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书坊 > 一鸣篮球 > 28
  斧头就要劈砍刀虞卒的头上的时候他依旧没有丝毫的动作,一道光一闪而逝。

  面前的大斧被狠狠的击飞,向着远处落下。

  “是谁?”

  林少主警惕的看着四周,这道光将刘虎的大斧都给击飞了,想必来者肯定是有着不错的实力。难道说是面前的这个家伙的帮手么?

  “呵呵,好久不见啊,林少主。”

  红色的皮甲,披肩的黑色长发,缓缓出现在了林少主的眼前。

  她的身后则出来了一个手持长剑的青年。

  “哟,好久不见啊,古丽娜。想不到你竟然会出现在这里,你是要打算替他们出头么?”

  林少主恶狠狠的看着面前的古丽娜,两人交手不下十余次了,却每次都没有赢过古丽娜,这让他不禁有一种颓废感。

  劳尔站出来,手中的长剑指着对面的林少主,笑道“有本事,你来和我比试一场,你要是赢了,我就让你继续对那两个人下手。但是你要是输了,就得给我滚得远远地。”

  林少主眼中凶芒毕露,手中的剑如秋水一般徐徐出鞘,在出鞘的一瞬间化作了一道银白色的闪电向着对面的劳尔斩杀过去。

  劳尔手中的火焰剑再度施展开来,狠狠的击打在了银白色的闪电之上。将林少主的手震得微微一麻。

  心知自己不是劳尔的对手。林少主很是不屑的对着劳尔哼了一下。

  他怨毒的看了一眼整在树上的虞卒,狠狠的放话说道“你小子给我等着,我会在黑金城折磨死你!”

  古丽娜看向树上,一呆,竟然是他们。

  李固也赶了过来,林少主之所以不敢动古丽娜他们,也是因为李固是李家的二少爷,虽然不是正当的家主继承人,但是身份也不是一般人能够比较的,要是因为和古丽娜之间的矛盾导致李固动用李家的势力和他交锋,这也是药王门不能接受的。

  林少主放话之后带着他的人灰溜溜的滚蛋了,而古丽娜和他的手下们则是呆滞的看着树上的两个人。

  男子不就是那次救他们的人么?

  “要不要与我们同行?”李固看着面前的美女,心中激动难耐。

  虞卒看着了看小雨,既然有人相伴同行的话也是不错。

  “小雨,你觉得呢?”

  小雨没有说话,只是点点头。

  虞卒看到小雨点头了,自然也是没有反对,对着古丽娜点点头,示意自己同意和他们同行。

  “你们是第一次来黑金城吧?”

  史昂看着小雨和虞卒不同于黑金城的人的服饰,他心中顿时了然。怪不得没有在城内见到过他。这么高强的身手,在黑金城的年轻一代中都已经可以排上榜了。

  虞卒点点头。

  “我们是第一次前往黑金城,因为同行的长辈有事情,所以他们都去忙自己的事情了,我和她就只好一起上路,向着黑金城进发。”

  李固赶忙插话“不知道怎么称呼呢?”

  “我叫虞卒,这是我未婚妻,小雨。”

  本着快速打消掉李固眼中的那抹灼热,虞卒毫不客气的就将小雨给定义成了自己的未婚妻。

  小雨笑眯眯的看着虞卒,虞卒只感觉到一震锋芒之气从小雨的眼中喷涌而出,向着自己的身子快速的落下。

  整个身体都在这股锐利的眼神中瑟瑟发抖。

  “这是我们的队长,古丽娜。我是城中李家的二公子,至于其他人,那个穿着绿色衣服,隐蔽强的家伙事我们的斥候,史昂。那个持剑的风骚怪,则是劳尔。”

  李固笑嘻嘻的看着虞卒和小雨,忙不迭的介绍。

  “你才是风骚怪!”劳尔看着李固,口中默默的吐出了这句话。

  “那么李公子,不知道这黑金城我们还需要多久到呢?”

