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书坊 > 一鸣篮球 > 29
  林药师为何要将左倾派出去就是因为左倾的笑里藏刀实在是太难以让人分辨了。所以派遣左倾出去时最合适不过的。而且左倾在药王宗里面实力也算是能排上前二十的存在。

  “是么?我和你们去一趟药王门,去做什么??等着我去送死么?”

  虞卒戏虐的看着面前的五个黑衣人,这些人的实力就数带头的最厉害,是凝丹境的存在。但是自己似乎是连元婴境的人都给斩杀过的,就这小小的凝丹境又算得了什么呢?

  “公子如果是这么认为的,那么我自然会告诉您,就是如此。但是如果公子不是这么认为的。我告诉您,结果还是会如此。”

  “你就这么自信?”

  虞卒手中的酒不再转动,而是轻轻的端在鼻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对着面前的左倾笑道“看来你很有自信能够击败我咯?”

  左倾也是笑了笑。自己可是凝丹境的存在,就你这么一个没有任何修为的家伙怎么能够抵挡得住我这种修为的存在?

  “若是没有这种自信自然是不敢前来叨扰公子的,还望公子配合。和我们走一趟。”

  虞卒的身子一闪,对面的左倾已经飞身而上,向着他这边前来。在左倾的手掌抓挠之下,一道道恐怖的爪印在地上呈现出来,道道沟壑出现在了地上。

  虞卒端着美酒看着地上被左倾抓出来的沟壑,笑眯眯的说道“你就这么一点本事么?仅仅将地板上抓出了沟壑?这就是你们药王门的实力么?”

  左倾身后的四道身影向着虞卒飞去,手中是清一色的长剑,里面的剑意荡漾,手中的长剑发出阵阵的轻吟。

  左倾看着面前的虞卒,从腰间拿出了一个锋利异常的爪子,套在了自己的手上,对着虞卒就是一抓。

  三道红色的爪印向着虞卒飞快的靠拢,却被一道黑色的光泽给狠狠的击飞掉。

  是虞卒的刀意。

  轻描淡写就将面前左倾的攻击给消弭于无形。左倾也不为之动怒,而是看着面前的虞卒,再次劝解道“不要做无谓的反抗了,还是乖乖的和我们一同走吧,交出你获得的烈阳花我们在询问你些事情,然后你就没事了。不过你身边的那个女子我们林少主看中了。”

  虞卒摇晃了下手中的杯子,一口将里面的酒水喝光,手中的寒影指着面前的左倾问道“你刚才说什么?我没听清楚!”

  左倾面色一冷,这小子敬酒不吃吃罚酒。身形一闪,向着虞卒飞快的赶过去。

  虞卒的脸色一变,面前的黑衣人开始动真格的了。

  自己之前在喝酒的时候是为了给自己一些时间让自己好好的恢复一下黑暗能量,现在看来没有机会了。

  手中的一个碧绿弹丸就此被弹入了口中,这是那个客卿给自己炼制的回灵丹,但是他没有福气用到,反而虞卒却用到的。

  灵元在体内开始疯狂的释放,然后被黑色的能量快速的转换同化。

  感觉犹如吃了一个特别美味的东西,虞卒现在觉得自己的身子浑身上下都开始舒坦。暖洋洋的。

  体内的黑暗能量也恢复了大半。

  一道红色的爪印迎面而来。

  银色的光再度倾泻而出,将爪印一击溃散。

  虞卒的身影穿门而出,出现在了城堡外面的草坪上,房间里面的装饰品实在是太贵了,让虞卒有一种不敢大打出手的心思。

  不过到了门外,哼哼,那就不要怪虞卒不客气了。

  手中的武器再度呈现出特别的美感,虞卒手中轻喝一声“神灭斩。”

  黑暗的光凝聚在了刀刃上,虞卒轻轻一挥。

  对面的左倾顿时感觉到了自己被这股能量锁定,手中的爪子狠狠的对着迎面而来的刀刃撕裂过去。

  “唰!”

  黑色的刀刃被这一爪子给撕裂开来,战斗的余波将草地给击穿了一个深坑。

  小雨站在城堡的顶部看着这一切,心中暗暗为虞卒加油。

  虞卒手中的寒影微微下垂,他看着面前的左倾。

  “你的实力也算是不错,为何要为药王门这种横行霸道的门派作威作福?”

