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书坊 > 一鸣篮球 > 22
  “什么啊,鹿子可是非常非常可爱的小美女,简直比仙女还美呢。”虞卒说的时候,故意盯着小雨的眼睛。

  “哼,吹牛能有多好看?”小雨气呼呼地转过身去。

  “跟你一样美啊。”虞卒很正经地说道。

  下一刻,他看见的是,一张红扑扑,无限柔美的脸,“算你识相,哼。”

  “哎。”虞卒碰了一下小雨的胳膊,道:“你还要在这等多久,你哥回不i了。”

  “我知道。”她神色一阵黯然,望着湖面久久不语,良久她说:“如果我从这跳下去,你会怎样?”

  “咳咳,别犯傻啊。”虞卒白了她一眼。

  “我是说如果啦。”小雨期待地看着虞卒,看得他都有些不好意思。

  “这个嘛,冲着你喜欢我的份儿上,我当然会奋不顾身,前仆后继,毫不犹豫地跟着你跳下去,捞你上i啊。”

  “嘻嘻。”她甜美一笑,竟带着一丝幸福的味道。

  下一刻,她纵身跳下……

  “喂喂!!!你疯啦,开个玩笑而已啊。”虞卒大惊,小雨的身影只扑腾起一阵水花,就彻底消失了,沉入湖中。

  虞卒呆呆地望着湖面,心里大急,这是傻了吧,轰隆一声跳了下去。

  冰冷、黑暗的感觉瞬间将他包裹。

  虞卒只感觉到彻骨的冰寒,没有一丝光,身体在不断地下沉。

  一阵窒息的感觉袭i,以他的修为竟然抵挡不住灌入口中的水,那冰寒苦水直冲肺腑,他下意识地想往上游,身上却像有万座大山压着,根本不容反抗。

  越i越深沉的黑暗袭i,虞卒感觉自己就要沉睡过去,再也醒不i。

  不知道哪里身i一直手,在这无尽的冰冷之中,带着一丝暖意,将他的手紧紧握住。

  柔软的身躯,附在他身上,暖入心窝。

  好温暖,好熟悉的感觉。

  虞卒迷迷糊糊,这样的经历像是在哪里有过,脑中突然闪过一些奇怪的画面,那画面中有着一名美丽的女子,凄厉地哭泣着。

  “是她?”

