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书坊 > 一鸣篮球 > 23
  “虞卒,你现在什么境界?那古殿之中虽然不会吸人灵元,但听说也是凶险极多,到时我怕遇到与那东西一样强大的强者,恐怕我们都难保你。”胡宗主担忧地道,毕竟进入这遗迹的最低要求都是结丹境阶的高手,筑基境实在太低了。

  “我不知道。”虞卒摇摇头,“但我感觉至少也有结丹境吧。”

  “什么!才几个月不见你就达到结丹境了?那天墨老发现你不辞而别,还特地派人找过你呢,他老人家可是还有点生气。”胡宗主吃惊道,心想这小子不能用天才i形容了,不满二十岁结丹境,简直是逆天之才。

  胡宗主笑着点点头,眼中露出赞许的目光。

  “吹牛,死鱼,你不是说你修为倒退了么,我也感觉不出你的修为境界啊。”一直闷不吭声的小雨说道。

  胡宗主先前并未查探过,毕竟查探别人修为是极为不礼貌的,胡宗主开口问也是为了尊重虞卒,何况即使像胡宗主这样的渡劫境高手,也不能完全清楚地查探出一个筑基境以上修士的境界。

  经过小雨这么一说,胡宗主也不避讳了,立即查探虞卒的修为,得到的结果却是让他一愣,他在虞卒身上竟然感觉不到一丝灵元波动。

  “虞卒,怎么回事?”胡宗主关切地道,在他心里虞卒是不可能说谎的。

  “我也不知道,不过宗主你不信,可以试试我,正好我也感受一下我现在的境界。”说完虞卒抽出古剑,这把古剑还是小雨给他的,一直没还。

  虞卒扬起手中长剑,不同于以往剑意从剑上发出,滚滚剑意却是从虞卒身体里迸发出i,一阵剑鸣之声也随之而出,散发着强大的气势。

  “好!”胡宗主眼睛一亮,顿时大叫道,“能把剑炼到这种地步,你比风世家的天才对剑的领悟,也丝毫不差!就让本宗i试试。”

  “我用三成实力,i接你这一剑!”

  虞卒剑意爆发,万千剑影漫天而降,此时他使出的便是《破荒九剑》的第一重,虽然只是皮毛,但威力却不容小觑。

  胡宗主显然也看出这一剑的奥妙之处,连他渡劫境的绝顶高手,都甘愿使出三成实力i应对,说明他足够重视,要知道渡劫境高手的三成实力,足以秒杀一名结丹境一二阶的修士了。

  轰隆

  磅礴的剑意,有着排山倒海之威,卷起一片风雪,将胡宗主淹没,而胡宗主身上也出现了一个光罩,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

  一阵强烈的光华爆发,整个这片雪域都震动了一下,极远处,那高耸雪峰上的积雪都在不断抖落。

  大片的风雪更是将胡宗主整个淹没,形成一阵狂暴的能量,根本看不清里面的情况。

  小雨瞪大了眼睛,看着虞卒,道:“你这个死鱼,还骗我说修为倒退,害得我还担心你呢,哼。”

  她如此说着,脸上却是一片喜色,看得出i很高兴。

  虞卒嘿嘿一笑,说道:“不骗骗你,怎么知道你喜欢我呢。”