  虞卒的声音传递到了左倾的耳朵里面,左倾笑了笑,不说话。

  手中的爪子却再度对着虞卒挥洒下来。

  “爪裂天下”

  一道恐怖的爪印狠狠的向着对面的虞卒抓过来,这道能量太强大,不适合正面抗击。s。好看在线至少在使用出刀剑相容的方法前他是不能正面抗击的。

  幽影步闪动,消失在了原地,手中的武器对着面前的左倾微微倾斜,随后再度用处幽影步。

  “叮……”

  “碰,碰,碰……”

  虞卒和左倾的武器相互开始疯狂的碰撞,四周则是被四个黑衣人黑狠狠的围住。这是左倾培养了多年的四象剑阵,专门用来困人和扰乱敌人的心神。

  四周的剑向着虞卒刺过去。

  虞卒幽影步闪现,身子就此消失在原地。

  四把剑狠狠的撞击在一起,冒出了一丝火花,这让虞卒后怕不已,幸好自己离开的及时。不然就变成了一个死人了。

  小雨在楼上看着虞卒,突然眼神一亮“虞卒,小心背后。”

  虞卒不用小雨提示,他知道自己该如何去做。手中的寒影在手中,转身向着身后狠狠的砍劈过去,随后重重的击打在了地上。

  左倾那个家伙竟然在千钧一发之际躲开了虞卒的攻击。

  虞卒身下幽影步瞬间发动,自己再不躲闪的花估计会被对面的黑衣人头领所针对。

  “少爷,他们已经打起来了,我们要不要去参战?”

  看着身边的侍卫,李固摇了摇头,继续喝着手中的茶水,思索了再三之后对着身边的斥候吩咐道“继续去探听,我需要一手消息。”

  点点头,斥候再度消失不见。

  左倾手中的爪印再度挥下,在草地上接二连三的砸出了一个又一个的大坑洞。这让在远处房顶上观看的斥候都心惊肉跳的。

  而虞卒却没有任何的表示,手中的武器向上一挑,随后一股剑意在刀身上涌现出来,向着左倾爪子中心狠狠的一刺,逼迫左倾将自己的手爪向后收回。

  随后施展出了破荒九剑。

  一道数道寒芒升腾而起,向着面前的左倾刺杀过去。

  四个剑士连忙前来阻挡。

  虞卒大叫一声“来得好!”

  手中的寒影在手中连连抖动,黑色的能量在寒影上再度爆发出来,将面前的左倾狠狠的一震,击飞,随后一刀斩下。

  四个人头齐刷刷的摆在地上,左倾惊讶的看着面前的虞卒。

  “竟敢将我精心调教出来的剑士给杀害,看我不杀了你。”

  不再隐藏什么手段,反而大开大合的向着面前的虞卒狠狠的杀过去。

  一爪接着一爪子对着面前的虞卒狠狠的攻击过去,恐怖的力量在虞卒的刀尖上爆发出来。

  虞卒心知不好,要是被面前的这个家伙继续持续性的攻击下去的话,自己估计是凶多吉少了。

  手中的武器狠狠的一抬,对着面前的左倾。

  “神灭斩第一式。”

  恐怖的刀意疯狂的向着手中的刀灌输进去,在黑暗能量的帮助下。这股能量稳稳当当的停留在手中的武器当中,只等待虞卒挥洒出去。

  “左倾长老,我来帮你了!”

  外面传来了林少主的声音。

  左倾稍稍分神,面前的虞卒却已经消失不见。

  手中的刀划过一条优美的弧线,狠狠的斩击在了左倾的身上。

  左倾顿时鲜血直喷,眼看着进气就没有出的气息多了。

  一道强横的气息从林少主的队伍中一跃而起,向着力竭的虞卒劈砍过去。

  另外一强横的气息直接将这个强者给笼罩住,挡在了虞卒的面前。

  这个强者的衣服后背上绣着一个大大的李字。看来想必李固那个家伙也在这附近了。

  也是,这家伙是这里的地头蛇,肯定是能够轻易的找到自己要到的地方。

  手中的武器被面前的李家长老给抵挡住。

  林毅恶狠狠的看着李家的李二。

  “你竟敢破坏我们神药门对于这个人的缉拿和审问。这是你个人的意见还是你能代表你们李家的态度?”

  “不用这么生气,林毅,你要有点耐心,有的时候耐心最重要。”

  李二笑眯眯的站起来,虞卒已经离开了他们两个,遥遥的站在了门口,看着双方势力在自己的面前交战。没有任何的表情。

  李固走到了虞卒的面前,笑眯眯的说道“高手,我们又见面了。”

  点点头,虞卒没有说话,而是静静的看着场中的这一幕,看来也不如胡宗主说的那么好啊,看来这黑金城中的人更加的危险。

  “李固,你为何要替我出头?”

  虞卒从不认为自己救了李固两次就能够让一个世家为自己得罪另外一个庞大的世家。

  李固没有绕圈子,对着面前的虞卒说道“我父亲想要从你这里得到一些可以练习道如你这般强大的招式。”

  虞卒点点头,随后问道“你们是武修?”

