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书坊 > 一鸣篮球 > 30
  今天没有别的特别活动,就是将虞卒给介绍给各位在场的一些贵宾。并且宣告这个人现在已经接受了李家的保护,要是有人要对付他的话就得小心李家的报复。

  随意的走在大厅中,取着酒水,虞卒端着一个盘子,在里面装着一些点心。而他身后的小雨则是更加随意的拿着一个小盘子,在盛着食物的大盘中随意的选取食物,每次都是一点点。却刚好将所有的食物都能够品尝一遍。

  柔和的宝石在大厅上面镶嵌,散发着柔和的光线。将整个会场都照射的美轮美奂。

  这时李家的家主李长风站在了讲台上面他要亲自为众人介绍这次的特别嘉宾,虞卒还有小雨。

  “大家一直在疑惑我们为何会在这个时间举办一个宴会,但这次我要告诉你们的是,我们要在这个时间宣布一件事情,那就是他们。”

  宝石的光线在短短的时间内集中在了李长风手指向的方向。

  小雨因为光线耀了一下一下眼,紧紧的抱着虞卒。在这光柱的照耀之下,竟然直接将自己抱着虞卒的样子全部毫无保留的呈现在了众人的面前。

  众人看着面前的李长风还有边上的小雨和虞卒。

  窃窃私语,在四处打探为何要特别的介绍这两个家伙的时候,李家的家主直接揭晓了谜底“虞卒和小雨以后就是我们李家的特别嘉宾,直接受到我们李家的保护。”

  说完不顾众人的议论纷纷对着众人说道“现在就请大家尽情的享受这场宴会给大家带来的愉快吧。”

  众人见到李家的家住直接让他们没有任何的机会发表自己的意见,自然是知道了李家的态度。

  众人之中有着几个年轻的青年在自己父母的怂恿下向着虞卒走过去,准备和虞卒交谈一番,看看有没有机会和虞卒成为朋友。

  “虞卒,想不到你也会在这里。”

  古丽娜一脸笑容的走过来,看着边上被虞卒牵着的小雨,惊讶的说道“小雨,你今天的打扮真美丽。”

  小雨一脸骄傲的看着一旁的虞卒,这个家伙真是的,自己打扮成这番模样他都觉得不满意。

  虞卒黑着脸看着面前的小雨一脸骄傲,古丽娜还在面前夸耀小雨,这让他有些不爽。谁让自己之前一直在说小雨这么穿不好看来者。

  “哟,我说谁呢,原来是你啊。小雨穿的这么漂亮,是来勾引李家人,然后让他们庇佑你么?”

  看着面前的虞卒,林少主的脸上充满了恶趣味,他之前早在远处就看到了台上的人就是小雨还有虞卒。

  小雨今天还打扮的这么的美丽,一看就是用来勾引李家的人,要不然怎么会被李家人作为特约嘉宾给保护起来了呢?

  “小雨,你要不来我们药王门,我们也会将你保护起来的。而且还有大量的丹药来帮助你修炼。你看如何?”

  虞卒看着面前的林少主。

  “林少主,不要太过分了。”

  虞卒的手一直在摸索自己的戒指,要是自己真的忍耐不住了,他就直接将武器抽出来,狠狠的刺进对面林少主的身体。

  一个背着长剑的少年从场外走了进来,看到远处的身影,就是一阵尖叫。

  “虞卒,想不到这次的特别嘉宾就是你啊,恭喜恭喜。”

  虞卒回头一看,原来是劳尔。

  “好久不见,劳尔。”

  林少主看着虞卒和劳尔交谈直接无视掉了自己的存在,狠狠的吼了一下,对着虞卒大骂道“你杀掉了我们药王门的长老,我这次过来就是要替我们的药王门找回场子的。”

  “动手!”

  虞卒身后顿时出现了好些身影,都是身穿药王门黑色衣服的黑衣人。

  虞卒看着面前的人对着林少主问道“就凭借这些人你就肯定你能够留下我?”

  林少主猖狂的大笑,看着身边的虞卒说道“这些人?就凭借这些人留下你已经是绰绰有余了。况且你还带着一个拖油瓶,抓你?我们这次只是为了杀你而来。”

  林少主眼中闪过了仇恨的火焰,就是因为这个家伙,杀掉了左倾长老之后自己在父亲的心中地位一落千丈。明明是他自己安排失误,却要将这个黑锅放在自己身上让自己替他去抗。

  哼!

  但是这一切都是面前的这个家伙引起的,只要将这个家伙给杀死掉,自己就没有任何的理由受到自己的父亲无端的责备了。

  林少主眼中的凶光一闪而逝,对着虞卒一指。

  四周的那些黑色的士兵疯狂的向着林少主指引的家伙扑过去,他决定将这个家伙给杀死掉。

  林少主眼中闪过的凶芒自然是被虞卒看了个一清二楚,他看着面前的林少主,脸上闪过一丝戏虐,这家伙想要杀死自己,那么我怎么会那么清楚的被他杀死呢?