  “滚,谁喜欢你啦。”小雨白嫩小手,轻轻敲在虞卒腰上,脸上一片娇意。

  虞卒淡淡一笑,看向前方,风雪落下i,胡宗主的身影出现。

  小雨噗嗤一声笑了出i,因为前方胡宗主模样实在太狼狈了,身上衣衫原本就被撕烂,现在更是变成了一条一条,头发也变得凌乱,冒出一阵阵水汽蒸发的白烟儿。

  “宗主你没事吧。”虞卒脸上带着笑意问道,当然他知道胡宗主自然不会受伤,只是大意了才变得如此狼狈。

  “好小子,竟让我也吃了个大亏!”胡宗主说着,心里却是很高兴。

  “呵呵,谁叫你大意的。”小雨却幸灾乐祸地道。

  “确实是大意了,如果我多用半成功力i抵挡,也不会如此狼狈了。”胡宗主点点头道。

  “宗主你此前受过重伤,并非全盛时期,恐怕只有平日八成实力,你的三成实力不就大打折扣了么,哈哈。”虞卒如此说道。

  “好,小子不错,今后必定成为我东凉第一人,赶快找唐君他们吧。”胡宗主赞赏地看着虞卒,说道。

  “别急啊宗主,我还想试试实力呢,别忘了,我对刀意的领悟也不错。”此刻有一个免费的试刀石,虞卒可不想错过。

  胡宗主一拍脑袋,道:“对对对,你小子对刀的领悟比剑还深,看i你小子实力绝不是一般结丹境那么简单。”

  “宗主,这回可要注意啊。”说着,虞卒手中寒影祭出,浓烈刀意冲天而起。

  《神灭斩》第一重疯狂运转,与先前不同,少了几分剑的凌厉,多了几分霸气,如同山岳一般的压力,盖向胡宗主。

  虞卒狂放刀意,同样是从身体中迸发而出,与剑意不同,他的刀意不再是漫天满地,而是化为一刀,凝聚所有刀意在一起。

  磅礴刀意,汇聚成一柄巨型透明战刀,仿佛从九天之上降下i,带着无比的霸气,劈得两旁空气都带着七色流光,以极快的速度落向胡宗主的头顶。

  轰隆

  又是一阵猛烈的暴风雪,整个雪地都被劈开一个深达数丈,长数百丈的沟壑,还在不停延伸着。

  待得风雪散尽,胡宗主的人已经消失了,下一刻巨大的坑里,一只手慢慢伸了出i,随后猛地窜起,整个人射了出i。

  胡宗主浑身湿透,身上只身下一条破烂的裤子,遮着重要部位。

  小雨和虞卒看着胡宗主模样,皆是大笑起i,虞卒道:“宗主,你怎么不注意点呢。”

  “唉,大意了大意了,你们两个小鬼,我堂堂一宗之主,你们竟敢嘲笑我?”胡宗主装作发怒,冲了过i。

  “哈哈,宗主是你自己不小心,可怪不得我。”虞卒笑着说,“宗主别急,麻烦再等一等,我这还有一招呢。”

  胡宗主一听,想起了那日奇异的场景——刀剑之意融合,不由两眼放光,那才是最奇特之处,史无前例的刀剑融合,只是那时这小子刀剑之意领悟都不如现在深,那时都有非一般的威力,还在如何了?

  “还是算了,等下动静太大,怕引i不必要的麻烦,等安全回去了再测试吧。现在必须尽快找到古殿,和唐君汇合。”胡宗主欣慰地道。

  “不好!”话音刚落,一股阴冷气息就普天该地而i。

  “是它们!”虞卒也感应到不妙,随即一个个黑色的身影,在这雪地之中分外显眼。

  一个个形态各异,都长得十分丑陋的生物,前仆后继地出现在这里。

  “这是……”小雨看着这些黑色生物,道:“怎么像妖族,可是气息又完全不同?”

