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书坊 > 一鸣篮球 > 42
  太多的疑问在布兰克等人的心中浮现,倒是小雨津津有味的看着发生的事情,如果能够不战而胜,小雨自然是高兴还来不及呢!不过心里面还是想着,等事情解决以后,一定好好地问一问虞卒这些事情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如果说我有让你不得不跟着我的理由呢?”虞卒看着巨龙,让然是一副自信的样子,如果说面前的魔兽是其他种类的,或许虞卒不会选择这种方式,但是龙族向来就有优越感,并且也喜欢奢侈一些的生活。

  能有少数的龙族喜欢自由自在,对于名利毫不在乎,但是当遇到了一些亮晶晶的东西的时候,还是不想拒绝,而虞卒看得出来,这头龙很想和自己谈判,不然早就动手了,还用得着和自己在这里聊天么?

  “哦?你有什么理由呢?如果能勾起我出山的,或许我真的会同意哦!”虽然语气之中带着龙族骄傲的气息,但是对于虞卒,这头巨龙还是带着一丝尊重的。毕竟他在虞卒的身上,嗅到了同为龙族的气息。

  静静的感受这自己的心跳,虞卒看着前方岩龙,很镇定的说道“先别管我的理由是什么,我想要先和你打一架,看看值不值得让你跟在我身边。”

  这句话一出,在场的所有人都觉得虞卒是疯了,怎么没想到虞卒是一个找虐的人呢?有些事情明明可以谈判,大不了谈崩了离开就是了,怎么虞卒还嚷嚷着让岩龙和他打一架呢?

  虽然这样子看上去很有男子气概,不过这样子大家的心可都是悬了起来,怎么都没有想过虞卒会说出这样的话呢?

  小雨也觉得自己是越来越看不懂虞卒了,为什么虞卒要这么做?这么做有什么好处么?

  “和我打一架?小伙子,你是疯了吧?”岩龙瞪着眼睛看着虞卒,从来还没有人敢这么和自己说话,就算是以前的老家伙,对自己都不会这般,如果要是让那些老家伙知道了,岂不是要笑掉大牙?

  轻轻一笑,虞卒很是自信的说道“我是很认真的想要请教一下岩龙大哥,不知道能否随了我的这个愿望?”

  咿呀呀,真是要气死岩龙了,这个小子自己给他面子他不要,非要在他的朋友面前出糗才高兴么?

  “既然你都这么说了,我有什么好不同意的?放心吧!我会让着你的,不过你要是说不出来我离开的理由,那么你就要为你今天做的事情付出代价。”岩龙说着眼睛眯成了一条缝,看着虞卒,心中的怒火早就燃烧起来了。

  郑重的点了一下脑袋,虞卒飞起身子说道“好!只要你不为难我的朋友,我就留下来陪你怎么样?”

  在这山洞之中,千百年来都是很孤独黑暗的,纵使是真龙后裔,也是很希望能够有人陪伴在身边的。

  这个条件,岩龙觉得很合自己的意,也没有回答,就带着虞卒来到了一个比较宽阔的地方,正要飞起身子朝着虞卒攻击的时候,突然虞卒大喊一声道“等一下!你这样和我打岂不是胜之不武了?”

  “怎么说?”被虞卒一句话硬生生的忍住了嘴里的一道龙息,还真是有些不舒服,就有些咬牙切齿的说道,真是不知道这个虞卒想要说些什么,要不是这场赌注不管输赢,岩龙都觉得自己占便宜,才会不随随便便就收住攻击呢!

  瞥了一眼龙岩咬牙切齿的表情,虞卒说道“是这样的,你看看我们的身形不一致,我怎么和你打啊!我赢了到时候你在说我身体小比较灵活。到时候我岂不是要和你再打一架,多吃亏啊!”

  岩龙被这一句话差点憋过去一口气,没想到这个虞卒这么无赖,明明就是怕自己体型大欺负他,现在竟然还说担心自己出尔反尔,不过这脾气,岩龙倒是很喜欢,如果没有这样圆滑的处事,可是没办法吸引岩龙的眼光呢!

  这也可以说明,在岩龙的心中,无赖是一个褒义词!

  经过几秒钟的功夫,岩龙变成了和虞卒一样的身形,除了面目上有很大不同之外,其他地方看起来还真是一模一样啊!这下子真是让虞卒不得不称赞岩龙。

  本以为岩龙也就是变小身子,没想到还会化为龙形,看来是黑烈还没有修行到这种程度,不然的话就可以以人形和自己相见了。

  “来吧!接下来让我大战一场!”龙岩说着也知道自己好多年没有体验那种大战的感觉了,这么久都只是动用身体上的一些小动作来惩罚这些侵入自己洞穴之中的人类。若不是感受到虞卒身上有龙族的气息,也不会这般客气的对待虞卒。

  大喝一声,虞卒再一次飞身而起,和龙岩一样停在半空之中,随后说道“岩龙大哥,不管这一战谁输谁赢,我希望都不要影响到我接下来说的理由,好么?”

