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书坊 > 一鸣篮球 > 55
  他想了一个晚上,也没有想到好的驱走雾气的办法。天亮了,虞卒昂头望着初升的太阳,浓烈的雾气阻隔了太阳光,使得他感受不到太阳的温度。此刻值得他欣慰的是小雨还安静呆在自己身边。在刚进入帝国的时候,在城门口,竟然有卫兵调戏小雨,在那一刻他愤怒至极,雷霆震怒,完全失去了原先的潇洒作风。现在好了,虽然身在暂时还无法突破的迷雾中,但是两人在一起就非常安好。

  小雨此刻躺在虞卒身边,头枕在虞卒的大腿上,突然一只大鹰在空中翱翔,虞卒看了非常奇怪,来到迷雾中已经好几天了,都没有发现任何兽类飞过,怎么现在会有老鹰飞在空中,难道附近有人。虞卒突然清醒了,他突然站了起来,没有顾忌到地上的躺着的小雨,“骨碌——”小雨滑到了地上,撞上地上的石块上。

  “啊呀!”小雨摸着脑袋,左右张望着,突然感到右脚一阵麻,她赶紧双手抓住脚踝,拼命按住,希望能减轻麻酥感,可是感觉并没有减轻,她惨叫一声,左右张望着:“虞坏蛋,你去哪里了?”望着天空老鹰的虞卒回过头来,调笑道:“宝贝,醒了呀!”小雨撅着小嘴异常可爱,“臭鱼还不赶快过来,我的腿睡麻了,今天晚上我要你背着我睡觉,这样就不麻了。”虞卒哈哈大笑,“背着你睡,那我睡哪儿?难不成睡树上。”

  小雨:“那我可不管,快点帮我按脚。”

  虞卒这时才急急忙忙的跑到小雨身边,蹲下身子,拉直了小腿,使得小雨不那么疼痛了。渐渐的小雨脸上的神色好多了,虞卒也放下她的脚,可是转眼间,小雨干脆把两只脚架在虞卒的肩膀上,虞卒宠溺的望着他的脸:“小宝贝,你又想做什么?”

  小雨坐在地上,指了指地上的积水坑。虞卒看到地上的积水坑,心里想道:“昨夜来时还没有,现在只不过过了一夜,就积满了许多,可见迷雾林中的雾气有多重,一定要尽快想办法尽快离开这里,否则小于娇弱的身体,肯定会受不了的。”虞卒张开双臂,柔和的对小雨说道:“小雨过来,我背你!”

  小雨突然严肃道:“臭鱼,我说着玩,你当真的!”虞卒也一脸正经道:“这里雾气太重,你身体差不能站地,我来背你。”

  “好哦!”小雨高兴的欢呼,还没等虞卒准备好,就直接跳到他的背上,双脚牢牢夹紧,双手勾住他的脖颈,小雨肚子咕咕叫了,虞卒笑道:“原来是我们的小雨肚子饿了,好,现在我就背着你去找果子。”

  小雨笑着灿烂:“有让人养颜的果子吗,看看我的脸,都被晒黑了,又黑又憔悴了。”

  虞卒回头望着小雨道:“不嘛,我看还是跟以前一样漂亮!”小雨娇羞的拍了一下他的头顶,“哼,就会油嘴滑舌,糊弄我!”

  小雨看到周围白茫茫的一片,雾水弄得头发身上全湿了,她摸着自己潮湿的头发,和湿衣服,周围静悄悄的,她突然感到一阵害怕,心里感概道:“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走出去呀!”

