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书坊 > 一鸣篮球 > 60
  几位老家伙则是面色铁青的看着空中的黑点,冷声说道:“上古御雷宗!”

  虞卒眼中闪过一道精光,上古御雷宗已经消失在修炼之人的视线之中很久了,据说当年上古御雷宗出现过一位渡劫期的大能,因为上古御雷宗最擅长的就是驾驭神雷,所以上古御雷宗的人渡劫度过的几率十分大,所以整个御雷宗的高手十分多!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就在上古御雷宗的第一代掌教真人真雷上人在度过天劫之后,忽然天降玄雷,所有的御雷宗弟子瞬间被覆灭,就连真雷上人也不知所踪!

  自此之后上古御雷宗淡出了所有人的视线,有的人说上古御雷宗的人因为太过嚣张居然驾驭天雷,所以受到了苍天的惩罚,故落下万千神雷,毁灭了盛极一时的上古御雷宗,还有人说因为上古御雷宗招惹了不该惹的人,所以有位大能抹杀了整个宗派,总之众说纷纭,没有人知道真正的原因!

  没想到眼前居然出现了上古御雷宗的残余之人,空中的黑影瞬间变小,虞卒瞳孔一缩,现在自己的**经过一番洗礼,变得十分强大,视力也是变态,就算是高空万米之上的东西也可以看清楚,所以虞卒看的很清楚,那人的手中居然闪现出了一个小型的雷光球!

  虽然雷光球体积很小,但是自己从上面感觉到了浓浓的危险气味!看着天空之中那人的嘴型,虞卒心中大惊!

  “蛮神一族余孽,杀无赦!”虞卒没有想到刚刚脱困就被人找到了,看起来刚才那个阴不阴阳不阳的家伙真的在自己的身上注入了标记,所以上古御雷宗的人才可以这么快的寻到自己!

  虞卒大喝一声:“快退!”可惜,终究有人速度会慢上不少,这一次小雨直接被小型雷光球击中,忽然小雨周围灵光大作,雷光球爆发出来的雷电居然没有伤害到小雨!

  其他几个老家伙皆是金丹凝实境界的高手,可是面对这些雷电没有一个人敢去触碰!

  他又大喝一声,化身华光冲上云霄,霸的本心告诉他不能够让眼前的人三番四次的对自己动手可是自己居然没有反击的机会!

  其他几个金丹期的老怪物可不想和这个上古御雷宗的后人战斗,上古时候上古御雷宗的人战斗是出了名的狠!天雷本就威力不凡,所以破坏力之强大超出常人的想象!

  虞卒身体经过圣杯的强化,金丹期的老怪物与之相比也许还会略显不如,加上体内蓝色光点的爆发式力量,他几乎感受不到御空带来的阻碍!

  那上古御雷宗的人看到虞卒飞了上来,嘴巴微微上翘,冷笑着说道:“奉吾主之命,前来毁灭最后一丝蛮神一族的血脉!”

  虞卒冷笑一下不屑的说道:“哼,你的主人,那个阴阳怪气的家伙?”

  “大胆,你居然敢说我主人阴阳怪气!今日我变代替我主清除你!”说着手中雷光大作,虞卒立即感觉到周围云层空气之中都布满了强大的电场!

  虞卒知道若是让他将这一招释放出来,死的就是自己,于是大喝一声,双拳合十,冲到那人面前准备运用重锤让他不得不停止释放雷电,可是那人对于虞卒的攻击不管不顾,不断地吟唱这什么,自己一锤,狠狠地击打在他的胸口哦,可是那人胸前猛然出现一道紫色的雷电,自己猝不及防,被雷电击中了胸口,烧焦了的味道在虞卒的鼻子前晃动!

  虞卒摸了摸胸口,心中暗自估量这一招的威力,经过圣杯的强化,自己的**强度可以说达到了一个变态的程度,可是眼前的家伙居然凭借着一道紫雷就将自己差点洞穿!

