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书坊 > 重生之商界大亨 > 第一千四百一十七章 林泽康的启发

第一千四百一十七章 林泽康的启发

  当白宫冲着南联盟龇牙咧嘴挥舞着大棒的时候,另一边周铭和皮耶罗也同样没有闲着。

  按照最初定好策略,只要美国介入南联盟内战,并为武力干涉做准备发行债券的时候,周铭和皮耶罗弗里曼一齐联手在全世界抛售美债,这让美债价值直线下跌,甚至三大国际信用评级机构都开始考虑要下调美债评级了。

  当然也不是没人看出这是一个抄底美债的好时机,甚至就在周铭和皮耶罗他们联手抛售美债的第二天,市场上就有人大举买进。

  不过周铭和皮耶罗弗里曼都很淡定,谁都不认为这是个事,甚至周铭还认为是好现象。

  后来事实证明这的确如此,由于美元的持续贬值,再加上美国又为准备科索沃战争新增发大量的战争债券,现在周铭和皮耶罗这些大亨又如此的大肆抛售,甚至不惜用上了金融杠杆,这在国际金融市场里掀起的滔天骇浪哪是一家一户能轻易阻止的。

  结果想要抄底的几个势力,见他们在放出消息并大量买进美债以后,美债仍然在继续下坠,并没有任何的抬头趋势。

  这让他们慌得不行,于是他们为了止损,不得不将自己才“抄底”到手的美债再抛出去。

  资本就是非常敏感的,原本很多人都在观望,现在见先冲进场的兄弟逃了出来,反而让其他人更慌了,本来还有点相信的人也不敢再相信了,于是他们也跟着抛售,让美债本就糟糕的局面变得更加糟糕。美元也受到美债做空的连累,兑欧元汇率甚至都一度逼近了0.8的关口,快让美联储拉警报了。

  但这正是周铭和皮耶罗他们想要的,周铭在此之前还让陈树和叶凝他们根据国际市场的变化专门制作了两套不同的模型,然后代入市场的实时参数不断的进行微调,最后根据模型计算出来的结果进行投资。

  皮耶罗和弗里曼对周铭给出的结果表示怀疑,尽管他们对周铭这个人的战略眼光没有任何疑问,但要说到这种细致的操作,他们就看不上周铭带的“草台班子”了。

  以至于一次参加皮耶罗宴会,周铭在宴会上提出陈树他们的模型逻辑的时候,收获了一片笑声,包括皮耶罗和弗里曼他们都认为周铭这是在讲笑话。

  现场更是有激进一点的人都当场说道:“任何投资模型的建立,都不是三岁孩童玩的过家家游戏,那需要大量的人力和经验,更需要有一个庞大的团队,甚至是一个名牌大学在背后支持,只是几个人?我认为这根本是在侮辱投资模型这个词语!”

  陈树当时就不乐意了,他直言道:“你们都没有研究过我的投资模型,凭什么认为不行!”

  但所有人都认为陈树这不过就是年轻人的意气之争罢了,纷纷表示“你急了”。

  周铭并没有非要在宴会上跟这些人争个输赢,而是在会后私底下找到皮耶罗和弗里曼,向摩根和洛克菲勒家族借贷融资,用于这次的美债投资。

  皮耶罗和弗里曼都感到十分惊讶,他们没想到周铭居然这么信任这个投资模型吗。

  周铭的答案非常简单:“这是我团队设计的投资模型,我没有不信任的理由。”

  皮耶罗和弗里曼很痛快的给出了低息贷款,他们毕竟还要保持和周铭紧密的合作关系。

  陈树和叶凝他们最终当然没有辜负周铭的信任,在针对美元汇率的低点判断上,其他人给出的答案都是能破8,到达7.9甚至是7.8的位置上,唯独只有陈树和叶凝认为美元的最终汇率不会破8。

  当时陈树和叶凝还被狠狠的嘲笑了一番,但最终事实证明他们对了,美元的汇率就是没能破8。

  这一下就让皮耶罗和弗里曼他们不能不更重视周铭了,因为他们突然发现周铭并不像他们之前认为的那样,只是周铭自己的战略眼光厉害,他手底下的执行团队,也拥有足够的能力。

  只是0.1的汇率波动,周铭比其他人先行了一步,那么在金融杠杆的加持下,周铭就拥有了在美元领域的绝对号召力,就连皮耶罗和弗里曼想要在这场做空潮里分一杯羹,都得仰仗周铭。

  周铭没有故作姿态,享受这种打脸的快感,也没有急于脱手美债,而是紧紧在手里攥了好一会才卖给皮耶罗和弗里曼他们,套现了很多资金。

  有了上一次美元美债那0.1的亏,这一次皮耶罗和弗里曼学聪明了,他们不急着要那些美债,而是私底下联系周铭,询问周铭是不是有新的投资计划。

  不能不说皮耶罗和弗里曼不愧是摩根和洛克菲勒这美国两大豪门的中坚力量,虽然在智商上不如伯亚这样的年轻一代,但他们这么多年在资本市场的摸爬滚打,以及跟各种人接触的经验,让他们的嗅觉十分敏锐,一下子就察觉到了问题的关键。

