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书坊 > 一鸣篮球 > 18
  那猛烈无匹的融合之“意”,冲向吴长老,光是感受着那凌厉而霸气的气息,他就恐惧万分了。

  吴长老举起手中剩下一半的阴幡,妄图抵挡,可是那黑色的刀剑之意,不受半点阻碍,直直地轰向了吴长老。

  吴长老避无可避,运起全身灵元,疯狂地抵挡那股莫名的威势,口中已经是大口大口地喷出鲜血。

  他的抵挡似乎没有效果,那威势丝毫不减,只得用最快的速度朝一旁闪去,一条手臂却是被齐齐斩断!

  “啊!”

  吴长老大声痛呼,连忙在断臂处点了点,止住鲜血,开始朝黑烈开创出来那个黑洞狂逃。

  虞卒虽然愤怒至极,一边追去一边想到,“那老贼修为远高于我,凭着他无防备,加之黑烈的龙威重创了他,我才一击得手,不可贸然轻敌,一面他作垂死挣扎。”

  虞卒这样想着,但是要放过吴长老,让他逃走?痴人说梦!

  他身形消失,用最后的灵元运起幽冥步,跟在了吴长老后面,却始终不对他出手。

  而那吴长老清晰地感应到了虞卒的跟随,与自己几乎就要贴身,随时准备殊死一搏,就算是拼个同归于尽,也绝不饶了虞卒。

  可是让他意想不到的是,虞卒却迟迟不动手,只紧紧地跟着,吴长老感觉自己快要崩溃了,速度不如别人,还时刻担心着偷袭,这种恐惧让他难以承受。

  吴长老停了下来,吼道:“小杂种,有本事出来一决高下!”

  “如你所愿!”

  虞卒大喊一声,身形如鬼魅般出现在吴长老身后,寒影落下!

  吴长老面色顿时一喜,只要这小子出来,他拼尽全力一定能将其一击斩杀,料到此处他面色阴冷,循着锁定的气息,一掌轰了出去,让他绝望的是,那一掌却打在了山壁之上,弄出一个巨大的窟窿。

  他感到脚下忽然有什么东西,可惜晚了,他的双腿被齐齐斩断,倒在了地上。

  虞卒先前不过是假意背后偷袭,而瞄准的不过是他最无防备的双腿,双腿一失老贼便再无力可战了。

  虞卒拖着吴长老,来到了黑烈的骨躯之前,疯狂地大笑,又大哭起来。

  “黑烈,我对不起你,这老狗我要折磨他,要让他比你痛苦一百倍!”

  吴长老乃高阶修士,断去双腿一臂,也不会轻易死去,此刻正清醒着,疼得龇牙咧嘴。

  他惊恐地望着大哭大笑的虞卒,看着虞卒怪异疯狂的表情,心一横痛笑道:“哈哈哈,小杂碎有本事杀了我,老子不怕!”

  “杀了你?哼,你把我想得太仁慈了!”

  虞卒此刻身上那股黑暗气息还未褪去,仿佛地狱修罗一般,让人不自主地就产生恐惧!

  虞卒阴沉这脸走过去,邪笑着,一把寒刀在吴长老脸上蹭了蹭,割下他脸上一块肉,道:“老狗舒服吗?”

  “啊,啊,啊”吴长老口中发出杀猪般的嚎叫。

  “我兄弟身上一片肉也不剩下,你也应该如此,我要一寸一寸割掉你的血肉,不让你死,让你好好享受一番,老狗!”

  吴长老此刻像疯了一般大吼道:“杀了我,你有种杀了我……”

  虞卒刀在他眼前晃来晃去,就是不杀,最后吴长老终于忍受不了,嘤嘤地哭泣起来,不住地求饶。

  “废话真多!”

  虞卒捏着吴长老的嘴,一刀阁下他耳朵!

  “爽不爽,我兄弟就是受的这样的苦,爽不爽啊?哈哈哈”虞卒状若疯狂。

  “求求你饶了我吧。”吴长老此刻最痛恨的怕就是他这身修为了,因为到了他这境界,一般的伤不致命,那痛苦的感觉就像用手生生撕下黏在骨头上的肉,深入骨髓!