  虞卒看着周围越来越狂暴的云层,渐渐地感觉到自己身处在一个到处都是雷电的漩涡之中,自己则是站在漩涡中心,周围到处都是惨白色的惊雷,虽然无声,但是每次闪过都让他有种心惊肉跳的感觉!

  那人忽然提高了嗓音喊出了一句话,自己还没有听清楚就看到那人像是脱力了一般,整个人面色苍白无力,自己可以感觉到那人现在正是气若游丝,别说是自己了,就是来个练气期的家伙都能解决它,可是周围到处都是电闪雷鸣,虞卒自己根本没有机会出击!

  似乎,这些惊雷并不想留给虞卒什么思考的时间,伴随着惨白的光芒,一道惊雷准去无误的来到了虞卒的头顶之上,咬着牙将体内的真气化为一个巨大的葫芦,这个葫芦乃是虞卒根据体内的漩涡设计出来的,这一招被虞卒命名为无尽葫芦,这个葫芦借助真气的流动,将周围空气全部吸附进来!

  强大的吸引力,直接将落下的惊雷吸进去,随后自己手中的真气葫芦被炸开了一个口子,但是落下的惊雷却是消失不见!

  虞卒知道这么防守不是办法,虽然自己体内的真气做到了内循环,但是长时间消耗下来对自己绝对没有好处,于是虞卒开始筹划进攻!

  于是,拔出手中的清寒剑,清寒剑乃是寒冰铁铸造而成的,本身就有强大的导电性能,既便是这被人驱使的天雷也也被清寒剑吸引过去,自己手中清寒剑化为一道流光,从一道道惊雷旁边飞过,霎时间,就有数十道惊雷被引入清寒剑之中!

  清寒剑飞向的位置正是那上古御雷宗后人那里,此刻施展了禁术九天玄雷的青年早已抽干了自己体内所有的真气,作为一个初入金丹期的人,消耗了如此大量的真气还无法做到仅仅依靠内循环就可以提供足够的真气!

  清寒剑经过无数惊雷的包裹已经变得十分巨大,锋利的剑身被闪烁的雷电包裹着,就像是一道巨大的惊雷一般,径直朝着那人刺去!

  虞卒面色无神的看着飞出的清寒剑,清寒剑的威力自己很清楚,即便是没有外面附属的那层惊雷也可以瞬间秒杀眼前的这个家伙!

  就在清寒剑冲到那人面前的一霎那,那人冷笑了一下说道:“上古御雷宗的人手段可不止如此!”

  说完虞卒忽然感觉到了一阵危险的气息在身边蔓延,自己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可以清晰地感觉到危险正在快速的逼近自己,自己猛然闭上眼睛感受着身边的一切!

  眼睛可以有误差,可以有死角,可以欺骗自己但是心眼则是最诚实的伙伴,虞卒借助心眼凝视着周围的一切变化,可是云层,雷电,狂风依旧没有任何变化!

  当他不经意间看到了清寒剑剑身之上,明白了到底问题发生在哪里!

  清寒剑被惊雷不断的腐蚀,整个剑身现在只剩下一个剑柄没有被吞噬,因为清寒剑的剑身之上尽是雷光,故看不出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忽然,清寒剑掉头朝着虞卒飞过来,可惜现在的清寒剑已经完全被雷电侵蚀化为了一把雷电之剑!

  虞卒闪身试图躲过清寒剑,可是周围的雷电似乎没有那么好说话,一道道惊雷,不断地朝着自己这里侵袭,试图将他锁定在原地!

  虞卒虽然对于雷电的威力有点忌讳,但是也明白如果让那把雷剑击中,就算自己是蛮神之体也扛不住这么一下!

  虞卒跃身而起,准备向上逃窜,忽然周围的雷电横纵交错形成一个不断地闪烁着电火花的雷网,虞卒刚刚触碰到雷网,胳膊上传来的刺痛感觉让自己有些难以忍受,刚才被雷网电伤的一瞬间,胳膊表面上的一层皮直接被烤熟了!