  “黑金城就在不远处了,我们还需要一天时间就可以回到城中了。但是你需要注意药王门在城内的势力是很大的,和城中的两大家族一样,在这个黑金城中属于庞然大物。”

  古丽娜看着身边的这个慵懒男子,知道他没有在意听自己的话语。

  倒是小雨听得津津有味,她看着古丽娜问道“那么这个黑金城中的势力有哪些呢?”

  李固兴致勃勃的插嘴说道“现在黑金城中的势力,已经分为了好几个势力。最为强大的势力分为三个势力。”

  “一个是白家,成为城北白家。他们在城内是专门兜售各类物品的,城北的那一片地方都是他们的地盘。另外一个则是我们李家了。我们家可是专门制作一些跌打损伤的药物。还有就是锻造优良的武器。”

  “我们李家占据的位置是城西,而药王宗他们的生意全靠丹药,他们的位置占据城南。而城主府则是不算任何势力,占据城东。”

  古丽娜看了一眼李固,这家伙在美女的面前表现的怎么这么积极,不是说人家已经是有订婚了么。

  “每个家族都有自己的炼丹师。”

  劳尔在最后默默的补了一句,这让虞卒点点头。

  看来炼丹师才是这个黑金城的最重要的组成部分,自己看来不能轻易的去将自己的丹药拿到市面上去贩卖,想必是每个家族的丹药都会有着自己独特的印记。

  在经过前方不远处的山岗之后就到了黑金城了,一行人加快了脚步。周围的人渐渐的多了起来,大家都好奇的看着面前的蒙面女子还有一个穿着异乡衣服的虞卒。

  难道说这是新的异乡来客么?

  都本着好奇的心态看着面前的虞卒还有小雨。将他们一行人围了个水泄不通。

  劳尔实在无法忍受这种状况的出现,手中的宝剑一闪而过。火焰在剑刃上面爆炸开来,将周围的人群吓了一跳“那是火焰剑劳尔。”

  “快跑,劳尔这家伙要是发火的话我们可没有办法阻挡啊!”

  周围的人群都在劳尔施展出来火焰剑之后屁滚尿流的向着四周逃散。

  古丽娜却很不满意的对着劳尔重重的一拍,这家伙一直爱秀,现在倒好。将她费尽苦心营造的队伍形象给毁于一旦。

  劳尔对着古丽娜表达了谦意。

  “你们有地方居住么?”古丽娜看着面前的虞卒还有小雨。

  李固的头在一旁插入进来“要不要考虑去我们李家,有丹药,也有房子居住。”

  虞卒摇了摇头,将手中的紫色木牌在两人面前一晃,随后就收了起来。他准备去找这个木牌子所代表的这个房子。

  李固没有看清楚门牌号,但是紫色的木牌。这让他的脸色顿时一变,这种紫色的木牌似乎只有那些人才会拥有。难道他们要回来了么?

  虞卒对着众人说了一声告辞,就带着小雨向着城内走去,他首先要将这个紫色木牌上所记载的这个号码的房子给找到。这可是他们今天要居住的地方了。

  城东,三百号?

  这个门牌号码让虞卒看着有些好笑,他找到了路人询问清楚了之后向着城东走去,不过这个三百号的门牌号确实让虞卒有一些难找。

  李固在虞卒走远之后向着远处的一个家族的斥候微微一做手势,示意他跟上去。

  虞卒在城中绕行了许久之后终于找到了这个地方。一个石头雕刻的房子出现在了虞卒的面前,上面的门牌号上刻制的号码确实是三百号。

  虞卒的嘴角微微上扬,是李家的斥候么?

  没有去理会,对着门前的侍卫将紫色的令牌出示出来,侍卫微微一惊,对着面前的虞卒恭敬的说道“麻烦您将木牌给我拿去确定一下好么?”

