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书坊 > 盛世为凰:暴君的一等贤妃 > 第3234章 大象未必能踩得死蚂蚁

第3234章 大象未必能踩得死蚂蚁

  他们两个人坐在一起,正喝水闲话,突然,在前方的小路上,传来了一阵铜铃声,抬头一看,一队人马朝着这边缓缓的走了过来。

  锦衣卫的反应很快,立刻便又一队人冲上前去,将那些人拦住。

  南烟伸长脖子看了一眼,道:“看着像是普通的过路商人,别把人给吓着了。”

  祝烽道:“过去看看。”

  于是两人起身慢慢的往那边走去,方步渊正让人围着那一队人马盘问,一见皇帝与贵妃过来了,都纷纷跪拜下来,而那一队人马正是一些过路的商人,原本就像惊弓之鸟一般,如今突然被这么一群锦衣华服的侍卫拦下来,一个个吓得魂飞魄散,都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然后,就听见这些侍卫跪下行礼,口呼“皇上”、“娘娘”。

  那领头的商人一个激灵,扑通一声跪了下来。

  “皇,皇,皇——”

  他结巴了半天都说不出话来,冷汗不断的从额头上往下落,一旁跟着过来看热闹的祝成钧笑道:“是皇上!”

  那商人才像是被打通了任督二脉一般,立刻重重磕头在地:“皇上!”

  祝烽也忍俊不禁。

  南烟皱着眉头,回头拧了一把小成钧的嘴,示意他不要乱说话,然后跟着祝烽走过去坐到了一个土包上,她便站在祝烽的身后。

  祝烽看着这一群人,大概有十来二十个,其中五六个衣着考究,还有两个高鼻深目,金发异瞳,一看就是外方来的商人,而剩下的十来个人都是三十来岁,身强力壮,一身短打扮的壮汉,显然是这些商人雇佣来沿途保护他们的人。

  祝烽笑着说道:“你们,是做生意的?”

  那领头的商人哆哆嗦嗦的道:“回,回皇上的话,我们几个,还有他们两个,我们都是做生意的。”

  “叫什么名字啊?”

  “小人姓侯,贱名期宝。”

  听到这个名字,祝烽笑了一下,倒是个有意思的名字。

  他又问道:“做什么生意的?”

  “小人,小人是做丝绸生意的。他们两个,是做胡椒生意,还有他们,他们一家人是卖瓷器的……”

  听他一一介绍,祝烽才明白,这是几家人联合一起的商队,各有各的经营,所以互不抢生意,而那两个外方的商人是在他们到了西域之后,跟他们交往熟络起来。这两个人不仅倾慕中原文化,也对中原的商贸大感兴趣,所以想跟着过来看看,是否有利可图。

  祝烽笑着回头看了南烟一眼,南烟也笑着点点头。

  祝烽要的,就是这样的结果。

  不仅要大炎王朝跟其他西域诸国互通有无,要让天下的宝物都汇集到中原来,更重要的,是要让大炎王朝的声威文教远播四方。

  南烟又抬头看了看他们这支队伍,笑着说道:“不过,你们就这点人上路,还是有些托大吧?对了,你们带的东西也不多啊。”

  这话一出,跪在地上的人都变了脸色。

  祝烽也感觉到不对,微微蹙眉道:“怎么回事?”

  一旁的方步渊立刻说道:“皇上问你们的话,赶紧说。要是敢撒谎,那就是欺君之罪,要砍头的!”

  那个侯期宝立刻磕头道:“皇上恕罪,我们并不敢欺瞒,小人等在路上遇到匪徒了,死了好多人,连东西也都被抢了。小人等是逃出一条命来的。”

  “什么?!”

  祝烽一听,眉头都拧了起来。

  他立刻问了清楚,原来这些人在入关的时候还有三十多个人,其中将近二十个护卫,可进入玉门关之前,就遇到了一伙东察合部的骑兵,护卫们殊死搏斗,死了将近一半的人,才逃出命来,但带的货物一般被抢走,一半散落,他们这一趟几乎是两手空空的回来的。

  难怪,刚刚看到他们的时候,如同惊弓之鸟一般。

  南烟皱着眉头说道:“皇上在西北设置了关西七卫,难道就一点办法都没有?”

  那侯期宝哭丧着脸说道:“我们逃出命来之后,也去了罕东卫,那里的大人立刻就派出人马,可东察合部的人早就跑了,根本也追不上。后来,大人给了我们一些水和食物让我们继续赶路,可东西就都白丢了。”

  说着,竟委屈得哭了起来。

  后面的几个商人也都呜呜的直哭。

  要知道,这些商人跑一趟西域也不容易,甚至有的家底薄的本就是倾尽家财为了跑这一趟赚一笔,如今就因为路上被劫掠,一切都成了一场空,还差一点连命都丢了,岂有不委屈的?

  祝烽拧着眉头,沉默了好一会儿,说道:“把他们带下去,给他们一点盘缠。”

  方步渊道:“是。”

  说完便招呼人将侯期宝他们带走,侯期宝他们一边走,还一边对着祝烽南烟连连行礼谢恩,等到他们走了,祝烽才转过头来看了南烟一眼,脸色阴沉的不说话。

  南烟知道,他肯定火了。

  原本他当年设置关西七卫,花费了这么大的人力兵力,就是为了今天保障开辟了西行之路后来往客商的安全,之前剿灭热月弯沙匪,收复白龙城,甚至连倓国的兵马都被打了回去,可如今,却被一股小小的骑兵滋扰得不胜其烦,他岂有不生气的。

  但,有的时候,现实就是这么滑稽而残酷。

  大象未必能踩得死蚂蚁。

  这一股人马在西北荒原上四处流窜,令人防不胜防,的确是让人头疼的一件事。

  南烟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招呼温别玉带着成钧去一边玩,别吵着祝烽惹烦了他,自己伸手一直轻轻的抹着祝烽的后背帮他顺气,又看到另一边方步渊带着侯期宝他们走下去,不仅给了他们一点盘缠,见他们的水和食物都消耗得差不多了,还给了他们一些干粮和水。

  南烟微微蹙了一下眉头:“嗯?”

  祝烽抬头看向她:“怎么了?”

  南烟想了想,轻声说道:“这些人从西域那边过来,路上肯定是要先备足干粮和水,但被那些人劫掠了之后,都得去罕东卫补足。”

  祝烽道:“嗯。”

  南烟道:“那,东察合部的人,他们去什么地方补足粮草和水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