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书坊 > 一鸣篮球 > 61
  虞卒看着失神的小雨,冷笑了一下大声喝道:“既然如此,今日起我虞卒便和尔等恩断义绝,小雨,我自认对你不错,可是你今日居然想要杀了我,既然如此你我今日起毫无瓜葛!”

  说完,真气一顿,舞风棍从深坑处飞了出来,直接落在虞卒的头顶!

  虞卒大喝一声,舞风棍带起无数沙尘,在空中徘徊在自己的头顶,感受到舞风棍带来的强大压迫性的气势,几位金丹器的老家伙,均是呼吸一滞,至于小雨则是直接惨叫一声昏迷了过去,随后一阵青光涌现,将小雨裹成了一个一个蚕茧。

  小雨虽然带着众多法宝,护身的也都是一些极品法宝,但是小雨这一次昏迷乃是因为心境不够,被舞风棍的气势所慑!

  心境的问题,没有任何法宝可以帮助。

  虞卒冷眼看着三个老家伙,冷冷的说道:“三打一,那我就不留手了!”说完舞风棍化为一道飓风,卷起万千砂石,朝着几个老家伙袭击而去,手持金刚塔的老者,冷哼一声,真气鼓动,金丹期的修炼之人将体内的真气凝气成液,一滴真气所蕴含的力量远远超出一个筑基十二层修士的所有气化真气的数量,此刻无数的真气液滴在空中飘散。

  真气液滴将金刚塔高高的举起,不断地有真气液滴涌入金刚塔之中,霎时间,金刚塔散发出摄人心魄的金色光芒,金色的光芒慢慢的形成一个蛋壳状的屏障,随着金光的耀眼,蛋壳和舞风棍触碰在了一起。

  “轰!”一声巨响,蛋壳出现了一道道裂缝,犹如蜘蛛网一样趴在蛋壳之上,而舞风棍则是被强大的反震力震得钻进了自己身后的山洞之中,直接夷平了一座山的山巅!

  舞风棍和虞卒并没有性命相修对于虞卒并没有造成多大的伤害,但是蛋壳惊人的防御力,让虞卒有些许愕然,舞风棍这么强大的力量居然堪堪击出一道道裂缝而已,可想而知这个蛋壳的威力。

  此刻老者也有些不好受,比较刚才那一瞬间不仅耗光了破体而出的无数真液,更是强行从体内抽取了近乎三成的真液!

  其他两个老者相视一看,知道老者的蛋壳支撑不了多久,二人急忙冲出金色的屏障,挥动着手中的法宝朝着虞卒袭去,虽然蛮神之体恢复力很快,但是距离刚才的战斗不过刚刚过去了不到十分钟,仅仅蛮神之体一层的恢复力还没有将自己的伤势完全恢复,特别是体内刚才消耗了大量的蓝色光点,此刻已经不足以自己使用一次蛮神之体了!

  自己虽然心中焦急,但是也不慌张,有着前世真仙的心境,自己早就可以做到处变不惊,自己大喝一声,化拳为掌对着远处手持破天锥的老家伙击打过去,可是另外一个雷灵锁的老者也不是战斗新手,自然知道若是让虞卒干掉了自己的伙伴,自己也凶多吉少。

  雷灵锁化为一道雷光,朝着虞卒的右臂快速袭去,虞卒见势不妙,身子连忙向后撤,转身一脚踢向那老者,可是此刻破天锥已经冲破了空气来到了自己的眼前,自己当初以筑基四层的力量发挥出来的破天锥威力就那么强大了,金丹二层修士真气比筑基期的强大多了,破天锥不过一眨眼就来到了虞卒的面前。

  自己来不及躲闪,只能一拳击打在破天锥的底部,破天锥被强大的力量改变了方向朝着旁边的山峰狠狠地钻了进去!

