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书坊 > 万古邪帝 > 第3337 魔变 陆变 不变

第3337 魔变 陆变 不变

  逆帝的一席惊天之语……

  对浩帝来说最致命的一点,就是将岁月的流速拨快了数万倍。

  之前还有闲心陪着逆帝坐在掌山发呆的他,此刻如坐针毡。

  他都不知道自己为何如此惶急……

  静下心一想,毫无头绪……

  猛然间,他恍然大悟,且出了一身冷汗。

  因为并不是毫无头绪,而是他根本静心不得。

  无法静心……

  这对一位大帝来说是很荒谬的。

  可如今,这位九帝之一的至高存在,此刻就是这种状态。

  在这种状态的支配下……

  他甚至对女儿的第二次率陆家军阵出战,都毫无察觉。

  似乎发现了这一点,逆帝的视线微微一偏,落在了人魔战场之上,代替浩帝看了起来。

  这是魔族和陆家的第三次战争。

  双方的力量对比依旧悬殊。

  但短短百年不到……

  魔阵的斗志,接二连三地发生着改变。

  这一次出现在众生面前的,是一座被架在火上的魔阵。

  因为被架在火上,是以魔焰冲天。

  而点燃这堆火的,就是九州无敌大杀四方阵。

  另外发生改变的,则是悬在魔阵后方虚空的数十位种魔王。

  种魔王的数量并未发生变化……

  但其中一半的种魔王,被换了。

  新面孔的种魔王,面无表情,旧面孔的种魔王,面色阴沉。

  无论是面无表情还是面色阴沉……

  他们心头都在想着一件事——

  那些跪在魔皇殿内的种魔王,命运会如何。

  九州无敌大杀四方阵的骂语,其威力远超人类大佬们的预料。

  可以说,本来存在于魔族内部的,被惑心反斗阵照亮的那条暗线,最终在小树等人的骂语中被点燃。

  点燃之后,其弥漫之势不可知……

  但十数位种魔王被拿下,且跪在魔皇殿内等待不知何时才会降临的惩罚,这本身就能说明一些问题。

  等待是煎熬的。

  可不用等待的,同样在被火烤。

  代表魔族斗志的魔焰,呈冲天之势……

  但魔阵中的每一位魔族,内心却也是浮躁的。

  因为他们很想通过一些行为,让自己看上去是站在女皇座下的样子……

  可惜,女皇并没有给出任何命令。

  甚至连十数位种魔王联名奏请的,针对九州无敌大杀四方阵的行动,也毫无回应。

  这便是魔阵浮躁的原因。

  而通过悲哀和决绝让自己重新拥有帝心的浩女,看出了这一点。

  “还要等么……”

  看向魔阵背后的魔焰虚空,浩女冷喃一声,伸手朝天,狠狠一拉!

  第一次……

  浩女的帝器,显世!

  “星空……”

  无限轰鸣中,小树抬头,看向被浩女换过的天。

  新天,不再阴沉惨白,反倒星空闪烁。

  这片曾悬在卧榻浩女头上的古星空,终于出现在了人魔战场之上。

  而身处星空之下的陆家军阵和九州军士,声威大壮,齐喝冲天!

  似被这种豪气感染,浩女右手指向魔阵!

  “战!”

  看到这样的浩女……

  镇守中天门的诸般大帝,忍不住站了起来。

  “浩女阁下她……”

  “仿佛变了个样子?”

  “仿佛,她曾率绝情殿出战时,便如此……”

  “不,完全不一样!那时的浩女阁下,根本没有指挥过战斗!”

  “所以,浩女阁下这是……”

  ……

  诸般大帝面面相觑,心底压力更深了一层。

  旁观之人有何感想……

  局内人是根本无法去琢磨的。

  在他们看来,浩女的出现,更像是一件为名所累的不得已。

  因为成了陆飞扬的女人……

  因为要和陆飞扬成亲……

  所以这位浩女阁下,不得不随着陆家人一同支援,出现在人魔战场之上。

  这样的浩女,其实做做样子就行了。

  而浩女第一次带陆家军阵出战的情形,也大抵说明了这一点。

  但这一次,浩女变了。

  她似乎真正手握生死,从最根本的层面上开始掌控陆家这数千人的性命,掌控九天之下无敌的陆家军阵。

  而当他们的视线朝陆倾三位老祖看去时……

  更是心头一颤!

  因为第二战还站在浩女身周的这三位老祖……

  此刻已然成了军阵最前方的尖刀。

  “这,这是……”

  “这是陆压,或者陆松在时,才会出现的场景!”

  “陆家这是完全将自己交给了浩女阁下!”

  “那,那浩帝阁下他……”

  ……

  轰……

  一声惊雷,在战场上炸开。

  之前会被陆家军阵一冲即破的魔阵,只是产生了剧烈的动荡,第一次没有溃败,甚至还在退到极限时,朝陆家军阵施加了更为恐怖的反击之力。

  几乎是瞬间……

  身处陆家军阵侧后的小树就感应到了这一点。

  “他奶奶的!”

  小树心头一哆嗦,表情却是一厉。

  看到小树面带狰狞,一旁的武徒眼珠子一转。

  “继续骂?”

  “骂个屁!”小树翻了翻白眼,眼珠子也是一转,冷笑道,“跟道爷比狠?嘿,道爷可是敢于一直跟在牲口身边儿被虐的狠人!”

  武徒感同身受地比划大拇指,赞道:“勇士!”

  “彼此彼此,所以……”

  “所以什么?是不是要动用那一……”

  “噤声!如此底牌,岂能用在这种小场面上?”

  “那……咋搞?”

  “很简单!”看向一浪一浪冲击过来的魔阵,小树口中的话语,如箭一般射出,“破了它狗ri的,让它还敢浪!”

  武徒听明白了,眼珠子却也掉了下来。

  “哥,冲,冲主阵?”

  “你怕?”

  “我去,这是怕不怕的问题?”武徒都快哭了,“这是蠢不蠢的问题啊!”

  “所以你蠢!”

  小树冷笑一声,扭头看向身后的青莲剑阵,脸上的狰狞也瞬间变成了真诚。

  “喂,你要干……”

  武徒话未说完,就看到小树屁颠颠地朝刘镇跑去……

  同时,他也看到刘镇似有所感地疑惑看了过来,仿佛……

  还打了个哆嗦。

  打哆嗦这种事……

  是不分男女的。

  即使是在最心爱之人怀里的孔晴……

  此刻也因为某种未知的,却能直接作用到她内心最脆弱层面的恐惧,全身微微颤栗。

  似乎感应到了怀中人的变化,公子尚轻柔温和的声音响起。

  “晴儿妹妹,怎么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