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书坊 > 一鸣篮球 > 27
  “小鱼,该吃饭了。你在做什么”

  小雨的声音响起来,让虞卒更加焦躁的打开门。

  “吱呀”

  “哈哈……你是不是去做什么偷鸡摸狗的事情了?”

  小雨笑的合不拢嘴,面前的虞卒形象十分的糟糕。脸上竟然有着黑色的粉尘,头发上也似乎乱糟糟的,隐隐有着一丝被火焰胶着过的感觉。

  不过自己却从他的身上问到了一股灵元的味道。难道说他是在提炼灵元么?

  虞卒的脸色有些难看,他没想到自己的形象竟然大变成了这番模样,这让他多少有些难堪。

  “喏,这个给你,你快去洗完了过来吃饭吧。”

  “似乎有什么东西朝着我们过来了!”

  大地在震动,轻微的震动,但是想必这个来访者的意图不善。

  “我似乎感觉到了一头强大的黑暗兽正在向着我们逼近。”

  古丽娜对着面前的这群衣衫不整的队员说道。

  “大姐,那头怪兽离我们远着呢。”劳尔有些不耐烦,自己正睡得香甜的时候却被人吵醒了。还以为是换班,却没有想到居然是一个怪兽出现。

  “那边的人或许需要我们的支援。”

  手中向着远处的大树一指点。远处的大树上面闪烁着明灭不定的光芒。

  众人向着远处的大树赶去,而虞卒的手中刀已经出鞘,他准备和这些黑暗兽好好地玩耍一番。

  “加油啊小鱼。”树冠上的女子对着树下和巨兽正在交战的男子打气。

  树上的女子实在是太过于美丽了,让素来有着美女团长称号的古丽娜都开始自卑自己的容颜。

  但树下的那个男子怎么那么的熟悉,他手中的刀和对面的那个庞然大物正在死磕。

  抬头看向边上男子对战的那个妖族。恐怖的兽头,还有恐怖的蛮力。

  “是他?”

  古丽娜看着面前的这一幕,虞卒正在戏耍那头黑暗兽,他的身影在黑暗兽的四周不断的出现。

  手中的刀也一次次的向着面前的黑暗兽刺去。

  “碰……”

  黑暗兽的皮肤在密集的攻击之下开始皲裂开,然后血水抑制不住的流淌了出来,向着四面八方不住的流淌。

  “嗷呜……”

  黑暗兽再也难以抵挡这种恐怖的攻击频率,转身就要逃。

  树木在黑暗兽的碰撞之下一颗颗的撞倒,就要撞到那颗被改造的树木的时候,漆黑的光芒再次隐隐闪现。

  出现了让众人惊愕的一幕。黑暗兽的身子开始停止不动,如同是被人给封印住了一般。随后身上开始爆发出大量的血液。

  头部渐渐滑落下去,身子也分为了数段。

  虞卒随手将刀一挥,祛除了刀身上面的血水,就向着自己腰间的刀鞘插进去。

  忽然一个木头断裂的声音在附近响起。

  “谁?”

  刀再度出窍。

  “是你们?”

  看着面前的众人,虞卒一愣,想不到在这里也能见到他们。难道说刚才的黑暗兽是他们的猎物?

  “呃,是我们。”

  古丽娜现在十分的困窘,她不知道该如何对虞卒说明自己为何在这里。

  虞卒打量了面前的众人,笑了笑示意自己并没有任何的恶意,转身就向着树上飞去。远远的飘下来一句话。

  “如果那是你们的猎物的话,那就拿去吧。”

  史昂听完虞卒的话语之后顿时觉得大喜,自己这边什么都没有做就可以得到一个黑暗兽的尸体,这简直是太棒了。

  有些迫不及待的向着尸体采集起来。

  李固看着身边的古丽娜,这个女子她说什么自己就照办。谁让自己喜欢的是她呢!