  周铭的确有新的投资计划,虽然随着科索沃战争打响,随着大量的中立资本回流美国,美元汇率和美债在这些资本的加持下,会逐渐成为热门投资产品。

  但任何一个成熟的商人都能明白,一个东西是否赚钱,不是看这个东西的利润条件,而是看这个东西有多少人在做,因为一旦市场里出现了大量竞争者,必然会积压原本的利润空间,也会导致事情越来越难做。

  与其跟那么多人竞争,周铭不如换个方向,毕竟现在他们抄底都是坐等国际资本进入抬价,那么国际资本的投资产品,可远不只有美债。

  周铭很早就想过这个问题,只是在具体如何做下一步选择上,周铭有所犹豫,直到后来周铭去了大使馆,跟林泽康首长的一番谈话,才让周铭最终确定了思路。

  自美国决定介入南联盟内战以后,周铭隔三差五就要去大使馆报道,一般都是韩振大使有一些关于白宫的细节问题想搞清楚。在大使先生严重,周铭或许不是情报人员,但以周铭和皮耶罗弗里曼他们的关系,一些消息甚至比克格勃特工还要厉害。

  有一次周铭去大使馆,还有幸和一号首长林泽康做了电话会议。

  在这次会议上,林泽康详细向周铭了解了威灵顿和他的幕僚思路,以及整个美国资本的思路。

  听完周铭的汇报,林泽康叹口气告诉周铭华夏在这方面真是差的太远了,想当初前苏联就是死在金融战上,现在轮到了华夏,天幸还有周铭,所以林泽康希望周铭一定要在美国坚持住。

  周铭表示自己当然会尽力坚持,但同时周铭也很直白的表示自己这张华人面孔终究是劣势,很难得到这些美国资本的信任跟合作,要不然皮耶罗也不敢这么一直明目张胆在背后给自己找事,甚至到最后还发生了FBI上门逮捕自己这样的事。

  周铭告诉林泽康,自己现在最大的任务,就是要想办法把自己和摩根洛克菲勒给绑定在一起,让以后美国总统再想做什么,就得先考虑相应的影响了。

  林泽康却告诉周铭单单依靠贷款的绑定,并不是最有效解决问题的办法。

  周铭向林泽康请教那该怎么办,至少自己现在想不到什么其他办法。

  林泽康这里给周铭讲了一个故事,一个朝鲜战争的故事:“当年在朝鲜,志愿军好几个军的武器火力,甚至都比不上美军一个团,美军当时还有那么多航母飞机,志愿军这边连最基本的防空都做不到,但却仍然维持了整条战线的稳定,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

  周铭表示自己不知道,只猜测是不是战斗意志。

  林泽康告诉周铭战斗意志是一方面,但单靠意志是无法抵抗钢铁和**的,志愿军之所以能维持整条战线不崩溃,美军不敢胡乱火力覆盖志愿军阵地,其中一个最大的原因,就是志愿军愿意主动放弃一些阵地,让自己的阵地和美军的阵地形成犬牙交错的复杂情况。

  由于志愿军阵地和美军阵地交错在一起,美军炮火和飞机无法在区分敌我的情况下,做到有效的火力打击,而单凭美军步兵,又无法攻克志愿军阵地,这样才逐步形成了僵持局面。

  原来如此!

  林泽康的话让周铭恍然大悟,周铭说:“所以我只要想办法让我和摩根洛克菲勒这些大豪门的资本相互缠在一起,就能保证我自己的安全了!”

  借助这样的指导思想,周铭告诉了皮耶罗和弗里曼自己下一步的投资方向:“房地产,同样是热钱偏爱的产品。”

  高房价和房地产泡沫,这都是周铭前世听烂了的东西,不过这并不是国内独有的,全世界的房地产都一个样,毕竟房子不管对于任何人来说都是刚需。

  正是这样,房地产也经常成为资本保值的最佳选择,结果就是人们看到哪里的经济发展很好,只要看看当地的房价就行了。这个办法不是说什么时候都适用,但至少大多数时候是对的。

  而对于周铭来说,其他资本已经都冲着美元和美债去了,相比之下房地产这边的竞争会相对小很多,更容易操作。

  当然这个“容易操作”也是相对于更多人竞争的美元和美债市场,事实上美国的房地产市场也同样不那么好投机。

  皮耶罗和弗里曼听周铭说房地产,他们马上就摇了头。

  他们告诉周铭现在美国的房市很低迷,大量美国人都更愿意租房而不是买房,这从根本上就遏制了房地产市场的繁荣。

  “那如果我们想办法把次级贷款给重新捡起来呢?”周铭问。

  皮耶罗和弗里曼先是一愣,然后他们的眼睛都亮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