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书坊 > 名媛重生录 > 第066章:你到底是谁?

第066章:你到底是谁?

  ——总之,她觉得自己像是被人施了咒术。

  海丝丝这般姿态令楚殇微微愕然,抬头看去的时候只见她一脸静气凝神,那模样含着几许淡笑,而他自己则点了点头。

  小山炮想要说什么,却只见楚殇已经将头转了过来:“我此去也不知想要多长的时间,你只要护着这一行人的安全便好。”

  齐瑶瑶有几斤几两他虽然不曾一窥全貌,却也能猜测出几分,她身上并无任何古武波动,也无异能元素的浮现。

  所以,保护的任务只能交给小山炮。

  “好。”

  小山炮知道他这话的意思,那所谓的劳什子拍摄任务不重要,最重要的还是众人的安全,‘血月’刚成立不久,可不能马失前蹄。

  h城外的森林很辽阔,大概有千亩占地,没有人知道这里面到底存在着什么!特别是古武世纪灵气复苏之后。

  楚殇一路走过来也发现过不少的凶兽,这些动物千奇百怪,有大若百年老树一般的老鼠,也有长着翅膀的毒蛇。

  虽然姿态万千,可绝不若那蜥蜴似得动物和那只猎鹰相提并论,它们虽然是兽却产生了一丝丝灵智,可这些却是实打实的野兽,只是比人们认识当中地猛兽更凶猛一些。

  他一路掠着行走,期间也被几头猛兽发现过,只是他脚下的功夫不错,几个闪身便消失的不见了踪影。

  他在偌大的森林里不断游走,却没发现任何人的踪迹,更别说幕倾珂的踪影了。当东方的天空逐渐放亮,他才停了自己的脚步,背靠在树干上拧着自己的眉头。

  ——那人到底去了哪里?

  他本欲继续寻找,却发现头顶上有一阵动静,他一口气提起来,像灵猴一般几个高跳便站在了一棵树的枝桠上,而他入目之处则是幕倾珂迷迷糊糊的一双睡眼。

  她眼眸微微半敛,可见刚才是入了好美,而她怀里面的猴子则睡得像是死猪一般,感觉到幕倾珂微微晃动,它还挪动着自己的小身子朝幕倾珂怀里钻。

  “你……我又做梦了吗?”

  幕倾珂想要将手伸出去却又停下来不敢去碰触,每一次自己但凡碰到他梦总会碎掉,若是只有在梦境里面才能相见,那么她宁愿这是一个梦。

  “……”

  楚殇皱起了眉头,他找了一整晚,合着她在这里睡觉?瞬间那紧握着的拳头吱吱作响,面容虽然看不上出狰狞,可那一份肃然让人望而却步。

  “你睡着了?”

  此时就算是傻子也知道她压根不是遇到了危险,而是倚在树干上睡着了,她当是心大的紧,居然在这个地方都能睡得着。

  “我……”

  幕倾珂吐出第一个字便已经明了这不是梦境,她有些紧张地摸了摸自己怀中的猴子,他这是来寻自己了吗?

  “你将那两只魔兽甩开了?”

  “嗯。”

  或许是刚刚睡醒,所以她回答这话的时候特别的乖巧,那糯糯的声音为她平凡的样貌增添了不少的色彩。

  “为何不回去?”

  若是回去自己也不用来来回回寻人,要知道夜晚在这森林里面行走可是一件相当危险的事情,就算是他都不能说全身而退。

  ——若不是自己那便宜师父离开的时候给他留下不少的功法,他也做不到这般游刃有余。

  “我……我迷路了。”

  说出这话的时候更有些气弱,她其实出了名的路痴,平时做事情一般都需要有人照顾,否则很容易将自己丢了,更别说这看不清楚方向的森林里面了。

  ——这个时间连太阳都没有。

  当初她之所以能一个人出去蹦跶,那全是因为只要有钱就可以,司机师傅可以将它拉到任何地方去。

  可这里没有司机师傅。

  “……”

  楚殇神色瞬间变化,他犹记得那灿烂如花的少女拽着自己的胳膊,一脸委屈地说道:“楚殇,你会不会嫌弃我路痴啊!”

  那日是他们第一次约会,可她愣是迟到了半个小时,最后才知道司机师傅将她扔在距离目的地二十多米的位置,而她自己愣是向着相反的方向绕了两圈。

  ——最后愣是再一次打了一个车,将她送到门口这才寻到了他。

  那个时候他是如何回答她的?

  “阿珂,你这个傻瓜,就算你丢了我也能找到你。”

  那个时候他着实有几分霸总的潜质,呼喊她名字的时候也颇为亲昵,可是谁能想到后面会发生那样的事情呢?恨到有些心肝欲裂。

  而此时眼前这个阿珂,居然也是路痴。

  幕倾珂被他一双眼睛盯得有些局促,将眸光别了开来,两个人在月光的照耀下姿态各异,一个炯然凝眸,一个臻首轻低。

  “你到底是谁?”

  借着这气氛,楚殇终于将自己憋了许久的疑问讲了出来,低沉的声音里面含着几分执着的态度。

  突如其来的问话让幕倾珂没有一点准备时间,她蓦然抬眸看向楚殇,一个不慎身子开始下落,由于反应不及手臂被树枝擦了一下,那白皙的手腕上瞬间多了几丝血痕。

  她跌落后,小猴子瞬间惊醒不断吱吱呀呀在她周围蹦跶,那模样似乎有些着急,而罪魁祸首楚殇这时才缓缓下降。

  “你很紧张?”

  “没有。”

  她摸了摸自己的手腕,那态度有几分扭捏,而楚殇朝着她的手腕望去,一双甚是白皙却漂亮的手。

  柔嫩的手看上去好似削葱根一般,那覆盖的指甲盖长而有型,被搭理的甚是好看,他记得自己的阿珂也喜欢这般鼓弄指甲。

  也不知道是自己的错觉,还是这天底下的女孩都一样,总感觉这个女孩和自家阿珂的手指有些一样。

  “你的手……”

  “没事。”

  她慌忙将自己的手挡在了后背,而楚殇也从刚才的失神中缓冲过来:“我们回去吧!那边小山炮一个人怕是应付不过来。”

  “好。”

  她原是想着等天亮了,然后再去碰运气,若是碰到人她自然能找到齐瑶瑶他们,可没有想到楚殇会寻来。

  ——这也是一个意外之喜。

  “你的身份我终有一天会弄清楚的。”

  楚殇说了一句便朝着前方走去,而幕倾珂摇了摇自己红润的唇角踱着步子跟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