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书坊 > 一鸣篮球 > 50
  这些事情也就只能以后再去调查了,现在最总要的事情就是虞卒想要知道百灵鸟是要变成什么样子,怎么看起来那么痛苦呢?

  “轰隆隆!”天空之中再一次响起了雷声,虞卒知道,应该是百灵鸟要渡劫了吧!不过百灵鸟不害怕任何雷劫,所以虞卒也不用担心。这只不过是走一个形式而已。

  在那边正在进行渡劫的时候,虞卒发现几位前辈这里也有了动静,不过并没有百灵鸟那般动静,而是噼里啪啦骨骼发出的响声。

  在看过去的时候,所有的热好像都年轻了好多岁,虞卒不敢相信。这金丹不仅仅可以提升实力,也可以将年龄变得年轻,皮肤变的更好,那是不是也会包治百病?

  可是接下来的事情就让虞卒以后不敢去轻易尝试了,因为虞卒看见几位前辈可是在地上不停的翻滚啊!好像是体内有什么东西带着他们一起乱窜似的。

  身上没多大一会儿就出现了皮肤被撕开的情景,不过并不严重,虞卒知道没什么问题。可是奇怪的是刚刚撕裂就会立刻愈合。

  而且这还是主动技能啊!不需要任何的施展,这就说明以后只要不是突然之间致命的伤害,这金丹就可以子都修复他们的身体啊!不过想想也知道这一定是有着什么限制的。

  毕竟事情不会像想象之中那么完美,要是真的那样的话,不就是几乎等于无敌的存在了么!

  大概有过了半个时辰,所有的热都停止了本来的动作,静静的坐在地上,已经开始收工了。

  此时太阳已经落山,天空之上的星星显得格外耀眼,虞卒知道身边的人一定非常累了,所以今天回去的可能性不大。就想说在附近找找什么能吃的魔兽,这样的话也填饱一下肚子啊!

  砰地一声,把坐在地上的人都吵醒了,全都睁开眼睛朝着发出声音的方向看过去。虞卒隐约感觉到是之前冲上天去的那只百灵鸟,所以赶紧跑过去看看。

  这不看还好,一看竟然发生了一件让虞卒意想不到的事。

  淡蓝色的翅膀紧紧地裹着一个漂亮的女人,不仅仅是比小雨漂亮,而且比起鹿亦瑶也漂亮太多了,尤其是耳朵的地方很像小猫一样,简直就是一个人形宠物。

  “喵喵!赶紧躲远点,不知道我没穿衣服么?”长长的尾巴一下子将虞卒甩得老远。

  “额……你怎么变成猫了?还是带翅膀的?又有耳朵又有尾巴……”虞卒真是无语,自己从来没见过这样的魔兽。

  “以后就叫我喵喵吧!我进化了,谁知道会进化成这个样子啊!不过看起来也很可爱嘛!”说着喵喵从坑里面跳出来,刚刚化成人形,还有这一对翅膀。喵喵还不然会运用呢!

  还没有等虞卒说话,喵喵就看见了这几个也是刚刚将金丹吸收进体内的老家伙,竟然用一种色眯眯的眼神看着自己,这可真是让喵喵万分恼火啊!竟然敢对她用不敬的眼神。

  大概是看出来喵喵生气了,所以都低下头来做本来该做的事情。就是一个个的心跳加快,全都被喵喵的形象给吸引了。

  如果不是因为这些人曾经帮助过喵喵,喵喵才不会这么轻易的这些人呢!

  尴尬的笑了笑,岩龙看着在一旁生气的喵喵说道:“谁让你这么漂亮啊!我们这么多年都没见过女几次人,不心动才怪呢!”

  既然是夸喵喵的话,喵喵自然是开心了,她从来都没有想过自己竟然有一天真的可以化为人形。

  虽然说和人不完全一样,不过喵喵也觉得知足了,毕竟这才是她独一无二的地方啊!

  “我们吸收金蛋的灵力实在是太少了,好在是它能够一直存在我们体内,在我们需要的时候随时进行吸收和转换。虞卒你这相当于多次给了我们一条命啊!”喵喵很开心,因为看起来虞卒也很喜欢她。

  嘿嘿的笑了笑,虞卒已经想不到任何词语来形容自己现在的心情了,他知道现在的自己一下自己多了这么多的得利的助手,还有一个人间尤物。还有什么事情比这些更让人兴奋的呢?

