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书坊 > 天地战魂 > 第二回 精魂
  青天白日之下,照耀山河的阳光,本来是所有鬼物的克星。wWw.QΒ⑤。C0M可是这些自地下钻出来的袅袅黑烟,转眼见就聚合化身为无数阴魂,满天飞舞,狰狞无比。这些阴魂之中,更有一队队身着铠甲的阴兵,手执青戈,带起一股森寒的气流。这些鬼魂气焰嚣张无比,显然不惧日光。

  这些阴魂中的士兵,身上衣甲各色都有,有些显然是本朝的军人,有些却显得高古,淳朴,似乎从死了七八十年的少鬼,到死了几百年的老鬼都应有尽有。一个个形象虚妄,淡若轻烟,身上阴风鬼气流转。煞是骇人。

  这些阴魂鬼兵显然生前,正是在战场上厮杀,不但一个个看起来脑破血流,断肢少头颅,身上插着刀剑,被射成刺猬,全身利箭的也都比比皆是,看来凶残暴戾,怨气不小的样子。

  亢明玉也不敢怠慢,这些阴魂能白日显形,绝非他轻易能对付得了。这种时候亢明玉也不想克进本分,降妖除魔。他反手行囊里掏出大把符咒,随手散出,仗了手里断剑,就要逃命。

  当头的几个阴魂鬼兵,被亢明玉的符咒一击,身形一顿,微微后挫,身形顿时散开了些许,但是随即就再次凝聚,若无其事一般。只有一些较为散落的阴魂,被亢明玉的符咒驱开。

  “这些阴魂竟然不惧符咒?”

  这些阴魂鬼兵的力量,让亢明玉大惊失色,反手在断剑上一抹,剑刃划开了手指,一股淡红的血液在明亮的剑脊上流淌。一道火红的朱砂符印在剑脊上亮了起来。

  用本身鲜血,引动了剑上的太清辟邪符。剑光一绕,亢明玉当头一剑劈散了一个已经靠近的阴魂鬼兵。

  阴魂绝不象生人般,可以凭刀剑伤害他人。这些阴魂鬼兵的武器,跟他们的本体一样都是缥缈虚无的阴魂鬼气凝聚,倒不见得能斩伤自己。但亢明玉同样晓得,一旦给这些鬼物粘惹上身,阴气侵袭下,只怕自己帘便要阳气尽泻而暴毙当场。

  亢明玉剑法不差,辅佐以大把的符咒四面撒出。一时半会也不怕给这些阴魂鬼兵缠上,可是背后那个邋遢和尚,却让他担心不已。不过这时他已经没功夫向后面看上一眼。

  这和尚到底是有道高僧,正大发神威斩妖除鬼。或者满嘴胡话的骗子,此时正在被厉鬼撕咬,吞食的骨头都不剩了,亢明玉连回头看一眼的空闲都没有。

  亢明玉手上的长剑,是他门中祭炼的法器,虽然算不得神兵利刃,但也还锋利,上面印的太清辟邪符更是能克制阴魂的厉害法术,因此亢明玉情急之下,直直的冲出了百多步,也没遇到强力的阻挡。

  叮!

  一声清脆的五金器具的清鸣。亢明玉一剑划出,居然被一个阴魂鬼将给挡了下来。对方手执长刀,甲胄鲜明,显然生前还是个大将之属。虽然背后被插了一根长枪,自后心贯通到了胸前,但对这阴魂毫无影响,反而平添了几分暴戾。似乎更加凶猛。

  这个死鬼将军武艺精熟,长刀如急电迅雷,霍霍几招,就把亢明玉逼的不能前进半步。

  “这是什么妖物,竟然有这么邪门?”

