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书坊 > 一鸣篮球 > 54
  “前辈,你怎么来了?”虞卒对这个看起来仙气十足的老者可是十分尊敬,万壑谷一行如果不是因为这位神秘老者的帮助,他可能早就身死了,更不要说境界提升,还有遇到小雨这个红颜知己了。

  小雨遇到神秘老者也是非常高兴,抱着他的胳膊撒娇个不停。

  “爷爷,我好想你了,你都不知道,自从那日和你分别之后,虞卒就一直欺负我!”

  虞卒气得不行,这个古灵精怪的丫头,又在做着怪折腾他了。

  “虞卒,不是跟你说了要好好照顾小雨的吗?那日你也答应了我老人家,怎么这才没几日就变卦了,就敢欺负我们这么可人娇俏的丫头了!”神秘老者一脸威严的表情让虞卒心里一颤,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爷爷,别生气了,都是小雨不好,惹虞卒哥哥生气了,所以他才教训我的,不关虞哥哥的事!”小雨嘟着嘴巴解释道,眼圈也是红红的,好一个演技派啊!

  虞卒气得够呛,却也只能在神秘老者的面前连连陪着不是。

  这个时候,却有一道阴阳怪气的腔调说道:“我说怎么这么面熟呢,原来是你这个臭鱼啊,怎么,也想在迷雾宫分一杯羹,那也得看你爷爷答应不答应!”

  虞卒听得就是一怒,回头一看,在自己身后对着自己冷嘲热讽的却正是之前有过过节的李无忧,当然也就看到了自己的好兄弟李固还有他的父亲李长风。

  因为有神秘老者和兄弟李固在前,虞卒也懒得和那个混蛋计较个什么东西,只是朝着李长风微微一稽,然后就和李固寒暄起来了。

  “你们怎么也来了这里?”虞卒有些好奇。

  “迷雾宫三十年才开启一次,听说这里正是幻雨仙子的遗迹,怎么可能不过来瞻仰一下上古大能的手笔呢,说不定能够得到什么一鳞半爪的好处。你也知道我们道修仅仅只是靠修炼时远远不行的,要想修炼到元婴甚至渡劫期,那么天材地宝和奇遇是必不可少的,我到这里来也是为了碰碰机会,看看这里有没有我的大机缘!虞卒,你也是为此才过来的吧!”李固笑道。

  “恩,道修之路,路漫漫而修远兮,要想走的更远,就得不停的磨练自己!”虞卒点了点头,不过他有些好奇的是李无忧那个混蛋怎么也能一起到此,上次李长风不是已经教训过了他吗?这么一个弑杀兄长的为恶之人,李长风竟然也敢把他放出来?

  李固早就知道虞卒由此疑问,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解释道:“毕竟是亲兄弟,再加上无忧又是父亲最喜爱的儿子,天赋出众,所以父亲让我这次原谅他,我也不好驳了他的意思,毕竟他是我父亲!”

  “多说无益,你自己小心点吧,我看那个李无忧心怀鬼胎,恐怕还会继续害你的!”虞卒提醒道。

  “放心吧,我一直提防着他呢,要想害我李固,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李固傲然一笑。

  “来,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我的朋友小雨,这两位你之前也应该已经见过了,布兰克和龙岩!”虞卒说道。

  李固看了小雨一眼,也被他的美色所迷,忍不住在虞卒的耳旁说道:“哪里找来的美人啊,长的这样标志?”

  “嘿嘿,不可说不可说!”虞卒卖了个关子。

  就在几人打趣的一会,已经开始有人进山了。

  虞卒回过头来向神秘老者问道:“前辈,我们一起进山?”

  “嘿嘿,还不知道你的心思,放心吧,进山之后紧紧跟在我身边,我会护得你们几个周全,将才那个中年人你小心点,我看他看你的目光有些不善!”神秘老者提醒道。

  “多谢前辈!”虞卒感激道,看来上次结的仇倒是被他们记恨住了,自己可要小心点,不能事事都让前辈帮助自己,那样也显得自己太无能了。

  众人开始进山,因为进山的准备做的充分,又有神秘老者的帮助,所以一路都很顺利。直到他们过了一座山头之后,重重迷雾出现在了他们的面前,这些迷雾就好像有着自己的生命似的,不停的翻滚着,可是却不会溢出那个范围半尺。

  虞卒注意到,有一只兔子不小心闯进了这片迷雾,然后很快的就化为一片白骨。

  这些迷雾,十分危险!最危险的地方通常都隐藏着宝藏,看来迷雾宫应该就是在这片迷雾之中,难怪上百年来无数道修和武者进入这里就再也没有出来过,原来这里竟然是这么危险的地方,光光只是这些雾气就不知道吞噬了多少修者的生命!