  “轰”一声巨响,那座大山直接被中间掏空,出现了一个巨大的空洞,失去了底部力量的支持,整座山峰轰然倒塌,此刻虞卒的飞踢已经来到了雷灵锁老者的面前,那老者展开雷灵锁,雷灵锁瞬时间释放出大量的雷电,直接落在自己的腿上,瞬间自己感觉到体内大量真气的流逝。

  大惊之下,急忙撤回腿,可是已经被抽走了近乎三成左右的真气,本来就真气不足的自己现在更显吃力!

  虞卒没想到两个家伙这么难对付,其实两个老家伙实力并不强悍可惜,破凌锥进攻无双,雷灵锁束缚敌人配合起来实在是太难对付了,除非能够破掉其中一个人,不然自己今日就要留在这里了!

  虞卒大喝一声,身体再次泛出蓝色的光茫,霎时间那金刚塔的金光,转眼就被蓝光压制,随着蓝光的刺眼,两个老者大喝一声,便急忙后退,推到金刚塔的守护范围之内,蓝光的刺眼完全超出了两个老家伙的预想,强烈的光芒让两个人根本睁不开眼睛。

  若是虞卒此刻选择袭击,什么都看不到的两人肯定会变成活靶子,可惜他们不知道,此刻的自己正在运用精血转化呈蓝色的光点,然后施展蛮神之体,现在的自己是最虚弱的时候,也是自己不能移动的时候,若是他们现在出手必能将自己毙于法宝之下!

  不过可惜,高手过招,胜负往往在分分钟出现,既然他们放弃了这个取胜的机会,那么就该自己反击了,此刻自己的蛮神之体已经渐渐地出现了雏形,当自己的身体彻底化为蓝色就说明蛮神之体已经成功了,半个时辰之内的自己将成为最可怕的杀神!

  那催动金刚塔的老者看到两人退了回来,急忙问道:“你们干什么!有金刚塔限制他无法逃跑,快点上去杀了他!”

  手持破天锥的老者急忙说道:“外面蓝光四射,根本看不到,若是那蛮神一族的余孽此刻出手,我等必死!”

  催动金刚塔的老者气急败坏的说道:“那是因为他在施展蛮神之体,之前他和上古御雷宗的那个家伙战斗消耗了大量的能力,无法在短时间内实战蛮神之体,看样子现在他应该是在将精血化为能力,实战蛮神之体,这个时候是他最虚弱的时候,你们回来干什么!”

  听到老者的话,其他两个老者都傻呆呆的看着他,忽然天地之间,蓝光忽然收敛,催动金刚塔的老者忽然浑身就像是筛子一样,不断地哆嗦,最终还念念有词:“蛮神之体,居然真的是蛮神之体,当初我有幸在宗门玉衡洞之中伴随老祖看过蛮神一族之人实战蛮神之体的壁画,正是这个样子!今日我等必死,你们两个蠢货,害死我了!”

  其他两个老家伙也是脸色铁青,蛮神之体的力量有多么强大,他们心里很清楚,此刻他们只想快点离开。可惜金刚塔一旦催动,若非外力破开,或者运用金刚塔的使用之人真气枯竭,否则绝对不会消失,所以现在他们只能直面施展了蛮神之体的虞卒!

  此刻虞卒再次化为了蛮神之体体内力量涌动,周围的风雷水火,都在虞卒的掌控之中,之前在天空之中施展蛮神之体,因为周围到处都是天雷肆虐,风,水,火皆是被压制,以至于没有这种感受。

  虞卒冷笑了一下说道:“今日我倒是想看看你们如何杀了我!”说完手中凝聚出一团赤红色的火焰,高温从火焰的慢慢的散发出来,周围的空气都有点扭曲,虞卒大喝一声,一拳击打在蛋壳之上,霎时间,蛋壳发出了剧烈的震动,可是蛋壳却一点破损都没有!

  三个老者呆呆的看着这一幕,随后哈哈大笑,大声说道:“一直以为蛮神之体多么强大,原来不过如此!

  虞卒冷笑一下说道:“仔细看看!”