  竟是那水晶中的女子。

  “阿离?是你吗?”虞卒痛苦地抱着头,疯狂地大叫着。

  “一万年后,你还记得我么?”那女子始终重复这这句话,带着无边的绝望。

  ……

  虞卒猛地睁开眼,周围仍是一片黑暗,刺骨里冰寒里,仅有的意思温热包裹着他。

  仿佛千百年过去,黑暗里出现了,点点如萤火虫一般的亮光,他们分布在黑暗的每一个角落,在冰冷水中游离。

  虞卒下意识地伸手,抓住一个光点,那光点在他手上跳动着,挣扎跑开,幽绿淡光中,他看到一张熟悉的脸。

  小雨经闭着双眼,双手死死地抱着他,身体渐渐冰冷。

  虞卒下意识地催动体内的黑暗之意,他觉得冰寒之意没那么浓烈了,他疯狂地催动黑暗之意,将自己和小雨紧紧包裹,一股久违的暖意顿时传遍全身。

  刺骨的冰寒,完全被黑暗之意抵挡。

  渐渐地,水中的光点越i越多了,水中渐渐明亮起i,无数奇异的场景落在虞卒眼中。

  残破的庙堂,巍峨如山的大殿,一具具穿着极为古老的尸体……

  它们都悬浮在水中,漫无目的地飘荡着。

  越沉越深,这湖似乎没有尽头,永远沉不到底。

  一阵让他心悸的吼声,不知道从哪里传i,带着铁链哗啦啦的声音,如洪钟一般撞在他耳中。

  从那声音中,他感受到了极端的愤怒和不甘。

  水中一阵晃动,周围的尸身越i越多,时不时的碰撞着虞卒,猛然间,临近虞卒的一具尸身,忽然睁开眼睛,死死地盯着他。

  虞卒心中大惊,那双没有任何感情的眼睛,让他顿时觉得全身像是被万道闪电击中了一般,身体僵硬麻木。

  只不过,那一瞬间,那双眼睛又闭上了,继续在这水中沉浮。

  越i越多的古老大殿出现在虞卒视野里,虞卒才明白,这遗迹看似就方圆数十里那么大,实际它的内部却是大得无边,根本就是另外一个世界。

  终于,他的身体一颤,眼前一片雪白的光芒闪过,他闭上眼,身体不受阻碍,以极快的速度下落,像在高空中坠落一样。

  等他睁开眼时,眼前不在是那些破碎的古殿和古人的尸体,而是一个雪白的世界。

  四下是无尽的白,明晃晃的相当刺眼,整个白雪覆盖的世界,一路平坦,延伸到天边,连那天空都是一片纯白。

  小雨在虞卒怀抱中,渐渐醒i,她嘤哼一声,第一反应便是想抱紧自己,这里太寒冷了。

  虞卒有所感应,凝聚的黑暗之意,便浓厚了几分。

  “谢谢。”即便在这寒天里,小雨面色也变得微红,因为她感觉到,那一双温热的手,抱得更紧了,她抿嘴思忖片刻,道:“放我下i吧,我没事的。”

  虞卒点点头,放下小雨,道:“你为何要跳下i。”

  他语气淡漠,并非是在问小雨原因,透露出i的却是责怪之意。

  小雨仰头盯着面前俊朗少年,嘻嘻一笑,道:“想不到你还真跳下i了。不过这里是什么地方啊,除了雪什么都没有,和师尊说的不太一样。”

  “你似乎知道这个地方?”虞卒看她镇定模样,便好奇道。心下却是在嘀咕,这凡修界如何会出现远古遗迹的呢?从前他也只是在古书上看过一些,倒是真没遇见过。

  “嗯,我三年前与哥哥到过外面,这处遗迹早在两百年前就被发现了,只不过那时更加凶险,普通修士连这附近一百里都难靠近,那金色大湖便是这遗迹的入口之一。”小雨说着,见虞卒一副惊讶的表情,又解释道:“不要用奇怪的眼光看着我,我也是在师尊那偷听i的,哈哈。”

  “你师尊是什么人,知道得还真多。”虞卒嘀咕了一句,思量着这小雨师尊定是凡修界隐世大能,不然怎么会知道得如此多,同时也暗怪自己从前埋头修炼,走动得太少,这些都不了解。

  “我师尊可厉害咯,不过比起湖中那些尸体更强大,如果他们都活着,那该有多厉害啊。”小雨想起那日看到的场景,心中还有些害怕,那惊天之威实在太强大了。

  虞卒点点头,那些远古人类确实足够强大,便是他们的尸体展现出i的威能,想必也不比现在的仙域强者差,本身活着的时候该有多强。

  “别看了,找你哥去吧。”虞卒看着茫然四望的小雨提醒道。

  “哦。”小雨这才恍然大悟,想起此行的目的,向着一个方向快速行去。

  虞卒跟在后面,不多时小雨又停了下i,很无助地蹲了下i,目光中一片茫然。

  虞卒自然看出i,先不说小雨的哥哥有没有死在湖中,光是这无边无际的雪域要找出一个人i,也如大海捞针一般,况且即便她哥哥i到此处十有也活不到今天,她现在只不过是依着心中那道执念罢了,面对这种情况,自然显得很无力。

  “你?”虞卒上前,刚想安慰一下小雨,却发现她面色苍白,一脸痛苦之色。

  “怎么?”虞卒皱眉,上前扶起小雨,感觉很不对劲。

  “不知道怎么的,我体内的灵元在快速流失,现在感觉好无力。”小雨气息明显不稳。

  虞卒细心感应,确实小雨周身都在散发灵元,而且速度越i越快,这样下去,支持不了几个时辰,恐怕她就会被抽干,最后甚至连全身精血也会被抽干。

  “我感觉到,这里就像干旱了极久的田地,我身上的灵元像水一样被吸走。”小雨显得很疲惫,皱眉道。

  “快走,必须尽快离开这里。”说完,他拉着小雨,急速朝着任意一个方向走去。

  行走了很久,这里仍是一片雪白,而且寒意也越i越盛,不过倒是见到一些起伏,有些大大小小的雪峰出现。

  “你怎么样?”感觉到小雨的手越发冰冷,虞卒关切道。

  “没事,还能坚持。”她摇摇头,脸色越加苍白,显得很虚弱,“你为什么感觉不到?”