  亢明玉还是第一次见到,能在大白天,青日昭昭下出现的阴魂,而且这个拦住他的阴魂鬼将,显然比别的普通鬼兵更加厉害,手上操控的武器,竟然能凝聚的如同实体。青黑的刀光闪耀下,阴气阵阵,亢明玉顿时吃力了许多。

  单论武功,这个死鬼将军还在亢明玉这个小道士之上,只不过身为阴魂,终究受了亢明玉手上的法剑的克制。每次刀剑相交,都是随之一震,微微迟钝一下,无法发挥全部武艺。要不然亢明玉早就被这死鬼将军,几个照面就给乱刃分尸,砍做一团肉酱了。

  亢明玉正在危机间,背后却传来了那邋遢和尚的大呼小叫。

  “你们这般死鬼,我和尚刚烤的美味,才吃了半只就给尔等糟蹋了。看我不老大耳刮子扇你们。”

  亢明玉全神贯注的对付这眼前的鬼将军,和周围不断扑上的阴魂鬼兵,根本没有闲功夫回头看那和尚,怎么用耳刮子扇阴魂鬼物。但是听后面铺铺直响,显然这和尚,还没被这些白日现身的鬼物给撕成碎片。而且还教训这些鬼魂,教训得甚为起劲。

  和对方拆了几招,亢明玉不敢多纠缠下去,这鬼物杀不胜杀,打了这么多时候,亢明玉也没觉得对方的数目,有所减少。狠了狠心,亢明玉一手舞剑,一手自怀里掏出一张火红的符咒。

  趁着一剑震退了那鬼将军,左手一拍,那道符咒,举化做一条火龙就发了出去。

  这赤阳火龙符需要极高深的法力,才能绘制得出来。亢明玉自己并没有这种法力,这道赤阳火龙符,是他师傅留给他护身用的。这次要不是迫不得已,亢明玉也还舍不得使用。这当口赤阳火龙符强行发动了出来,确实大有千鬼辟易的威力。

  这道火龙虽然只是南明离火真气所化,跟真正的神龙天差地别,但是对这些阴魂鬼兵来说,还是极具威力的。

  一道赤红的火龙咆哮飞腾,横扫而过。亢明玉刚才奈何不了的死鬼将军,连带周围的阴魂鬼兵,游魂散魄被火龙一冲,顿时四散八落。当头那死鬼将军更是化做了缕缕黑烟,不成形态。趁此机会,亢明玉大步扯开,如飞般奔驰而去。也不管背后还有个和尚了。

  亢明玉跑出了能有半里多地,感觉并无阴魂追上自己,这才回头一顾。没想到这猛一回头,眼光里只看到一股强盛无比的金光,冲霄而起。

  刚才那个既邋遢,又疯癫的和尚,此时身上金光笼罩,所有挨近他的阴魂,无不厉声惨叫,爆散成道道黑烟,消弭无形。鬼哭神号之声,让亢明玉也不觉心悸意动。

  亢明玉心里想道:“这和尚好强的法力,只怕已经修进了阿罗汉的境界!”

  给这股金光佛力一压,万千阴魂,化成了缕缕黑烟,又全部缩回地底。那和尚笑嘻嘻的看着亢明玉,弄得他甚是不好意思。讪讪的又走了回来。

  “刚才老衲以本身法力,强行把地底潜藏的阴魂迫出,就是为了让小道士见识一下,这邪法的厉害。若是放任不管,等这些阴魂鬼兵成了气候,就再难遏止了。”

  听说刚才是这混帐和尚搞的鬼,亢明玉脸色难看已极。不过想到刚才这和尚的法力,想来自己不是对手,亢明玉沉声的说道:“小道对付这些阴魂鬼兵,已经甚为吃力。哪里还能帮得上大师的忙。再说现在天下大乱,妖孽横行。哪里又管得了这么多事情。”

  亢明玉这些日子受了不少苦处,心里不免有些偏激。对这邋遢和尚的提议,全然不感兴趣。

  被亢明玉拒绝,这和尚全不生气。笑嘻嘻的对亢明玉说道:“小道士,你既然不愿。我也不勉强。只可惜了这周围几百里内的百姓,免不了要遭殃了。”

  “别人的生死,跟我又有何干系?”

  亢明玉心里这般想着,脚下却怎么也不好抬起。虽然时当天下大乱,民不聊生。亢明玉也对这世道愤愤不满,但是想到了昨夜招待他的张老汉,亢明玉怎么也硬不下心肠。

  “世道多艰,谁又能独善其身?生死有命,我就跟大师做了这场功德罢!”

  长叹一声,亢明玉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盘膝打坐,再不愿多言。

  “这世界,多活一日,未必就是福分。”

  虽然自忖法力远远不足克制刚才的阴魂,但对自己的境况早就没了期盼的小道士,只一瞬间就抛弃了生死之忧。把自己的性命扔在了脑后。

  “小道士你法号怎么称呼啊?”

