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书坊 > 一鸣篮球 > 44
  毕竟小雨是妖,虞卒也明白他们为什么可以不受迷惑,除了专门攻击妖的迷心打法,其他的也就没有什么比这个更强大的功法了,最重要的是这种功法可以是超声波发出来的,根本就不需要人为控制。

  “这样吧!我们先在这里休息一下,然后待会把你的耳朵堵起来,看看能不能好一些。”虞卒暂时还没有办法对付这种功法,不过由此可见,这里面只欢迎人类,并不欢迎妖类,但是虞卒又不可能把小雨一个人丢下,所以只能想到这种办法了。

  点了点头,小雨的脸色却渐渐的变得苍白了,要是再不想办法进行控制的话,那么小雨最终一定会没办法抵抗这种迷心**的,虞卒一时之间有些也没有什么好的办法了,只好说道:“我们还是先出去吧!等想到了应对的办法以后再进来。”

  听到这句话,小雨可不干了,直接说道:“死鱼,想什么呢?我没事,一会就好了,我可是很强大的呢!只是一时之间有些适应不了罢了。”

  小雨知道自己还能够坚持,她可不想拖虞卒的后腿,不过心里面还是很感动的,因为虞卒对自己多少还是有些关心的,这么好的一个地方,竟然为了自己说不去就不去了。

  看着小雨的模样,虞卒轻笑着说道:“好吧!其实我是和你开玩笑的,好不容易来这个地方一次,我怎么能说走就走呢!”

  嘴上这么说着,虞卒却没有忘记给小雨一个隔绝声音的保护球,就这样把几个人圈在了里面,然后问道:“怎么样?有没有好点?”

  嘟着嘴,小雨点了点头,这个虞卒就不能说点好听的给自己听听,每一次都是这么对待自己,难道真以为自己是铁打的不会伤心啊!

  “啊……”一声尖叫从小雨的嘴中传了出来,虞卒和布兰克瞬间看向了小雨,想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只见小雨的身体凭空就飞了出去,朝着地宫的中间部位移过去,虞卒赶紧追了上去,这要是发生了什么意外的话,他可怎么安心的离开这里啊!

  “死鱼,不要过来……千万不要过来。”宫殿的深处又传来了小雨的声音。

  宫殿深处的声音逐渐淡去,这让虞卒觉得心中觉得非常的担心,这到底是发生什么事情了,小雨为什么不让自己过去?而且声音为什么逐渐的就没有了呢?难道说还有迅速达到宫殿中间的办法?

  不过虞卒是不会听小雨的话的,只要是虞卒心中的朋友,虞卒就不可能放下不管,更何况小雨也救过自己,在关键时候小雨都没有放弃自己,虞卒怎么可能放弃?

  心中充斥着不少的担忧,虞卒加快速度向前跑去,并告诉布兰克,回到洞口的地方去等待自己。毕竟三个人都分开还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情的,按照现在这样的速度,布兰克是跟不上自己的。

  眼看着虞卒跑远的方向,布兰克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办法,要说的话语也都咽回了嘴里,谁让他现在能力没有虞卒那么好呢!如果岩龙在的话应该就不会发生这些事情了吧!

  不过想归想,布兰克还是很老实的朝着入口处走去。希望在这里能够很快的看到虞卒和小雨的身影。

  追随着小雨消失的方向而去,虞卒心中万分担忧,希望小雨千万不要出现任何事情。

  正在追逐的过程中,虞卒发现自己的正前方出现了两条通道,虞卒现在不知道要走哪一条比较好。虽然两条都会通向宫殿的正中央,但是其中一路必定是艰险万分。

  正在犹豫不决的时候,虞卒感觉到自己腰间的玉佩缓缓发亮,并轻飘飘的指向了其中一路,既然看见了正阳的景象,虞卒又怎么会犯过这次机会,若不是有了什么重要的不可错过的东西,玉佩也不会发生这种状况的。

  带着心中的疑惑,虞卒轻轻的抬起头,看着前方的路。他知道这条路一定时间线万分的,不然又怎么会有好东西后出现呢?

  但是看到了宝贝又怎么能放过?机会可不会是有很多次的。再加上就算是走那条没有什么危险的道路,也一定会比这条路曲折。虞卒考虑了一会儿还是决定走这条玉佩指引的道路。

  这条路中非常黑暗,让虞卒有些不太适应,站在原地半天,才把眼睛的焦距调整好,虞卒的心中有一种说不出的危机感,好像是这条路有什么自己解决不了的事情。

  就在这个时候,轰的一声响起,虞卒眯着眼睛向前看去。竟然看见前方不远处有有一条巨大的蜥蜴,看起来这条蜥蜴有些可怕。

  因为这条蜥蜴的身体和其他的蜥蜴非常不同,浑身的污泥,散发着恶臭的气息,很明显那些都是带有剧毒的液体。说不准空气之中也有着淡淡的毒气呢!

