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书坊 > 一鸣篮球 > 45
  依然没有小雨的声音,虞卒觉得很奇怪,刚才自己说话的声音小雨都能听到,难道是小雨出现意外了?所以才没有回答自己?

  带着疑问,虞卒自然是不会轻易的放过任何一次机会了,所以就想要每一个门都看一遍,这样子的话就能够找到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着,虞卒一个一个的寻找,却还是找不到小雨的踪影。忽然之间虞卒发现自己的脚下有一个机关,虞卒毫不犹豫的踩了下去,周围的门瞬间全部消失。

  “虞卒,不是不要你来么?为什么你不听话?为什么你还是要来?”小雨看着虞卒,好像是有些不解的问道。

  “你是我的朋友,我不可能丢下你不管。”虞卒说着好像丝毫没有犹豫的样子,只是在虞卒的脸上,写满了疲惫,这一路或许没有发生什么太危险的事情,但是虞卒也确实是受到了不少的阻碍。

  看着虞卒,小雨竟然欣慰的笑了,但是这笑容里面也包含着异样得感情,让虞卒觉得有些奇怪。

  拉起了坐在地上的小雨,虞卒问道:“怎么?发生什么事亲了?你怎么一个人坐在这里?刚才到底是什么人把你带到这里的?”

  摇了摇头,小雨看着虞卒说道:“我也不知道,刚才就忽然之间到了这里,我担心有危险,所以不想你过来。”

  摸了摸小雨的头,虞卒第一次这么温柔地说道:“傻丫头,我怎么可能丢下你不管呢?”

  虽然虞卒心中还是有很多的疑惑,但是虞卒没有再继续问下去,而是看着小雨轻声的问道:“你没有受伤吧?我们现在回去吧!”

  “我没事,既然都来了我们还是不要这么快离开好了,说不定这里面还有什么你需要的宝贝呢!”小雨好像是又恢复了往常的样子,虽然说不太清楚小雨到底在隐瞒些什么,但是虞卒总能感觉到这些事情和自己有关。

  凡是和自己有关的事情,虞卒都会调查清楚。就算是小雨现在不说,虞卒也没有问,但是这并不代表虞卒不回去调查清楚。

  看着小雨对着里面也很好奇,虞卒决定还是现在这里面搜刮一下再说,岩龙那里的东西虞卒在岩龙离开之前都忘记让岩龙留下了,这下子还真是让虞卒有些心疼。好不容易到手的宝贝竟然没有得到……

  “好吧!那我们就留下来好好地看一看吧!对了,小雨你之前在这里面的时候有没有发现什么奇怪的地方?”虞卒问着,自己来的时候一路上总觉得有什么阻碍,但是却全都没有什么伤害性质的,这就说明当初建立这里的人并不想伤害从外面进来的人。

  “倒是有一个地方看起来有些奇怪,不过我也不知道是不是有什么不一样的。”小雨说着,心中带着一丝无奈,没想到虞卒最后还是进来了。明明自己说的那么清楚,虞卒竟然不听自己的话。

  不过既然虞卒已经来了,小雨就不能让虞卒白白进来吧!所欲小雨还是看着虞卒指了指自己所说的方向。

  “那边么?”虞卒很奇怪,这不是自己刚刚来的地方么?怎么自己只是才下了一个机关而已,就传送到了肉墙的另一边?这岂不是再告诉自己,如果自己没有穿过肉墙,一样找得到小雨么?

  哗啦啦……哗啦啦……

  虞卒听见流水的声音,就疑惑的看向小雨,小雨是在说这个声音,还是已经发现这里面有东西?

  “没错,就是这里,虽然不知道有什么。但是这种声音一会强一会弱的,一定是有什么东西在里面来回游走。”小雨瞪着两只水汪汪的大眼睛说道。

  话刚说完,轰的一声,就从里面喷出一个水柱……

  水柱一下子喷的非常高,虞卒觉得自己有些奇怪,这是发生了什么状况?是里面有魔兽么?

  “小雨,你先退后,我来查看。”虞卒说着缓缓地朝前面移动,心中很奇怪自己当初来到这里的时候怎么一点声音都没有,而且自己当时可是没有看到小雨的啊!

  对这件事情小雨知道没有什么危险,所以并没有拒绝,朝着后面退去。

  然后就站在那里等待着虞卒的探查结果,没多大一会儿,虞卒就说道:“小雨,这里面什么都没有啊?你之前还有什么发现么?”

  点了点头,小雨指着那道水柱说道:“是啊!之前也是这样过,我也看过好像是什么都没有。但是没多大一会儿,这道水柱的洞口就会愈合。”

  “什么?”虞卒不敢相信,明明都已经开了这么大的一个口,为什么还会出现小雨说的这种状况?