  丽雅也向着面前的那具庞大的尸体走了过去,她没有和那个神秘人客套,既然那个神秘人说这个黑暗兽是他们的猎物的话就交由他们处理了。

  那么他们就采集好了,不然回去城中之后都不知道如何换取丹药来进行修行。

  树上的小雨戏谑的看着面前的虞卒,这家伙刚才下去似乎再一次见到之前的那个美女了。

  小雨的手偷偷的伸到了虞卒的腰部随后狠狠的一拧。

  “嘶……”

  “小雨,你要干嘛!”

  虞卒后怕的看着面前的小雨,难道这种技能女人都是无师自通的么?

  小雨看着面前虞卒害怕的模样。有些好笑。

  “不干吗,就是给你提个醒。”

  虞卒低着头,不敢继续答话。现在的小雨模样十分的可怕,眼神中透露出来的杀气已经将她完全给出卖了。

  赶紧吃完饭,虞卒向着自己的房间走去,他准备将丹药炼制出来。

  小火炉蹭的一声被点燃,炉子里面的烈焰开始熊熊燃烧。

  看了看手中的玉瓶子,里面盛着自己给提纯了好久的一些药材的精粹。

  向着丹炉中的黑色石盘中倾倒进去。随后关上了炉门。

  药材已经丢进去了,现在就看自己如何将这些药材给炼制成丹药了。

  想着,手中的印法开始施展出来,这可是他在仙界学会的一些简短而有效的炼丹法门。比那些地面上的什么炼丹神术都管用。

  炉中隐隐传来一丝轻响,那是丹药开始成型的声音。

  虞卒感应着炉中的丹药,一颗扁扁的丹药就此在炉子里面煅烧。

  “唔,这个丹药就算炼制出来,也会因为造型太过于丑陋而会被人误认为是低等级的丹药的吧!”

  法决再次打出,黑色的能量伴随着法决隐隐向着面前的丹炉印过去,在丹炉上出现了一个黑色的印记。

  丹炉里面的丹药在虞卒的感应之下开始缓慢的向着圆润的方向进发。

  “滴答……”

  地上已经被虞卒的汗水给打湿了,这个丹药想不到这么难。看来自己的心态还没有改正过来,一直都以为自己是最巅峰的状态。

  看了看自己的双手,虞卒无奈的苦笑一声。

  自己终于是将这颗丹药给炼制成功了,现在最重要的就是要出丹。

  “碰。”

  炼丹炉的盖子被虞卒给打开,里面正躺着一枚绿色的晶莹圆润的驻气丹。

  一股幽香也从丹炉中散发出来,让虞卒闻到之后顿时觉得一阵神清气爽。

  “虞卒,你在做什么?怎么这么香啊?”

  鼻子尖的小雨已经闻到了这股幽香,纳闷的向着虞卒的房间走过来。打开门却见到虞卒再次乱糟糟的发型,而地面上则摆着一个小小的火炉子,似乎是那种炼丹用的小火炉。

  “你来尝尝味道怎么样!”

  虞卒回过神,看着身旁的小雨,这丫头身上的灵元波动越来越弱了,现在刚好可以将灵元补充一下。

  没等到小雨反应过来,虞卒手中的丹药就已经塞入小雨的嘴巴里面了。

  一股暖洋洋的能量从小雨的腹部向着全身各处开始扩散。这是灵元被补充的感觉,小雨吃惊的看着面前的虞卒。

  “这颗丹药是你炼制的么?”

  虞卒洋洋得意的看着面前的小雨,“那自然是我炼制的。我可是天才啊!”

  “哈哈哈哈,哈哈……”

  小雨无奈的看着边上已经疯掉的虞卒,这家伙最近一直都在笑,不就是炼制出一颗不错的丹药么。有什么让他这么开心的?