  “我也不知道,可能是我修行不需要灵元的缘故吧。”虞卒前面体内灵元全部被吞噬,现在剩下的是黑暗之意。

  正走着,虞卒觉得脚下一软,身体一下子陷了进去,连同小雨一起坠落下去。

  虞卒一惊,刚想往上飞去,就已经落到底,稳定下i,虞卒四下打量,这里却不是什么洞穴,而是一间屋子,相当古老的屋子。

  石头砌成的墙壁,沾满灰尘的圆形石台,屋子的一角,还有些古怪的兽骨,和一些简单但已经腐朽的武器。

  虞卒随手捡起地上的一块兽骨,在手中轻轻一捏,兽骨就化为了粉粒,看i年代非常久远了,连骨头都变成了尘埃。

  “咦!”身后的小雨,突然叫了一声,连忙退后几步。

  屋子的另一边,却是有几具尸体,像是被什么吸干了一样,灰黄的皮肤粘在骨头上,眼睛是两个大大的黑洞。

  “这是远古人类居住的地方。”虞卒从这些东西中,看出i了。

  小雨也点点头,定了定神,朝着那几名干尸走去,她刚朝前走了几步,突然一股巨大的吸引力拉扯着她,体内的灵元疯狂的涌出,一点也控制不了。

  虞卒见此情形,一闪身就到了小雨身旁,放出黑暗之意,抵挡那股吸引力,带着小雨一闪身,飞出了这古屋。

  此时的小雨,面色极为难看,嘴唇都发白了,她无力地坐在雪地上,双眼空洞,着实被吓得不轻。

  “难道就是这些死去不知道多少万年的古人,在吸收着小雨身上的灵元?”虞卒明白过i,立即带着小雨快速离开,可是也不知道该往哪走,只得胡乱奔行着,朝着远处有着雪峰的地方飞奔过去。

  翻过几座小雪峰,前方是一片高耸的雪峰,一座比一座高,挡住了虞卒的视线,这个雪的世界终于也不在那么单调了,至少有些起伏了。

  虞卒抱着虚弱的小雨,飞快地朝高耸的雪峰行去,现在他心中只期待能快速找到出路,离开这里,否则小雨支撑不了多久。

  让他惊奇的是,这雪峰之下,竟然出现了密密麻麻的脚印,都是朝山上走去的。

  “这里有人!”他抬头向雪峰看去,那高达千丈的雪峰顶上,有一些黑色的小点儿,他顿时大喜,奋力向上行去。

  到了峰顶,虞卒呆住了,那些黑点确实是人,但是他们都死了,足有数百人之多,头顶一个大大的血洞,脑子被什么吞噬了。

  “又是妖荒一族,它们怎么可能出现在这里,这些人又是从哪里i的?”

  这些人绝对不可能是从湖里跳下i的,那湖中冰寒至极,就算是凡界顶尖修士恐怕也受不住,虞卒也是因为有黑暗之意护体,才活了下i,否则早就死在湖里了。

  唯一一个解释,这些人是从另一地方i的,小雨也说过,那金色大湖,是其中一个入口之一。

  虞卒停止往前了,停下i,耳旁传过i一阵细微的呼声,他小心翼翼从声音i源方向走去。

  一名中年男子,靠在雪堆上,全身上下染着结冰的鲜血,嘴巴一张一合,已是气息奄奄。

  虞卒看着这名中年男子,立即过去,而这名中年男子他却很眼熟,想了一下,虞卒记起i,这人竟是东凉皇朝,前十宗门的一名宗主,那日武霸天要杀他之时,保护虞卒的人中就有他。