  忽然一阵火焰在蛋壳之上被引燃,转瞬间,金刚塔被强大的火势,烧成了铁水,那御使金刚塔的老者自然也是化为了灰烬!

  其他两个老者看到身边同伴的残像,均是心中大惊,金刚塔被毁,周围的屏障消失,二人疯了一般的朝着远处飞去,根本不管地上还昏迷的小雨。

  虞卒冷笑一下看着雷灵锁的老者,大声喝道:“这么喜欢玩雷电,我就让你看看什么是雷!”意念一动,那老者就像是被束缚了一样,他的头顶瞬间,出现了一个黑色的漩涡,霎时间,漩涡之中冒出数十只雷蛇,将老者吞噬,老者连惨叫都没有发出就化为了一具焦炭,雷灵锁则是被雷蛇吞噬。

  做完这一切雷蛇瞬间消失,黑洞也慢慢的消散,周围的空气中依然弥漫着大量暴躁的雷灵!

  虞卒冷眼看着已经远遁出去的最后一个金丹期老家伙,虞卒撇了撇嘴说道:“这么慢的速度!给您机会都跑不掉,那么传信的事情就交给小雨吧!”说完身化流光,不过区区几息的时间就追上了最后一个金丹期的老家伙,那老家伙看到虞卒追了上来,心中一横,运用精血催动破天锥,带着破空速度冲到虞卒的面前。

  自己使用过破天锥,自然知道破天锥的运作原理,破天锥设计为锥形,可以更好地减小阻力,以做到告诉运转,然后通过速度带来的强大推进力量和高速旋转的穿透性达到对敌人的伤害,可是现在自己可以操控风,怎么可能继续让破天锥利用风的力量加速!

  虞卒大喝一声,周围的风迅速凝聚,朝着老者的方向吹过去,破天锥虽然有高速的旋转能力,可是被无尽的狂风直吹的左摇右摆,方向偏离,刺到了另一处的空旷平地之上,此时破天锥并没有爆发出强大的力量,反而扎根在地上。

  看到破天锥没有任何作用,老者心中大惊,只得继续跑路,可是他的速度再快又怎么会有风的速度快,狂风卷过,将老者束缚在了风眼之中,不管老者如何挣扎,都无法离开风烟,在虞卒的操控之下,狂风再次来到了自己的面前,自己轻吐“破!”霎时间狂风消散,周围转眼就从暴风的环境变得风轻云淡。

  老者看到虞卒站在自己面前,腿部一软,凌空跪倒哭嚎道:“虞卒少侠,虞卒大爷我错了,你放了我吧,就当我是个屁,把我放掉吧!”

  虞卒皱着眉头看着老者,虞卒本心乃是霸道,对于这等软骨头,打心眼里看不起他,刚准备动手杀了他,忽然一个美妙的想法涌上心头!

  虞卒对着老者说道:“我不会杀了你,你可愿意臣服于我!”

  老者愣住了,看着虞卒一脸真诚的样子,心中狠毒的想到:“今日不死,来日我一定杀了你!”可是老者嘴上一直不住的哭喊道:“多谢虞卒少侠给我留下一条狗命,以后有什么事,只管吩咐,你让我向东我绝对不敢向西!”

  虞卒笑了笑看着老者说道:“这就对了!”

  老者看到虞卒笑了,心中冷笑不已:“二十岁的愣头小子果然不懂世事,若是一个老油条在这里肯定会杀了自己,还让自己臣服!”

  忽然虞卒冷声说道,冰冷的声音,犹如催魂魔音,下的老者不断地打哆嗦。

  虞卒笑了笑说道:“别害怕,没关系的,你只需要放松!”

  老者心中忐忑不知道虞卒葫芦里卖的什么药,难道是要暗算自己,但是看着虞卒身边鼓动的强大力量根本不需要偷袭自己,挥手间就能抹杀自己!