  “是啊!就是这样的,我之前在这里面研究了好几次,都没看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小雨说着,然后很好奇的又指了指之前的地方,看着那个地方,虞卒有些惊讶了。

  这个洞口竟然真的慢慢的在愈合,这真的是没有生命的地下洞穴么?虞卒忽然觉得这里面有些不对劲了,虞卒轻声叫道:“天啊!”

  “怎么了?”小雨好奇地看着虞卒,这样的状况是发生什么事情了?虞卒为什么像现在这样子?难道是知道了什么事情么?

  低着头思考了一会儿,虞卒忧看了看周围的墙壁,摸起来并不是很干,好像是充满了水分一样。

  叹了一口气,虞卒说道:“我怀疑这压根就不是什么地下宫殿,而是一种魔兽的体内,我们就这么进来了……”

  深吸了一口气,小雨破口而出道:“你怎么知道的?”

  “我怎么知道的?你的意思是你早就知道了?”虞卒奇怪的问着,看来小雨知道的事情一定是比自己多。而且一定是比自己多出好多,所以虞卒觉得自己应该好好地和小雨聊聊了。

  摇了摇头,小雨显得有些尴尬,刚才的话小雨是不经意托出口的。因为小雨没想到虞卒竟然这么快就发现这个问题了,所有心中很是惊讶。

  这个问题才会因此脱口而出,在小雨的心中,虞卒一直都是一个充满了神秘感的人,总是能把危难化解。只是这种情况下,小雨又很担心,要是自己带给虞卒的是更多的危难的话,小雨还是担心事情虞卒会解决不了。

  “抱歉,虞卒,我确实是知道一些事情,这是有关于我们妖族古典之中的记载。但是我真的不能说……”小雨低着头,如实地承认了,在小雨的心中的确是知道不少的秘密。

  看着小雨为难的样子。虞卒也不好再说什么了,就轻声的说道:“好吧!既然如此我也就不强迫你了,下次有这种事情早点说,我说看着你怎么这么奇怪呢?”

  看着愈合的洞口,虞卒说道:“这里面任何的东西我们都拿不走的!或许岩龙大哥说的并不是这个地方,我们大概来错了。”

  “不会的,死鱼,你要把刚刚那个洞口找到,里面一定有东西。”小雨这一次说道,心中有些担心,如果不把里面的东西拿到的话,或许虞卒就会有危险了吧!

  “既然你都这么说,我就试试吧!不过应该会有危险的吧!你先躲到一边,也别太远,这种地方走散了就很难在走到一起了。”虞卒轻声说道,心中很是无奈,对于虞卒拉起说,这些事情真的是从来都没有想过。

  在仙界的记载之中,从来没有出现过这种东西,而且在虞卒曾经游历的过程之中也从未出现过这种状况。

  “放心吧!我会小心的。”小雨微微一笑,她的心里比虞卒要了解这里,但是却不能和虞卒去说。只能在心中干着急。

  看着小雨的样子,虞卒知道小雨刚才说的绝对不是实话,如果妖族真的有记载的话,为什么记载上面的事情不能说?自己可从未听说过妖族在记载上面有什么必须要保密的东西。

  叹了一口气,虞卒知道小雨不会害自己。这么长时间了,如果小雨真的要做什么伤害自己的事情的话,早就做了,不会出现等到现在了。

  在这个洞口的附近等着,虞卒没多大一会儿就发现了这个洞口再次破开,想都没想虞卒就将手伸了进去。

  “啊……”小雨传出来一声尖叫,让虞卒担心的回过头去。

  只见小雨的身体瞬间变得苍白起来,刚要抽身去看小雨,只听小雨说道:“没事,你赶快把东西拿出来!我就没事了。”

  看着小雨的模样,虞卒真是担心。不过既然小雨说只要自己把东西拿出来就没事了,那么自己就赶紧那边东西拿出来吧!用力的拽住了手中圆滑的东西,虞卒觉得吸扯的力量非常大。

  但是虞卒是不会放手的,因为虞卒知道,这件事情关乎着小雨的性命。僵持了一小会儿,虞卒就将这个东西拿了出来。

  拿在手上,虞卒看见这竟然是一块乳白色的石头,而且还会轻微的跳动。这……这怎么看上去和心脏差不多?

  “没错,这就是这个生物的心脏,我们现在要赶紧离开了,不然我们就有危险了。”小雨说着,脸色依旧苍白,但是却没有丝毫的迟疑。拉起了虞卒就朝着一个方向跑过去。

  竟然没跑几步,虞卒就看见了布兰克,看到了这个入口,虞卒现在怀疑,是不是自己之前都是在幻阵之中,不然为什么觉得自己走了很远的路,而现在却只走了一小会儿呢?