  可是看到这种蜥蜴的具体形状以后,虞卒顿时无语了,这是一头不会攻击的蜥蜴。只是周身的剧毒保护者它而已,若不是曾经在仙界知道这些东西,估计虞卒还想着该如何躲避这条蜥蜴的攻击呢!

  运功之后,虞卒闭上了气息。在一刻钟之内,虞卒可以不用呼吸。但是想在一刻钟之内走出这条蜥蜴的剧毒范围,还是很困难的。

  谁让这只蜥蜴偏偏就呆在了路中央,虽然说他不会攻击,但是踩上几脚总会吧!更何况这只蜥蜴满身的都是剧毒,哪里都碰不得。虞卒又不能飞过去,这的通道很低,看样子巨型蜥蜴距离通道的顶端能有几根手指就不错了。

  为今之计,或许还真有一个办法能够很快的越过这头魔兽,只是……虞卒很快的否定了这个想法,那就是从地下挖洞,低下头看了看,虞卒无奈的笑了笑。

  先不说地表的坚硬程度,万一触碰到什么机关或者是遇到其他更强大的魔兽岂不是白费力气?

  坐在地上,虞卒真是被建造这个洞穴的主人给震慑住了,能想到这么完美的守护办法,还真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到的。想到了还能办到更是让人不可思议,这只不过是最简单的一道管卡,就可以设置的这么完美。

  不过虞卒还真是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有完美的事情存在,任何事物都有两面性,别看这头蜥蜴巨大,也一定有他所害怕的东西。虞卒绞尽脑汁的去回想着自己曾经记忆之中有没有什么可以对付面前这条蜥蜴的办法。

  忽然间虞卒的眼睛一亮,想到了一个很特别的办法,那就是根据这种蜥蜴的习性来对付他。如果可以利用好这种方式,那么就会不攻而破简单的多了。

  这种魔兽大多生活在沼泽,和黑暗的地界。想要对付他们只要有清水,有光就可以了,现在虞卒的身上是没有水,但是发出光芒还是很简单的。

  再一次运功,虞卒朝着前方轻轻一点,只见光芒四射,顿时照亮了整条通道。虞卒顺着光线朝前看去,却还是看不清在这头巨大的蜥蜴前方是不是还有什么更厉害的生物。

  这一招毫无任何的攻击力,只是起到照亮的作用。这样强烈的光芒的确是让虞卒成功了。当光芒渐渐暗淡以后,虞卒尽量的适应着黑暗。在看清楚这里的时候,虞卒就没有再发现这条蜥蜴的踪影了。

  “嗡……”

  还没等虞卒得意,忽然听见了前面竟然传来了嗡嗡的声音,看来是刚刚虞卒的光亮引来的。听起来应是会飞的虫子,要不然也不会发出这种声音了,只是这样嗡嗡的到底是什么东西呢?光线实在是太暗了,根本就看不清楚。

  没过多大一会儿,虞卒就感觉到耳边有些刺痛,这应该是声波攻击了吧!是属于什么系的功法?如果能够把这样的功法拿到手,以后一定会有大用处的。

  到时候在开战期间,来一下一定会让这些人慌乱过的,而且还可以阴人。表面上看似很好的朋友背地里还可以来这么一下。

  虽然以前虞卒就听说过这种功法,但是从来没有见识过,也算得上是一种绝迹的功法了。

  据听说当时掌握了这种功法的人,如果能练到大成。相同修炼程度,甚至高出几阶都可以打败。如果是修炼到最顶峰的人休会了这种功法,那就是天下无敌了。

  当时虞卒就很向往这种功法,只可惜一直没有找到,就连攻击自己的魔兽也从未见到过。没想到今天在这样的情况下竟然会见到这种魔兽。

  耳朵的刺痛让虞卒有些难以接受,这个之前的迷心**有很大的不同,迷心**也是属于声波的攻击范围里面的。但是不同的是它是靠气体传送过来的,如果隔绝了自己身边和外界的空气,那么就没有任何的危险了。

  只可惜虞卒现在还做不到这一点,只能面前的隔绝一部分,所以才没办法让小雨一点事情都没有。

  宁下心神,虞卒发现攻击自己的和黄蜂长得差不多,都是那么小,但是仔细观察它是没有翅膀的。这可真是让虞卒有些心烦,大东西看着不能打,小东西能打却总是看不到。只能靠气体的流动去感应。

