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书坊 > 万古邪帝 > 第1847章 再借 精血燃烧!

第1847章 再借 精血燃烧!

  直到邪天仰望圣穹,神墟暗宫附近的两把弯刃,方才收回看向假罗刹的视线。

  “一次布局,借刀坑死十数位仙尊,够狠……”

  要说不满,肯定有。

  因为进入神墟的哪怕只是不死仙修士,他都很在乎,更何况十数仙尊,数百至尊?

  好在他布局的重中之重,全在圣人圣君分身之上,玄罗仙域的巨大损失,他尚能看在假罗刹帮他弥补计划瑕疵的份上不太在意。

  可他没想到,坑死了一帮仙尊至尊后,假罗刹又赶往了兜率圣宫!

  他并不知道假罗刹去兜率圣宫做什么,但……

  “兜率圣宫,乃我后手之地,他如此能折腾……”

  念头急转间,不知有多少邪天根本没资格感受的杀机,在弯刃心头忽生忽灭。

  最终……

  “算了,凭他的能耐,应该发现不了我在兜率圣宫的布置,而且看样子,那帮帝君都是他的打手,他也没必要再放大招……”

  隔空扫了眼邪天,弯刃复看大战战场,心情凝重,似乎他的布局,已经走到了最关键的时刻。

  兜率圣宫外数百万里,气氛与之前的安静有所不同。

  众帝君似乎突然反应过来了什么,偶尔扫过邪天的视线,隐隐有些狐疑。

  邪天,却在思考其他事。

  一招五弦八十一杀,是送给天衣的,也是送给下凡而来的四位天生圣人的。

  借被天道碑加强过的天道丝,除了邪天,只有天衣能够完美施展这一招。

  是以,浮光楚河学不会。

  学不会怎么办?

  只能去想破解之法。

  对资质为天生圣人、相当于两分帝资的天骄来说,短时间内即使无法完全破解此招,也足以想出应对之法。

  再加上自己一路几战的连连刺激,邪天相信二人一定会此当成头等大事。

  否则,二人不说直接返回上界,至少不敢三番两次出现在他面前。

  同时,这一招也是送给罗咒仇鸠的。

  罗咒最直接地上门讨要,邪天双手奉上。

  仇鸠虽未讨要,讨要邪天也不会给,但至少,他心头种下了这一招的影子。

  而这影子,足以影响他的战力,以及他对战斗布局的习惯。

  总而言之,四人都在饱受五弦八十一杀的影响。

  罗咒仇鸠学会了变化。

  而浮光楚河,则学会了如何应付变化。

  所以,即使不看战斗气息冲天起的兜率圣宫,也不去感应四人的气息,邪天都提前知道了胜负。

  “更何况四人都在藏拙,但浮光楚河,藏得更深呢……”

  单单凭借邪心的跳速,邪天对四人就有了泛泛的了解。

  邪心跳速,代表着生死危机。

  跳得快,自然厉害,跳得慢,逊色一筹。

  两边这一撞的结果,多少已经提前被邪心的跳速所注定。

  计划很完美。

  唯独可惜的是,邪天白担心了几日。

  “怕是为了争夺兜率圣宫内的机缘吧……”

  思及此处,邪天微微蹙眉。

  “莫非其内,真有机缘?”

  除非有机缘,双方才不会速战速决,而是围绕机缘明争暗斗。

  “但邪刃又如何会放过连天生圣人都无比动心的机……嗯?道祖圣心?”

  突然想到的道祖圣心,一下子就打开了邪天的思路。

  “道祖圣心,引得诸圣仙尊齐动,莫非此地机缘,也是如此功用……”

  沉吟少顷,邪天暗叹一声。

  应该是了。

  从某个角度来说,他和邪刃的行事方法极其类似,都是通盘布局,不到最后一刻,几乎没人能识破。

  “道祖圣心,绝对是最大的诱惑,那此地,或许就是他应付意外的后手所在……”

  想到这里,邪天就停止了思考。

  想要验证此点很简单,只要能确定兜率圣宫之中,究竟有没有众帝君所言的神宫圣火,立刻一清二楚。

  就在此时,突然有帝君上前,拂胸躬身。

  “本……在下罗淼,拜见郡王。”

  邪天扫了眼罗淼,视线停在了兜率圣宫所在的方向,不言不语。

  “在下有一事不明,还请郡王解惑。”罗淼垂首问道,“方才郡王,为何要放过玄罗仙域那些人?”

  “放肆!”

  罗梅心中一跳,当即厉声斥道:“你什么身份,安敢质问郡王?”

  罗淼却不怕罗梅,再朝邪天躬身道:“在下对郡王无比尊敬,甚至无比服从,哪怕郡王让在下赴死,在下也不敢有丝毫怨言,但此事太过诡异,我等十数人都无法释怀,请郡王为我等解惑。”

  众帝君互视一眼,齐齐朝邪天拂胸躬身。

  “请郡王为我等解惑!”

  “反了你们!”

  罗梅正要大骂,邪天却摆摆手。

  他一摆手,罗梅当即住口不语,心中宛如惊涛骇浪,一干帝君也躬身垂首,洗耳恭听。

  然而……

  一炷香。

  两炷香。

  一刻钟。

  除了“罗怖”郡王沉稳悠长的呼吸声,他们什么都没听到。

  一刻钟的时间,足以让他们认识到一点——

  “罗怖”郡王无视了他们。

  这让他们下意识抬起了头,看向“罗怖”。

  然而他们就看到,来自上界的“罗怖”郡王,依旧是凝望兜率圣宫、微微失神的模样。

  这副模样,又让他们立刻意识到了另外一件事——

  怕是罗淼那番话,郡王他根本就是充耳不闻吧……

  总而言之,他们都知道自己被无视得很彻底。

  而罗梅,担心的就是这一点。

  因为只有她知道,邪天并不是真正的“罗怖”,罗刹对他产生的一切敬畏与崇拜,都是空中楼阁,经不起任何怀疑与揣摩。

  “但主上他,他还是这样做了……”

  一瞬间,罗梅就发现面前平静凝视远方的邪天,突然变成了霸道得不能再霸道的世间伟男子。

  这霸道,冲得她面红耳赤,几近窒息。

  而一群帝君,也被邪之霸道冲得岩口无言,相顾自惭。

  似乎此刻他们才真正体会和意识到,自身与“罗怖”真正的差距。

  差距不在修为,而在精血等级,在上下二界。

  罗淼苦笑一声,第三次拂胸躬身,正准备退下,身后陡然爆响。

  唰唰唰!

  众帝君惊悚回头,却见兜率圣宫冲天而起、扰乱风云的战意,突然被血色完全覆盖!

  血色,罗刹之色!

  但此刻,他们丝毫不为这血色欣喜,而是骇然!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