  抬头看了看天相,虞卒瞬间呆住了,这可真是好事成双再翻倍啊!因为虞卒看见了天上那九天神星竟然正在汇聚。

  这说明今天夜里一定会有大量的魔兽出现,来吸收月之光华。因为九天神星能够将月光的精华逐渐放大。

  这可是千年难得一遇的事情啊!若是能够捕捉吸收了月之精华的魔兽,虞卒可真是发大财了。

  先不说这头魔兽的魔核值多少钱,就说这头魔兽要是能被驯化,一定会成为一方霸主存在的。

  并且同类魔兽之中,已经不会再有敌人了。虽然比不上仙兽,但是比起平常家里捕捉的魔兽强太多了。

  而且若是发现了了月之精华的人也一样可以吸收,并保存这种能量,月之精华的压缩体虽然比不上上品丹药,但是却足以和中等的丹药媲美了。

  重要的是它能够一直存在体内,若果不是被人强行打散,或者说是被人故意丢弃。那么这月之精华就会一直在一个人的体内,危机时候更能够显示出月之精华的能量。

  和虞卒之前弄出来的十枚金丹有一定的相同之处,所以这月之精华是很多人都向往的。只不过这九星会聚,并不一定是所有人都能过看到的。不是对以前的事情了解甚多的人,或许就只能错过这一次机会了。

  不过虞卒道不担心自己朋友们错过这一次机会,因为虞卒的金丹可是比这好了不止千倍百倍呢!

  再说现在也不清楚这两种是不是能够融合,要是能够融合的话,虞卒才觉得完美呢!要是不能融合的话,那只能眼睁睁的浪费掉其中一样了。

  发现了虞卒的异样,喵喵立刻来到了宇宙的身边,用她那可爱的耳朵,上下蹭着虞卒,就和真的小猫一样。

  随后便了解到了虞卒在想什么事情,这个时候虞卒才知道这是喵喵的一种新能力。就是只要蹭一蹭对方,对方心中所想的事情就瞒不过喵喵。

  不过这种方式并不是对所有人都管用的,一旦比喵喵厉害三倍以上的人,喵喵就没办法辨别这是别人故意想给她看的,还是真的这么想的。

  “虞卒,这东西这么好,让我试试呗!反正我是魔兽,和你们不同。”喵喵笑嘻嘻的说道,这样子不仅是萌,而且还非常妖娆。

  给虞卒一种感觉就是喵喵不是一只小猫,而是一只狐狸,可是虞卒纳闷了,小雨虽然是妖,但是和魔兽不同啊!怎么会弄出一个这么稀奇古怪的东西啊?

  不过这件事情还是要等到以后有机会再问比较好,虞卒现在要告诉喵喵该怎么吸收月光精华,这可是连龙岩一行人都不知道的事情呢!

  若不是宇宙有着强大的知识库,或许今天就要错过一次好机会了。虞卒现在还没有吸收丹药,所以来吸收这月之精华也是一件很好的事情。

  以前就有传说,说是人类没办法写手月之精华,但是虞卒最后才发现这个理论被幽蓝仙人给破解了。也是只有仙人才能够知道的事情呢!

  九星会聚,虞卒觉得自己的身体都不受自己的控制了,就这样静静的漂浮在月光之下,源源不断的力量朝着虞卒涌了过来。

  学者虞卒的样子,所有的人都开始同样的做法,他们可不在乎用的时候刻意二选其一呢!

  时间就像是静止了一样,所有的人都在享受这这里的时光,整片森林里面被月光照的很亮,虽然没有白天那么多的色彩,但依旧可以将眼前的食物看得非常清楚。

  “天啊!累死我了,折腾了一晚上。”喵喵在太阳升起以后,第一个说道,他现在可是想要好好的睡一觉呢!

  拉着喵喵的尾巴,虞卒问道:“喵喵。你为什么是一只小猫?是你潜意识之中就是这样还是说你自己也不知道?”

  “喵!虞卒以后不许拉人家尾巴!猫的尾巴是不能碰的。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模样,但是这样子好像就是我弹升的一样。”喵喵知道自己现在已经捡了一个大便宜了,所以并没打算和虞卒吵架,不过不能碰尾巴的事情还是要说出来的。

  点了点头,虞卒觉得这是她遇见的最奇怪的事情了,什么事情都可以有一个合理的解释,但是到了喵喵这里,真就是解释不清了。

  明明喵喵最开始就是一块石头,也可以说是一个心脏,现在竟然慢慢的变成了一只小鸟,又变成了一只猫!以后会不会变成小白兔?

  想到这里,虞卒嘿嘿的笑了起来。要是以后喵喵真的变成小白兔了,那么自己就可以拉着小白兔的耳朵了。

  “想什么呢?还不赶紧去准备吃的东西?再不吃的话我们就饿死了。”喵喵流露着那非常可爱的延伸,真是让虞卒没办法拒绝啊!鹿亦瑶也是单纯可爱的姑娘,而小雨则是有一点火辣,但是面前这个就是真的诱惑了。

  因为喵喵本身就是一个非常聪明的魔兽,现在竟然会卖萌,还会诱惑。虞卒要是没有一些定力的话,早就被喵喵把魂勾跑了。

  吃的东西很快的准备好了,虞卒说道:“我们吃完饭以后就回去吧!小雨和布兰克在那里应该等待我们很久了,我回去以后就要进阶筑基三阶了。”

  笑着摇了摇,龙岩苦笑着说道:“没想到你还真的能做得到啊!本以为你能筑基二阶就已经是一件不错的事情了呢!”