  “亢明玉!”

  “那你在哪座道观修持出家?”

  “清屏山无极宫!”

  “那…”

  “大师,你来历如何,怎么知道这里有人修炼邪法的。又为何来这个地方除妖降魔?是不是也跟小道士我,谈讲一番?”

  被那和尚问道,亢明玉开始还老老实实的回答。但时很快小小的年纪的小道士,就不耐烦了。把问题反拨了回去。

  这和尚哈哈一阵大笑,对亢明玉说道:“老和尚法号仓木决,想必小道士会听过老和尚这名字。”

  亢明玉听了仓木决这三个字,不由得倒抽了一口冷气。这个名号亢明玉不但听过,而且简直就是如雷贯耳,高山仰止。

  仓木决藏语本意是终止,当今天下只有一个僧人使用这个法号,那就是蒙元前代国师,大日法王。此人不但一身神功出神入化,号称密宗第一。更兼生来具有异象,被人传为大日如来转世,落生便智慧不凡,修习密宗诸般**,进步神速。在稚龄便已出类拔萃,修为超出群侪。

  仓木决二十岁以后便已经藏密的第一人,平生从没遇到过对手。乃是号称的当今天下四大绝世高手之一。和道门第一高手,赐号“神仙”,爵“大宗师”总掌天下道教的张乾曜,魔门天帝应玄极,“妖人”孔雀佛母并称。

  亢明玉虽然刚才见这邋遢和尚,面容已经被泥污盖满,未曾分辨出居然有如此来历。但是转念之间,就已经释然:“天下奇人异士,必然有其古怪之处。”

  这大日法王,十几年前就已经不知所踪。有人传说已经即身虹化,肉身成佛了。亢明玉没想到自己居然见到了传说中的高人。不过念及当今蒙元治世,祸乱中原。亢明玉心里平添了几分敌意。

  但是,他一个小道士崽和这等高人比起来,无疑萤火比之皓月,柴火比之太阳。根本不堪一提。亢明玉硬是止住了心里的冲动,但脸上已经颇为难看。

  半晌之后,亢明玉才反映过来,连忙站起,对大日法王躬身施礼,说道:“既然前辈在此,不知是何妖孽如此厉害,还需要小道帮手?”这时亢明玉的语调已经甚为冷淡。

  大日法王对亢明玉的反感毫不在意,双睛一瞪,暴射夺目精芒。猛地气势大张,本来甚为邋遢的僧袍,亦衬托出他法相庄严。说道:“这妖孽便是天下十妖之一的百骨道人,本来我也可对付的了他。只不过着妖孽修炼的斗母玄灵秘咒邪门无比,能把聚敛来的数十万阴魂,炼化成都天鬼将。我虽然能打散这万千阴魂聚炼起来的邪物,但是必然会让这些凶魂厉鬼四散民间,得不偿失。”

  亢明玉听了心下大震,奇道:“这百骨道人传闻法力通玄,小道又怎有能力,帮助前辈收服这些冤魂。”

  秉性凶残的妖物,修炼成精之后往往为祸天下。其中有些道行高深之辈,平常的道士和尚根本无能为力。这些妖物又非人类,性格残暴不可揣度。其中最为凶狠的就是这天下十妖。

  百骨道人本是一个修行道人,不知修炼了什么邪术,竟然走火入魔爆体成灰。而数年之后,百骨道人阴魂不散,竟然靠收集的山间禽兽骸骨,七拼八凑搞出一副骨架就此转生为妖。单单凭此传闻,就可知这妖道修为何等诡异,当真可说得上深不可测。端的来历不凡,凶焰无双。难怪大日法王也甚为忌惮。

  大日法王本来泥污的脸上,绽放出一个自信的微笑,对亢明玉说道:“本来我在此地已经跟这妖孽斗了几次,互有胜败,谁也奈何不了谁。老僧最多能保这附近百姓平安,却不能消灭这妖孽。有了小道士你,情况就完全不同了。”