  虞卒看到了远处有药草,赶忙挥动着手中的锄头向着远处的药草奔去,他已经决定了,就在树下面慢慢的步行向黑金城。他要在路上挖出足够多的药草,然后到黑金城之后安心的炼制丹药。

  这里是长着一丛天牛草,是专门炼制回元丹的材料之一。而其余的材料,苦艾草还有蟒蛇头他都已经找到了。现在就差这一味天牛草了。只是这里的天牛草的数量有些少,不过胜在他们的年限十分的长,这就是说他们的药效很不错。

  想必不错的药效是可以弥补分量不足的缺点的吧。

  虞卒手中的锄头向着面前的天牛草挥动下去。

  “想偷我们的药草,门都没有。”

  一个男子背着药袋从远方走过来,他面前的这个家伙实在太胆大妄为了,这一片区域的药草都是属于他们药王门的。不然看自己门派还给不给他们炼制丹药。

  “哼”

  男子轻哼一声,就要用手去抢夺虞卒面前的百年天牛草了。

  虞卒手中的锄头一挥,对着面前的男子狠狠的砸下去,这个家伙既然这么不知趣。那么自己砸他一砸还是有必要的。

  “啊……”

  男子吃痛,将手松开,那一株百年的天牛草再度回到了虞卒的手中。不屑的看了一眼男子,就要远去。

  “小雨,我们走。”

  树上跃下来一个美丽的女子,这让这个自称是药王门的弟子目光都呆滞了,他从未见到过这么好看的女子。

  “小姐,不知道分否告知我你的闺名呢?”

  “小雨,我们走。”

  没有理会这个什么药王门的弟子,小雨听到了虞卒的呼唤之后扭头就向着虞卒的方向走过去。

  那个药王门的弟子一脸怨毒的看着远方离去的小雨,那个男的也就罢了,这个女的竟然也不理睬自己。很好,我让你们两个鸡飞蛋打。

  这么想着,药王门的弟子向着自家的营地快速的赶过去。

  虞卒将手中的天牛草向着自己身后的药筐子一扔,随后快速的向着前方走去。希望前面有更多的药草可以让他炼制丹药,小雨还需要大量的丹药才能恢复一些灵元。

  在找到那些材料之前,就只能够先将她的灵元恢复一些了。

  小雨的眸中闪烁出一丝爱恋,急忙上前两步牵着虞卒的手,她晓得虞卒现在采摘药草是为了做什么。

  之前虞卒和他们探讨的时候自己可是都在场呢!

  这么想着,小雨的眼中温柔之意越发的明显。

  空气中有一丝灼热的气息在汇聚,小雨一愣。这里怎么可能会有这种东西?

  虞卒也感受到了一丝灼热的气息,这种气息不就和一种奇花的介绍简直一模一样么?怎么会在这里有这种奇花出现?

  远处一队人马也快速的向着这边赶来,带头的那个人感应着天地之间的力量,对着身旁的一个年轻男子恭敬的说道:“少主,是那五大奇花之一。”

  他们的衣服上绣着三个大字“药王门”。

  灼热的气息在空气中汇聚,随后向着一个地方呈现漏斗状涌下去,自己的运气不错,在这里寻找药材的时候竟然能够找到可以治愈小雨的五大奇花之一。

  两人连忙向着不远处的五大奇花之地赶去。

  身形一闪,就是数十米。虞卒这个时候也顾不得浪费黑色能量,毕竟这里面黑色的能量补充的速度也是飞快。

  虞卒的幽影步带着小雨飞快的靠近五大奇花之一的烈阳花,只要得到这一株奇花,将之配炼成丹药,就可以暂时性的恢复小雨一段时间。等到五大奇花全部到齐,就可以炼制成生白骨肉死人的绝世灵药,配合恢复神魂的三样奇珍,小雨就真的安然无恙了。

  现在的小雨只是被自己唤醒,但随时都有再度陷入昏迷的危险。

  既然有烈阳花在眼前,自己肯定是要将烈阳花给夺过来,现在只有烈阳花可以将小雨保持清醒的状态给维持下去。

  到了地方,也幸好没有人在自己之前赶到。

  虞卒松了一口气。

  既然如此,这番说来自己还是有机会将这个花朵给神不知鬼不觉的摘采下来的。

  手中的玉锄开始对着面前的烈阳花挥动自己手中的锄头。远处一队人马快速的赶过来。

  “小贼,放下你的锄头。”