  虞卒起先没有注意到小雨突然不开口,走了一段路才猛然醒悟,开口问道:“小雨,你怎么一下子变得安静啦!”说着停下脚步,小雨什么话也没说,只是双手牢牢抓紧虞卒的脖颈,上身紧紧贴着他的背,只有这样才能感到一丝的安全,害怕的感觉才能稍减半分。虞卒看了周围茫茫的一片,作为千金大小姐的小雨,从小没吃什么苦,这次出来本来想看看外面的人间世界的,可是没想到遇到血雨腥风,有几次差点小命都丢了。害怕也是正常的,于是他安慰起小雨,于是说道:“小雨不要怕,我一定会想办法破例这个迷雾阵的。”

  趴在背上的小雨迷糊中回答:“我就知道,你一定行的,可是我好害怕呀!”虞卒听到这话,暗自下决心,一定要破了这个迷阵,现在最重要的是就是吃饱喝足了,才能想到好办法。他找到了一块干燥的大石头,拿出包袱里干净的衣服,铺在石头上,把小雨放在大石头上,然后盖上干净的衣服。

  虞卒站在树下,凝聚全身的功力,全部转换到双手上,对着树干发功,功力发出,顿时一阵风吹来,树枝颤动,树上五颜六色的果子陆陆续续的掉到地上。虞卒高兴坏了,捡了这个,丢了那个,把两个像人参果的果子和灵芝果从果堆中挑出来,看着人参果和灵芝果:“这两种果子虽然吃了能增加功力,但是小雨吃了对体力会恢复的快点,男子汉大丈夫就是要能照顾女生的。”

  虞卒走到大石头前,双手捧着果子,轻功跳上大石头,那着果子在小雨的鼻子前来回晃了几下,小雨慢慢睁开眼睛,嗅了嗅鼻子:“人参果……”。虞卒取笑道:“真狗鼻子,果子的味道都能闻到。”小雨笑着:“这你就不知道了吧,在家的时候,我可是吃货一枚,鼻子当然灵了,能闻到好东西。”说着张嘴将两个人参果和灵芝果,三口两口就吞进肚内。虞卒见到小雨又跟从前一样,非常开心,于是发动全身的功力,又有新的果子掉下来,两个人把方圆几米的树上的果子全都啃完了。午后,温度渐渐高了,虞卒和小雨躺在大石头上说着话。

  小雨:“臭鱼,我们什么时候能离开这里呀!如果被永远困在这里该什么办?”虞卒也担心小雨说的事情会发生,突然林子一片骚动,虞卒警觉的起身,望着四周的林子:“谁?”他双双脚跳起,跃起一丈高,瞬间在林子的两端来了好几个来回,最后看看没有动静就停留在小雨身边,小雨发现虞卒额头上的汗,拿起腰间的手绢,为他擦汗,虞卒不安的环顾四周:“刚才好像有人。”

  小雨安慰虞卒:“臭鱼,你不要给自己太大压力,办法会有的,好吃的果子也会在有的。”

  虞卒还是不安的望着附近的林子,总觉得一直以来当让他们来到这迷雾中来到时候,就有一群不知道是友人敌人的人跟着自己,他们的目的何在?

  虞卒推测的想法不错,确实是有批人跟着他们,只不过他们是没有恶意的,他们都是看重和重视虞卒的老前辈们组成的护卫团,他们在暗中保护着虞卒。

  在林子的另一头,老前辈们接到门徒们的报告,虞卒和小雨的发生的任何事他们都一清二楚,其中一位长老对领头大大哥说道:“我们要不要现在出面,向虞卒亮明身份。”

  领头的大长老伸手做了个阻止的手势,慢悠悠的说道:“现在还不是最佳时机,我们都断定虞卒是可造之才,但是玉不啄不成器,要让虞卒快速成长,现在是最好的时机,如果能破迷雾,那么他的功力就会更上一层楼,对于将来面临的恶战我们就会更有把握一些。”

  话音刚落,林子的一头一阵旋风,然后是火光,迷雾遇热减了不少,长老头子惊喜道:“我就说嘛,虞卒的那小子怎么能轻易认输呢?果然是想到好办法了。”

  林子的另一头又恢复了平静:“奇怪了,怎么没动静了!”