  说话的时候这个家伙还在虞卒的身上查探,似乎是在查探他的修为。

  “小雨,看来我们住的地方都有问题了。”

  小雨的脸上露出一丝微笑“是啊,希望他们不要做的过分了。要不然就看看白家是怎么说话的。”

  “恩”

  两人的对话十分的快速简介,在他们说完话之后虞卒便站在一边看着手中的木牌被侍卫拿着,快速向着房子里面走去。

  一个老者看着面前的侍卫,很是不满的说道“急什么,要淡定。”

  “是,先生。但是这个房间的主人已经出现了。想来您需要搬出去了。”

  侍卫手中的木牌子一掏出来,上面淡淡的泄露出一丝威慑。

  老者感觉自己在这个木牌泄露的气息之下是那般的渺小。

  他忐忑的看着侍卫手中的木牌子,对着侍卫问道“这个木牌的持有者实力如何?”

  侍卫摇摇头“没有任何的修为。”

  这个消息让或许是老者听到的最好的消息,他猖狂的对着侍卫说道“将那两个家伙给我轰出去。这个房子是我的了。”

  侍卫行了一礼,出门向着大门走去。

  虞卒注意到侍卫的手中没有了那个应该出现在手中的紫色木牌。

  难道出现了什么变故,肯定是这样。想必房子已经被人给侵占了。

  “对不起,房子的主人不同意你们入住,而且已经将木牌给收回去了。”

  虞卒的脸上闪现出一丝冷笑,他看着面前的侍卫。

  “这个房子的主人难道不是胡宗主么?”

  此话一出,面前的侍卫脸色苍白。但是他身后出现了一个老者,轻摇着扇子,看着面前的两个人。女子十分的漂亮。这让他有些垂涎。

  而面前的男子真的是一点修为都没有,一个没有修为的废物还想要前来住这种房子?想都别想了。

  不屑的看了一眼虞卒,对着虞卒大笑道“你身边的女孩是可以进来居住的,但是你,你还是撒泡尿好好的照照自己好了,你算个什么货色?也想进来这个府邸居住?”

  虞卒的脸色一变,对着侍卫问道“这个老家伙是什么势力的?”

  侍卫支支吾吾的不敢说出来。但是那个老家伙却没有什么顾忌,对着虞卒笑眯眯的说道“老夫就是这黑金城中三大势力之一的药王门客卿,三品炼药大师。怎么着,害怕了吧。害怕了就将这个女子给我留下来。至于你,就给我。”

  虞卒的眉头微微皱起来,又是药王门,难道药王门在此地已然成了当地一霸?

  没有理会老者,也直接无视了前来阻拦的侍卫,向着门内走去。

  一道灵元向着虞卒的后背心狠狠的击杀过去。

  黑色能量勃发对着老者就是一冲。

  “既然想要谋夺我的府邸,那就自然是要付出代价的。现在我也不要求多,你留下一只手就好。”

  黑色的能量向着老者的体内开始攒动。老者越是用灵元来抵抗,越是被黑色能量将老者的灵元给快速的转换成黑色能量。

  “快将解药给老夫,要不然老夫死去的话,想必你这个杂碎也不会活着。快将解药给老夫。”

  老者的声音中充满了恐惧,黑色的能量在老者的体内肆虐一番之后,消失在了空气中,隐隐向着虞卒汇聚过去,折让虞卒轻轻一惊。

  “咦?”

  小雨担心的看着虞卒“怎么了?小鱼?”