  “这是自然,我岩龙说话,向来算数。要是你赢了,我连理由都不问就跟你走行不行?”岩龙这么说只是觉得虞卒是根本不可能战胜自己的,要知道虞卒现在和他比起来,差了几千年的修行呢!怎么可能败在一个毛头小子的手里。

  微微一笑,虞卒要的就是这句话,虽然这场仗没有绝对胜利的把握,但是虞卒真的是没有什么理由和龙岩去说,总不能说以后想要让龙岩在自己身边保护自己吧?毕竟有些时候,虞卒还是不想拿出真正的实力的。

  不过虞卒也知道,只要跟着自己,以后自己斩破苍穹的事情他们一定能出一份力,到时候普天之下还有谁敢在作出想要断自己后路的事情?

  “那,开始吧!”平静的说出了这几个字,虞卒已经做好了十足的准备,如果说有什么意外的情况下,就要叫出黑烈了,说不定到时候还要自己使用自己的这块玉佩呢!

  这一场激战即将开始,躲在岩石后面的人也已经走出来站在远处观战了,要知道高手之间对招,可是有很多地方值得学习的,只不过这一次他们不是来学习的,是来看虞卒怎么被打败的。

  谁让实力悬殊一看就看得出来,好在是这次战斗他们知道岩龙不会下死手,毕竟待会儿还要听虞卒的理由呢!

  紧紧的握着双拳,小雨现在可是很担心虞卒的,要是虞卒出现什么意外的话,就是死,小雨也要和岩龙拼命。

  “别这么担心,虞卒他不会有事的,要知道看起来他们双方可是有交易要谈的,真是不知道虞卒是怎么做到的,要是以后我看到了一头强大的魔兽,也可以上去谈判就好了。”布兰克幻想着自己可以拥有一头实力非常强大的魔兽。

  听见这样的话,小雨在一边皱着眉头说道“你想的美,还谈判,不被魔兽把你办了就不错了。”

  此时,岩龙已经开始出手了,这个时候虞卒显得非常狼狈,一直被岩龙追着跑,这可真是让岩龙有些懊恼,怎么这小子不和他正面出击,偏偏四处逃跑让自己没办法打到他呢?

  别看岩龙在身体大的时候显得笨拙,但是速度可是相当的快了,只是变成了人形以后,要维持人形的状态,同时要控制速度,就麻烦了一些。

  更何况,近千年来,岩龙都没有变化成这个样子,想要控制好身体,还真是有些困难呢!

  而虞卒也是知道这件事情,才会和岩龙这么去谈的,不是虞卒不想趁着现在岩龙还没有适应身体的时候攻击,而是虞卒还在担心一件事情,如果自己用出了对付仙兽的功法,对魔兽会不会有致命的伤害?

  虽然现在虞卒还没有那么厉害,但是配合出功法,还有丹药的话,那么胜利的把握也是占有九成的。

  “臭小子,我们这么跑着打来打去也没有意思,这样吧!你打我一下,我打你一下,只要你站得住,就算你赢怎么样?”岩龙不想把时间耗费在没有用的地方上,要知道对于龙族来说,时间也是很宝贵的呢!

  停下身子来,虞卒摇了摇头,显然不同意岩龙的这样的对决。就这样气喘吁吁的看着岩龙。

  “那你说你想怎么样?你这么跑根本就不算是和我对决。”岩龙有些生气了,这小子怎么给脸不要脸呢?

  直起身子,虞卒很认真的说道“还是你先打我一下,我再打你一下,别管我如何,只要你我打到你了,就算我赢怎么样?”

  这个对决岩龙觉得自己更是划算,只是这小子是真的有自信,还是真的疯了?竟然敢这么和自己说话,难道是活的不耐烦了?

  既然如此,岩龙也没有说什么,就直接出手攻击,他才不在乎什么胜之不武的事情呢!反正打斗早就已经开始了,虞卒要是没有意识到这一点,那么自己还有什么理由跟着这个小子出去呢?

  只看见这一招攻击卷起了满地沙尘,没多大一会儿就将虞卒淹没了,所有人都没有看到虞卒是不是躲开了这道攻击,更不知道虞卒是不是收到了伤害。

  若不是所有人还能感受到虞卒的气息,他们早就冲上去了,小雨的眼睛更是瞪得大大的,一点也不在乎烟尘迷了自己的眼睛,就是想看清楚着黄色的沙尘之中有没有虞卒的身影。

  烟尘久久不肯散去,让岩龙都觉得有些不对了,要是平常的话,这些烟尘早就散去了,今天是发生什么意外了,还是虞卒这小子真的有办法破解自己的招数?