  丫的!到底是谁设置的这种通道,虞卒真有一种想把他从地下揪出来痛打一顿的心情。无奈之下,虞卒只好闭上眼睛这这只小东西交战。

  另虞卒奇怪的是,这个小东西只攻击了自己两次,还都是声波攻击。然后就消失不见了,看样子应该是飞到其他地方去了。

  既然这只小魔兽不攻击自己了,虞卒自然是要朝着前方寻找而去了,前面两个小关卡还是比较容易的。虞卒知道接下来一定是一个巨大的考验,通过这道考验了就可以顺利的走出这条通道。

  只是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虞卒都不知道走了多久,竟然还没有遇到任何的危险。

  这下子可让虞卒犯难了,不会接下来是要自己一直朝着前面走去吧!这样的话要走到什么时候才是头啊!

  猛然间虞卒才发现,自己竟然是被困在了一个幻境之中,所以才觉得这条路怎么走都不到头。其实虞卒也就是和原地踏步差不多,想要走出去的话,的确是很难的。

  一般来说这种环境是无休止的,如果不能发现阵眼破掉这个幻境的话,那么就是走上几百年都走不出去了。

  不过能够破解这个幻境的话,阵眼处一定是宝贝,不然又怎么能够运行这么厉害的阵法呢?

  在虞卒的记忆之中,这种阵法是最普通的,但是也是最普通阵法中最耗费灵力的。想要破解这种阵法,应该就是不受这种阵法的迷惑,背道而驰。

  所以虞卒就选择了坐在这里,一动不动。在阵法上总是需要有变化的吧!只要发现了这种阵法的阵眼,就可以迅速的突破出去了。

  只是没过多大一会,虞卒就感觉到自己非常的晕眩,难道说在这阵法之中还有嗜睡攻击?如果是这样的话还真是有些麻烦了,想在这样的情况下保持清醒,随时准备发现阵眼就困难太多了。

  说不定什么时候就睡着了,也就是在这个时候阵眼瞬间闪过。缺失了最好的机会的话,想再一次发现就更加困难了。而且在这里面耽误的时间越长,小雨的危险就会越大,虞卒觉得自己不能在这里面浪费时间了。

  就算是破坏掉守护阵法的宝贝,自己也不能够弃小雨于不顾啊!只是先要强行破掉阵眼,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要是真的那么简单,所有的人在遇到阵法的时候都直接破掉就好了,那有必要浪费时间在这上面啊!

  过了好一会儿,虞卒才下定决心,用一种特别危险的方式破掉这种阵法。如果不成功的话,接下来就会很麻烦了。或许到时候也只能静静的等待,并控制自己不让自己随便睡过去。

  运行功力,浑身的血脉开始膨胀,虞卒的身子却越变越小,比平时的时候缩小了大概两三厘米左右,虞卒将所有的灵力全都凝结道口中,瞬间爆发出去。

  只见前方迅速的破开,变得发亮起来,政客空间的灰尘好像都汇聚到了对面,待灰尘散去,虞卒迫不及待的赶过去看到。

  周围的烟雾渐渐的散去,虞卒觉得自己的心脏都快跳出来了,看上去明明是成功了啊!为什么看完以后竟然发现什么事情都没有?一点都没有打破呢?

  心中带着疑惑,虞卒觉得自己非常的心急,因为现在的虞卒一定没有什么体力了,没有办法再去用其他的招数强迫掉面前的这个阵法。要是继续等下去的话,又担心自己太困,会睡过去。

  “小雨,你一定要等我!”虞卒想着,这个时候应该是没有其他的办法了吧!若是不用自己的丹药,就太对不起自己了。虽然说有些犹豫,但还是吃掉了这枚丹药。

  瞬间,虞卒觉得自己的体力大增,而且实力也是大增,没有之前使用灵力过后的那种消耗。

  没过多大一会儿,虞卒就在一次用处了自己的招数,瞬间破掉了这个阵法。只是接下来虞卒至少要一天的时间不能在吃下同样的丹药了。

  如果想要恢复好身体以后,在吃下丹药的话,就要长达一个星期。否则就会有伤害身体的副作用了。

  不好还好的是,在一个小时以内,虞卒还是可以拥有这样的力量的。也代表着遇到什么比较严重的事情的时候,还是可以有办法处理的。

  在破掉阵眼以后,虞卒继续前行,心中很是着急的。毕竟距离小雨被抓已经有一段时间了,如果自己还不能处理好的话小雨岂不是真的有危险了?

  迅速的向前跑去,虞卒竟然一下子撞在了一度肉墙上,站起身子虞卒却发现自己什么都没有看到。

  可是刚才那结结实实的撞击,虞卒还是能够很清楚的感觉到的。伸出手去,虞卒能够摸到前方的确是有一道阻碍,只是看上去这不像是屏障啊!