  不过现在应该不是问这件事情的时候,毕竟一个没有心脏的生物还能够存在多久?再过强大也只能支撑一小会儿而已,要是不赶紧从这个生物的口中出去的话,可能真的就要命丧于此了。

  “你们……”布兰克还没等问出来,就听见虞卒说道:“出去再说……”

  既然虞卒都这么说了,那就一定代表着有危险,所以布兰克也不敢多做迟疑,瞬间就跟上了两个人。

  一路狂奔,小雨在走到死路的时候突然说道:“我们往上跳。”

  没有丝毫的怀疑,虞卒知道小雨在这个时候一定不会说谎,就算是有什么事情隐瞒着自己,也不会在生命攸关的时候去骗自己。

  刚刚跳起身子,虞卒就感觉到脚下的路坍塌了,随后光明再次浮现,几个人回到了沙漠之中。

  布兰克喘着粗气问道:“这是发生什么事情了?你们怎么把地下宫殿拆了?难道是里面什么宝藏都没有,虞卒你就大发雷霆?”

  “闭上你的嘴吧!哪有那么多问题?我们还是先找到水源再说吧!”虞卒现在觉得自己真的很累了,先不说自己之前已经吃下了那颗药,就是后来发生的事情都让虞卒觉得不可思议。

  普天之下竟然还有虞卒不知道的事情。这可真是让虞卒有些忧心忡忡了,如果说自己以前不知道现在能知道还好,可恨的是这个小雨妮子竟然知道还不告诉自己。

  这种到嘴的羊肉却吃不到还真是让虞卒有些难受,只能冲着布兰克发发小脾气了。

  看着虞卒的样子,小雨也知道是因为什么,但是有些事情小雨真不希望虞卒知道,只好开口说:“死鱼,水源就在你的怀里了,你还想一个人私藏啊?”

  在怀里?虞卒想着自己之前把那颗心脏……

  “不是吧?这怎么可能?”天下之大,还真是无奇不有,虞卒第一次觉得世界上竟然有这么奇怪的东西。

  点了点头,小雨确定自己的说法是正确的,然后伸出手来说道:“怎么?不愿意交给我看看么?”

  有些犹豫的从怀中拿出这颗心脏,虞卒皱着眉头说道:“不是不愿意交给你,你想要送给你都成。只是我觉得很奇怪,为什么你会这么说,这东西哪里有你说的那么好?难道这东西还有很多用处不成?”

  接过了这颗心脏,小雨小心翼翼的拿着,用一种很欣赏的眼神说道:“这东西用出多了,关键时候还能救你一命的,我可消受不了。”

  撇了撇嘴,虞卒可不相信这东西有那么神奇,要是真的这样的话,小雨发现了为什么不独吞?难道就是因为喜欢自己才把这东西献给自己的?

  可是小雨之前不是说不要自己过去么?难道也是因为这东西?心中的问题实在是太多了,但是虞卒却没有办法问出口,谁让小雨都说了那些事情她不能说呢!

  拿着这颗心脏,小雨轻声的念道:“以我之名,刻我之音,以我之眼,刻我之灵……”

  这句咒语刚刚念完,虞卒就看见有一道清泉涌出,然后说道:“好啦!这件事情就这样的解决了,你们以后只要拿出水壶,它就会自动出水了。”

  虽然看似一个小小的咒语,但是虞卒很清楚,小雨现在看起来异常的虚弱。很明显刚刚一定发生了什么虞卒不知道的事情,小雨消耗了一定的体力,难道是为了救自己?

  不过虞卒现在不敢下定论,只能喝着水说道:“小雨,看起来你现在很累啊!先好好休息一会儿吧!其余的事情就交给我来做。”

  没有说话,小雨就这样的坐在了地上,盘起腿来打坐。没多大一会儿,虞卒看见小雨浑身透明,竟然渐渐的消失不见了。

  可是小雨的气息还在自己周围啊,虞卒有些担心的大声喊道:“小雨,你在哪?发生什么事情了?”

  “抱歉了,死鱼,我现在不能再跟着你了,我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要去做。或许岩龙大哥回来的时候,你还能再见到我吧!”说着小雨的声音就渐渐的淡去了,这让虞卒心中异常的担忧。

  为什么小雨会突然消失?有很重要的事情?虞卒才不相信呢!有重要的事情离开也没必要这样离开啊!更何况就连虞卒都不知道怎么走出去呢!

  在烈日炎炎的日光之下,小雨就这么不见了,虽然周围还存在着小雨的气息,但是虞卒看得出来,小雨确实是消失了。

  准确的说,这应该是妖族的一种禁忌之法,隐藏身体之后可以传送出一定的距离。但是没人知道能够传送出的多远。

  并且在这过程之中,人必须要是安全的,否则的话就没有办法平安的转移了。只是没有什么大事的话,小雨为什么要冒险呢?难道在这沙漠之中有一些认识的人在一起不好么?