  “啊呀!”虞卒朝着四面使出十成功力喷出火,试图驱散身边的雾气,一点一点找出去的路。突然一阵心慌,跌坐在地上,小雨担心的跑过来:“臭鱼,你先休息一下,雾渐渐消散了,已经很快了。”

  虞卒挣扎在站起来,“虽然能驱散雾,可是毕竟时间太短,所以不能停下来,否则雾还会凝聚在一起,那我们更不可能出去了。”

  虞卒继续发功,雾被驱散了一些,然后在一点点前进,金木水火土虞卒一个个试了过来,终于开辟了一条无雾清晰的小路,小雨搀扶着功力耗尽的虞卒快速的朝外走去。

  长老们也从另一条小路慢慢走了过来,看到路上是脚印和生活的痕迹断定是虞卒和小雨,他们对虞卒的才能再一次被折服。他们急冲冲的赶路,要追上虞卒和小雨他们。

  虞卒接着使出功力驱散迷雾,可是每次都使出百分百的功力,使得体力严重下滑,再加上劳累饥饿,身体出现了严重的身体反应,他呕吐,拉肚子,这在过去完全是不可想象的事情吗?小雨看了不知道怎么办?虞卒昏迷中说出一句话:“人参果,灵芝果”。小雨非常害怕,但是为了不让他担心,她总是强装镇定。反而安慰他,并且冒着大雨去树上采人参果和灵芝果,而且受到一群野蜂的叮咬。小雨怕虞卒担心,就没告诉他,可是在虞卒吃完人参果和灵芝果,身体慢慢恢复元气的时候,小雨终于因为蜂毒发作,浑身起了无数的红疹子,脸也肿的像个猪头。虞卒只能慢慢把小雨暂时安置在山洞里,自己要去寻找能给治愈的解药——魔兽的魔核。

  小雨虚弱的躺在虞卒的怀里,虞卒手里拿着五彩花插在她的鬓角,阳光从山洞外射进来,阳光照在小雨的脸上,小雨显得格外娇媚。

  小雨右手摸着脸,担心道:“臭鱼,我的脸还能恢复吗?”话没说完,“呜呜”的哭了起来,高声嚷道:“我真的要变成臭八怪了,还怎么回去见爹娘呀,还有兄弟姐妹们呀。”虞卒不能见到女孩子哭,尤其是为了自己才变成这样的。他心里也很难受,他一下子点了小雨的笑穴,小雨昏睡过去,虞卒用法力点起了长明灯,洞里光明入白昼,小雨再也不用害怕了。他站在小雨跟前说道:“小雨我去找魔核,只有魔核才能让你复原。等我回来,你就能跟过去长得一样,长得漂亮和美丽。”

  虞卒走出山洞,转向另外一条山道,一路小跑上山,雾气渐渐散去,明显变弱。他一口气跑到了山顶,站在山顶,山下的景色一览无遗,小溪、红树林,石林。虞卒突然发现地上巨大的脚印,他蹲下身子,手掌量着脚印前后的距离,:“八寸,哇,肯定是魔兽的猎物留下的。”虞卒一阵兴奋,终于找到魔兽的下落。魔兽异常聪明不容易上当,还是魔兽有个弱点,就是在抓猎物的时候,只有等魔兽在全力抓猎物的时候,趁机不备偷袭,才能在最短的时间内成功。虞卒觉得背后偷袭不是大侠所为,可是现在为了小雨也顾不得许多了。

  虞卒追踪脚印来到了魔兽的山洞。山洞外就能听到山洞内的魔兽打雷般的鼾声,虞卒轻手轻脚,从树上折下一个树枝,用功力点燃火把,摸着山洞石壁走入山洞。山洞里到处是魔兽吃剩下的猎物骨头,虞卒也看着毛骨悚然,不寒而栗。