  虞卒手中的玉锄重重的挥下,在留下了一根最为粗壮的根茎之后将散发着灼热温度的烈阳花给挖了出来,他要将这多烈阳花给好好的保存住,不然烈阳花被挖出来么多久之后就会药性消散的一干二净。

  虞卒也顾不得那么多,从烈阳花上再度斩下一个根茎,然后将整株烈阳花给收入了自己准备的玉盒子里面。

  闪烁着灼热气息的烈阳花便被玉盒子给封住了气息。

  手中的黑色能量一运用,将根茎就化作了一滴火红色的汁液,递给了在一旁等待的小雨,这一滴烈阳花的汁液足以让小雨保持一年左右的清醒了。

  小雨也不推辞,直接张开嘴巴,将这汁液吸收进入了体内。一股红色的气息从小雨的身上向着四周扩散开去,似乎冥冥之中有着火焰灼烧一般,异常的灼热。

  “你们竟然敢抢占我们的烈阳草!”

  一匹白马一跃而出,向着面前的两人飞快的冲撞过去。

  手中的鞭子向着小雨狠狠的抽过去,在空气中形成了一连串的音爆。

  “碰……碰,碰!”

  鞭子在这一连串的尖叫之后狠狠的砸在了小雨脚边的泥土上。

  鞭子被一分为二。

  “你这个低贱的人,竟然敢阻止我。”

  说着,药王门的少主对着身后一挥手。一排人便直接站了出来,看着面前的虞卒。

  虞卒冷冷的转身,就牵着小雨向着远方走去。

  “想走?没那么容易。”

  手中的宝剑出鞘,向着面前的虞卒施展出了自己的得意剑法。

  “看我夺命十三剑”

  一剑快似一剑,连环不停,向着面前的虞卒飞快的削砍过去。

  虞卒躲闪不及之下衣服被划破了一口子。

  “少主的功力越发的进步了啊。”

  “少主的英姿让我等十分的感动。”

  周围响起了一连串的马屁声音,这让这个药王门的少主十分的受用。用一副居高临下的样子看着身前的虞卒。

  “交出你手中的烈阳花,我饶你不死,而且还可以考虑放过你。”

  虞卒摇了摇头:“烈阳花对我有大用,我不能和你交换。”

  “没有人能够拒绝我,你也不能。如果你不将烈阳花交出来,可别怪我手中的宝剑不客气。”

  药王门少主手中拿捏着宝剑,自我感觉十分的良好。在一众奴仆的吹捧下,已经将自己完全当做了什么天下第一人。

  远处传来了一个虞卒有点熟悉的声音。

  小雨也有些发呆,这个人不就是昨晚意图打劫他们的人么?难道说这两拨人是一家的?

  “少主,你让我找得好苦哇。”

  一个气喘吁吁的身影出现在了药王门少主的身后。

  “少主,我发现了一株百年的天牛草,就在不远处。但是却被两个人给抢占了。我说我是药王门的,但是呢,他们一点都不买账。”

  虞卒瞥了一样在他面前蛇鼠一窝的药王门转身就要离开的时候却发现自己的前路已经被人给截断了。

  “你就这么急不可耐的想要离开么?交出百年的天牛草,还有刚才吞下去的佛手给拿出来。”

  说着便向着虞卒进了一步。

  虞卒没有理睬这个药王门的少主,牵起了小雨,就要想着远方走去。

  他的药草都在这段时间内收集的差不多了,现在就是该去黑金城了。

  背后一阵暗风袭来,是那个药王门的弟子。

  “张贵,你做的不错。继续对着他杀过去,将这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家伙给杀掉。旁边的那个女人嘛,就留给我好了。”

  说完之后,药王门的少主站在一旁饶有兴趣的看着张贵向着面前的虞卒袭杀过去,阵阵攻击连绵不断的向着虞卒斩杀过来。

  虞卒觉得有些烦闷,回头一抹银白倾泻而下。

  待银色再度入鞘之后,头也不回的带着小雨向着黑金城的方向走去。

  药王门的少主眼神一亮,这家伙身上想必是有着什么绝世秘籍,不然是不会使用这种特别的攻击方式的。

  “林少主,我在他身上并没有感觉到任何的修为。”