  “怎么办?难道就要在这里止步吗?”虞卒心有不甘。

  已经有些眼红的修者一时冲动的闯入了雾气里面,可是被雾气席卷过来就马上化为了一堆白骨,吓得那些有心夺宝的修者都是心头发冷!

  可是也有一些早有准备的修者运转着某种克制雾气的功法或者驱动着某种宝物就那么直接走了进去,那些雾气纷纷的避开他们,眼见那些人越走越远,迷雾之外已经有人开始厮杀,就为了抢夺对方可以进入迷雾的法宝。

  “虞卒,我们先走了哦!”李固虽然想带着虞卒一起进去,可是看父亲的脸色是绝对不会答应的,于是向他有些歉意的笑了笑。

  虞卒回以一笑,表示理解。就在他思索着该怎么进去的时候,神秘老者忽然递给他一盏灯,对他说道,用灵力将灯点燃,然后就可以进去了。

  虞卒试着向这盏有些破旧的灯里输入灵力,很快的,灯芯处就燃气一丝火苗,纯白色的火焰,可是却让众人的心里一静,感觉到心境平和下来。

  似乎是发现了虞卒这里的异常,所以也有修者朝着他们扑了过来,想抢夺他们走里的灵灯。

  可是却被神秘老者挥了一下衣袖就被不知道打到哪里去了。

  “走吧!”出于对前辈的敬意,虞卒直接提着等当先就走了进了雾气中,然后布兰克,龙岩还有小雨和前辈都一起走了进去。

  “前辈,这盏灯叫什么名字啊,竟然这么厉害,不仅能够驱除毒雾,而且还能够让人心境平和,不为外物打扰,如果修炼的时候点上这么一只灯,应该是想走火入魔也很难吧!”虞卒问道。

  “你小子眼光不错,这盏灯却是是件上古遗留下来的宝物,叫做明净灯,不仅能够驱除任何不干净的东西,而且最宝贵的是,他让你的修炼从此再也没有心魔之忧!”神秘老者解释道。

  “爷爷,这件东西这么好玩,不如就送给小雨吧!”小雨又在一旁抱着神秘老者的胳膊撒娇了,看得虞卒心里一阵冷汗,傻丫头,这么高贵的东西,怎么可能让前辈送给她,这也真是太为难前辈了。

  不过让虞卒没有想到的是,不知道是傻人有傻福还是小雨真的很讨人喜欢的缘故,神秘老者听了小雨这么说,竟然就笑着答应了了她,说这盏灯使用完毕之后,就直接送给她当做礼物了,看得一旁的虞卒,布兰克龙岩三人心里眼红不已。

  就在这个时候,虞卒忽然擦觉到气氛有些不对,他们的周围隐隐有了一些觊觎的目光都在盯着那盏明净灯,看来也都察觉了这盏宝灯不是凡物。

  “虞卒小儿,我觉得你这盏灯挺有意思的,要不要借给你爷爷我玩玩!”李无忧那个讨厌的家伙又出现了。

  “李长风家主,请问这是你的意思还是你这个不成器的儿子的意思?”虞卒向李长风质问道。

  “这个嘛......我瞧着你那盏灯还有点意思,不如就借给我们无忧玩两天,事后在还给你们如何。这样吧,我再送你们一颗辟邪珠,就算没有了那盏灯,你们也可以安全出入毒雾,你们看如何?这样你们反而还赚了一颗珠子,这可是稳赚不赔的生意!”李长风恬不知耻地说道。

  “你无耻!”小雨心思单纯,一看到李长风这种当着人面说鬼话的家伙,就是气不打一处来。

  “你怎么不把你们的宝物借给我们玩两天?说鬼话向糊弄谁呢!”

  小雨的话让李长风的脸色变得难看起来。

  “李家主,这盏灯也并不是晚辈之物,用完还得还给人家,所以也就不便相借了,只能在此谢谢家主的好意了!”毕竟看在李固的面子上,虞卒也不想给对方难看,所以也就婉拒了。

  “父亲,人家不借就算了,何必强求呢!”李固也在一旁劝解道。

  “什么狗屁东西!”一看到虞卒竟然敢拒绝,李乘风当即就是大怒,一个筑基三阶的道修,竟然也敢在他结丹期高手面前大放厥词?

  李长风一把挥开李固的手,对着虞卒威胁道:“要你的灯是给你面子,现在是在和你好好说话,可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等下老子让你吃不了兜着走,小子,识相的话,赶紧把灯给老子送过来,说不定老子还能饶你一条小命,要不然......”

  虞卒回过头来无奈地看了神秘老者一眼,幸亏遇上了前辈,不然进来这雾气也不就是被虐的份!