  “只要你饶了我,我告诉你救那巨龙的办法……”老者惊恐万分地哀求道。

  “你说什么?我兄弟血肉全无,怎么可能救活?”

  虞卒可非一般人,万物生灵一旦死去便不可复生,这是天地间永恒不变的规律,这他比任何人都懂。

  “等等,妖族修士……”

  虞卒心中一动,突然想起在陆安城中,发生的那件事,那妖族之人就说过,那是死去的妖族之人复活,被称之为什么妖荒……

  “老狗你休想骗我,你若有办法,早就复活你那脑残孙子去了,哼!”

  说着,他又割去吴长老一只耳朵。

  “求求你让我痛快的死,求求你……”吴长老痛不欲生。

  “只要你找到黑暗巫族的人,就可以复活那条龙,你杀了我吧,求求你了……”他连忙说道,只求快点解脱。

  虞卒凝神片刻,缓缓道:“你说的很有可能是真的。”

  吴长老一听仿佛解脱一般,闭上了眼,可是下一刻虞卒的话又让他重新坠入地狱。

  “就算是真的,我也不会放过你,我说过要让你死得比黑烈痛苦一百倍!”虞卒此刻完完全全像个疯子,黑烈为他而死的惨状,实在让他太痛了。

  虞卒一刀又一刀,割去吴长老皮肉……

  直到第二天天明,虞卒重沉睡中醒来,第一件事便是查看昨夜终于昏迷过去的吴长老,而在他昏迷之时,虞卒连忙强迫他服下数枚极品疗伤丹。

  虞卒走到肢体残缺不全的吴长老面前,一刀插在他剩下那只手臂上,吴长老血肉模糊的脸变得极为扭曲,大呼一声醒了过来。

  当他醒过来那一刻,虞卒拿出刚刚找来的毒蜂,拔下他尾部的尖刺,一下一下地刺着吴长老的眼睛。

  那种痛苦,任何人都难以忍受。

  吴长老的嘴唇也被虞卒割去,露出一副牙框,一开一合似乎仍在哀求着虞卒。

  “行了,你可以去死了。”

  虞卒说完,也不动手杀他,让他在这痛苦中慢慢死去。

  “黑烈,你受苦了,这老狗就算杀他一万次也难报你所受的痛苦。”虞卒低声诉说着。

  此时的天空一片阴霾,不多时便下起了小雨,一滴滴落在虞卒脸上,颗颗如刀刺入心头,痛入骨髓。

  “主人……主人……”

  一阵微弱的声音响起,虞卒遥遥头,这恍惚的声音让他觉得产生了幻觉。

  “主人是我啊”那声音仿佛在极远的空中飘荡,又真切地存在。

  “黑烈是你吗?”虞卒顿时惊喜,连忙联系黑烈。

  “主人是我黑烈,快救救我,我好痛苦……”那声音断断续续地传入虞卒脑海中。

  “黑烈你在哪里?”虞卒因为激动,整个身体都在颤动。

  当虞卒再一次次地呼唤的时候,黑烈的声音消失了,他能感到黑声音中透出的那种绝望和痛苦。

  虞卒焦急万分,黑烈为了自己,死得如此惨烈,只要有一丝机会救活它,哪怕是上刀山下火海,虞卒也愿意。

  过了大半天,虞卒仍未放弃,呼唤着黑烈,一丝极为微弱的气息,黑烈的气息传来,虞卒四下找寻,最后感应到,那一丝气息竟是从吴长老那支破碎的小旗子上发出。

  “我明白了,黑烈的魂魄被那阴幡吸收了?”