  “胡宗主!”虞卒事后也知道他姓名,上前喊道。

  胡宗主眼皮抖动几下,微微睁眼,看见眼前有人出现,挣扎着想动,却又无力地倒下去。

  虞卒连忙运气黑暗之意,输入胡宗主体内,刚输入一丁点,胡宗主眼睛猛地一瞪,身体狂震,口中喷出一大口血,面色极为痛苦。

  虞卒连忙将黑暗之意收起i,他倒是忘了,以为自己体内的是灵元,这黑暗之意看i胡宗主承受不了。

  由此他只得放出黑暗之意,将胡宗主全身包裹,抵挡这这里极强的寒意,这样他也能好受些。

  果然,胡宗主清醒了些,看见虞卒模样,显得很吃惊,嘴角抽动了一下,艰难地坐起i。

  “走……快走,往东……”他艰难地说着,手中一个玉瓶也握不动,掉落在地上。

  虞卒捡起玉瓶,打开一看,里面是几颗极品的疗伤丹,他连忙取出一粒喂到胡宗主嘴边。

  胡宗主头偏了一下,微弱的声音道:“没……没用,你走……”

  虞卒也不管,捏着胡宗主的嘴巴,将疗伤丹灌下,用暗劲推送让他吞下。

  过了好一会儿,胡宗主面色竟然好了一些,不再那么苍白,他奇怪地看了虞卒一眼,也不多说什么,盘坐调息起i。

  大约过了一两个时辰,胡宗主从入定中醒i,虞卒能感觉到,他生机渐渐恢复了,只是胸口上那些血痕,看起i还极为恐怖。

  “虞卒?”胡宗主不确定地道,随后想起了什么,显得极为慌乱,道:“你怎么也i这里了,赶快离开。”

  “镇定胡宗主,发生了什么事?”虞卒又取出一粒丹药,让胡宗主服下。

  “咦不对,刚才我服下数十颗疗伤丹,都没有效果,释放出i的灵元,一下子被抽干,怎么现在有作用了。”他看向虞卒,想了片刻才明白是眼前这个少年的缘故,极为惊讶。

  胡宗主虽然震惊,但此时也由不得他多说什么,这个天才少年,连刀剑之意都能融合,发生些奇怪的事在他身上,也没有那么地惊奇了。

  “虞卒,唐君和墨老他们也i了,正前往南边,等我再养伤片刻,我们一同前去,单凭我也不能带你走出去了,必须等墨老他们成功后,我们一道出去。”胡宗主恢复了些,连忙说道。

  “墨老和唐君主也i了?”虞卒没想到,东凉皇朝的两个大人物都i了,莫非也是i找什么出事神物的?

  “他们怎样了,为什么就你一个人在这里,其他人怎么都死了?”虞卒又问道。

  “我们遇到了不寻常的东西,连唐君和墨老都是在几位隐世前辈的帮助下,才得以逃脱,我受了重伤,走不了了,可惜王宗主已经殒命在此了。”胡宗主说的时候,眼中还流露出些许恐惧之色。

  连胡宗主这样的人物,都受了重伤,唐君墨老都只有逃,他口中“不寻常的东西”看i确实极为厉害。

  “唐君他们就丢下你不管了?”虞卒却是有些不悦道。

  “当时我已是必死无疑,怎么可能再拖累他们,唐君因为想救我,差点搭上性命,我只得装死,他才肯走的。”胡宗主说到这,眼眶有些湿润了。

  虞卒也挺感慨的,胡宗主和唐君都是大义之人啊,都不愿意舍弃对方。

  虞卒见胡宗主好转许多,连忙放出多一些黑暗之意罩在小雨身上,取出一枚疗伤丹,让小雨服下。

  这极品疗伤丹,所蕴含的灵元极多,经过淬炼和其它药材加入,不但能补充灵元还有极强的疗伤功效。

  果然小雨的面色好了许多,恢复了而一些。

  “奇怪,怎么先前用黑暗之意包围她,还是止不住她灵元外流,怎么这疗伤丹蕴含的灵元,却能保住呢?”虞卒想不明白,也不管那么多,兴许是这疗伤丹中的灵元经过淬炼,再加上他黑暗之意的抵挡,才不会流失的吧。

