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书坊 > 一鸣篮球 > 41
  说着大手一挥,众人都朝着虞卒冲过去,而虞卒则是不屑的看了一眼龙在天,手中的刀剑齐齐在手,左手使用神杀斩,而右手则是破荒九剑的奥一。

  所过之处都是尸横遍野。

  而李成勋和陆乘风也早就按捺不出,身上的武器纷纷出窍。

  龙在天也是站在场中,但是却没有拔出武器,而是看着面前的虞卒,发呆。

  “合体技,灭绝”

  一声咆哮之后,李成勋和陆乘风都消失不见。

  只剩下一个黑色的圆球将虞卒给包围了进去,在圆球里面也是不停地闪烁着强大的剑气。

  “暗影千语。”

  手中的圆月弯刀随着陆乘风的低吟之后开始灰蒙蒙的发出了光亮而且随后开始发出了一声呜咽。

  这阵呜咽的声音越来越大,也越来越强,竟然隐隐有着波动到了黑色的圆球本体。

  而虞卒则是老神在在的在球体里面,一刀下去,一切都冰封住了,他在一个冰封的球体里面玩味的看着面前的两个人在互相的掐架。

  在众人的眼中,一个黑色的圆球爆发出来恐怖的力量将虞卒给困在了里面,里面的虞卒恐怕是已经死掉了,而且还是那种死去的不能再吃死去的节奏。

  “咔嚓!”

  恐怖的能量将圆球给狠狠地爆发开去,随后想着四周席卷过去。

  可怕的力量将陆乘风和李成勋也震开。

  天空中的两个人都狂喷一口鲜血之后倒在了地上开始倒地不起,随后晕了过去。

  龙在天的脸色突然微微一变,手中的武器开始绽放出一丝黑色的光,而雷兰则是没有丝毫犹豫的大手一挥,手中的镰刀幻化出来黑色的雾气在天空中出现了数到镰刀的虚影狠狠地斩杀下去,刀刀入肉的感觉让雷兰一愣。

  地上的两个晕过去的人被雷兰的镰刀就地斩杀。

  一时间,所有的人都愣住了,全都看向了两具尸体,想在其中找到虞卒的尸体,但是看上去这两个人并没有一丝虞卒的气息。

  “这……这怎么可能?”雷兰看着自己手中镰刀坎下的这两个人,喃喃自语道,他怎么都没想到虞卒竟然这么厉害,竟然有如此的本事,最后自己还成为了助攻。

  谨慎的龙在天站在一旁,心中暗自惊叹,没想到仅仅一招,就让陆乘风和李成勋惨败,只是在二人重伤之时,雷兰还上去补了几刀,龙在天真是不知道说什么好,除了惊叹虞卒的实力之外,也就是站在一边看着雷兰皱起了眉头。

  看着被自己几刀砍死的尸体,雷兰知道自己闯了大祸,要不是现在所有的人都在想办法收拾虞卒,雷兰一定会成为众矢之的的。

  没有人注意到,在不远处一个小小的身影缓缓开口道“怎么样?还有谁想上?”

  那种高高在上,气宇轩昂的气质,让本以为虞卒被炸得粉碎的人意识到虞卒比他们想象之中更加强大。

  本来事项要收割掉虞卒这边的阵营,好得到美女,金钱之类的实际性的东西,只是现在看起来,想得到这些也要付出很多才行。

  “犯我者,必将其诛杀之,若大家不想在发生什么变故,我劝大家还是尽快收手比较好。”虞卒现在并不想大开杀戒,毕竟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只不过要有人敢做什么过分的事情,虞卒真的不在意将其收走。

  每一个人都能感觉到虞卒身上那一种说不出来的强者气息,那种霸气侧漏的感觉,让他们都犹豫不已,万一能杀得了虞卒,得到的一定是与付出的成正比的,可是要是一不小心送上了性命,那真的有必要么?

  布兰克把身边的人踢飞了以后,来到了虞卒身边,摇着头说道“他们怎么可能听你的话,也不想想他们的老大是谁。”

  皱着眉头,虞卒看着龙在天,心中觉得龙在天就算是没有其他人的挑衅,这回应该也不会轻易的放自己离开吧,龙霸天的事情现在还没有处理完呢!龙在天又怎么能轻易地让虞卒离开?