  虞卒看着老者半天没有反应,虽然距离蛮神之体消失还有很长一段时间,但是保不准有什么隐士高手会过来看看,自己刚才操控雷电和风已经引起了天地间的波动,一些大能可能会以为有宝物出世,若是过来认出了自己的蛮神之体,自己就完了!

  虞卒大喝一声,老者吓得急忙哆嗦着闭上眼睛,虞卒满意的笑了笑,忽然一道神秘的符文从自己的眉心处飞出,直接没入了老者的脑海之中,老者还没来得及惨叫,就昏死了过去,自己刚才用的乃是蛮神一族的闭魂咒。

  蛮神一族能在上古蛮横那么久也是有原因的,单靠着蛮神一族的强者是不够的,蛮神一族为此专门创造出了一门咒法可以控制敌人的,可惜要让敌人心存畏惧,才可以对其施咒,此咒会直接抹杀那人的神智,然后将其灵魂炼化,最后成为一个呆呆傻傻的傀儡!

  这个傀儡,智慧不高,但是胜在没有知觉,不会害怕,只恢复从主人的命令。

  自己刚才运用了闭魂咒,强制将老者的神智抹去,成为了傀儡,很快,老者再次苏醒了过来,可惜唯一的区别就是双目无神,浑身没有任何生气!

  虞卒笑了笑说道:“以后你就是魑,作为我的第一个傀儡,你应该感觉到荣幸!”

  魑俯下身子冷冰冰的说道:“服侍主人是我的荣幸!”

  虞卒笑了笑,化为一道流光,快速飞遁离去,自己刚才感受到有大量金丹期的高手朝着这里飞过来,甚至还有两个气息强大的不可估计的高手,虞卒估计应该是元婴真人,只有凝结了元婴和天地相融,才能散发出那么强大的气息,所以虞卒毫不犹豫的选择了远遁。

  蛮神一族和人族的等级划分并不一样,蛮神一族的蛮神之体就是等级的划分第一层琉璃体,第二层翡翠体,第三层不灭体,第四层霸神体,第五层永生体,第六层蛮神体。

  琉璃体练成可与元婴之下媲美,翡翠体练成可与渡劫之下媲美,不灭体就已经达到了上仙之境,霸神体堪比真仙,永生体堪比帝皇,蛮神的强大,不可估量,没有任何记载,因为没有那个蛮族之人修炼道蛮神体,据说只有传说中,蛮神一族的创造之人修炼到了这个层次!

  自己因为体内圣杯的洗礼直接到了琉璃体的巅峰,只要经过圣杯的不断洗礼三年之内就能达到翡翠体,事实上圣杯在当年的大战之中受到了严重的创伤。

  现在的圣杯已经是受损严重的圣杯,不然虞卒现在的实力经过圣杯的洗礼绝对可以达到不灭体,不过就算是破碎的圣杯,释放出来的力量也让虞卒难以接受,若是完整的圣杯,估计直接毁灭了自己都是极有可能的!

  自己不敢奢望太多,现在达到了琉璃体已经可以说是一个小高手了,到那个地方都能受到人的尊重,人类修炼之人,练气十二,筑基十二,金丹九层,元婴六层,渡劫三层,虞卒可是从最底层修炼上来的人,自然知道练气十二道到底有多么困难,想要要突破筑基更是难如登天。

  金丹期在宗门也算是一个不大不小的高手了,所以自己这次远遁,凭借着身后金丹二层奴仆的实力,再加上自己施展蛮神之体之后能爆发出金丹巅峰的力量,也勉强可以在这个乱世之中活下来。

  自己修炼的东西在身体转化成蛮神之体的一瞬间就已经全都被废了,现在自己修炼的乃是记忆之中传承下来的蛮神一族的修炼之法,练体悟道!