  紧张的盯着这团烟尘,岩龙一步一步的朝着这地方走过去,不会是虞卒用了什么招数以后还是被自己攻击到了,然后昏过去了吧?岩龙真是无语,这是虞卒没反应过来,还是故意没有躲开?

  按照距离计算,这一招攻击力不至于致命啊!怎么还一点懂就都没有了能,就在岩龙想着这些的时候,忽然之间感觉道意思强大的气息瞬间爆发,这种吸扯的力量让岩龙没办法抗拒,想要挣脱却也没有任何的办法。

  “这……这是什么力量?”岩龙不由自主的开口问道,还从来没有让高高在上的真龙后裔有过如此的束缚。s。好看在线

  微微一笑,虞卒收住了功力,随后岩龙的那一记攻击立刻朝着龙岩转了回去,这部功法是专门对付龙族后裔的,本来虞卒不想用出来的,但是既然岩龙已经要求要这样对决了,虞卒才露了这么一手。

  漫天的沙尘在岩龙身体旁边散开,他不可置信的看着虞卒,惊讶的问道“你是怎么做到的?”

  “虽然我实力不强,或许我的人脉也不充足,但是岩龙大哥,我还是有能力,有思想,有智慧的!怎么?愿不愿意跟着我?”虞卒知道距离很远,自己身边的那几个人被这沙尘挡着视线,根本就看不清里面发生了什么,所以现在谁输谁赢,只有对决的二人心中清楚。

  皱了一下眉头,岩龙说道“跟着,自然是跟着了,只是我真的不明白,为什么你能把我打败?”

  “这是上古传承的功法,比岩龙大哥不知道大了多少的年龄了,能够和岩龙大哥对决,我也是想知道这一招是不是真的很管用,看来是真的呢!”虞卒随便说道,他总不能说自己拥有自己前世的记忆吧!那种对苍天愤怒的情感,虞卒现在还不想表露的那么明显。

  叹了一口气,岩龙摇着头无奈的说道“既然如此,岩龙甘拜下风了!只是……能不能有一件事情求你啊?”

  前面半句话还是有板有眼暗自伤神的感觉,这后面半句,岩龙可就是表达出来调皮的一面了,活了上千年的巨龙,又怎么能在这么多人的面前认输呢?更何况虞卒可是一个毛头小子。

  “放心吧!岩龙大哥,这场比赛是你胜出,我只不过是投机取巧了而已,我不会不认账的。”虞卒说着心里也是有些感慨,万一刚刚自己没有用好那一招,现在自己一定躺在地上了,虽然说不是致命一击,但也足够自己休息一阵子才能养好了。

  看着虞卒的样子,岩龙是很开心的笑了起来,说道“哈哈!你小子倒是挺上道的,走吧,你的朋友可是很担心你的。”

  点着头,虞卒的心里现在别提有多高兴了,从来没有想过自己竟然还会有这么一天,竟然可以让一头实力如此强大的巨龙跟着自己,若不是刚刚岩龙没有守住本心,攻破自己其实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谁让虞卒现在实力还不够掌握这门功法的啊!

  两个人一前一后降落到了地上,虞卒看着大家关心自己的眼神说道“好啦好啦!没问题了!我们现在比试结束了,”

  “结束了?那你们谁赢了?”小雨不可思议的看着两个全都相安无事的人,都想知道这两个人到底是谁赢得了这次比赛。

  听到这句问话,岩龙大摇大摆的走到前面说“这自然是伟大的岩龙在下赢得了这次比赛了,难不成你们觉得这个毛头小子能赢?要不是我让着他,他现在早趴下了。”

  站在一旁虞卒咳了两声,示意岩龙给自己一点面子,不要在这么说下去了。

  “哈哈,这小子还不好意思了,赶紧吧,把你的理由说出来。我好跟着你啊!”岩龙说着在一边眯起了眼睛,这么重要的消息他可不要错过呢!

  听到岩龙的这句问话,顿时傻了眼,本来以为自己赢了就可不不用随便找借口了,但是这头岩龙竟然利用自己在朋友面前给他面子的原因,让自己说出这个理由。

  皱了一下眉头,虞卒说道“这个理由我只能告诉你一个人,你听还是不听?”

  实在是想不出来什么能够让岩龙跟着自己走的理由了,所以虞卒只能把岩龙叫到一边,看看他还怎么问自己这个理由。

  为了满足心理的好奇心,岩龙又怎么会不答应呢!只可惜刚刚被虞卒叫到一边以后,虞卒就问他是不是想让大家知道谁胜谁败的事情,这一下子岩龙就蔫了,只好看着虞卒说道“那我不问了还不行么?以后你想说的时候在告诉我吧!”