  “怎么样?还要继续打么?”虞卒拿着手中的武器,看着龙在天,丝毫没有退却的样子,倒是龙在天没有了刚开始那种蛮横想要直接将虞卒秒了的感觉,而是来到了虞卒正前方。

  放下了手中的武器,然后笑着说道“虞卒兄弟,今天的事情还希望你不要介意,我们之间的恩怨呢,就稍后再算了,现在我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要和你说。”

  “哦?算了?”虞卒知道事情不可能这么简单,按照龙在天见到自己那么愤恨的样子,又怎么可能就这么轻易的放过自己呢?虽然说现在自己的实力的确是很占优势,但是虞卒毕竟身边没有多少人,要是所有的人联合一起上的话,或许虞卒一时之间还真是没有什么办法。

  这个龙在天,葫芦里面到底卖的什么药?竟然会在这个时候说出这样的话,而往往一点点的疏忽大意,就可能在战场之上消声灭迹,所以虞卒一点都没有大意,而是带着丝毫没有温度的笑容说道“有什么非常重要的事情啊?”

  看着虞卒这么冷漠,龙在天好像丝毫不在意自己的热脸去贴冷屁股,依然笑着说道“是这样的!我有一件事情需要你们帮忙,你们实力既然这么强大,解决这件事情自然会容易得多。”

  这回虞卒知道事情不是自己想象之中的那么简单了,一定是有什么事情,龙在天的手下解决不了,然后他自己又不敢前去,所以才会对自己有这么好的态度,不过虞卒可是不会做没有把握的事情,尤其是为了龙在天这样的人。如果没有利益可图,又为什么要帮助自己的敌人呢?

  看着龙在天,虞卒问道“是什么事情?我们帮你了可有什么好处?”依然是高高在上的王者风范,让龙在天看着心中很不舒服,但是这件事情也是非常重要的一件事情,龙在天不想放弃,更何况有条件自己不去利用岂不是傻瓜一个?

  只是在龙在天的心理面,可是盘算着等利用完了虞卒,要怎么好好惩治这个高傲的小子,于是乎龙在天说道“如果你们能帮我这个大忙,那么只要你们活着完成任务,那么所得的奖励你们全部带走,只留下我们需要的一件宝贝即可。”

  还有这等好事?虞卒才不相信这个家伙会说话算话呢!不过龙在天所说的一定是有着不少的好处,不然也不会隐忍着和自己这般谈话,虞卒脸上总算是有些温度了,看着龙在天,低声问道“说说看吧!或许你开的条件我还真的能够满意呢!”

  说到这里,龙在天自然是要大家赶紧的停手,不要再次攻打了,本来有些人还在犹豫是不是要进攻,现在看到龙在天都和虞卒的关系这么好了,还有哪一个人愿意上来送死,一场危机,就再死了两个人以后,和平的解决了。

  “虞兄弟,这边请,我们边喝边聊。”说着龙在天就来这虞卒朝着他们的营地走过去,布兰克跟在后面,心知这个龙在天一定是在耍什么把戏,不过这件事情布兰克也是相信虞卒能够掌握好的。又便宜不占才是傻子。

  “现在可以说了吧!”虞卒依然很小心的防着龙在天,看起来是热情招待,要是真的是鸿门宴的话,自己也好有机会压制龙在天,所以再拿起酒杯的时候,就利用功法将杯中的酒给蒸发了,随后才装作喝下去的样子,如法炮制,布兰克一干人等也是如此。

  看众人都把酒喝下去了以后吗,龙在天才说道“是这样的,之前我们的人在前面不远处的一个山洞里面发现了不少的宝藏,只可惜,有一头巨大的魔兽,不仅仅长得凶神恶煞,就连实力也非常的强大,我们不知道送了多少人进去,结果一个人都没有回来。”

  “其他的人也知道这件事情么?”虞卒才不相信龙在天只想联合自己一个人,若不是打不过,也不会想要联合自己这几个人啊!

  点了点头,龙在天这一次没有丝毫的隐瞒,把这件事情和虞卒都说了出来,这一次来的目大多都是相同的,所以都很仇视对方,不过在这其中发现了巨大的宝藏,一个人的力量一定是没办法得到,所以才会联合起来,虞卒到现在才明白,为什么看起来这么多家族都会在一起呢!

  听了这一段讲解以后,虞卒抬起头看着龙在天,很坚定地说道“这一次攻打魔兽我不希望任何一个人跟着,至于里面的宝藏,如果我赢了,我自然会留下你们需要的一份,如果我输了,不就是遂你们的愿了么?”

  举起酒杯的龙在天一下子愣住了,他怎么都没想到这个虞卒竟然会提这么一个条件,这对龙在天来说可是一箭双雕啊!这么厉害的魔兽虞卒一个人怎么可能打得过,就算是他的朋友跟上去,也顶多是打了一波消耗,想要除掉这头魔兽,自然还需要一定的力量。

  而这样的话,虞卒死在了魔兽的手上,还省得自己动手了呢!想到这里,龙在天哈哈大笑道“虞卒兄弟好勇气,龙某真是佩服,佩服啊!”