  十来分钟过去了,自己的蛮神之体终于到了时间,此刻自己才感受到强行转化的痛苦,蛮神一族最重要的就是**,可是自己透支了大量精血,几乎伤到了根本,蛮神之体一消失,虚弱感和眩晕感,直接涌上脑海,呕吐的冲动让虞卒直接落在了一处最近的平地,一落地,虞卒全身上下所有的力量就像被抽走了一样。整个人瘫在地上。

  虞卒看着体内的变化不由得一丝苦笑,体内的筋脉,血肉,器官都开始萎缩,虽然圣杯不断地释放力量洗涤补充力量,但是萎缩的程度实在太严重了,所以修复的十分缓慢,虞卒躺在地上,不断的翻滚着,冷汗从身上流了出来。

  这样的痛苦比身受重伤还要难受,毕竟身体内部所有的东西都萎缩了,这种感觉却是不好受,这个时候,金丹二层的魑终于追上了虞卒,魑就静静的守在虞卒身边,因为没有了神智,所欲魑只会静静地守在虞卒身边,防止虞卒受到伤害。

  索性这周围人烟稀少,半个时辰过去,自己体内的伤势才好了一点,萎缩的器官开始慢慢的复原,但是肌肉和筋骨,依然是保持着萎缩状态,虞卒试着站起身子,但是腿脚根本不听使唤,软软的耷拉在地上,虞卒苦笑了一下,体内蓝色的光点虽然被圣杯大量的释放,然后修复自己的身体

  可惜自己伤势太重了,蓝色的光点也难以快速的恢复,现在能够正常的呼吸已经很不错了,虞卒就这么静静的躺在这里,魑,则是被虞卒指派出去寻找食物。

  虞卒看着慢慢黑下来的星空,心中思索着自己的未来的道路,复仇,变强大,成为这个宇宙的共主,可是看着满天的繁星,虞卒心中有些忐忑,霸气的本心告诉自己自己可以成为宇宙的共主,可是看着漫天的繁星,虞卒心中不由得再想,这个宇宙到底有多大,到底有多少星星上有生命!

  自己到底要征服多少星星,自己并不介意杀戮,甚至还十分的喜爱杀戮带来的快感,可是这个漫天的繁星让虞卒感觉到一阵无力,自己能够战斗多久!

  魑,无声无息的来到了虞卒的身边,虞卒闻着不断钻进鼻子里的香味,将所有的问题都抛之脑后,大口大口的撕咬着食物,随着食物进入肚子里,虞卒忽然感觉到体内蓝色光点产生的速度猛然加快!

  虞卒心中一喜,没想到补充食物也可以转化成蓝色光点,反正魑并不用进食,虞卒一把抓过整只山鸡,塞到嘴里,鸡骨头什么的根本不放过全部吞进肚子里,随着大量食物的补充,蓝色光点的转化速度大大的提升,可惜依然没有完全恢复虞卒。

  虞卒命令魑将自己带到一个山洞之中休息了下来。

  虞卒仰望漫天苍穹,决定了自己下一个要去的地方,这个世界的禁地之一魔灵森林,自己对于蛮神之体掌控还不完全,所以需要大量的战斗来磨练自己让自己和蛮神之体融合,虽然不愿意承认自己乃是蛮神一族的后裔,但是事实如此,虞卒也坦然接受了!

  第二日一大早,虞卒就恢复的差不多了,经过一晚上的修复虞卒现在能够站起来了,但是依旧不能灵活的运动,更别说飞行了,于是虞卒让魑带着自己朝着魔灵森林的位置飞去,魔灵森林之中有着无穷的秘密,据说里面有一条空间隧道,和魔界紧紧相连,所以魔灵森林无时无刻都被无尽的魔气笼罩,而且每年中秋前后都会有大波魔物从魔灵森林冲出来,算算时间现在距离中秋也只有三四天的时间,自己现在去刚好可以碰到魔物狂潮,顺便可以磨练自己的战斗技巧!

  魑乃是金丹二层的强者,速度也不慢,可惜魔灵森林距离此处太远了,御空飞行消耗了大量的真气,魑不像虞卒有着大量的真气内循环,魑需要不断地吸收外界的灵气来转化成真气,所以每次飞行三四个时辰魑就要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