  “没有事,我们去看看你要住在哪个房间吧。”

  虞卒摸了摸小雨的小脸蛋,牵着小雨的手向着房子走去。

  进入了房子才知道这里面的布置十分的不错,看来胡宗主也是一个十分享受的人啊。客房之中的装饰都是用了各种各样的天材地宝,将房间装点的十分的美丽。

  小雨选择了三号房间,而虞卒则是她的对门,在四号房间里面住了下来。

  手中把玩着紫色的木牌,戏虐的看着门口翻腾不息的药王门的客卿。

  药王门的客卿在城东三百号别墅遇到攻击的事情在一瞬间传遍了整座黑金城,这让黑金城的众多客卿们都是翘首以盼。

  药王门的客卿被两个外来的人给袭击,而且废掉了修为的事情被第一时间给传到了药王门。

  药王门门主林药师站在了大殿之上,看着下方的弟子们。眼神不断地闪烁莫名光泽。他的客卿被人攻击,这让他很不爽。

  但是那个攻击他客卿的人手中却有着自己客卿居住的那套别墅的户主证明,这让他很有一些懊恼。

  这种事情在城主府看来完全就是扯淡。自己的客卿霸占别人的住处,没有成功,还有脸去告状?这想想都让林药师觉得羞耻。

  “父亲,我之前说的人似乎也是两个人,肯定就是他们了。”林少主站在一边看着面前的父亲林药师。

  一脸期待的神色看着自己的父亲,要是自己的父亲出手的话,就算那个小子能够翻天,也是没有办法遁地的。

  林药师没有太激动,沉吟了片刻,对着身边的林少主说道“你有没有探听到他们的来历?”

  林少主摇摇头,但肯定的说道“我见到那小子将烈阳花给装入了玉盒子中,并且还放入了身后的背囊里面。”

  林药师微微沉吟,这烈阳花他是志在必得,有了这一朵烈阳花,他以后炼药的成功率就会大大的增加。这样下去他的药王门就会在他的领导下如日中天,甚至有可能独霸黑金城。

  林药师决定已下。对着身边的一个长老吩咐道“左倾,你现在既然实力已经恢复了。就带着两个客卿去将这个小子给一举拿下。最好要抓活的。我有事要问他。”

  点点头,左倾带着刚刚得到的令牌下去。

  “就是不知道这个三百号原先是居住的什么人,这一点需要打听打听。”林药师沉吟片刻,再度唤来一个黑色人影,示意他暗中去打探三百号原先的主人。

  虞卒和小雨坐在了餐桌面前,屋子里的仆人依旧是照常运行,没有因为主人的更换而产生慌乱。想必也是,这些仆人都是无法去修炼的人。修士之间的战争都会刻意去避开这种普通人来进行战斗。

  一盘盘美味的食物被女仆端下来,随后一个年长的女性走了出来,手中拿着一个本子递给了虞卒。

  “虎妖肉一百只,丹药十二瓶,武器两把。其余不详。

  年长的女性看着面前的虞卒,这个小年轻的眼神清澈,看自己这些人的时候没有如同那个躺在地上的药王门客卿一般,眼神总是的向着女仆们看。

  虞卒看过了本子上面的记载,对着年长的女仆问道“怎么称呼呢?”

  “您称呼我为黛丽丝好了,我是这个城堡一直以来管家。”

  点点头,虞卒对着黛丽丝行了一礼,说道“我现在也是在做客,不久之后城堡的正真主人就会来到。”

  黛丽丝的身子微微颤动,他激动地看着面前的虞卒问道“难道是胡宗主要回来了么?”

  虞卒点点头,随后不再理会黛丽丝。

  黛丽丝站在一旁,泪水肆意的流淌。终于,胡宗主要回来了。

  小雨正在欢快的吃着美食。

  “小鱼,快吃。这些肉都好好吃,和我们在野外自己做的那些大餐比起来虽然不怎么样,但是味道也别具风味呢!”

  虞卒将盘中的肉开始大块多多起来。

  看来自己得快点找到一些能够回复神魂的宝物了。要不然就麻烦了,小雨现在的神魂开始自我封印了。

  “小主人有什么吩咐么?”

  黛丽丝站在一边,看着坐在沙发上眉头紧紧皱着的虞卒。

  虞卒点点头,他在思索自己该如何去寻找一些能够恢复神魂的药物。

  “黛丽丝,你知道这里哪里有可以恢复神魂的药物么?”