  李固点点头,他们整个家族都是属于武修,所以他们也是特别的看中自己身边的武器,就如同是看到了自己的妻子和情人一般。

  林少主看着面前的虞卒和李固完全无视了他的存在,在一边若无其事的交流,这让他十分的火大。看着虞卒和李固,愤然说道“李固,你这家伙事打定注意要站在他那边了么?你代表你父亲的意思?”

  李固没有回头,对着林少主淡淡的说道“这个人我们李家保下了。”

  说完便在虞卒的邀请下向着城堡内走去,而李二则站在城堡的门口守卫,李家的人将城堡围了一个水泄不通,明显是在防备林家可能再度到来的攻击。

  林少主带着自己的人灰溜溜的向着药王门走去,他要让自己的父亲知道左倾的失败。

  “多谢你能带人来支援我,但是我还是要问清楚,你是怎么知道我的招式能够让人变得强大起来的?”

  李固笑着看着面前的虞卒说道“虞卒,你就别装了。你浑身都没有任何的灵元,这就是你没有修为的原因,但是你的却又能够有这么强横的招式,那自然是每个人都认为你是用招式在打败敌人。”

  “不过我家的斥候查探过地上的那具尸体之后就知道你肯定是有着自己的独到之处,你并非是没有能量,反而是有着一种恐怖的力量。”

  虞卒看着面前的李固,这小子分析的十分的到位,自己确实是因为体内的能量,导致自己的修为并不明显。现在身体只要灵元充足,就可以快速的提升自己的修为层次。但,提升修为层次需要的丹药那简直就是犹如天堑一般的浩瀚。

  “我们李家所需要的就是你修炼的那些招式,至于你的那种黑暗能量我们没有任何的兴趣,我们是武修,自然是对于招式更加的感兴趣。”

  点点头,虞卒明白了面前李固的意思。武修是对招式感兴趣,但是对于修炼方法也是同样的感兴趣,不过想必是想要和自己交好。李固才会这样和家族这么协商的。

  明白了李固的打算,虞卒放下了吊着的心。既然明白了李固的打算自己就不用再去过多的堤防,现在大家都处于互惠互利的状态,这样就足够了。

  治愈李固他没有半点想要过多交流的心思。

  但是李固临走的时候却从衣服中拿出了一个邀请函,那是李家家主李长风亲自写的邀请函。

  李家的邀请函被李固就这么端正的摆放在桌子上,让虞卒有些不好拒绝。

  在李固离开之后,小雨的身影从楼梯口淡淡的出现,她看着面前的邀请函对着虞卒问道“这个李家的宴会我们去么?”

  思索再三虞卒还是决定去一趟,顺便去探听一番有没有一些珍稀的药材出现,或者这边哪里的药物分布比较好。

  为了让自己和小雨的修为快速的增长,就只能够利用炼丹来快速的增长了。

  还不知道这个远古遗迹里面有着什么样的危险在等待自己。在那个湖边见到的那一幕就已经让他十分的惊讶了。

  小雨已经回房间去睡觉了。虞卒在沉思,明天是否该去参加李家的宴会的问题,要是去参加的话,想必会直接面对药王门的人,但是不去的话对于短暂达成的和李家的合作问题岂不是要泡汤了?

  要不就去看看吧,打定了注意,虞卒起身向着自己的房间走去,他也要准备睡觉了。

  李家的房间内,李固站在李长风的桌子面前。

  “固儿,听说你今天为了保住那个家伙,已经和药王门的人闹翻了?”

  点点头,李固没有说话,而是将手中的一个册子递给了李长风。

  李长风的眉头一跳,小册子上写着的字是“东三百别墅调查报告。”

  东三百别墅的调查报告?

  难道说东三百别墅有什么不为人知的事情?这似乎对于李家来说是不可能出现这种情况的吧。

  李固肚子饿和李长风很认真的说道“父亲,我这么做都是为了我们李家的未来着想。而且他也答应将他的招式传授给我们。”

  “招式传授给我们?”