  黑色的士兵向着虞卒冲过去,这是药王门专门培植的死士,他们都是被药王门用特制的手段将他们的身体内的力量给用丹药硬生生堆出来的。

  虞卒的眼中闪过一丝怜悯,这个家伙已经没有药物可以治疗了。

  黑色的士兵手中都出现了武器,对着虞卒熟练的包围起来。

  这个阵势是药王门在一个高手的手中用丹药换取过来的。专门适合于越级杀人,利用阵法的特殊性将敌人在短时间内杀死掉。

  士兵在虞卒的身边落下,他们身上的气息开始无端的连接在了一起。有一种熟悉的感觉在他们之间淡淡的生起。

  “熟悉的感觉,怎么会有这么奇怪的感觉出现?”

  虞卒奇怪的扫视四周这个将自己和小雨给包裹在一起的阵法。里面隐隐有着黑色的气息在流转不停。

  黑色的气息?这一点让虞卒有诧异,想不到这个神秘的阵法竟然能够弄出来了神秘的阵法。

  在林少主的一声呼哨之下向着虞卒飞速的攻击过去,铺天盖地的攻击迎面而来。

  虞卒牵着小雨的手幽影步一闪,消失在了原地,而他的目光则是看着不远处的李固,这家伙说的意料之外的家伙就是这个家伙?

  李固对着边上的李二吩咐了一声,李二长啸一声,便飞速的向着场中的那些联合起来的众多药王门的死士们隔空一拳打过去。

  气浪一阵翻滚,活生生将那些药王门的死士给达成了一滩肉酱。瘫软在地上,这一幕让那些不经意间看到了李二手段的世家子弟们都脸色发青,就差当场吐出来。

  而林二少则站着怨毒的看着面前的李二,还有在那边风淡云轻的虞卒。

  他对着远处的虞卒尖叫道“虞卒我要与你决斗!”

  虞卒戏虐的看着面前的林二少,这家伙竟然要和自己决斗,这就是最为可笑的笑话。

  林二少看着虞卒,执着的说道“虞卒,有种的,你就接受我的决斗。”

  李长风正要出来制止,却被林药师给阻拦了。他牵着李长风的手很是语重心长的说道“老李,年轻人的玩闹而已,你不要太在意啦。就算他们决斗之中少点什么也是没有关系的。”

  李长风的脸色变得十分的古怪,他是为了林家二少好才会出现去劝解。但是却没想到成了自已担心虞卒的安慰刻意的劝解林家少主取消决斗。

  “既然如此,那你可不要再出了事情之后来抱怨我了!”

  李长风在内心中暗自想到。

  随后看向了虞卒“虞卒,你就放心去决斗好了。至于小雨姑娘有自己在这里,还没有人能够动她一丝毫毛的。”

  点点头,虞卒知道了李长风的意思,既然李长风都亲自点名了自己的立场了。那么自己也需要表明自己的立场了。

  虞卒和林少主向着李家后宅的那个硕大的比武场上走去,四周的宾客都带着充足的食物向着比武台的观众位置上坐去。

  现在可以说是饭后甜点了。

  站在了台上,虞卒看着林少主。手中的寒影寒芒大盛。看着面前的林少主,微微一笑。

  “林少主,你现在后悔还来得及。”

  “后悔的可是你,你现在可要注意别被我轻而易举的玩死了。”

  林少主站在台上看着对面的虞卒,眼中的不屑之色溢于言表。

  手中的宝剑在手上也是如同对面的虞卒一般吞吐锋芒之气。

  狠狠地向着对面的虞卒冲刺过去,在空气中划过了一丝白芒,将空气直接破开,狠狠的砸在了地上。

  虞卒的身影在不远处的擂台中出现。

  “你就只会逃跑么?”

  林少主再度挥舞起手中的宝剑对着场中的虞卒再次冲过去,手中的宝剑开始闪烁着青色的气息。对着面前的空间狠狠的一挥,一股恐怖的波动将面前的这些空间给笼罩住。

  虞卒的身影出现在了林少主的身边,看着林少主,眼神万分的怜悯。

  “你真的好可怜。竟然连我的衣角都没有办法触碰到。”

  虞卒的身影再度消失不见,而林少主则是在众人的目光之中犹如一个傻子一般在对着面前的空间不断的挥舞手中的宝剑。

  宝剑在空间里面无尽的重叠,随后狠狠的集中在了一起向着地面上砸过去。

  地面突然崩裂,除了林少主所在的地方已经开始粉碎掉了。

  虞卒的脚印在地上露出来,林少主的嘴角出现了一丝笑容。

  “找到你了!”