  虞卒自己都笑自己,为了一个小丫头要让自己落到如此危险的地步,可是他又一想,男子汉大丈夫就应该说话算话。

  突然一阵铃声响起,虞卒暗想:“不好!”山洞里原来有防止外人侵入的机关。聪明的虞卒早该想到的,可是因为找魔核心切,所以忽略了这些细小的问题。虞卒触发机关,墙上射出无数的弓箭万箭齐发,一起朝着他射过去,虞卒眼疾手快之际,连忙搬起地上的两块大石板做盾牌,拦住弓箭,可是“嗖——”的一下,一只锐利的弓箭穿过石板直接射中他的手臂,“啊——”一阵惨叫,虞卒扔掉了手中的石板,倒在了地上,魔兽从最里面的山洞里走出来,魔兽体态像个大狗熊,暗器弓箭停止发射。魔兽悄悄的走到虞卒面前,这时候,虞卒正要睁开眼睛,拔下手中的弓箭猛然插中魔兽的心脏,魔兽一阵惨叫,踉跄的退后几步,魔兽按动手里的遥控器,一道闸门打开,汹涌澎湃的洪水淹没了整个山洞,原来这个魔兽是又有严重的自毁倾向的,虞卒见状连忙运用轻功,赶在洪水之前,拼命飞出山洞,

  山洞门矮,虞卒轻功飞出山洞的时候,没有仔细观察洞门结果,直接与山洞顶来个亲密接触,头撞了个大包,不过在山洞顶他发现了许多野的草药种在树顶,包括他要找的魔核。原来魔兽怕有人来抢他的魔核,直接就把魔核藏在了靠近山洞洞口的顶上,许多草药的之中,有一般的花草盖住,根本不会有人发现。虞卒顾不得疼痛,在洞顶抓了一大把的珍贵稀有的山草药和魔核,飞出山洞,飞出老远。

  虞卒使出浑身功力飞了好几个山头,望着身后没有魔兽追来,他暂时安心下来,把在山洞里找到的魔核和珍惜的药草收好。过了好一会,才觉察到自己右臂还流着血,头上也还有个大包,身上的衣服也破破烂烂,活像个街上讨饭的叫花子。在长老眼中前程无量的少年英才居然沦落到跟魔兽抢东西的地步,换了以前说出去肯定没人信,连他自己也不会信的,可是现在事实摆在眼前,不由得,人不信。

  虞卒来到一个山谷,山谷里长满了奇花异草,和各类能增长的灵芝果,人参果。他用柳条编了个大筐,在各种树之间荡来荡去,把树上的灵芝果、人参果全都采到了柳条筐里。夜晚,虞卒把芭蕉叶盖在身上,白天采累了,沉沉的睡去了,没想到山下猴山的猴子来捣乱,把一箩筐的果子全都偷走了。因为猴子是斗战圣佛孙悟空的同类,所以不管凡界、仙界、魔界不看僧面看佛面,大家都有个共识那就是不准伤害猴子。所以当一大清早起来,当虞卒发现果子被猴子偷了之后,也无可奈何。他只能在进入深谷继续找人参果灵芝果,只有这两种水果,才能增加他的功力,功力突飞猛进,筑基二阶就能更上一层楼,那么就到那时就凭借功力飞出峡谷了。

  深谷里有虞卒要寻找的魔核,许多许多,满地都是,他把口袋里都装满了,人参果和灵芝果也吃了个包,并且早晚不断加紧练功,终于恢复了功力的**成,连头上的伤和手臂上的伤势都好了。

  虞卒背着大袋子,飞出了峡谷,飞向了山洞,来到山洞门口,洞内传来嘈杂声,虞卒非常担心,小雨的安全,所以小心翼翼进了山洞,在接近小雨的时候,传来说话声,对方也明白有人来了,两方在黑暗中打了起来,打了一阵,小雨微弱的声音,这时,双方停手,点亮灯,原来是长老们,长老们担心虞卒的生命安全,没想到虞卒没找到了,却找到了昏睡的小雨,并且长老们搭脉也只小雨们中了蜂毒,正好用功力把蜂毒逼出来,没想到正好有小魔兽闯进来,就打了起来,总算把小魔兽赶走了,可是因为在运功驱毒的时候,被中途打断,这时虞卒进来,众人都以为是跟小魔兽一伙的,双方这才打了起来,原来都是误会。可是小雨身上的蜂毒已经走遍全身,虞卒想到了这一路自己采集的各种草药、奇珍异果,人参果、灵芝果,还有在深谷里生长了几千年的魔核,他们把所有的草药,用木头捣碎了,加入山中的清澈的泉水,然后加上长老们的道家的灵丹,他们决定赌一赌。