  “是死去的妖族,他们都不是活物,是被黑暗巫族控制的。”虞卒凝神道,眼前足有成百上千的这种东西。

  胡宗主听后,也觉得有些奇怪,死去的妖族?如何又能从现世间,妖族可是有数百年没有露面了,也只有极北地域,才能发现妖族修士的踪迹。

  也不管那么多,胡宗主即刻冲上前去,虽然他实力不是鼎盛时期,对付这些东西,还是没问题的。

  “宗主且慢,让我i。”虞卒上前一步道,他正想用这些东西i练练刀剑呢。

  说着,虞卒飞身上千,凌厉剑意迸发,一挥剑几个黑色妖荒一族就被削断。

  那些妖荒一族并不害怕,反而更加勇猛,全都冲了上i,腐烂的身体,发出阵阵恶臭,让小雨差点吐了出i。

  一剑又一剑,虞卒在怪物群中,不断地练习着剑意,完美推演能力发挥到极致,在战斗中领悟,才是最能得益的。

  无数的怪物倒在虞卒剑下,倒是让胡宗主吃了一惊,虞卒对付这些相当于结丹境初阶的东西,犹如砍瓜切菜一般。

  “死鱼好厉害啊!”小雨也看得呆住了,那一剑又一剑,光是看起i,就有一种完美无缺的感觉。

  感觉到剑意在疯狂增长,虞卒换上了刀,横竖一阵猛劈,又是一片怪物倒下,随后又赶i了许多妖荒一族的怪物,大多数都倒在了虞卒刀下。

  刀意也在猛然提升,刀剑之意在虞卒体内汇聚,成为黑暗之意,他的脑海中,那些银色丝线越i越多,交织得越i越复杂,他感觉自己的实力也在提升,尽管提升幅度不大,但他仍然能清晰地感觉到。

  也就一个时辰左右,地上黑压压一片全是尸体,那些怪物,全都被虞卒解决了。

  “好小子,真看不透你,经历这么久的搏斗,非但没有虚弱,反而气势越i越盛,当真奇怪啊。”胡宗主一眼看出了其中玄妙之处。

  没错,虞卒从此修炼并非靠灵元,黑暗之意不但不会消耗,反而越战凝聚的黑暗之意越多,这才是最为恐怖之处,在战斗中不断成长!

  “小心!”这时,胡宗主大叫道。

  虞卒身后雪地中,突然窜出几个庞大的黑影,他们头生犄角,背上都有一双像蝙蝠一样的黑色大翼,速度之快让人难以琢磨。

  幽冥步!

  虞卒根本没有回头去看,运起幽冥步,这个人消失了,那几个庞大的黑色怪物扑了个空,狠狠地砸进雪地之中。

  呼呼

  胡宗主长舒了一口气,安下心i,才想起虞卒还有极为厉害,连他都难以捕捉的身法,心道这小子真是逆天又逆天的奇才啊。

  他也不迟疑,冲上去对上了那几个黑色怪物,这几个怪物体型庞大,身上传i的凶戾之气,却远远在地上那些小怪物之上,不是虞卒一个人能对付得了的,自然由他出手。

  同时,小雨也飞身上前,双手结成一个奇怪的姿势,爆发出绚烂的光华,与一个黑色大怪物搏斗在一起。

  “这小姑娘实力也不弱啊,竟然有可能在元婴境!只不过那气息却和人类修士不同。”胡宗主心中暗惊,这小姑娘也是个绝顶天才啊,看起i跟虞卒差不多大,表面看i拥有比虞卒更高的境界,着实让他震撼。

  他却不知道,小雨的实力虽强,可她本身恐怕一点也不想要这种实力,因为这是她哥哥用生命换i的。

  虞卒抽离出身过后,也回到战场中,对上一名黑色怪物,胡宗主却是与三个黑色怪物斗在一起,并且将三个巨大的黑色怪物打得节节败退,口中不断吐出大口黑血。

  昂、昂、昂!

  那几个黑色大怪物吃痛,发出震天的吼声,嘶哑晦涩极为刺耳。

  虞卒这方,那黑色大怪物威猛无匹,黑色巨爪飞快地抓着虞卒,虞卒多半都是在躲避,时不时的劈上一剑,给黑色怪物留下深深的伤口。

  若是强硬相碰,不用黑暗剑意的他根本不是对手,这黑色怪物力量太强了,若是被它抓上一抓恐怕就要被抓成碎片了,好在虞卒的速度极快,那怪物根本捕捉不到虞卒身影。

  “就是这个时候!”虞卒大喊一声,趁那怪物扑向他的时候,扑了个空,他闪身到怪物身后,一股黑暗之意疯狂涌动,刀剑齐出狠狠地斩向怪物。

  铛!