  大日法王这么一说,亢明玉才知道为何青山村,有此邪祟,却很少有人遭殃。原来是大日法王暗中护持。当时元蒙入侵中原,历经数十年,百姓间早已经少有蒙汉之别,此时虽然天下大乱,无数义军都以恢复中原,驱除鞑虏为号,但多半还是因为朝廷**,民不聊生,少半才是恢复汉室正统。亢明玉虽然是汉人,但对大日法王这等胸襟也极为佩服,原本的几分敌意也消弭掉了。

  大日法王言道:“我可凭借本身法力,将这还未成型的都天鬼将封印在小道士你的体内。再收了这数十万阴魂鬼兵。没了这等邪法。老僧也不惧怕他百骨道人。待我除去这百骨道人之后,再想办法超度这些冤魂。如此方法虽然有些凶险,但是也别无选择。”

  亢明玉年纪虽小,但毕竟自幼出家。在无极宫饱受熏陶,也算得见识不凡。对大日法王所说的办法,略有所知。以身啖鬼端的是凶险无比,稍有不慎,亢明玉不但肉身不保,就连三魂七魄也有灭度之灾。亢明玉本待推脱,但一念及自己也没啥牵挂,了然一身。也就随之释怀,对大日法王说道:“前辈既然有这法子,小道愿意一试,反正人生百载未必不死。”

  大日法王微微一笑,老脸有如百壑,说道:“小道士倒很豁达,难得!难得!”

  亢明玉听了大日法王的夸奖,昂然道:“小道士纵然怕死,也决不会人前现露。大师谬赞了。”

  老少僧道二人互相对视一眼,颇觉得对方顺眼许多。各自安静坐了,再不言语。

  大日法王坐了一会,对亢明玉暗自啧啧称奇。这小道士明知危险,依然一口答应帮他破除鬼阵。而且也不问有何安排,几时下手。不是胆大鲁莽,不知天高地厚。就是满不在乎,早就把生死置之度外。这样的古怪少年,他虽然已经年近百岁,也没见过几个。

  略一沉吟,大日法王开口对亢明玉说道:“我看小道士虽然精通符咒之术,但对道门降魔**想必没什么涉猎。我们要晚间那都天鬼将才会出来,不如借这半日,老僧传授你两样法术,到时也能增添点胜算。不知小道士觉得好么?”

  亢明玉微微一愣,心中大震。无极宫虽然是道门正派,但是武功术法都不算得一流。而且他虽然精通符咒,对上乘道法却一知半解,不得其门而入。若是有这天下顶尖的高手点拨一下,胜过了十年苦修。

  亢明玉为人干脆利落,也不俗套,说道:“若是前辈厚爱,小道当然却之不恭。若是此次大难不死,日后有所成就,必然感怀前辈指点之恩。”亢明玉本来坐的沉稳无比,这时也忍不住微微拱手,心下想:“我冒死除妖,得授秘术,也算礼尚往来,安心理得。倒也不用推脱。”

  有了这般借口,亢明玉更是心里安然。

  大日法王中年时曾为大元国师,平生阅人无数,亢明玉这点心思,哪能逃过他的眼底。微微一笑,大日法王讲道:“这两门法术,并非老僧密宗**。不过其精奇奥妙之处,实不在老僧平生所学任何一样本领之下。”

  亢明玉微微一愣,密宗佛门,甚为神秘。虽然偏处蒙藏,但是历代高僧大德,能者辈出。不但佛法精微,而且颇有神通。诸如大手印,金刚明王法,更是传说有鬼神不测之际,修成后能即身虹化,肉身成佛。大日法王,既然说能媲美他本门神通,定然不是虚语。

  亢明玉只是好奇,大日法王会传授什么东西给自己。

  “这两门东西,本来是你们道家的玩意。老僧只是机缘巧合,无意中得到手里。现在转授给你也是天意。”大日法王说罢,拇指微微一竖,结了个古怪的手印,虚空一挑。亢明玉之觉得全身猛地如坠火窟,猛地炽热起来。与此同时,一道冰冷的寒流自脑门涌入,亢明玉只脑门嗡嗡作响,无数意念纷至沓来,连续不断。

  “这是…这是佛门他心通的神功啊!”