  虞卒这样想着,连忙捡起只剩下三分之一不到的破碎阴幡,试着向里面发出灵识,呼唤黑烈。

  “主人。”

  微弱的呼喊声响起,虞卒顿时喜极而泣。

  “黑烈,你还好吗?坚持住,我一定会想办法救你出来的。”虞卒安慰道。

  “主人,我好痛苦,有东西一直撕扯着我都灵魂,好痛。”黑烈痛苦的声音颤抖着。

  虞卒只抱着那破碎阴幡不知如何是好,突然他想起黑烈一开始见到他的场景,想起他身上那个石坠子发出光,然后黑烈就认自己为主。

  想到此处,他毫不犹疑地拿出石坠,将他靠近那破碎阴幡,并向石坠中输送灵力,果然那石追顿时闪着微弱的青光,接着一道黑色的虚影从那阴幡中被撕扯出来。

  那道虚影是一条手臂粗细的龙,只不过已经片体鳞伤。

  那虚影见到虞卒之时,不免眼泪婆娑,十分激动的样子。

  “主人我出来了,我真的出来了,那种痛苦太难忍受了……”

  虞卒听着这熟悉的传音,顿时欣喜无比,忍不住要去拥抱那虚影子,结果扑了个空,而黑烈的魂魄已经有一半进入了那石坠之中。

  “黑烈怎么回事,我的坠子在吞噬你。”虞卒连忙收回灵元,阻止着石坠拉扯黑烈的灵魂。

  “主人,不要阻挡,我感觉里面很舒服,至少能保我灵魂不散,若是在外面,恐怕不多时黑烈就要永远消失了。”黑烈的声音自然了许多。

  “这样?黑烈那你就进去,我会努力想办法给你重塑肉身的,你安心在里面吧。”虞卒听黑烈说,自然也放心了许多。

  说话间,黑烈的灵魂已经完全进入石坠之中,虞卒也与黑烈失去了联系。

  “还好,我的石坠保住黑烈灵魂,他日我一定想办法开启石坠,再为黑烈重塑肉身。”

  虞卒心里现在稍微好受了些,抬起头来四处仰望,发现他此时正处在荒莽群山之中,四面全是巍峨荒山,连云也是黑压压的覆盖着这里,一片萧杀之意。

  虞卒微微皱眉,前晚胡乱追逐那老狗,俨然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虞卒以他速度估计,这里离流云府至少有数百里甚至千里之遥。

  虞卒四处看了看,前方巍峨无比的大山后面,一道金色光芒从天际射下来,十分耀眼。

  “什么东西?莫非要神物出世?”虞卒看到后,顿时有了一探究竟的想法,朝着那巍峨大山奔去。

  那大山高大数千丈,以虞卒修为半个时辰才达到半山腰上,这时一阵嘈杂的声音响起。

  “求求你放过老朽吧,老朽只是山上来打些野无,不是来抢什么宝物的啊。”一名粗布麻衣的老者,跪在几名年轻人面前哀求着。

  “哼,老东西,不是来抢宝物的就算了?你刚才撞了我们少主,怎么说?”一名衣着华贵的少年身旁,青年男子怒骂道。

  那麻衣老者早先便见过这几人有飞天遁地之能,此时便被吓得跪在地上不断地道歉,可那青年不依不饶,上前狠狠地抽着老者嘴巴子,脸上尽是血痕。

  “老狗,打断你的腿,看你还敢不敢乱撞。”说着竟是一道灵元轰出,斩向那老者。

  出乎意料的是,那道灵元却被灵一道灵元冲散了,虞卒的身影挡在老者身前。

  “老人家,你既已道过谦,你下山去吧,这些日子不要上山打猎了。”虞卒扶起那老者,温和道。

  那老者千恩万谢之后,连忙本下山去。

  身前几人皆是皱眉,对虞卒怒目而视。

  “你是什么东西,敢阻拦我天星宗做事?”旁边一名青年怒喝道,瞬间就冲了上来。

  “住手!”那为首的少年喝一声,阻止了手下,轻声对着手下道:“此人也是修士,不可鲁莽。”

  那为首少年之冷哼一声,便带着几人离去。

  “少主,为什么不然小的教训教训那厮,看他模样也就十六七岁,应该没多少实力,我们怕他干嘛。”那青年不解地问道。

  “废物,没长脑子吗?此次前来寻宝的各方势力,你敢保证他不是来自那个顶级势力?”那少年一副教训的口吻道。

  “是。”几人连忙道,“少主英明。”