  但是要说这是结结实实的肉墙,又看不到任何的东西,虞卒竭尽所思也想不到任何的和这种状况相同的事情。

  现在还没办法确定,这是有生命的魔兽,还是没有生命就这样长在这里的机关。所以虞卒要试一下这个东西是不是有感知的。

  拿出一个比较尖锐的东西,虞卒朝着面前的肉墙刺过去,竟然发现这个尖锐的小东西就这么的掉在了肉墙的另一端。

  这下子虞卒可是真的开始好起来,心中不知道是不是所有有生命的东西都过不去。脱掉了一只鞋子,虞卒用鞋带帮助鞋子,然后拉住鞋带抛出。鞋子就这样的跑到了对面,再用力的拉一下,鞋子又拿了过来。

  这下子虞卒犯难了,要是真的是所有有生命的东西都过不去的话,那么虞卒就真的没办法通过了。总不能再走回去重新走另一条路吧!

  看着这堵肉墙,虞卒觉得自己一定能想办法攻破的。既然这不是有生命的,那么自己还是可以强行攻击的,反正现在还有充沛的体力。

  虞卒是手掌上微微发光,瞬间出现了一个球状的物体。球体渐渐的变大,然后朝着这堵肉墙上砸过去!砰地一声,虞卒瞬间无语了,自己怎么就没有想到呢?

  这堵肉墙无视任何没有生命的东西,这个球体顺着前方就直接砸了出去,难不成这堵肉墙让自己就这么砸出去?

  带着心中的无奈,虞卒只好用拳头砸向这堵肉墙,只是虞卒觉得自己就好像是砸在了棉花上一样,根本就用不出任何的力量。

  要是这样下去的话,还真是没有办法去通过了。靠着这堵肉墙,虞卒直接坐了下来,最里面喘着粗气。虽然说虞卒有充沛的体力,但是不代表一直这样下去真的就不会累。

  又是轰的一声,虞卒知道是之前的那个大球撞在墙上的声音。忽然之间虞卒有了新的想法,那就是想办法把自己包进一个没有生命的球状物体,然后滚过去就好了。

  带着这么有创意的想法,虞卒真的很快就将自己包裹了起来。虽然说有些麻烦,不过还是很有效果的,虞卒很快的就穿了过去。

  到达了肉墙的另外一边,虞卒觉得自己真是开心多了,想着以后应该就不会有什么东西在阻拦自己了吧!只是心中还在幻想着,如果之前自己没有强行攻破那个幻阵的话,是不是自己就可以得到一个宝贝了呢?

  一想到自己的玉佩之前微微发亮,虞卒心中就觉得好奇,只是事情都已经过去了,在想也没有什么其他的办法了。

  带着心中的好奇,虞卒朝着前面迅速的赶去,他隐约能够听到小雨的声音。但是一点都听不清楚小雨在说些什么,难道是和什么人交谈?

  亦或是有什么人在威胁小雨?虞卒不敢想象,只希望小雨现在什么事情都没有。

  稳定了心神,虞卒希望自己不要被任何人所迷惑,万一被什么东西迷惑了,岂不是真的没有办法救出小雨了么?

  在虞卒的心中,这个世界上有很多重要的东西,至少比起在天界要好很多。要知道当时有人断了自己后路的时候,那个人一定是笑得最开心的,虞卒觉得此仇不报枉为人。只要有机会,虞卒宁愿斩破苍天也不要那些人在天上晓得那么开心。

  “死鱼,站在那里别动。”虞卒忽然之间听见了小雨的声音,瞬间就停住了脚步。

  “小雨,你没事吧?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你现在怎么样?”虞卒听到小雨的声音虽然是放心很多,但是也没有完全放心下来,因为现在还是没有看到小雨是不是完好。

  只听小雨叹了一口气说道:“我没事,我只是担心你而已,你最好还是不要过来了!”

  没事?虞卒不明白,为什么没事小雨不出来?为什么没事小雨不要自己过去?难道是小雨有什么难言之隐?还是说在里面有小雨的同类?

  想想都觉得事情应该不是这么简单的,所以虞卒说道:“小雨,若是没事,你现在就出来,不然我一定会进去找你的。”

  再听下去已经没有小雨的声音了,虞卒不知道自己距离目的地还有多远,但是听着小雨的声音已经这么清晰了,虞卒觉得应该也不会太远了吧!所以就继续向前走去。

  “小雨……你在哪里啊?”虞卒觉得自己已经走到了最深处了,周围好多个门,虞卒不知道该如何选择。所以虞卒只能大声地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