  一个粗声粗气的大汉在林少主的身后说道。

  点点头,林少主示意自己知道了。但随着虞卒和小雨走远之后,张贵的身子却忽然间分开成了多块肉块。这一幕将这个林少主吓得不轻。想不到那个年轻人竟然有如此高强的身手。想必是遗迹里面专门修炼攻击技巧的那种人。

  既然没有任何的修为,那岂不是任由自己揉捏?

  想到这里,林少主有些兴奋,既然面前的这个小子没有任何的修为,想必不是什么大家族中的人。

  林少主看着身旁的大汉说道:“刘虎,你去阻他一阻。”

  点点头,大汉对林少主行了一礼之后向着前方的虞卒飞快的冲过去。在吞噬了手中的两颗丹药之后他的气息开始爆发出来,赫然是筑基期五层的高手。

  林少主也随着他一同向着前方的虞卒飞奔而去。

  虞卒皱着眉头看着面前的这两个家伙,他不想和这两个家伙多做接触,但是这两个家伙竟然一刻都不想放过他。而且身后的那些大部队也隐隐将他们包围。

  “抢了我的烈阳花还想从我的手中溜走?你们见到过这种事情么?”

  林少主色眯眯的打量着面前的小雨,至于虞卒这个家伙就直接被他给无视掉了。这家伙没有什么可看的价值。

  小雨用眼神狠狠的剜了一下面前这个色眯眯打量她的林少主。这家伙可不是什么好东西!

  “没有见到过。只要是少主想要的,都有人亲自双手奉上。”

  林少主身后的那些手下们齐声喊道。

  一个粗狂的声音响起来“知趣的,你就把这个美人留下,然后将烈阳花双手奉上。我们自然不会太过于为难你。但你要是不答应,哼哼。那么你就还是乖乖的死在这里好了。”

  说着手中的大斧向着地上狠狠的落下。

  地面出现了皲裂,似乎是因为承受不住大斧的威力。

  虞卒平静的看着面前的林少主,手牵着小雨,对着林少主说道:“贪心不足可是会害死自己的。”

  林少主的脸色有些不愉快,抬起了手,对着面前的虞卒一挥。

  顿时倾泻的光华向着虞卒这边轰击过来。

  虞卒牵着小雨,幽影步一运作,顿时消失在原地。他所在的地方化成了一个深深的坑洞。

  虞卒和小雨的身影出现在了不远处的树枝上,看着下面的那些人,虞卒的脸上不屑之色十分的浓厚。

  小雨站在虞卒的身边,笑嘻嘻的看着虞卒说道:“小鱼,这些人真笨,还想要杀掉你和我。”

  虞卒摸摸小雨的头:“贪婪是最为正常的**,他们只是被**冲昏了头脑而已。”

  小雨点点头,站在虞卒的身边,手紧紧的捏着虞卒的手。

  “古丽娜,那边似乎有人交战。我们要不要去看看?”

  “嗯,去看看、”

  一众人消失不见,向着远处的战场赶去。

  “他们在那里,快攻击。”

  斥候发现了虞卒和小雨所在的位置,向着林少主邀功的说道。

  手中也不闲着,向虞卒和小雨倾覆手中的灵元。

  林少主双手一挥,一群人向着虞卒和小雨的地方也飞快的释放法术。

  虞卒的眼神一凝,面前出现了一把巨大的斧头。

  是那个大汉。

  刘虎手中提着斧头,踩在树枝上,看着面前的两个人。

  “年轻人,你还是讲你身旁的女子交出来,还有你得到的那个烈阳花也交出来,这样我就会放你一条生路了。”

  “放我一条生路?”虞卒不屑的看着面前的大汉。这让大汉很是愤怒,他的大斧向着虞卒挥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