。所以,修练之前,要先炼出一个受自己控制的战魂,再以这个战魂,去吞纳其余的阴魂。最后修炼出来的都天鬼将,才能随心所欲的由心控制。”

  说到这里,大日法王顿了顿,嘿嘿笑道:“那百骨道人已经凝聚成型了一个战魂,但是他收复的凶灵实在太多了,这战魂还显得弱小,平日里只在地下自行吸纳阴魂冤鬼,极少出现。”

  亢明玉压下心头恐惧,对大日法王说到:“只有这个被他法术祭炼出来的战魂,才能受他控制。那是不是一旦破了那尚未成形的都天鬼将,我们就算赢了?”

  大日法王哈哈一笑,说道:“果然孺子可教,没错,只要破了那尚未完全变成都天鬼将的战魂。斗母玄灵秘咒的反噬之力,就能让那百骨老道被万鬼生吞。”

  不待亢明玉再有疑问,大日法王说道:“你吸收了那项羽阴魂,现在赶紧用功罢。在老僧的禁制那些阴魂的力量尚未消散前,将这个阴魂化为己用罢。不但可免得稍后阴魂反噬,更能提升十倍功力。”

  亢明玉闻言心里一凛,急忙盘膝坐下,默念摄神御鬼**的口诀,极力慑服体内千百冤魂。

  亢明玉却不知道,这大日法王刚才对他说的:“什么借体封印都天鬼将,之后再想方设法驱除云云…”全然是一篇鬼话。教授他这摄神御鬼**,更是不安好心。

  只这片刻功夫,亢明玉发现体内的千百阴魂已经消失小半。一股强横无比的森寒之气在体内游走不定。凡是遇到其余的阴魂,一律吞噬。每吞噬得一个阴魂,这个森寒之气就强盛一分。亢明玉顿时想起刚才那威风八面,气吞山河的千古霸王。看来果然没有这么容易收摄,跟别的阴魂全然不同。

  虽然周围无数阴魂幻成了阴兵鬼将,在惨烈厮杀。但是,身边既然有大日法王保护,亢明玉也不担心自己被万鬼上身,沉下心来,凝聚念力捕捉那股森寒气息。

  亢明玉也并非愚人,得到这摄神御鬼**的口诀之后,琢磨之下也有了几分心得。晓得自己只要收服了这股最强的力量,其余的阴魂更是易如反掌。

  虽然是魔门邪术,但是摄神御鬼**自然有其奥妙之处。为了避免被射入体内的元神、魂魄干扰自己的神识,反夺躯壳。更有不少法诀,来压制这般状况。

  亢明玉念力延伸,和体内那股森寒气息一撞,只觉得五内俱焚,口喷鲜血。心头说不出的烦恶。他手上的金刚法杖,再次爆发了灿烂金光,形成一道光柱,把亢明玉笼罩在内。

  这根不起眼的墨绿竹杖乃是天材地宝,万年阴沉竹削制而成。大日法王得到手里,曾经聚集三十六密宗喇嘛,以无上的佛法念力,将大威德金刚伏魔咒加持其上。能降服一切邪祟,威力极大。

  得到金刚法杖的佛力相助,亢明玉急催体内真气,神识硬生生撞入了这股森寒的气息当中,猛地脑海中无数念头纷至沓来,一股充满了悔恨,暴躁,绝望的负面情绪,涌入了亢明玉的心田。让他几乎经受不住,直想要跳起来大喝大叫,杀戮一番才觉得畅快。

  看到亢明玉瞳孔泛红,怒发冲冠。大日法王不由得叹了口气,一指点在亢明玉的额头。

  正在和项羽的阴魂,互相融会之际,亢明玉猛然觉得眉心一亮,眼前无数光明自天际直照下来。本来的躁动情绪,也缓和下来。却是大日法王怕亢明玉把持不住,强行以密宗禅功替他开启了天眼神通。

  今天亢明玉先是被大日法王打通穴道,强行提升了功力,一日之间就修成了赤焰剑光术,而后又吸纳了千百阴魂。在加上被大日法王强行开启天眼。懵懵懂懂之间,亢明玉已经由一个功力平常的小道士,晋身一流高手之境。武功法术,一日千里。

  天目大开,亢明玉念力百倍强化。摄神御鬼**威力暴增十倍。体内阴魂纷纷爆散,被他融入了本身真气元神。

  可是项羽阴魂形成的森寒气息,也随之而更加暴躁。已经和亢明玉元神连接在一起,因为两者的情绪,互有影响。亢明玉极力平复,却逐渐的感应到自己逐渐被项羽阴魂纠缠,似乎自己反而就要被这千古霸灵控制了。

  最新全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