  “算了,虞卒,这是小雨的选择。你也不要再为难小雨了,毕竟她和我们不同。”布兰克说着心中也是很奇怪,虽然他不了解小雨是怎么消失掉的,但是他知道小雨一定是不想让他们知道她发生了什么事情。

  点了点头,虞卒轻声说道:“我只是担心,你要知道之前小雨可是被抓走了,我现在最担心的就是小雨出现什么问题。”

  “我也担心,但是我们真的不能去阻碍小雨的事情不是么?或许她发现了什么好东西正需要研究或者是消化呢?”说着布兰克觉得这件事情确实是有一点蹊跷了,不过他只希望能够和虞卒赶紧离开这个荒芜的地方。

  无奈的看向了天空的烈日,周围的沙尘还是不断的刮起。虞卒只希望小雨是发生了什么好的事情,千万不要发生什么危险的事,否则虞卒还真是会责怪自己的。

  在沙漠之上,想留下脚印真的很难,没多大一会儿就会被风吹过的沙土覆盖。小雨站在这里看着远去的虞卒,心里面有些难过,或许自己以后真的没办法陪在他的身边了吧!

  只是小雨也默默的祈祷,如果岩龙能在一定的时间之内赶回来的话,或许所有的事情都能有一个很大的逆转吧!

  悄悄的跟在虞卒的身后,小雨已经是完全的透明体了,看不见摸不着。所以小雨不担心虞卒会发现自己,以小雨现在的体力,能做到的就只是跟着虞卒了吧!

  在之前不知名生物的肚子里面,小雨已经耗费了自己全部的功力,还把自己身体最重要的心脏交给了虞卒。

  现在的虞卒只有筑基一阶,还是有很大的提升空间的,小雨不希望因为自己而影响到虞卒。

  天色渐渐的阴暗下来,虞卒发现周围已经变得乌云密布,这是要下雨的前兆么?还是有人要渡劫?

  如果真的是渡劫的话,虞卒知道自己和布兰克一定危险了,不过却也是能得到一定的好处的。

  如果能在这渡劫之中擦个边,而且毫发无损的度过,那么实力提升可是会很恐怖的,除非这是最低级的渡劫。那样的话只能让身体淬炼一下,变得更加结实而已。

  “虞卒,我怎么觉得前面黑乎乎的一条线啊?不会是要刮龙卷风吧?”布兰克指着前面的一条黑线说道。

  瞬间虞卒反应过来,这应该是龙卷风带来的乌云,并不是什么渡劫的乌云。看来真是把事情都想得太美了,虞卒说道:“我们找一个地方躲起来吧!否则我们睁开眼睛醒来的时候,说不定就是哪个魔兽的胃里了。”

  拍了拍虞卒的肩膀,布兰克示意虞卒不要担心。随后用手指了指不远处的山洞,虽然只是很小的一个小石丘。但只要挖的深一点,说不定就可以安全的躲避这一次的风暴了呢!

  此时小雨看着这未知的风暴,总觉得哪里不对劲,这不像是自然环境形成的风暴啊!虞卒怎么可能没看出来呢?难道是因为在担心自己么?想到这里,小雨还真是觉得有些幸福呢!如果自己的离开能换来虞卒心中的地位,或许也是一件不错的事情吧!

  至于地宫之中曾发生的事情,小雨真的不想让虞卒知道,其实那根本就不是什么生物的体内,而是和小雨有关的妖族秘法。

  这里有着对妖族个人的预言,不管谁第一个到达这里,都可以得知有关于这个人一切的预言。只不过可能是一部分,或者是更多,这就要看施法者的功力了。

  而小雨看到的就是这次在地宫之行拿走宝物之后的事情,也看到了之后万壑谷的事情,所以小雨才想要改变虞卒的命运。

  只是虞卒依然奋不顾身的来到这里找到了小雨,所以小雨的选择只能是放弃自己这么久以来的得到的力量,来提供给虞卒帮助。

  这颗心脏就是小雨体内所有的凝华,一旦破碎,小雨就连透明的身体也没有了。不过如果岩龙能够比预言提前赶回来,或许所有的事情还有一线转机。

  虽然小雨不惧怕现在任何的障碍物,可以随时的穿行各个物体,但是对于这样庞大的龙卷风,小雨还是担心会将自己刮散。所以迅速的来到了虞卒的身边,看着虞卒和布兰克正在挖坑,心中有些焦急。

  要是按照他们现在这样的进度的话,那么一会儿龙卷风过来了可就危险了,所以小雨决定帮助虞卒一把。

  虽然小雨没有了灵力,但是小雨现在还能够控制她的‘心脏’啊!念出了一段复杂的咒语,在虞卒怀中的这颗心脏飘了出来,悬浮在半空之中,瞬间将这片沙丘压出了一个坑。看起来里面有很大的一个空间,能藏进去六七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