  虞卒一声怒吼,体内的真气大量的涌现,转身,右手之中忽然出现了一把血红色的长剑,长剑完全有血光组成,无数冤魂在血光之上挣扎,哀嚎,可惜周围太多雷电了,雷电对于冤魂的毁灭性打击众所周知,可是自己刚刚掌控这个所谓的蛮神之体,原本想要凝结出一把真气长剑,可是居然凝结出了这么一把冤魂之剑!

  “哼,蛮神一族果然邪恶无比,居然利用人类的冤魂炼制自己的真气!今日我便代表我主毁灭邪恶!”那人忽然大声喝道。

  云层之下的人也是听得十分清楚,那几个金丹期的老家伙听完之后浑身不自觉得打了个颤抖,蛮神一族!这个曾几何时让人听起来浑身发抖的种族,可惜最后被仙域无尽的强者灭掉了,可是蛮神一族在人类的心中就像是一场无法抹去的噩梦!

  听到虞卒是蛮神一族,小雨也是一脸不相信的样子,小雨没有想到自己一直爱慕的人居然是蛮神一族,难怪虞卒的身上有着浓烈的血气!

  虞卒听到那人的声音就知道他的目的是什么了!

  “哈哈,你的用心还真是很深啊,不仅要杀了我还要抹黑我!你的性格真的很像你的主!”虞卒忽然冷眼看着那人!

  激射而来的清寒剑,虞卒根本就不去理会他,那人抬起头来一脸戏虐的看着虞卒,想看着虞卒被雷电毁灭的样子!

  虞卒冷笑了一下,忽然体内的黑色漩涡旋转速度加快,无数蓝色的光点融入了他的肉身之中,霎时间,虞卒身边蓝光大盛,不断地有蓝色光点融入他的身体各处,筋骨,肌肉,五脏六腑,一瞬间感觉到自己的**变得强劲而有力,虞卒喃喃自语道:“这就是蛮神之体第一层琉璃体么!

  一边感受着身体之中强大的力量,一边伸出自己的右手,那人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虞卒,此刻虞卒的右手之中正不断地闪烁着雷电的光芒,他居然徒手接住了冲刺过来的清寒剑,此刻清寒剑之上的雷电,不断地挣扎,企图从他的手中逃跑,可是虞卒的右手就像是牢不可破的囚笼,将雷电剑牢牢地抓在手中!

  “知道么,炎雷真仙的那副嘴脸让我很恶心,你也一样!”此刻虞卒终于想到了那个阴阳怪气的家伙是谁了,炎雷真仙,修炼雷仙决,掌控三十九中雷电,说起来这个人确实是一个人才,自创雷仙决,就连前世的虞卒都为之惊叹,可是此人心胸狭窄,为人阴险,当初被自己狠狠地揍过一顿!

  后来见到虞卒就绕路跑,他的雷仙决完全就是连话天地间的各式各样的雷电,随着掌控的雷电越来越多,修为也就越发高深,可是因为雷仙决乃是掌控天雷所以有一个巨大的弊端,就是**的强度,因为不断地掌控天雷,所以天地并不能容纳这种挑衅天威的家伙!

  万年一次的雷劫,随着他掌控的天雷种类增加,雷劫的威力也是不容小觑,到最后炎雷真仙被逼迫的不得不压制修为,不再去吞噬天雷,最后掌控了三十九种雷电!

  虞卒右手一用力,那雷电就像是一块豆腐,直接被捏的粉碎,化为了一道道电花分散到周围的电场之中,形成一个新的雷电!

  那人听完虞卒的话,就像是发了狂一样,也不再恢复自己的真气,反而不断的催动真气,甚至损耗自己的精血催动九天玄雷,虞卒眉头微皱,自己的蛮神之体第一次使用还不能够完全掌握,想要破开这个九天玄雷还差点火候,一想到要暴露更多的底牌虞卒就有了嗜血的冲动!