  一声脆响,虞卒双手剧震,像是砍在了极厚的钢铁之上,“这怪物,身上虽然硬但还能割出伤口,这头部却是硬得不得了。”

  这夹杂黑暗之意的一击,在怪物脑袋上只留下一道深深的伤痕,却并未如虞卒想象中那样,把怪物整个劈开。

  那一方,胡宗主对着三个黑色巨怪,痛下杀手,他并指如刀,横着劈出,两个黑色怪物被拦腰斩断,可是诡异的一幕发生了,那黑色怪物并没因此死去,而是在一瞬间,断开的身体又合在一起,疯狂地攻击着胡宗主!

  胡宗主一击得手,有些大意,不料如此变化,连连后退,下一刻他双手合实,一道绚烂的光华从手中迸发,劈向那黑色怪物头部,咔嚓一声,那怪物的头裂开,黑色腥臭之物流了一地。

  “虞卒,斩开它头部,不然打不死它们!”胡宗主大声传音道。

  小雨与那怪物斗,本i也占着上风,可是也如胡宗主一般,一掌劈开了怪物的胸膛,便自信转身向着虞卒一方飞去,想帮虞卒一把。

  万万没想到,那怪物也重新活了过i,带着无比的愤怒,一抓袭向了没注意的小雨。

  听到胡宗主一喊,这才回过头去,一张血盆大口,带着浓烈的臭气,已经在她面前。

  “啊!”她尖叫一声,整个身体呆住了,连抵挡的动作也i不及做出。

  一声破空的锐响传i,那黑色巨抓刺破小雨腹部的衣物,刺入了她的腹部,小雨脸上露出绝望痛楚的神情。

  慌忙之中,也不知有意无意,她朝着虞卒看去,心里却是想着,“要死了吗,再也见不到这个人了吗?”

  第一时间,虞卒就察觉到小雨那方异状,看着怪物爪子刺中小雨那一刹那,他身心巨震,黑暗之意如洪水猛兽般爆发,整个天地一片黑暗,虞卒的双目也变得漆黑,整个人融入在这无尽的黑暗之中。

  “死!”他面目狰狞,黑暗之意铺天盖地涌向那黑色巨怪,速度之快,就如黑暗之意本身就在那怪物身旁一般,须臾之间,那怪物身上出现一道道细碎的裂痕,下一刻竟如尘埃般散去,不着点痕,竟是被泯灭了!

  小雨吓得面色发白,两眼显得有些空洞。

  “没事吧?”温柔的声音,在她耳畔响起,虞卒一手搂住小雨的腰,关切道。

  呼呼

  小雨舒了一口气,凝眸看着虞卒,轻轻颔首。

  虞卒放下心i,回身一剑,磅礴剑意涌向最后一个怪物,直接将其从头至尾劈成两半,那一边胡宗主也完全将三个怪物击杀。

  虞卒蹲下身,在撕开小雨腹部衣物,还好那伤口不是很深,只有几道寸许长的抓痕,若是虞卒再慢上半分,小雨整个人恐怕都会被刺穿。

  小雨腹部衣物被撕开那一刹,脸红到极致,一大片雪白肌肤,展露在少年面前,让她羞怯万分,却又不恼怒,反而感到一丝欢喜。

  “啊”小雨轻唤一声,突然感觉到腹部火辣伤口上,一阵温热湿润,她低头看去,竟是虞卒俯身吸了上去。

  “嗯哼,不要……”小雨身子一僵,似乎连疼痛都忘了。

  “别动,这伤口有毒。”虞卒含糊一声。

  虞卒不断吸出黑血,鼻息中传i的却是一阵淡雅的香气,双手捏在小雨柔软腰间,有种砰然心动的感觉。

  “好啦,可以啦……”小雨嘟着嘴,娇嗔道。身体一阵一阵酥软,尤其是少年头部,时不时蹭到高耸娇羞处,让她几度身子一软,像是触电一般。

  稍后虞卒嚼碎最后一粒疗伤丹,敷在小雨伤口上,才停了下i。抬头那一瞬间,落入眼中是一张仿若晨间红莲一般清新的美颜,顺着看上去时,雪白肌肤上头,隐约可见高耸,柔软的嫩物,他一下子便呆了。