  此后,几人便离开了,虞卒也没阻拦,犯不着跟他们一般见识。

  “呵呵,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还真是……”这时,旁边一块巨石上,一名身着紫衣的女子背对着虞卒笑道。

  “真是什么?”虞卒早就注意到那女子的存在,只不过没多加理会。

  “真是蠢!”那女子话锋一转,竟然骂道。

  虞卒只笑了笑,不想理会,可那女子继续说道:“就你这样还想夺取出世神物,简直是笨死了,这么点小事就得罪一方势力,恐怕还没等到神物出世,就被乱刀砍死了。”

  “用不着你管。”虞卒听了,淡淡回应道。

  “你!”那女子认为自己一片好心提醒他,不要招惹是非,可哪知这人是如此态度,她轻盈地调下巨石,落在虞卒面前不远处,道:“果然是个笨蛋啊。”

  那女子落下时,虞卒看过去,是个妙龄少女,面若白雪,容颜清美。

  虞卒一呆,倒不是因为这少女省生得极为美貌,而是虞卒辨别出,她乃是妖族!

  “原来是个小妖女啊。”虞卒对妖族的感觉谈不上好但也不敌视。

  “嘻嘻,公子真是好眼力啊。”那少女只是微微诧异,便嬉笑道:“你也是来等找出世神物的吧,不如跟我一起吧。”

  “为什么要跟你一起?”

  “此次前来的势力多而繁杂,其中以天星宗、横河谷、我妖族、以及众多实力高强的三修,你一个人怕是连汤都喝不上,看你应该有几分实力,不如我们一起咯”那少女解释道。

  “出世神物到底是个什么东西?怎么引来了如此多的修士?”虞卒心里疑惑,他感应到,这大山后面有一股极为磅礴的力量似要喷发。

  “喂,你干不干?本姑娘可是在保护你,没办法其实本姑娘也喜欢为人仗义的修士,嘻嘻。”那女子催促道。

  “呵呵,好吧。一起去看看。”虞卒反正也没打算夺得那什么神物,只是想看看而已,就但应了。

  哪知那少女在虞卒答应之后,很自然地就拉着虞卒的手,往山上走去,搞得虞卒被这样牵着都有些不好意思。

  “我叫詹冰雨,叫我小雨就好了。”少女自顾说道,“你叫什么名字?”

  “虞卒。”

  “哦,是鱼儿的鱼吗?还真是……”

  “真是难听的名字”

  “……”虞卒无语。

  几度翻山越岭后,眼前豁然开朗,那群山之间竟是一片金色大湖展现在虞卒面前,波光粼粼,四周一片苍翠,宛如九天仙域遗落凡间。

  “哇,好美好美哦,要是一直都这样就好了,可惜晚上这里太可怕了。”小雨用手托住清美的脸颊,跳跃起来伸展双臂,仿佛在拥抱这绮丽美景。

  金色光辉如落霞洒在她身上。宛若仙子临尘,有一股说不出的美意。

  虞卒站在他身后,嘴角露出一丝笑意,道:“晚上怎么就可怕了?”

  “你不知道吗?我与哥哥早先便来到此处,别看这里白天景色秀丽,晚上可是骇人得很,那金色大湖在晚上会变成血湖,汹涌起来就像咆哮的大海,特别是那一股煞气,让人都不敢靠近,听一些厉害的人物说,那湖中晚上会出现许许多多的尸体呢。”小雨一本正经地说道。

  虞卒一听脑中顿时记起什么,良久他看着那金色大湖,喃喃道:“莫不是一处远古遗迹?”