  虞卒大喝一声。

  踏出一步,这一刻,周围的云层都停止了运转,电场也不在凝聚出雷电,整个世界因为虞卒这一脚而停止了!

  那人惊异的看着虞卒,然后疯狂的叫喊道:“蛮神之体你还没有完全掌握,你跑不掉的!”说完一口精血吐出,那精血化为一道道银白色的光点,直接没入了云层之中,霎时间天地风云变色,惊雷大作,不断地有一道道蓝色的雷电朝着虞卒侵袭过来!

  虞卒眉头深锁,没想到眼前的这个家伙居然这么疯狂,用自己的心血来强制提升九天玄雷的威力,精血已经足够宝贵了,没想到这个家伙居然疯狂到将自己的心血当做催化剂,催化惊雷的威力!

  看着天空中劈下来的一道道蓝色雷电,大喝一声,一拳迎上,拳雷相交的一瞬间,虞卒感觉到全身瞬间就麻痹了,没想到蓝彩惊雷的威力这么强大,雷电也分等级,世界上一共有八十一种白雷,四十九种蓝雷,三十六种红雷,二十五种青雷,十六种赤雷,九中紫雷,四种银雷,一种黑雷!

  这些天雷随着颜色的递增不断地提升威力,传说中的黑雷乃是一种灭世神雷,据说世界上没有人享受过这种待遇,最多出现紫雷就已经很了不得了,这种人一般都是杀人如麻,逆天而为,业力加身的家伙!

  即便是当年的蛮神一族杀戮最多的战神蛮战也仅仅是紫雷,紫雷虽然排名第三,但是其威力足以毁灭一个真仙!

  虞卒现在化身蛮神之体,身体强度大大的增强,虽然可以抵抗白雷,但是要抵抗蓝雷还是太过勉强,仅仅一下就让蛮神之体收到了伤害。

  那人看着狼狈不堪的虞卒,哈哈大笑,虞卒咬着牙,冷声说道:“我一定会把你那令人讨厌的牙齿一颗一颗的拔下来!”

  那人嚣张的说道:“有那本事你就过来,我在这里等着你!”说着还咳嗽了两下,鲜血顺着他的嘴角流了下来。

  虞卒看着这一幕嘴角微微上翘,笑着说道:“看起来损失了心血的你也受伤不轻,真不知道炎雷真仙那个死太监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魅力,让你们去信仰他!”

  那人听完虞卒的话之后,显示沉默,随即浑身颤抖,开始大笑:“你这个异族的废物,我主的魅力并不是你可以体悟到的!你去死吧!”

  虞卒看着他状若疯子,双眼充血,心中有些不解,炎雷真仙在仙域也是出了名的让人讨厌居然让人可以这么狂热的信仰他!

  不过不解归不解,周围到处都是蓝雷,大意不得,虞卒站起身子,伸出右手,猛然间肌肉四涨,一根银白色棍子,带着金属的光泽不知道从哪里出现在虞卒的手中,这根棍子粗细刚刚适合虞卒的手,而且奇清无比,但是上面却附着着一种令人心悸的力量!

  虞卒双手挥动,手中的棍子不断地在空中划过,带出一根根棍影,随着棍影出现,周围的空气渐渐地脱离了强大的电场,投入了棍子形成的飓风怀抱之中,蓝色的惊雷落下,虞卒手中棍子就像是一个导体,将雷电引入棍中,就像泥牛入海一样没了声息。

  那人一脸不敢想象的看着虞卒大声尖叫道:“为什么你会有蛮战的舞风棍!”

  虞卒冷眼看着那人,手中棍影越来越多,渐渐地在空中形成了一个万棍凌空的假象,虞卒冷笑一下,话都不多说,手中棍子直接被强大的力量带出,目标就是那人,万棍同时朝着一个人攻去的场景确实让人心惊,但是和周围的惊雷比起来还是相差甚远!