  “客气,客气,我只是不想其他人打扰我罢了!既然决定了,那我们什么时候开始?”虞卒知道,龙在天一定是认为自己被那些宝藏冲昏了头脑才会这么做的,依然装作一副被夸过后满意的表情。

  倒是一边的小雨有些不乐意了,虽然说知道虞卒不会去做没有把握的事情,但是这件事情这么危险,小雨怎么希望虞卒这么去冒险呢?

  倒是一边的布兰克看上去兴致勃勃,这一次没有收获的话,想必布兰克都不会甘心。

  喝了一口酒,龙在天很是关心的说道“明天再说吧!今天大战一场已经消耗不少的体力了,明天的时候再去解决吧!不然对你们没有好处的。”

  看似是关心,实际上龙在天只是希望明天虞卒能够多消耗魔兽一阵子,要不然到时候没消耗多点,岂不是自己要倒霉了?龙霸天相信,就算是全盛时期的虞卒也一定没办法打得过这头魔兽。

  几个人并没有彻夜长谈,龙在天更是早早的就离开了,让虞卒几个人晚上好好的休息,明天一早就告知那头魔兽的具体方位。

  在这里处处都是危机,守夜的人很多,虞卒没打算在晚上睡觉,要是被龙在天阴一把可就不好受了。

  就在虞卒看着漫天的星空,感知周围的动态的时候,小雨突然扑进了虞卒的怀里,扯着虞卒的耳朵,等着虞卒说道“你不知道这件事情很危险么?怎么连问我都没有问就这么做了决定?”

  感受着小雨突如其来的‘温柔’,虞卒真是觉得自己不知道说什么才好了,在酒桌上那件事情,总不能先到一边问过小雨再说吧!毕竟这是一件很划算的事情,所以虞卒觉得自己还是要好好的计划一下,然后让这个龙在天后悔请自己帮忙。

  “也不看看我是谁,我是那么轻易就输掉的人么?敢不敢和我赌一把?”虞卒强忍着耳朵上的疼痛,看着小雨,心里面还这是有些无奈,要是这一次真的没有赌赢的话该怎么办?就这么认输么?

  答案当然是否定的,总是这一次真的很难赢得胜利,但是虞卒清楚,自己的心中可是已经有一个目标了,那就是斩破苍穹,让那些个断了自己后路的人看看,自己是可以再一次站上巅峰的。

  气鼓鼓的看着虞卒这样的自信,小雨嘟着嘴说道“赌什么啊?”

  “如果我赢了,你就亲我一下,如果我输了,我就亲你一下怎么样?”虞卒说着看向了小雨,之后竟然发现小雨脸上落下了眼泪,一时之间有些手足无措了。

  或许在虞卒的心中,没有什么害怕的事情,但是虞卒真的不知道怎么面对一个泪眼汪汪的女人,赶紧问道“怎么了?我哪里说错话了么?”

  摇着头,小雨忍者眼中的泪水,看着虞卒说道“没有,只是……你一定要成功知道么?”

  没想到平常爱和自己吵架,爱叫自己死鱼的小雨,竟然也会有这样梨花带雨的时候,不过看起来真是可爱极了。

  郑重的点了点头,虞卒知道自己不仅仅背负着属于自己的使命,还有师门的命运,也知道自己今后要做的事情,一定比现在的还要凶险,所以这一次只许胜,不许败。

  “放心吧!我会保护好自己的,但是你也要记住,到时候一定要跟在我的不远处,不管发生什么,先保住你自己的性命,这个才是最重要的。”虞卒不希望有任何一个人因为自己而出现意外,如果这样的话,那么虞卒这一辈子都不会安心的。

  轻声的嗯了一下,小雨没有在说话,也没有在伸出手去在揪住虞卒的耳朵,而是悄悄的跑到了一边,准备休息了。

  看着突然离开的小雨,虞卒叹了一口气,女人心真是海底针啊!刚刚还那么的关心虞卒,转眼就就跑去睡觉了。

  若不是小雨希望明天能有更好的体力去帮助虞卒,也不会这么早就跑去睡觉的,布兰克就算知道这其中的含义,也没有点明,毕竟男女之间的感情事情,有时候还是不要插手的比较好。

  这一夜,虞卒就这样静静的坐在这里打坐,这样不仅可以恢复体力,还可以让自己很好的环视周围的一切,一旦出现了什么意外的情况,就可以迅速的把事情都解决好。

  一大早,龙在天就忍不住来到了虞卒的身边,轻轻的说道“虞兄弟,你现在是不是休息好了?我们马上就要开饭了,吃过饭以后,还希望虞卒能够全力以赴啊!”