  本来刚才大日法王降服众鬼的能力,就已经让亢明玉惊诧无比,而这么一来他更是对大日法王的修为,佩服的五体投地。这么轻松的就能以传闻中,佛门六神通之一的他心通传授功法,简直闻所未闻。亢明玉自知,任自己如何努力修炼,恐怕众生都无法望其项背,修至大日法王这等通天彻底的神通。

  亢明玉正胡思乱想之际,大日法王的声音如同天外巨钟响澈耳边“这两门东西,一为赤焰剑光术,另一门是摄神御鬼**。虽然一正一邪各有来历。却都是道门中武功术法合而为一,真气念力同时修持的绝顶能耐。小道士不若潜心修炼一下,老僧替你护法便了。”

  亢明玉正感觉到脑海中无数玄奥法诀,头晕脑张不知所措的时候。蓦的体内冒出一股炽热的暖流游走不定,遍行亢明玉周身大穴。却是大日法王凭本身功力,助亢明玉练功。

  平常武功高手能将本身真气凝聚,挥出数尺之外,就已经甚为了得,跻身一流高手境界。这大日法王不用伸手做势,念力一动就能将真气度入亢明玉的身体,这份修为当得起震古烁今,傲视当世。

  亢明玉一念之间,本来纷乱不堪的思绪,登时变得清晰无比。本来纷乱的秘诀,也一一展现在脑海。大日法王百年苦修的神功,来自密宗最深不可测的《大日经》走的正是纯阳的路子,和亢明玉刚得来的赤焰剑光术法诀,如出一炉,相得益彰。

  按耐下所有的杂念,亢明玉专注与体内的真气流转。不旋踵就沉浸其中,物我两忘。这股炽热的真气,绕着赤焰剑光术秘诀所载的经脉穴道急速流动,转瞬之间就已经从丹田,涌到了手指上,亢明玉不自觉的手指一伸,一道黯淡的剑光,软弱无力点在不远处的一块青石上,喀喇!一声,这看似毫无威力的剑气,顿时便把青石斩下一块来。

  咋然修的奇术,亢明玉心底又惊又喜,顿时连不久后的生死危机也都忘了。

  亢明玉深知,若无大日法王暗自助他一臂之力,光凭他的天分努力,没有十年时间,绝对不能短短瞬间,便修练成这道门至高无上的秘术,不需耗费时日。心下顿时对大日法王起了感激之意。

  亢明玉抬眼看时,大日法王微笑不语,自去一边闲坐。亢明玉自忖:“反正现在也没什么事情,既然大日法王说要半夜十分才能见到都天鬼将出现。现在不如多加修习,没准到时能用得上这门秘术护身。”

  赤焰剑光术乃是道门剑气的一种修炼法诀。修炼之时将精修的本身真气,以无上念力操控。形成一道锐利无比的无形剑气,不但能切金断铁,更可斩除妖魔。比之真正的神兵利器威力更大。亢明玉虽然不知这门法诀的来历,但是却听过传说道家剑气的威力,以此推断这赤焰剑光术必然是绝世神通。

  亢明玉盘膝打坐了好久,天色终于逐渐黯淡。红日西沉,已经到了傍晚。大日法王不知哪里又去弄了两只野兔,架起篝火,烧的野兔肥油吱吱直冒。香气扑鼻。亢明玉虽然听说密宗喇嘛不禁荤腥,甚至有些特别的修士,还不禁嫁娶。但是如大日法王这般贪嘴的和尚,也真的少见。

  今天他起床之后便来这里,呆了一下午,昨夜张老汉请他吃的茶饭,早就消化的干干净净。亢明玉踌躇了一下,终究抵御不得肚内饥火,放下身段,抢了一块兔肉,大块朵颐。

  大日法王咧嘴笑了笑,正待说话,骤然间山野之间异声大做,遍地黑烟泛起。亢明玉也不等大日法王招呼,反手一拍,在身上贴了几道驱邪符咒。他并不似大日法王修为精深,百邪不侵,诸鬼难进。这等浓重的阴风鬼气,亢明玉只怕自己还不等去捉鬼抓妖,就被阴风寒气冻入骨髓,百鬼上身死的不明不白。

  这几道符咒亢明玉倒是深具信心,乃是他平日里驱鬼捉妖灌常的手段,颇为灵验。

  夜色一来,阴气比白日里强十倍。滚滚黑烟,夹裹这无数冤魂,更是鬼气滔天,远非白日里可比。

  亢明玉抽出了断剑,心里索然强作镇定,但手脚还是止不住颤抖。

  最新全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