  黛丽丝微微一愣,随后笑着对虞卒说道“神魂的话,离我们这边不远的地方有一个湖泊,那边盛产红尘沙,但是却必须在每月的月圆之夜才会出现。”

  虞卒点点头,看着黛丽丝问道“那么月圆之月还有多少天就会出现呢?”

  黛丽丝看着身旁的虞卒,笑着说道“还有一周的时间呢,小主人。”

  “恩,好了。我没有问题了,麻烦你了黛丽丝,你去休息吧。”

  虽然不知道黛丽丝和胡宗主之间是怎么样的一个关系,但是善待黛丽丝怎么也是好的。起码胡宗主过来之后看到黛丽丝还生活的好好地,怎么说都会心中比较宽慰。

  不过现在红尘沙有消息,自己肯定是不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的。只是该如何去将红尘沙给抢回来呢,这是一个问题。

  李家,李固正坐在大厅当中。

  “固儿,你说的是真的么?”

  看着李固,李家的家主脸色十分的严峻,他有些不敢相信李固的话。

  李固最开始自己都不相信。想不到虞卒竟然将药王门的客卿给废掉了,而且只用了一招。非常的轻描淡写。

  外加上之前的黑暗兽,自己都没有把握将之杀掉的黑暗兽在虞卒的手中竟然只是一刀的功夫就碎成了数段,这样的实力足够让他在黑金城中自保了。只要不是那些老怪物出手的话。

  “固儿,你说他的身上并没有任何灵元的波动么?”李家家住李长风很认真的在打听这件事情。这件事情关系到他们李家日后的兴衰,不得不让李家的家主关心。

  点点头,李固确定了这件事情。

  “老爷,老爷。不好了,徐长已经快不行了,灵元流失的太严重了。”

  点点头,李长风向着东厢房走去,徐长快不行了,自己得过去施展那种能够遮蔽外界吸力的结界才是。

  “固儿,你现在的人物就是和这两个家伙将关系维持牢固,有一天我们家会用到的,这件事情就麻烦你了。”

  李长风的声音隐隐传入了李固的耳朵。

  李固的眼神一亮,自己似乎只要维持住了自己和虞卒还有小雨的关系的话就能够有机会问鼎家主的位置。

  “嘿嘿,稳定关系,那是自然。”

  李固大笑着向着门外走去,他要去拜访拜访城东的这个新住户。

  一队黑色袍服的男子站在了东城三百号别墅的门前。他们的衣服上绣着药王门三个字。带队的正是左倾,他的修为可是凝丹境的存在。一个凝丹境的存在来对付这个丝毫修为都没有的家伙都感觉是在欺负他们。

  在三百号别墅门口出示了自己的拜帖之后,左倾向着里面走去,这次他们可是穿着执法部门的衣服前来三百号别墅里面抓那个该死的小子。

  “竟然敢废掉我们的一个客卿,胆子挺大的么!”心中暗暗想着,手中却没有丝毫停顿的向着躺在地上哀嚎的那个客卿划过去。

  一道红光闪烁,随后齐刷刷的一个人头就掉落了下来,滚落在了左倾的脚边。

  “废物。”

  不再去看地上这个客卿的头颅。左倾带队向着别墅走去。

  一个女仆打开了房门,虞卒坐在大厅中似乎在等待谁过来,手中的酒杯在不停地晃动。

  身后的脚步声响起来,虞卒坐的位置传来了一声浓浓的叹息。

  “好好的活着难道不好么,一定要前来送死?”

  虞卒的声音带着淡淡的无奈,但是传递到了左倾他们的耳边就化作了讽刺。

  “将你得到的烈阳草给我交出来,然后跟我们去一趟药王门,我们就放过你。你看如何?”

  左倾的脸上堆满了笑容,但是他的眼中却寒芒乍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