  小雨昏迷不醒的躺在那里,药还在架子上熬,长老首领劝慰:“虞卒,别担心,我掐指一算,小雨这丫头,命好的很,不会这样容易被阎王爷收去的。”

  虞卒恶狠狠道:“如果阎王爷敢把小雨,我就把人抢回来,并且捣了他地府。”首领长老马上挥手制止了他的胡说:“你也是在江湖上混的,怎么能说这中不成体统的话呢?”

  虞卒也自知自己失言,连忙向首领长老道歉,:“虞卒下次不敢了。”

  一位长老急匆匆的跑过来,“药已经熬好了!”

  闻听此言,长老首领和虞卒连忙走到熬药处,从另外的长老们手里接过药碗。虞卒扶起小雨,小雨在迷迷糊糊中不停的叫着虞卒的名字,长老们见此纷纷退了出去,“我们出去看看,你在这里照顾她!”

  说着,长老一行人缓缓走了出去,虞卒柔情的看着小雨,小雨迷糊的说道:“我是不是快死了!”

  虞卒马上制止:“胡说,你怎么会是,你只不过中了蜂毒而已,我找好药回来,来,快点喝,喝了就会好的。”

  小雨不相信的摇了摇头,“连长老们运功为我驱毒,都遇到波折,看来我这次是劫数难逃了。”

  虞卒:“放心吧,我不会让你死的,你一定会活的好好的,就跟过去一样。”

  小雨笑了:“好吧,既然臭鱼这么说了,我怎么能辜负大家一番心意呢?”

  虞卒将要药碗送到小雨的嘴边,一顾药气扑面而来,小雨:“从小我最不喜欢的就是喝药了,实在是太苦了。”

  小雨向虞卒表示要坐正身子,虞卒本担心小雨坐都坐不起来,可是小雨执意要那样做,所以也只好依从他。小雨坐好身子,右手端着碗,一口喝下,没过多久,竟然从口里喷出黑色的物质,吐了出来。然后小雨就眼睛一闭,昏倒在虞卒的怀里,虞卒也一时不知道办好,连忙高声喊外面的长老们,长老们应声而入,虞卒祈求的眼神望着首领长老,“这到底是怎么啦!”

  长老首领们赶紧去搭脉,脸上露出喜悦的表情,哈哈大笑。

  虞卒责怪的眼神。

  首领长老拍了拍虞卒的肩膀:“刚才,一口黑色的血就是蜂毒的毒素,现在完全吐出来,表示已经驱毒成功了,只要修养几日就会好了!”

  这时,小雨慢慢睁开眼睛,望着大家,大家都笑了。

  小雨的身体已经完全康复了,能够下床走动了,而且能吃下一大碗的水果了,长老们也非常高兴。长老们商量着第二天出发启程的事。虞卒就带着小雨出了山洞到附近走走。在山洞里闷了好几天,小雨刚一出山洞,眼睛还不能适应,太阳光依然感觉非常强烈。林子里什么都没有,就是不缺水和果子。果子个个香甜,水也很清澈。小雨好像爱上了这里的一切,她在溪水里抓小鱼,在花园里跟飞在花上地蜻蜓翩翩起舞。但是有蜜蜂经过花时,小雨总是下意识的躲开。虞卒来告诉小雨关于长老们的决定,长老们决定明天就出发离开这里。小雨松了一口气,终于要离开这里了,她有点舍不得了,虞卒突然有种奇怪的感觉,从小锻炼,学艺,炼丹经历风雨,可还是没有一次像这次又惊险又刺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