  “灯是我的,你待如何?”神秘老者笑得满面春风,可是虞卒却知道前辈笑得越和气的时候,就代表着他已经生气了,如果你这个时候还好死不死的和他顶,那你就是吃饱了撑的找死了。

  “去死!”一柄紫晶飞剑朝着神秘老者刺了过去,李长风这个家伙还真是阴险,说出手就出手一点动静都没有。

  就在虞卒心里都捏了一把冷汗的时候,却见那柄飞剑的剑锋被前辈两根手指头给捏在了指尖,飞剑虽然不停地挣扎着,却始终挣扎不出前辈的手指。

  李长风额头上的冷汗流了下来,他也算是个老江湖了,见识自然不浅,那位老者竟然单单只是凭借着两根手指头就禁锢住了他结丹期高手全力施出的飞剑,境界比他只高不低,碰到硬茬了!

  这世界上有那么一种人就是那么无耻,之前还喊打喊杀的,可是后面一看不是对方的对手,马上就哭着求饶了,也不觉得害臊的。

  “前辈,我们就此罢手如何,我这里还有一瓶筑基丹送给你们作为赔罪怎样?”李长风苍白着脸色低着脑袋恳求道。飞剑被禁锢,连带着他本身也受到了一些轻伤,要是万一那个老人家手里没个轻重,把他的飞剑给毁了,那他可就元气大伤了。

  道修的飞剑是与修者本身元神相连的,飞剑里面原本就有修者的一小部分元神,一旦飞剑被毁,修者本身元气大伤,少说也要十年时间才有可能恢复,所以李长风这下可真是吓得够呛。

  “虞卒,你看如何?”神秘老者一手捏着剑尖,意态轻松的向虞卒问道,把决定交给了他。

  虞卒想了想,决定给李长风一点教训就行了,还是不能杀了他,毕竟李固是他的兄弟,他也不想彼此因为这件事情伤了和气。

  虞卒摇了摇头,可是却对神秘老者说道:“不知道他后面还会使用什么阴谋诡计来报复我们,前辈不如我们就请他们出了这迷雾吧!”

  “虞卒,你竟然如此狠毒,妄想独吞宝贝!”李无忧一见父亲不是对手,性命都捏在人家手里,而且他们即将被赶出这里,心里一时恨恨不平。

  “闭嘴,蠢货!”李长风恶狠狠地骂道,同时向李固使了个眼色,让他替自己好好说说话。

  “虞卒,你看......”李固也是不好意思一而再再而三的求情,毕竟虞卒已经够给他面子了。

  “李固,你们就不要再蹚这趟浑水了,赶紧回去吧!”虞卒叹了口气,也是有些无可奈何,对付李长风这种小人,就应该是赶尽杀绝才是,可李固毕竟是他的兄弟,有些事情也只能点到为止,就是不知道李长风以后还会用什么手段来报复他,想想就是很头疼。

  “好吧,放了我父亲,我们这就走!”李固拱了拱手,表示相求。

  “孽子!”李长风低声咆哮道,他是想让李固说说好话,把这次糊弄过去,可不是真的想退出此次迷雾宫之行,可是却没想到李固一口应承了,这让他心头火起。

  接下来就是猛然一声脆响,飞剑的剑尖被神秘老者给捏断,李长风受此打击,一口鲜血喷出,身受重伤,此时他是不想走也得走了,毕竟没有了战斗力的他随时都只能任人宰割了!

  我们走!李长风用袖口擦拭了一下嘴角的血迹,无比阴毒的看了虞卒一眼,带着二子飞快的离开了迷雾。

  我们现在走吧!经过这么一段遭遇,虞卒的心里有些悒郁,没想到一向纯正老实的李固竟然有那么一个卑鄙无处狠毒的父亲,恐怕李固的日子从此以后不会好过了,毕竟他那样的性子生活在那样一个家庭,应该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虞哥哥,你没事吧!”感觉到手心的温暖,原来不知何时,小雨来到了他的身旁,并且握住了他的手掌,让他的心里也是一暖。

  “没事,这么点打击怎么可能对我产生影响!”虞卒一下子又满血复活了。

  “快看,前面有座建筑物,应该就是迷雾宫了!”这时候,一直没有出声的布兰克忽然一声大喝,众人的精神也是一振。

  那是一座雄伟无比的高大建筑群,众人来到这里之后,毒雾已经散去,虞卒注意了一下,除了他们这支队伍,其余的一共还有二只小队也到达了这里。

  “虞哥哥,你快来看,这里有三座门,我们到底从哪座门进去啊?”小雨在前面喊道。

  虞卒走到近前一看,确实是有三座石门耸立在他们的面前,每座石门看起来都是不分轩轾,从外表看起来也没有细微的差异,仅仅只是凭着表面是无法判断出到底走哪座门进去才真正是迷雾宫的正门的。