  “咦,笨蛋你还有几分见识嘛,我哥说过,这就是一处远古遗迹,他说这湖中埋葬的是很久很久以前死去的神人,厉害无比呢。”小雨说出他哥哥的时候,眉宇间却带着一丝淡淡的哀愁。

  虞卒与小雨此时站在山巅,而下方金色大湖边缘,一块巨大的平滩上,已经聚集了密密麻麻的修士,他们穿着打扮各有不同,其透露出来的气息也各有强弱,这其中竟有不弱于唐无虚那类的强者,倒是让虞卒诧异了一下。

  “下面这么多人,都是来寻神物的么?你妖族的队伍呢?”虞卒开口问道。

  “我妖族的队伍就在这里啊,一个是队长小雨,还有一个是半路捡到的队员,就是你啦嘻嘻.”她俏皮地看着虞卒,一脸笑意。

  虞卒顿时无语,这小姑娘一个人就敢来东域?很多修士可是对妖族十分敌视的。

  “呵呵,就算真有什么神物出世,你我两个怕是也没机会得到,下面厉害的人可多着呢。”虞卒约莫感应了一下,下方无数修士中,结丹境以上的修士都大有人在,凭着他现在的修为要夺得出世神物,几乎不可能。

  “实话告诉你吧,我不是来找什么神物的。”小雨神色一阵黯然,她抬起都看着虞卒,眼中竟有泪光闪动,略带凄楚的声音道:“你会帮我吗?”

  “不找神物,那是什么事?”虞卒看着小雨带着几分凄楚的双眸,不知怎么地心中竟有一丝怜悯,这场景似乎在脑海中一闪而过,有一股熟悉的感觉。

  “现在还不能告诉你,若是你不肯帮我就算了吧,毕竟很危险,我们也才刚认识。”小雨转向那金色大湖,说道。

  虞卒还没开口,一道声音就在身边响起,“哎哟,原来是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义士啊。”

  虞卒皱眉向身后看去,二三十人在他身后,正是先前自称天星宗的人。

  “少主,你看要不要教训他一顿?”旁边一名弟子说道。

  “傻啊你,少主说过暂时不要轻易得罪人。”另一人反驳道。

  “哼,那是先前,现在他就两人,还有一个女子,看样子也没什么背景,给我狠狠的教训他,不要伤着那小姑娘了,嘿嘿。”那少年盯着小雨,露出淫荡的神色。

  “你们想干什么?”小雨上千一步,完全没了清纯少女模样,冷眸中一片杀意。

  “干什么?得罪了我们少主,你以为就这样轻易饶了他吗?美女我劝你别多管闲事,等下只要伺候好我们少主,保你荣华富贵,哈哈。”

  咻咻

  一道残影闪过,那猥琐青年突然一声惨叫,捂住不断流血的双眼,大叫道:“我的眼睛,啊我的眼睛!”

  地上两个带血的眼珠子,还在滚动。

  “好快!”

  众人不禁带吸一口凉气,那领头少年更是退后一步,脸上露出惊恐之意,没想到这美貌少女,实力竟如此之强。

  虞卒看着小雨动作,也是一凛,他此刻便在这少女身上感到一种深不可测的味道,不过下细想来又不可能,如此年纪能超过自己实力的已经是天才中的天才,而小雨似乎强得超乎想象。

  “给我上,一起上抓住那女的,杀了那个男的。”仗着人多,那少年退到最后,命令道。

  一众天行宗弟子得到命令,齐齐地冲了过来,小雨正想出手,却见一道身影在她之前冲了过去,手中一柄寒光闪闪的战刀,顷刻间便斩杀两人。

  看着这场景,小雨微微一笑:“哈哈,没想到捡到的小子实力还不错嘛,按照他们人类修士的境界来算,竟然在筑基境,如此年纪真是天才啊。”

  小雨也不动手,而是饶有兴致地观看起来。

  只是片刻之间,那二三十人已经死伤过半,还是在虞卒完全没用多少实力的情况下,毕竟尽量别暴露真正实力,是比较稳妥的做法,否则让别人摸清底细,很容易引来强者。

  一道寒影刀锋掠向那为首少年,那少年一惊连连躲到几名其他弟子身后,刀锋斩过抹平那几名弟子头颅,那少年却是逃过一劫,吓得瘫坐在地。

  他惊恐地看着眼前宛如魔鬼般屠杀着他手下的虞卒,从怀里掏出一块玉石,用力捏碎,嘴角抽起一丝冷笑。

  “哈哈。”那少年突然神态自若地站了起来,恶狠狠道:“小杂碎,等我师叔来了,捏死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