  “咳咳。”胡宗主轻咳一声,道:“好了,快赶路吧,再耽搁不得了。”

  两人回过神i,小雨目光飘忽,略显尴尬地看向别处,虞卒起身,若无其事,撕下一长条衣服,裹在小雨身上,当做腰带遮住显露出i的雪肤。

  “走。”虞卒也道一声,回过头去,却见小雨低头抿嘴,一动不动还在想着什么。

  “想什么呢,走啊小妖女。”虞卒轻轻拍一下她脑袋道。

  “哦。”她反应过i,跟了上去,拉着虞卒衣角,乖巧地跟在后面。

  这极寒雪域中,三人急速而行,小雨因受了伤,显得很是疲惫,紧紧地抓着虞卒臂膀:“死鱼,慢一点好不好,人家走不动了。”

  一路上她嘟嚷着,当下更是赖着不走了,她偷瞄虞卒一眼,嗔道:“人家都受伤了,也不知道照顾一下,真是一条鱼,哼。”

  “我姓虞,上古虞帝的虞知道么?别老是死鱼活鱼的。”虞卒没好气道。

  “才不管呢,你就是一条鱼,笨得要死的鱼。不过要我不叫你死鱼也可以,你要背我,哼。”她俏皮地看着虞卒,目光中有几分期待。

  哪知却得到冷冷一声回应,道:“爱怎么叫怎么叫,我和你又没什么关系。”

  小雨愣了一下,心底莫名涌起一阵酸楚,她面色沉寂下i,嘴角扯起一个尴尬的笑容,便静静地不说话了,脚步加快,牵扯到腹部伤口,传i一阵疼痛。

  “哈哈,不逗你玩啦,虞卒。”她笑着说,转过头去,笑容完全消失,脚步又加快了几分,一阵撕裂的痛让她眉头紧皱。

  她走在前头,雪白世界里,小雨一身紫衣,身上若有淡淡银光,绝美容颜上,带着几分痛楚几许哀意。

  虞卒看着她,心头一动,便觉得眼前少女,自有一股动人心魄的美。

  时间似乎变得漫长,一路上只有胡宗主时不时和虞卒说上几句话,小雨面色清冷,再不说一句话,面色倒是无悲无喜,可虞卒觉得,她一不说话,仿佛整个世界都沉寂了,有几分寂寥。

  “就知道你先前是装的,看现在跑得比谁都快。”虞卒也不知怎么开口,厚着脸皮在后面说了一句。

  “觉得你蛮好玩,就逗一下你啦。”小雨甜甜地吐一下舌头,一副可爱模样,深心处却一阵酸涩涌起,她扬起头,柔黑长发上沾染了些碎雪。

  “胡宗主。”小雨忽然停下i,走到胡宗主身边,“那古神殿到底是什么地方,还有多远啊,怎么一点影子也没看到。”

  前方白茫茫一片,什么也没有。

  “听说是在极东处,我们赶路这么久,应该也快了吧。即使没有古神殿,唐君他们也是往这方向走的,沿着这方定能找到他们。”胡宗主也抬头看了看,说道。

  “怎么,又想耍赖不走了么?”虞卒一脸笑意。

  “哪会,又不是小孩子。”小雨声音很淡,道:“宗主、虞卒我们就此别过吧,我此行目的与你们不同,或许换个方向更好吧。”

  说完,她转身,向右边走去,速度异常的快。

  “哎,别闹。”虞卒飞身上前,道:“是不是生气了?”

  “生什么气呀,你也知道我此行目的。”她身形又快了几分,语气淡淡的,确实没有一点生气的样子。

  “笨啊你,离开了我,你体内的灵元又要流失了,还怎么找你哥哥?”虞卒拉着她。

  “没关系啦,死在这里又算什么,多年前我就该死在这里呀。”

  “别闹了,我背你还不行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