  “清风剑法,童子迎客。”

  一道青色的光华向着脚步的方向快速的追击过去,随后狠狠的击打在了地上。虞卒再次消失不见。连脚印都消失不见了。

  虞卒看着面前的林少主,这个家伙似乎是突然顿悟了一般,竟然想出来可以将自己的步伐漏洞给找到了。这让他眼中闪过一丝差异。

  “不过我的幽影步真的就是这么好找漏洞的么?”

  虞卒的身影消失不见。但是林少主却感觉到自己周身有些不舒服。

  小雨看着场中的虞卒的身影,这家伙又在戏耍对手了,不快速的解决掉对手,反而是这么慢吞吞的进行。真的是很可恶呢!

  周围的那些年轻男性都是饶有兴趣的打量她。

  “那个女孩真的好漂亮,要是虞卒死在了台上的话,那岂不是自己有机会追求小雨了么?”

  周围的年轻男性看着小雨,都在祈祷着虞卒败倒在林少主的手下。就此死去。

  “神灭斩”

  一道黑色的光华从天而降,犹如一道匹练一般。

  刀气狠狠的击打在了地上,爆出一圈气浪,将地面上的那些浮沉都给狠狠的震荡了出去,在结界的抵挡之下。硬生生的凝固成了砖块。

  林少主则是在这阵气浪之下硬生生的给吹飞。

  “你不行啊,林少主。连我的攻击招式的气浪都承受不住,还说什么挑战我的话语?简直就是丢人,你实在是太弱了!”

  林少主脸上红白交替,想不到自己的实力在虞卒的面前一击的余波都无法的承受,这让他那颗骄傲的心脏都开始有些停顿了。

  一颗金色的丹丸出现在了他的手中。

  林药师看着面前的林少主拿出来的那颗丹药“什么时候他有这种丹药了?”

  由不得他不吃惊,林少主手中的那个丹药是一个传说级别的丹药,是一种能够在短时间内透支自己的寿元来将自己的实力提升到身体能够容许的最大限度。

  “借天丹”怎么现在还有这种丹药出现,而且还是在这个林少主的手中?

  古怪的看着林药师,李长风开口说道“你这样子有什么用呢?”

  “借天丹本来就是靠着人体的身体承受能力才能提升自己的能量。s。好看在线但是你们家的林少主那个身子已经被他各种浪费掉了。”

  林药师看着面前的李长风,自己不知道林少主是怎么办法弄到了那颗丹药,但是既然有了那颗借天丹一定是有办法打败对面的小子的吧。

  看着面前的林少主,虞卒叹了一口气,这小子的最大底牌竟然是这个。

  一道黑色的光华给注入了林少主的身体当中。

  对着场外的林药师说道“是要手还是腿?”

  “要手还是要腿?你要做什么?”

  林药师一脸平静的看着面前的这一幕,他决定下来了。只要面前的虞卒要是敢动手的话自己会在第一时间出手,将他击杀。

  李长风看到了林药师的脸色顿时就知道自己的老友是要打算做什么了。

  他的身体也开始绷紧,要是这个家伙有任何的异动他就会在第一时间将虞卒给救援下来。毕竟他已经知道站在虞卒后面的人到底是谁了。

  虞卒的上拿着寒影站在一边远离了林少主,对着远处的林药师大喊道“既然你不要我救活你的儿子,那我也无能为力了。你还是准备老老实实的看着你的儿子因为吃掉了借天丹之后因为能量过于庞大,导致爆体而亡的后果吧。”

  “爆体而亡?怎么会,难道说这个会我的儿子爆体而亡?我可是林药师,这个借天丹的功效喔自然是清楚的,怎么会爆体而亡呢?”

  林药师在一边不可置信的嘶吼,似乎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儿子会爆体而亡。

  “你当然不会相信,但是你的儿子确实是会因此而爆体而亡,在这个神秘的遗迹里面我们都是将自己的灵元给封锁住,避免了它们泄露,但是这却导致了你的儿子的身体会出现异样。”

  “借天丹就是依靠身体的强度来锁住能量,从而达到不会爆体的程度,但是依靠现在的情况。你的儿子已经因为你给他部下的那种锁住灵元的方式间接性的加强了肉身的强度。”

  这么一说林药师哪里能不知道自己现在需要做一个艰难的抉择,要是林少主因此而死去的话,那么那些药王门的人都开始不稳定了。

  “那就去掉它的一只手吧。”