  缓缓的睁开双眼,虞卒早就知道龙在天朝自己走过来了,只是虞卒想看看龙在天会不会趁着自己睡着的时候攻击自己,没有的话可见龙在天说的事情还是属实的,这顿饭虞卒觉得还是有必要去吃的。

  毕竟待会还要经历一场巨大的搏斗,要是没有好的精力,那很可能会出现意外,休息了一夜,小雨和布兰克夜觉得有些饿了,所以都没有拒绝。

  吃过饭以后,虞卒看着天上刚刚升起的太阳说道“龙兄,现在我们就要出发了,还请告知具体的方位。”

  虽然说不急于一时,但是虞卒还是希望自己能够再很短的时间里掌握这头魔兽的一些动静,不能就这么轻易的攻进去,否则可能会有很危险的事情发生。

  当然,龙在天更是着急这件事情,虽然说一点都不清楚虞卒能够做到什么程度,但是至少能够消耗一波魔兽的体力,到时候他们不仅仅可以收拾掉魔兽的魔核,还可以得到这头魔兽的宝藏。

  如果一不小心虞卒和魔兽同归于尽自然就是最好了,龙在天在心里面安在嘲讽这虞卒是一个贪财的家伙,却不知道虞卒已经想好了最后的退路。

  如果要是没能成功的打倒魔兽,虞卒也有一定的办法逃离这里,只不过不到最后关头,虞卒不希望发生这样的事情。

  “龙兄,那我们现在就出发了,能否交给我们一些能够让魔核灵气不会外泄的袋子,否则别怪我到时候拿回来,却已经没有任何用处了。”虞卒想着,现在自然是要先捞一些好处了,不能让这个龙在天的阴谋得逞,也不能让龙在天没有一丝损失啊!

  这个时候,龙在天自然是要拿出一些降服魔兽的宝物让虞卒使用了,增加虞卒打败魔兽的几率,就算到时候虞卒没有死去,但最后也一定受了重伤,直接杀掉虞卒也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

  所以就拿出了一些法宝,告诉了虞卒应该走的道路,随后虞卒就带着布兰克等人朝着龙在天说的地方走过去。

  一路上,几个人都在商量着,要是紧急关头该如何配合,虽然方案很全面,但是小雨依然很担心,看着虞卒的背影,心中暗暗的祝福。

  虽然说小雨是妖,不是普通的人类,但是对于人类的感情,还是很能够体会的,她知道她现在很喜欢虞卒这个人,所以待会儿就算是拼尽全力,也不能让虞卒有任何的危险。

  一番探索以后,虞卒终于看见了这头魔兽,还真是很大,和黑烈看起来有些相像呢!感受着这样的气息,虞卒皱紧了眉头,难道这也是一头龙?

  可是,传说之中国龙族的后裔不是几乎已经绝种了么?要是能收服这头巨龙,应该会比黑烈还要厉害吧!

  怪不得这洞穴里面会有这么多的宝贝,传说之中,龙可都是很喜欢亮晶晶的东西啊!

  这是一头快要突破仙兽的巨龙了,要是任由发展下去的话,一定是最强大的势力,看样子它应该可以和人类沟通了。

  嘴角微微一翘,虞卒告诉身后的人不要有任何动作,忽然一下子跳上前去,看着这头巨龙说道“岩龙大哥,你在这里多少年了?”

  “小伙子,我早就发现你们在这里了,没有出手是因为你们还没做什么威胁到我的事情,只是你怎么知道我是暗岩系的魔兽呢?你的来头不简单啊!这个世界上能认得出我的人,除了那些老怪物,还真是没有别人了。”巨龙的回答让隐藏在岩石后面的人一愣。

  与此同时也都在好奇,为什么虞卒能知道这头龙会沟通呢?之前龙在天可是没有说起这件事情吧!

  眼睛直直的看着这头巨龙,虞卒略带恭敬的说道“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知道你是谁,其实我这次来是有人要我来取你性命的。”

  就这样说出了来的目的,让布兰克等人心中一惊,虞卒是傻了么?竟然会在这里面说出这样的话来?这岂不是让对方知道了来这里的目的么?要是到时候这头巨龙一怒,可是能把几个人杀的很惨啊!

  “你打不过我的,更何况你也不会出手。”巨龙看着虞卒很轻松的说道,好像是丝毫没有吧虞卒放在眼里,但在那异样的眼神之中,也好像是对虞卒有一定的忌惮。

  “跟着我,怎么样?”依然是一句让小雨等人下巴掉在了地上的话语,从来没有见过,在一头强大的魔兽面前,还敢有人说出这样的话。

  巨龙大幅度的摆了摆脑袋,很认真的说道“不要!跟着你有什么好处?难不成你比我这些亮晶晶的宝贝还要珍贵?”

  众人更是大跌眼镜,怎么看起来一人一兽正在谈判,一点都没有交锋的意思?为什么这头魔兽没有发火?没有攻击虞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