  李长风虽然没有表达出他内心的波动,但是他手中的汗水却已经出卖了他,他确实很激动,自己听到自己的儿子述说虞卒使用的那种招数。那有可能是遗迹外面的招数,这让他们这些在遗迹中很多年都没有出去的人来说简直就是福音。

  特别是武修士,他们已经将能够练习完成的招式全部都给练习完成了,在一次次的对战中也早已被对方的修士所熟悉,而且找到了弱点。

  只要能够将这个新的招式学习到,那么武修士就能凭借这个新的攻击招式将药王门的那些修士们给轻易地打败。这些年李家那些暗中被药王门侵吞的财产就会得以回来。

  “固儿,你做得好。”

  李长风夸赞了一下李固,看来自己是该考虑接班人的问题了,大儿子已经去了遗迹深处,他喜欢冒险,现在就看是二儿子还是三儿子来接替自己了。

  不过从明面上来看的话,三儿子已经得到了多数人的统一,不过李固这次做事十分的靠谱,让他看到了一丝希望。

  “父亲,你看看我准备的资料好了。我先下去了。”

  点点头,李长风示意李固离开,自己手中拿着李固刚才拿过来的文件一遍又一遍的翻看,他实在不知道自己的二儿子为何要自己一定看看这个他拿过来的文件。

  翻开第一面赫然看到三个字,胡宗主。

  李长风的脸色顿时大变,随后开始笑呵呵的看着手中的这个文件。只要看到这个名字,就算让李家全部陪葬,来抱住虞卒又何妨?

  虞卒自然不知道因为胡宗主三个字让李家的家主对于自己的印象大为改观。

  李固第二天一道早就开始亲自去迎接虞卒去李家参加李家的宴会。

  今天的李固打扮的十分的浓重。

  虞卒则和小雨在自己的戒指中翻寻一段时间之后找到了一些新的服装,装点在了自己的身上。

  小雨看着面前的镜子,一身白色的纱裙将她装点的分外的美丽,而虞卒则是一身剪裁得体的服装,上面绣刻着一只飞翔的小燕子。

  看起来整个人都十分的精神。

  “虞卒,我今天美么?”

  小雨眼中含情的看着面前的虞卒。

  “当然了,小雨每天都是那么的美丽。”

  “小主人,李家公子已经等待了很久了。

  对着自己的小主人说除了这句她站在一旁很早就应该说出来的话语。

  李固无聊的站在外面四处打量一些仆人正在地面上整理地面。地面上有着一些难以处理的沟壑。

  大门被打开,那些正在做事的普通人都全部站直了身子,这些事情都是黛丽丝管家跟他们吩咐过的。

  黛丽丝管家对着虞卒说道“路上注意安全,玩的愉快。小主人。”

  点点头,虞卒和小雨牵着手就向着车上走去。

  李固被打扮过后的小雨给惊艳了。但很快就回过神来,小宇这样的女子想必也只有虞卒这小子才可以拥有了。

  自己还是不要妄想了。

  虞卒看着目瞪口呆的李固,微微皱了皱眉眉头,在小雨的耳边轻轻说道“早知道就不让你穿的这么漂亮了!”

  小雨不解的看着虞卒问道“为什么早知道就不要我穿的如此漂亮了?”

  李固顿时就回过神来,看着虞卒笑眯眯的说道“要是我是虞卒,我也不会让你穿的这么的漂亮了。”

  顿时回过神来,小雨的手悄悄的探进了虞卒的腰间。

  “啊,不要。”

  在一阵惨叫之后,虞卒没好气的看着边上小脸通红的小雨,这丫头的这一招简直就是炉火纯青了,在发动的时候竟然让他一点都没有感觉到。实在是太可怕了。

  “虞卒,想必今天我们家的宴会是会有众多的年轻男性来邀请小雨跳舞的,这一点你打算准备怎么做呢?”

  李固调侃着面前的虞卒。

  虞卒笑了笑,故作大方的对着李固说道“自然是看这个丫头自己的意思了呗。要是有帅哥能够邀请到他跳舞的话,我是没有一眼的。”

  看着李固脸上跃跃欲试的神色“但是你不行,你要是邀请这丫头的话,我可不敢保证你能够见到明天的太阳。”

  顿时李固的脸色就垮台下来。

  “这次的宴会来的人有着黑金城的各方势力,里面的势力错综复杂。不过你会见到几个老朋友!”

  “我的老朋友?”

  虞卒有些纳闷的看着身边的李固,自己在这边似乎没有什么老朋友,最多也就见到了李固,古丽娜,劳尔,史昂,丽雅这几个人比较熟悉而已。

  至于其他的人,难道说还有谁自己比较熟悉么?

  思来想去都没想出来那个人。对着李固问道“还有谁能够让我生出熟悉的感觉呢?”

  李固神秘的一笑“你到场了之后就知道了,不过来者不善,你要多多提防提防。”

  点点头,虞卒已经知道李固要表达的意思,无非就是提放药王门的家伙在宴会上作怪。希望对方不要在宴会上面乱来吧,不然自己也不是吃素的。偶尔也会主动去吃荤。

  很快马车就在城西李家停了下来。

  李家的大门打开,众人古怪的看着李家的大门,正在等待是哪个大人物要光临李家,却看到了一个不凡的男子手中牵着一位天仙,在李固的带领下向着李家的宴会主会场慢慢的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