  不过大家想想觉得也很正常,虞卒这一次在万壑谷之中,经历了多少事情啊!这可是经历了很多以后,虞卒几次的死里逃生才会站在今天这里!

  用力的咬着手中的肉片,岩龙说道:“那赶紧吃吧!我们吃完以后就回去给你护法。”

  这一次九星会聚的确是给大家都带来了不少的好处,虞卒知道只要自己以后一句话,这些人一定会马首是瞻的。谁让自己真的能够让这几位前辈信服呢?

  “小伙子,本来我们是打算收你为徒的了!现在看起来好像是你并不需要我们啊!”长琴笛仙看着虞卒,心中知道虞卒一定是一个不简单的人,不然的话怎么会做到这么多让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的事情呢?

  收他为徒?虞卒听了以后不知道要怎么形容自己的心情。他倒不是不愿意当这些人的徒弟,只是他们真的能把他们的手艺传给自己么?

  看了看岩龙,虞卒站在原地很直接的说道:“众位前辈,若是你们很愿意收我为徒,我当然是很开心了,只是不知道中为前辈是打算要一个徒弟的名号,还是想呀传给我你们的功法?”

  “这自然是要把我们毕生所学的倾囊相授了。”长琴笛仙有些不明白,虞卒怎么会问这件事情,难道说虞卒不相信他们几个么?

  “说实话,我只是很好奇,你们每一个人所会的东西全都不一样,要是交给我的话我怕我学乱套了么?”虞卒虽然愿意,不过游学东西也是要学会取舍的,否则要是结果并不是想象之中那样的岂不是很让人难过么?

  这件事其实他们也都想过,要是对别人,他们一定有所顾忌,但是面对虞卒这样神秘的人。没有一个人觉得虞卒不行的!

  其实岩龙也清楚虞卒说的事情,不过既然大家都相中虞卒,那么就让虞卒自己决定好了,所以直接说道:“这件事情就先让虞卒兄弟考虑吧!等我们平安出去了以后再说。当然你可以不认我们当师傅,只要心里有我们认真的和我们学习就好了。”

  其实虞卒也知道,除了真正的功法,还是需要一些其他的辅助的。现在的虞卒对什么都了解,但是精通一些的也就只有功法和炼制丹药了吧!

  不过虞卒一人之力还是练不出上品丹药的,所以对于这些前辈的技艺很是好奇,就算是不能拜师,虞卒也想要学几招,不过现在不是时候就是了。

  “喵!前方有不明魔兽靠近,请大家注意了!”喵喵皱着眉头轻轻提醒道。

  虞卒瞬间神情紧张了起来,刚刚经历过一场大战的人们,此时再也经不起任何变动了,虞卒抓起身边小雨那柔若无骨的小手,小雨脸上顿时泛起了一片绯红,虞卒身边的众人,看到这一幕,也是感到什么十分无奈,都说沉浸在爱河的女人智商会变得十分低下,可在此时的小雨的身上,众人已经不知道什么东西叫做智商了,此时虞卒正在紧紧的凝视着前方,听到喵喵的警告声音,虞卒也顾不上此时现在小雨的表情了,只得任由小雨自己在那里胡思乱想。

  片刻之前,一条庞然大物出现在了众人面前,带起的尘土在空中飞扬,众人勉强的睁开眼睛,开始打量面前的巨兽,这条巨兽在在空中扇动着巨大的翅膀,扇动之间,带起一道道狂风,宛如刀子一般刮在众人的脸上,此时虞卒深知自己状态不佳,如果强行与眼前的巨兽战斗的话,战斗的结果难以预料,而起众人皆处在这片森林的腹地,如果发生了战斗,显然会引来更过实力更为强大的魔兽,

  所以虞卒顾不上所谓的面子,只得高喊一声众人快退,便拉着小雨的小手向身后疾驰而去。小雨从小娇生惯养,明显是从未受过这等气,还未与之战斗,便慌忙逃窜,但是又碍于虞卒就在自己身边,又不好发作,只得小声嘟囔道:“废物!这条臭鱼,一点男子汉气概没有。”对于近在咫尺的抱怨,虞卒显得颇为无奈,自己又不知道该如何才能说过身后这位伶牙俐齿的小妞,只得把那股怨气压在心里,只管闷头向后疾驰着,

