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书坊 > 名媛重生录 > 第104章:S级别杀手莅临

第104章:S级别杀手莅临

  “……不……这东西不是早已经失传了吗?”秦思业觉得他找不的声音来,那说出来的话都有些失真。

  “失传的东西难道就不能重新出现吗?”

  幕倾珂不以为意地说了一句,而就在她无语解释自己如何得到《千金方》的时候,楼道上传来江子虞的声音。

  “你说这是你从哪里得来的?”那声音不高却有些刺耳,好像是心中的宝贝被玷污了一般,而幕倾珂摸了摸自己的鼻尖,“我有一天迷路,在山里面捡的,当时正和和野兽的粪便堆在一起。”

  其实这东西算不得捡的,但是当时之所以将这东西搞到手确实是因为迷路,因为这东西就是在h城那个森林里面,应该是一个人的陪葬。

  她将东西挖出来的时候,虽然尸骨已经腐化,可周围还有不少值钱的瓶瓶罐罐,她当也没有客气,都在她的纳戒里面躺着。

  只是这事情她自是不能说出去。

  那应该算是一个古武者的墓葬,里面陪葬的东西不乏有价值的,这《千金方》应该说只是中等水平的东西。

  “你……你别说了……”

  江子虞望着自己手中的书觉得都有些无法正视了,可感觉到那里面流露的灵气她终究是扔出了将其扔出去的冲动。

  ——这个时候屎也是香的。

  幕倾珂从善如流,既然她不愿意听她自然也不会自找麻烦去讲述那些事情,指不定那一句话露了茬,毕竟这里的人都不是普通人,自己想要不着痕迹的撒谎还是很难的。

  ——不远处的楚殇,已经盯着她看了几次了。

  也不知道有没有将自己说的话听在耳朵里,还是说他连一个标点符号都不相信,不过就在她寻思刚才有没有说漏嘴的时候,楚殇像是隐忍着什么,手指蜷缩了几下才开口:“你是路痴吗?”

  “……幕家人都有这个病。”

  无缘无故被牵扯的幕天年,一个走路从来不会迷路的男孩子,这个时候朝着她投来审视的眸光:“……”

  而幕倾珂脸不红心不跳,对着他眨巴了一下眼睛,还对着他确定了一句:“我家这位少爷,当年可是连厕所也找不到的人。”

  无缘无故被黑的幕天年默默收回了眼眸,心下狠狠踩了她两脚,最后冷哼了一声躺在沙发上睡了过去。

  ——他觉得他需要平复一下心脏,免得被气的心肌梗赛。

  小山炮望着几人眨巴着自认为纯真的眼眸,说出来的话却让众人又一次沉默:“我怎么从来都没见幕天年迷过路?”

  “……”

  幕倾珂想上去暴走小山炮一顿,有这么没有眼色的拆台专家吗?而小山炮感觉到众人的眸光齐刷刷地朝着他射来,不禁有些无语地摸了摸自己的下巴。

  ——他难道说错了吗?

  可这不是真的吗?他和幕天年在一起也相处了一段时间,这人贼精贼精的,像是那猴子一般,怎么会迷路呢?

  骗鬼的吧!

  “我们还是看一看这蛊毒如何解吧!”

  一旁的秦思业瞧着这诡异的一幕,忙忙当那和事老,虽然不清楚老大为何要纠结这迷路的事情,可能瞧得出来,这个问题对他应该很重要。

  ——因为他很少见到老大这般情绪外露,刚才那模样好像是要奔上去将人撕碎一般,只是这个时候明显不是打架的时候啊!

  “商量的如何了?”

  好不容易有人给自己搭好了梯子,幕倾珂自然是顺着杆子便往下爬,完全将楚殇那吃人的眸光隔离在外,而江子虞点了点头。

  “家族不阻拦,至于这外部矛盾他们会解决。”

  “哦……那我就放心了,我们开始吧!”

  既然江家这般说,那么他们必然有办法对付‘梦魇’的反扑,要知道江家这些年可是积攒了不少人脉,否则也不可能将江子虞送到灵武学院去。

  虽然说当初她的天赋确实不错,可海外世界强者如云,又岂缺少一个江子虞。

  “我们家族的长老会赶过来。”

  “……那也好。”

  幕倾珂微微发愣,她没有想到江家的人为了这《千金方》居然会派遣族老亲自前来,只不过那两个人逃走,楚殇活着的消息怕是会引起恶魔组织的大人物前来。

  而事实却是如同幕倾珂所料,2号和3号将消息传递过去的时候,‘恶魔组织’的高层立刻给出了批复,一大批高手正从世俗界赶来,而其中带队的恰好是s级的杀手。

  h城一座别墅内,3号和厉风的视频刚掐断,2号便圣者懒腰走了过来,声音里带着几分浅笑:“你和5号的关系当是一如既往的好。”

  “怎么,你嫉妒?”

  号眼眸都没有抬一下,一颗心好似都放在手机上,轻轻把玩着它,而2号迟迟一笑:“咱们干这行的,谈感情可是奢侈的,不过是抱团取暖罢了。”

  他们从重生到现在都被控制着,甚至说没有一天是自己的,当他们被‘梦魇’发现的时候,已经注定了一辈子都无法逃离这棋局。

  “说实话,其实我有时候还挺羡慕8号的。”

  有一个能耐非凡的师父,有别人羡慕不得的天赋,最重要的是束缚他的蛊毒也早早就被解掉了,可以说是一个自由人。

  ——而他们呢?虽然看着似乎拥有泼天富贵,可真正如何恐怕也只有他们自己才清楚。

  “你这心态可不好。”

  “也坏不到哪里去。”

  他给自己倒了一杯红酒,又拿起杯子给3号也倒了一杯,言语之间又带上了几分潇洒:“其实今朝有酒今朝醉也不错,那明日的东西何必去考虑。”

  “你当想得开。”

  “想不开又如何?我们又没有8号那么强悍的师父?一掌便能将头领打伤。对了,你说就算抓到了他,组织里面敢动他吗?”

  “为何不敢?”

  3号拧了一下眉头,在他的记忆里面还没有‘梦魇’不敢做的事情,身后有那样的靠山难道还能怕了不成?

  那个人虽然厉害,可只有真正见识过‘梦魇’强大的人才会明白,这个组织之所以无孔不入也不是没有原因的。

  ——海外世界,那才是这个组织真正的根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