  这些仙人遗迹里面通常都留有仙人的宝贝功法,只要能够活着进去当然是收益巨大,可问题是伴随着这巨大收益的也是无比巨大的风险。无数的机关陷阱,阵法傀儡绝对会让你一不小心就把性命葬送在这里。除此之外,你还要警惕身周这些和你一样到这里寻宝的道修,他们可都是会杀人越货的,并不是什么良善之辈。

  “诸位诸位!现在有三座门,而我们这里又刚好有三个队伍,要不我们商量下,各自进去哪道门?”一位身材高大的中年人站了出来。

  “那好吧,我们划拳决定胜负,赢的人走中间,输的的人再决定走左右两边,如何?”有个女道修提议道。

  “没有问题!”众人纷纷表示同意。

  接下来一阵划拳,虞卒他们队伍被分配到的是左门。

  三支队伍彼此打量了几眼,然后一言不发的走进了各自的洞门之中。

  “前辈,那三座门到底那座才是安全的啊!”虞卒知道以前辈的见识,肯定对这个迷雾宫有所了解。

  “三座门,其实没有一座是安全的,可是走中间的那座门的话,距离会短上一些!”神秘老者解释道。

  “真是可惜了,划拳我并不擅长啊!”虞卒有些讪讪地笑了笑。

  “笨鱼,笨死了!”小雨也在一旁抱怨道。

  ......

  “不对啊,前辈,我们都走了半天了,怎么感觉就像是在原地踏步呢?一点进度都没有,我们不会是迷路了吧!”虞卒已经有些心烦易遭,这座迷雾宫也太诡异了,走了这么半天,竟然都没有找到任何出处,依然在宫里绕来绕去,也不知道其他的两支队伍是不是也像他们这样的情况。

  “果然,迷雾宫就是一座迷宫,是按照九曜八卦阵的原理设计的,其中又融合了日月星辰的运转之理,想破开基本上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宫主幻雨仙子本人在阵法禁制上面的天赋极高,她所布置的迷宫基本无解!”神秘老者眼里冒出精光,仿佛终于碰到了一件有意思的事情。

  “那前辈,我们应该怎么办呢?现在就是想出去恐怕也是不行了,进来的时候没有做记号,现在也出不去了!”虞卒有些苦恼。

  “是啊,前辈,怎么办啊?”小雨,布兰克,岩龙也都是急的一塌糊涂,他们大好青春年华可不想老死在这里,那样也太悲剧了。

  “急什么?”虞卒喝斥道,“前辈肯定有办法的,是不是?”

  虽然内心同样焦急,可是他却看到神秘老者眼里的光芒,知道他肯定是有方法的。

  “几个小子,急什么,我老头子要是没半点把握,会带着你们进到这该死的迷雾宫?”神秘老者大笑道。

  虞卒的心里松了口气,至少,这下他们不用担心会被困死在这里了。

  但是迷雾中迷雾重重,虞卒看到眼前的重重迷雾还是茫然了,有些费解。虞卒和小雨在森林里迷了路,他们在林子里兜了好几个圈,都找不到出路,并且雾气越来越重。肚子又饿,虞卒从包袱里掏出最后一个干粮递给小雨,小雨接过干粮,把他一分为二,留下小的,递个大的给虞卒。

  小雨解释道:“我个子小,吃的少,大的给你!”

  虞卒也不客气,一把抢过干粮就咬了起来,边咬变说:“还真饿呀!”

  小雨也看着虞卒小心的咬着干粮,两人相视而笑,两人有说有笑。

  天渐渐暗下来,小雨和虞卒干脆坐在地上望着天上的月亮,可是奇怪的是根本瞧不见月亮。小雨担心道:“这浓雾比我家乡的雾厉害多了,越看越可怕。根本找不到路!好像连月亮也看不见了。”随后是深深的叹息。

  虞卒看了一眼小雨,又无奈的环视四周,周围被浓重的黑雾笼罩着,虽然是林子,林子也被白色的浓雾包裹着,仿佛身处白茫茫的世界,而且好像是永远走不出去的世界,一种绝望的席卷而来。

  虞卒:“看来我们只能等到明天早上了,看看明天雾还散不散了。”小雨接了一句:“如果明天早上的雾更重了,那我们这么办?”

  虞卒安慰着小雨:“放心吧,明天我们一定会安然出了这迷雾的。”小雨靠在虞卒的肩膀上慢慢闭上眼睛睡着了。虞卒刚才对小雨说的那番话完全是安慰的话,他对能不能走出这片林子也很迷茫,也很费解。天乌黑了,月亮跃上最高点,他坐在林中,开动脑筋,可是那么多的鬼点子好像但是仿佛躲起来睡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