  虞卒没有预料到的是,身后的魔兽的速度竟然是出奇的快,在众人全力催动着灵力情况下,那头巨兽与他们的距离还是一点点不断的被拉近,这样下去,早晚会被这头巨兽追上的,虞卒咬紧牙关,把手中的小雨,往自己身前一送,对着前面的喵喵说到,你保护好小雨,我来垫后,!众人都是身经百战的高手,战斗经验都是极其的丰富,在场的人,也只有虞卒一人还有再战之力,且如若战败,以虞卒那诡异的身法,那魔兽就算再厉害也没有留住虞卒的能力,而此时自己要是再逞能的话,不仅不能帮到虞卒,还会给他带来不小的麻烦,所以众人都没有再多说什么,

  但是小雨却感到非常不高兴。那宛如樱桃般的小嘴,此时已经撅起的可以挂上一个铃铛了,明亮的大眼睛也泛起了一阵阵水雾,心里暗想,这个臭鱼,又这样把人家甩下来了,人家明明很厉害的,总是小瞧人家!

  此时的虞卒并不知道小雨心中所想,看到众人渐渐从自己的视线中消失,虞卒感到了一阵轻松,望着前面喷涂的气息的巨兽,虞卒的狂傲之气油然升起,现在老子陪你好好玩玩!

  眼前的巨兽显然已经有了很高的灵智,从对面那个弱小的人类眼中,它看到了一丝轻视,这让它勃然大怒,小小人类竟然敢如此在自己这头巨兽王者面前放肆!

  巨兽大吼一声,蕴含着灵压的怒吼,向喷涌而来,虞卒冷笑一声,爆发了,自己的气势。两股灵压在半空中激烈的碰撞,灵力在碰撞中炸裂开来,磅礴的灵力,向周围席卷而去,周围的树木上的叶子在这两股灵力的碾压下,瞬间从枝条上脱落,霎那间,漫天的叶子在空中飞舞盘旋着,

  虞卒的战意在这一刻被眼前巨大的凶兽完全勾起了,这是他达到筑基三阶以来碰到的第一个旗鼓相当的对手,虞卒深吸了一口气,体内疯狂的流转着灵力,左手持刀,右手持剑,在地面上静静的伫立着,凝视眼前的凶兽,那一刻虞卒的气息浑然天成,宛如天兵下凡一样,周身散发着王者天成的气息,

  虞卒慢慢从地面上升起,冲着眼前的巨兽冲了过了,体内的灵气由于过于巨大,已经抑制不住的向身外散发而去,这股灵气在虞卒巧妙的控制下,不仅没有在空中消散,还在虞卒周围形成了一道光圈,把虞卒的身体的每个部位都紧紧的包裹在了这道光圈里面,这是属于虞卒自己的铠甲,对面的巨兽显然也不是等闲之辈,望着疾驰而来的虞卒,巨兽没有丝毫慌乱,巨大的翅膀一闪,巨兽那硕大的身影的就消失在了虞卒眼前,

  虞卒暗道一声,好快!便感觉自己身体的右边一股蕴含着巨大的灵力的物体冲了过来,凭着过人的反应速度,虞卒横刀一挡,眼前的景象便浮现出来,巨兽硕大的爪子和虞卒手中的刀,碰撞到了一起,虞卒被这股巨大的能量打的倒飞了出去,连续撞断了几根树木之后,虞卒才勉强稳住身形,只见那头巨兽的爪子上的鳞片有的已经碎裂开来,隐隐的看到了里面肌肉的纹路,绿色的血液,从破口中缓缓低落下来,

  虞卒看到眼前的一幕,也是非常的震惊,这头凶兽的防御力竟然是如此之强悍,虞卒知道自己那一刀的厉害,寻常筑基三级的人在虞卒的这一刀下,没有任何存活的希望,所以眼前的巨兽要是按人类的等级来分的话,明显是高出了筑基三阶很多,很有可能达到了四阶甚至是五阶!

  凶兽看看了爪子上的伤痕,眼中的凶光也是愈演愈胜,多少年了自己已经忘记了受伤的感觉了,这些年想抹杀掉自己的人有很多,往往是不到一个回合,便惨死在自己锋利的巨爪下,而眼前的人明显没有出众之处,而且凭着自己敏锐的嗅觉,已经发觉了眼前的虞卒修为比自己低了不止一个档次,可他为什么会伤到自己呢?而且是伤到了自己防御最为坚固的爪子!

  凶兽的灵性大开,本能的驱使并不想让它和眼前的虞卒过分纠缠,可是身为兽中王者,岂有未战而退直说,便大吼了一声,仿佛是为自己提升气势,

  可是这一切在虞卒的眼中都是无用之功,实力的差距就算你再什么狂叫都是无法逾越的。自己虽然在等级上不如这个凶兽,但是实力上就算不能说稳压一头也可以算是平分秋色。

  虞卒仿佛是看到巨兽眼中有了一丝退却的意思,便冷笑一声,畜生!当初追大爷的是你,现在想跑的也是你!哪有这么容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