  艰难的抉择让林药师似乎苍老了数十岁,但是他却没有任何的办法去拒绝,但幸好家中有一颗肉白骨的丹药,能够让林少主因此而加强自己的身体,而且断臂也会因此而长出来的。

  一道银白色的刀光狠狠的向着林少主的左臂给削砍下去。

  银色的匹练在遇到了林少主的身子的时候异变突然升起。一道青色的光芒向着虞卒反击过去。

  李长风看着边上的林药师。这家伙的脸上顿时有一种痛苦的神色,那是他给自己的儿子布置的一道防御手段,也是一个能够将林少主体内的灵元锁在体内的手段。

  林少主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他的体表衣服也开始撑大。

  越来越危急了,再也不能拖延下去了。

  手中的寒影高高举起,对着面前的这个林少主狠狠的斩下去。

  神灭斩的第一层,一斩惊天地直接将面前林药师替自己儿子布置的防御曾直接洞穿,狠狠的斩断了手臂。

  血液喷洒在地上,一股磅礴的天地灵气开始向着四周疯狂的扩散。

  虞卒可不能错过这个好机会,他直接端坐在地上表现出自己十分疲惫的样子,开始疯狂的吸收起了这股磅礴的天地灵气。

  林药师就要向着挑战场里面飞去的时候却被李长风一把拉住。

  “你做什么要阻拦我?”

  林药师一脸愤怒的看着身边的好友。

  “不是我要阻拦你,我只是不想见到你去做傻事而已,药师你要是下去第一件事就是想办法去给林少主治疗伤口,但是你有没有想过借天丹的时间是持续多久。”

  林药师一呆,顿时脸色就垮了下去。

  一道道天地灵元向着虞卒的体内疯狂的汇聚,然后在黑色能量的转换下变成了更多的黑色能量。

  忽然黑色的能量接触到了一丝外界的天地灵元,疯狂的探出体外,直接转换成了黑暗能量向着体内疯狂的涌动。

  虞卒呆坐在地上看着天地灵气在黑暗的能量影响之下疯狂的转换成了黑暗能量。

  随后猛然一缩,进入了自己的体内融入之前的那些黑暗能量之中。在自己的身体里面按照特定的路线开始疯狂的流淌起来。

  一柱香的功夫,天地灵元在虞卒的疯狂掠夺之下还是有少许依旧是飘散在空气中,而且还穿透了防御结界向着四周的观看台上飘去。

  林少主在一开始就被这股恐怖的灵元直接冲昏了头。现在灵元消失了,恢复到了正常的水平自然是也清醒了过来。

  醒来的第一时间就是将自己的身上流血的部位给狠狠的按了几次,将血液流淌的情况给完好的制止住。

  “这个给你,你还要和我比试么?”

  一颗丹药远远的抛过来,落在林少主的手上,散发着诱人的香气。是一个中品的止血丹药。

  “我不会感激你的。”林少主直接拿起来对着口中一吞,一种特别的暖洋洋的感觉向着自己的身体四处开始蔓延。

  “少主,我们回家。”

  林药师感觉在这短短的一瞬间自己已经经历了太多太多,李长风依稀都可以看到自己的老友头上隐隐有白发生出来。

  林少主点点头对着面前虞卒说道“我认输。”随后在万众瞩目之下下了擂台。脸色十分的平静。没有任何的抱怨之情。

  虞卒舒展了一下身体之后向着场外走去,他现在浑身都舒坦多了。

  看台边上的小雨则是紧张的看着他。

  “你没事吧?”小雨小心翼翼的看着面前的虞卒,虞卒示意自己已经好的不能再好了,还在小雨的身边转了一个圈。

  小雨看着面前的虞卒“小鱼,你好坏啊。刚才是不是将林少主的灵元都给转换掉了?”

  这么一提示,虞卒也感觉自己有些不对经。似乎是自己的黑暗能量更加的强大了。自己现在相当于什么境界的强者了呢?

  正要找些人作比较的时候却被来人打扰了。

  “虞卒,小雨,听说你们是要找人带你们去湖边去取红尘沙么?”

  古丽娜神色紧张的看着面前的虞卒和小雨。

  点点头,虞卒开口说道“我是准备明天去一趟湖边,就是不知道红尘湖到底在哪里。也不知道离这里远不远,我才来到这里不怎么熟悉。”

  古丽娜开心的看着面前的虞卒和小雨说道“那么就和我一起去吧,我会是一个好向导的。”

  既然古丽娜都这么说了,自己还能有什么意见呢?

  “既然是去红尘湖的话,我肯定就是要去一起去了。”劳尔从虞卒的身后走了出来,他要去红尘中取一些红尘沙回来作为一些特殊的药材配置使用的。

  “你们要去的话大概是不会介意一个斥候来为你们探路的吧?”史昂的声音从后面出现。

  嘴角微微抽搐的看着面前的三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