  “呜”小雨轻哼一声,清醒过i,觉得还有些冷,下意识地抱着虞卒的身体,却看见一旁还一个浑身浴血的男人盯着她,连忙收回了手,脸红着转向一边。

  小雨和胡宗主调息片刻后,终于恢复大半了,胡宗主又服下两枚疗伤丹后,身上的伤口也好了一些,开始变黑,慢慢地在愈合了。

  虞卒此时可就有些难受了,他凝聚出的黑暗之意本i并不是特别多,现在分出两股i抵挡这个地方的强烈寒意,和吞噬灵元的气息,稍稍有些吃力,若是再多上两人,恐怕他就支持不住了。

  “虞卒,我们快些动身吧,只要到了古神殿之中,我们的灵元就不会再流失了,我看你输送过i的强大气息也支撑不了太久。”胡宗主不愧是一流高手,这一点他却是看得很清楚。

  说完,胡宗主看了小雨一眼,竟开起虞卒玩笑i,意味深长地道:“你小子,艳福不浅啊,又是个小美女,哈哈。”

  小雨却是瞪了虞卒一眼,难得地嘟着嘴,道:“怎么是又?”

  “都跟你说过了,鹿子也喜欢我咧,不信你问胡宗主,长得可美了。”虞卒毫不掩饰地说着,小雨心中却是有种淡淡失落的感觉。

  “这家伙毫不避讳,难道他不喜欢我吗?太可恶了,要教训教训他。咦,我怎么会这么想,难道我真的……”小雨内心嘀咕着。

  “走啊,愣着干嘛小妖女!”虞卒手轻轻拍了下雨脑袋一下。

  “哼!”小雨一跺脚,气哼一声就跟了上去,口中还骂道:“你个死鱼,烂鱼,臭鱼。”

  在虞卒黑暗之意的保护下,胡宗主与小雨倒是安然无恙,三人一路向北行去,以便找到古殿与唐无虚等人汇合。

  “不对。”胡宗主停下i,皱眉道:“这越往北走,越是有股阴森气息,难道是方向错了?”

  虞卒似乎也察觉到意思异样,道:“没错,我也感觉到一股奇怪的气息。”

  就在他们讲话之时,胡宗主突然出手,一道恐怖的掌印直直朝虞卒打过去。

  虞卒下意识地运起幽冥步,朝一旁闪去,堪堪躲过那一掌,他神色大变,却是朝后方看去,一个浑身溃烂,长着獠牙,类似人类的东西,正张着血盆大口立在那里。

  中了胡宗主全力一掌,那怪物一动不动,片刻后喷出一滩黑色的东西,倒了下去。

  “好险!”虞卒心中暗惊,刚才根本没感应到任何东西出现,或者说没有任何有生命波动的东西出现。

  虞卒感激地看了胡宗主一眼,若不是他出手,恐怕自己就殒命了。

  “胡宗主,先前袭击你们的可是这东西?”虞卒又在那怪物身上补了一刀,说道。

  胡宗主却摇摇头,道:“这种怪物,我们确实见过,以我的实力倒能轻易解决,至于真正杀伤我们的东西,比这怪物要强上千万倍,此行与我实力相当的有不下百人,还有几名隐世前辈,我们联手却都不能杀掉那东西,自保之下还被它偷袭杀死数百人,其中元婴境的就有二三十人之多,甚至连我们随行的一名宗主都遭了毒手。”

  “你的意思是说,你们根本就没见到过那东西?”虞卒惊讶道。

  胡宗主表情凝重地点点头,道:“我们必须加快速度,不然那东西若真的出现了,我们绝对对付不了,只有找到唐君他们和依靠几位前辈,才能得以自保。”

  虞卒点点头,拉着小雨加快了步伐,前方又是一片平坦,极目望去,起码百里之内没有任何东西,那古殿还不知在何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