  棍影很快就被周围的惊雷破灭,最后一根实体棍子仅仅到了那人面前三米左右的地方就被蓝色的惊雷打入地底!

  那人冷哼一声说道:“没想到,舞风棍的威力不过如此!”

  虞卒冷冷的声音却是出现在了他的面前:“我说过要把你的牙齿拔下来!”

  那人大惊准备闪身后退,可是自己已经到了他的面前有怎么会让他跑掉,右臂使劲一拽,那人一声惨叫,自己刚才那一下将他的双臂完整的扯断,那人看着虞卒也是心中发寒,虞卒现在浑身焦黑,还有不少地方冒着黑烟,由此可见虞卒刚才是顶着百雷齐发冲到这里来的!

  一般人都会选择躲避,但是虞卒居然冲了过来!

  虞卒的大拳头挥的虎虎生风,那人只感觉到一阵风吹过,自己的嘴巴就像消失了一样,等到反应过来才发现自己的下巴居然被虞卒刚才一拳打碎了,牙齿全掉了!

  准备说话,却发现已经发不出音调了,只有呜呜的声音。

  虞卒转身就是一巴掌狠狠地拍在他的头顶!

  虞卒现在蛮神之体的力量有多大,虞卒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这下全力一击,直接将那人的头拍了下去,直接陷到了肩膀之间。

  那人一脸狂热的看着天空,虞卒恶心的吐了一口血水说道:“让人讨厌的笑容,和炎雷真仙一样!”说完大掌落下,那人直接被拍到了地底下,虞卒连看都不看,连续受了自己两掌,就算是巅峰金丹也必须死!

  虞卒解除了蛮神之体之后,忽然觉得全身都很酸痛,还有不少地方有灼热的刺痛感,刚才被蓝雷击伤到现在还没有完全恢复!没有了人控制,九天玄雷慢慢的散去,云朵,风,雷电再次消散,天空再次放晴!

  虞卒缓缓地降下身形,落在地面上,此刻小雨他们看到虞卒就像是看到了鬼怪一样,避之不及,更别说和自己交谈了,自己看着旁边躲得远远地几人,再看看地上的焦炭法兰克,冷笑了一下说道:“不用躲那么远,我对你们没有兴趣!”

  此刻小雨畏首畏尾的走过来拉着虞卒的衣服问道:“你真的是蛮神一族的人么?”

  虞卒冷笑了一下说道:“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此刻虞卒的傲气全然爆发了出来,自己之前虽然对他们很冷淡,但是关键时刻还是会出手相救,但是现在呢,仅仅因为一件并不确认的事情而远离自己,忍住击杀这里所有人的情绪已经是自己最大的极限了!

  终于一个金丹二层的老家伙站了出来说道:“若你不是蛮神一族的人,就回到宗门去对证一番!不然的话”

  虞卒冷笑的看着他们大声笑道:“不然你要怎么做!杀了我?我想你们没有这个实力,不是我小瞧你们,三个金丹二层的老家伙我还是有把握对付的,既然我能杀了一个金丹一层的上古御雷宗的人,就能杀了你们三个!”

  几位金丹期的老家伙皆是吹鼻子瞪眼的看着虞卒,其中一个金丹二期的老家伙对着小雨鞠了一躬,恭敬地说道:“还请大小姐赐予我等法宝!”

  其他几个金丹期的老家伙也是随声附和,虞卒冷眼看着小雨,此刻小雨被虞卒的身份刺激的不轻,也不知怎么地也许是因为蛮神一族对人类的所做的恶行,小雨不自觉得将破天锥,雷灵锁,金刚塔取了出来,这三样法宝都是拥有惊天地泣鬼神的威力。

  虞卒看着散发着异样光彩的三样法宝,心中一惊,本以为能够吓退三个老家伙,没想到这三个家伙居然从小雨哪里要来法宝对付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