  “这就对了嘛!还有啊!以后你在外面就自称龙岩吧!我可不想让别人知道你是巨龙一头,你就一直以这样的样子出现吧!慢慢你就会喜欢上人类的世界的。”虞卒说着其实也真的觉得不错。

  虽然说在人类的世界里也是有着尔虞我诈,也是有着是非纷乱,但是生活却丰富多彩,相信比岩龙在洞穴里面要开心得多。

  点了点头,岩龙还在努力的控制着自己的这具身体,然后说道“这都要走了,总不能把我的宝贝也留在里面吧!喏,这是我的储物盒,你把那些宝贝都放在里面好了。”

  瞪着眼睛看了半天,虞卒说道“你有这么好的储物盒,为什么还要把那些宝贝晾在外面?”

  “这你就不知道了吧?不晾在外面,哪有人跑过来寻宝,哪里还有人陪我玩啊!”岩龙说着,十足的小孩子气,这可真是让虞卒抓住了把柄,这么大的巨龙竟然还是小孩子的心态,既然喜欢玩,那么就让他玩个够才对吧!不然的话哪里对得起岩龙和自己一起出来啊!

  微微一笑,虞卒晃着脑袋说道“怎么?想不想给之前来找你偷宝贝,还想要猎杀你的人一点教训啊?”

  眯着眼睛,岩龙对这件事情很是感兴趣,偷他宝贝他从来没有说想要报复什么,毕竟他就是想要找人出来玩的,但是想要猎杀他,开玩笑,他可是真龙的后裔,想要猎杀他,那岂不是触碰了龙威?

  这样的事情,岩龙又怎么能够隐忍的两呢,所以就开口说道“这自然要!但是可不是一点点的教训,可是要天大的教训呢!”

  这语气之中充满了不可冒犯的感觉,在岩龙的心中,龙在天可是犯了他的忌讳,而这正式虞卒想要的结果,谁让这个龙在天想要在背后阴自己,有什么事情不能光明正大的来,那么自己就以其人之道还其人之身,看看这个龙在天还有什么嚣张的。

  “岩龙大哥,嗨!我还是改口叫龙岩大哥吧!不然以后在外面叫错了可就把事情闹大了,那个人可是叫龙在天的!你看看他嚣张成什么样子了?要是不给她一个教训,哪天是不是还想骑到你的头上啊?”虞卒才不怕岩龙生气呢!现在是越生气越好。

  只有这样到时候龙在天才能够得到最严厉的惩罚,要虞卒饶过他是根本就不可能的,想对自己下死手,还想利用自己得到宝贝,这简直就是痴人说梦。

  “吼……”一声长吼,岩龙真是觉得生气了,竟然还有人想要骑在自己的头上,普天之下就连那几个老家伙都不敢对他如此不恭不敬,那个黄毛小子也想要骑在自己头上?

  轻轻地拉住了岩龙的手,虞卒意味深长的说道“龙岩大哥,你要知道!我们就这样冲出去是不对的,滥杀无辜可不好,我们要想办法将龙在天引过来,然后让他一个人到你身边,那时候岂不是任你处置?”

  听到这个主意,岩龙连连点头,他也算是大仙一枚了,怎么能随随便便的大开杀戒呢!而且找到以后并不是要杀死龙在天,而是折磨龙在天,看他以后回去改不改名字,看他以后还想不想骑在自己的身上。

  “这个主意不错,就交给你来办了,你只要负责把他引过来就行了,其余的事情都交给我就好了。”岩龙说着,心里面也是有一点点但系你的,要是以后的日子里面总是出现想触碰自己龙威的人可怎么办?难道都要把这些人打成肉饼?

  回头看了看,虞卒带着岩龙来到了大家身边,然后说道“以后他就是我们的龙岩大哥了,布兰克,我有一个任务要交给你不知道,这可是一个艰巨的任务啊!”

  摇了摇头,布兰克开着玩笑说道“我才不干呢!你小子就没什么好主意。”

  随后虞卒在布兰克的耳边嘀咕了一阵子,这下子布兰克的的确确就改变了主意,马上朝着龙在天的方向跑过去。

  小雨看到这一切也觉得很好奇,在一边拉着虞卒的手问道“死鱼,你刚才和他说了什么啊?竟然面色严肃的就跑出去了?”

  虞卒神秘的一笑,他可没打算把这件事情告诉小雨,要是以后小雨用这个招数来对付自己可怎么办?

  看见虞卒不打算回答自己,小雨可是着急了,扯着虞卒的耳朵问道“死鱼,你不告诉我?好啊!说,你还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感觉到耳朵被人撕扯,虞卒顿时无语了,怎么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啊?自己和小雨又没有真正的在一起,怎么小雨现在就像是管着夫君一样的管着自己呢?

  不过虞卒的心中还是有些窃喜的,哪个男人在有女人喜欢的时候不觉得自豪啊!所以只好笑着说道“你放开我就告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