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书坊 > 一鸣篮球 > 17 誓不为人
  “哼,不杀你?”虞卒神色肃然,寒影之上发出阵阵杀意,冷声道:“你不是要打断我手脚,废了我吗?还叫我上生死台,难道不是想弄死我?”

  “你说,我凭什么不杀你,留着你等你找人来报仇?”

  吴风完全绝望了,一贯嚣张的他才知道今日算是踢到铁板了,到了现在时刻,他才体会到,面临死亡是怎样一种恐惧,而从前被他废掉的人个个都经历过这种恐惧。s。好看在线>

  看着一步步逼近的虞卒,他双腿软得像稻草一样,再也支持不住,跪在了地上。

  “小人有眼……不识泰山,大哥……绕……饶命啊。”他口齿不清地哀求着。

  一旁刘尘看见了,走了过来,道:“吴风你起来,你这样还算个男人吗?”

  刘尘虽然见到了虞卒的厉害之处,但毕竟不是亲身体会,自然不会如吴风一般恐惧。

  “小子,今日之事就这样作罢,吴风也被打成这个样子了,你难道还真敢杀他?”刘尘话语中却带着一丝威胁之意。

  “垃圾一个,有何不敢。还有你,你放心,既然上了这生死台,一个都别想下去!”

  “真是嚣张啊,吴风刘尘这两人平日威风惯了,难道真是遇到克星了不成?”

  “是啊,看起来刘尘也对对面这小子有所忌惮啊,莫非他真的很强?”

  “刘师兄,你怕他干嘛,上啊打他啊,。”

  这些人中,有更多的人却是想看看虞卒到底有多厉害,而怂恿刘尘,让这个平日嚣张至极的人吃吃苦。

  “小子你如果敢杀他,你绝对活不过明天,要知道他的身份……”吴风盯着虞卒,出言威胁到,希望用吴风长老之孙的身份,来震慑他。

  可是这话还没说话,只见一道寒光闪过,吴风人头落地。既然上了这生死台,那便是要断个生死,嚣张要有嚣张的资本!

  “你你……”

  刘尘惊得说不出话来,连连后退,那一刀实在太快了,他根本来不及阻止,这下刘尘也绝望了。

  “吴张老最痛爱的孙子就这样死了。”他有些不敢相信,居然有人敢在流云府中,斩杀吴风。

  而刘尘一直以来与吴风关系甚好,但也是巴结居多,若此事被吴长老知道是他在推波助澜,提议上生死台,吴长老也绝对饶不了他。

  “怎么办?为今之计只有与那小子拼一拼了,如果我使出全力,将他斩杀,帮吴风报仇,或许吴长老会对我手下留情!”

  想着要面对吴长老的怒火,刘尘也顾不了那许多了,手中一把长剑赫然出现,直直地冲向虞卒,“是你自己找死的!”

  周围的弟子彻底懵了,台上这人竟然丝毫不留余地,斩杀了吴风,吴长老的怒火不是他承受得起的,这小子死定了,众人心中不免有些惋惜。

  虞卒看着暴怒冲过来的刘尘,一股剑意勃发而出,没错是剑意,他新领悟的剑意正好需要实在练习,争取更深层次的领悟,如那风云家的风云天行,那剑意有着毁天灭地之威,才堪称恐怖。

  “什么!”

  刘尘也是使剑之人,自然感受到了那凌厉的剑意。、

  “你……你是剑道高手!可是你的剑呢,怎么又如此凌厉的一股剑意!”

  剑意乃是剑中至高境界,他刘尘能感受到,却离领悟剑意还差十万八千里远。虞卒的剑意从刀中发出,即使风云天行也吃惊不小,觉得不可思议,他小小刘尘如何不惊?

  “哼,谁说剑意必须从剑中发出。”

  虞卒冷哼一声,下一刻,破刀飞夺而出,浓烈的剑意迸发出来,顷刻间没入刘尘咽喉。

  刘尘瞪大眼睛,一动不动,想要呼喊什么,却直直倒下。

  太不可思议了,两刀斩杀两个排名前十的核心弟子。

  这是周围之人心中震惊的想法,他们此时连大气也不敢出,生怕自己那点不对惹到虞卒。

  “还有没人想收拾我的,赶快上来,没有的话以后就不要来打扰我了。”虞卒环顾一眼周围弟子,说道。

  “没有、没有”

  周围的人连忙应道,开始悄悄退走,不想在此多做停留,怕受牵连。

  不多时,这生死台周围的人全部走了,虞卒也离去。虞卒刚走,一个威严老者出现在生死台这边。

  那老匆匆而来,身旁还跟着几个年轻弟子。

  老者走到台前,看着被虞卒斩杀的两人,走到死去的吴风跟前,没有任何表情,只是嘴唇不住的颤抖,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那老者仿佛身子一软,退后两步,震天般的怒吼声传来,“是谁杀了风儿,我定将他碎尸万段!”

  虞卒回到流云府,墨老安排给自己的小院内,就开始修行。

  自从那天比试过后,虞卒还没有好好检查过自己的修为呢,以及他心中那个疑问:“为什么,天空中那道背影,和自己长得一模一样,这和我有什么关系?”

  他思来想去也想不明白,记忆中关于这一部分和仙域中的事情完全是空白的,这更加刺激了他探寻的念头。

  他整理了一下思绪,那天空中那道背影对他突然有所感应,可是后来却又如往常一样,只出现在他眼里,没有任何联系,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虞卒走出屋子,已经是深夜了,天空中繁星密布,可在他眼中,那遥远的地方,本该绚烂无比的星域,却一片黑暗,只有几个仿佛摇摇欲坠的仙星,闪着微弱的光芒。

  夜风拂过,他心中泛起一阵冷意,心中若有一根丝线连着那头,有自己无论如何也放不下的东西。

  “小伙子,在想什么呢?”一个略显苍老的声音传来,虞卒下意识地回过头去,却见是墨老正微笑着走过来。

  “呵呵,墨老你好。”虞卒招呼道。

  “虞卒,你小子是老夫这么多年来,见过最天才的天才,实在是令人震惊啊。”墨老直接说道。

  “墨老此话怎讲?”虞卒问道。

  “不说别的,你年纪轻轻就达到筑基境二阶修为,更难得的是,竟然可以领悟刀剑双意,这样的事情老夫是闻所未闻啊。”墨老感叹道。

  其实虞卒又何尝不知道,刀和剑之意不能同时领悟,他那日也是突发奇想,试一试罢了,哪知以他完美的领悟能力,竟然领悟了,而起还让刀意与剑意相融合,这连他都有些奇怪。

  不过那融合的“意”却是威力非凡,他领悟的剑意不过是初入皮毛,却有阻挡风云天行加入的剑意的威力,实在非同小可。

  “虞卒,你前途无可限量,今后必定大有作为,老朽只有一个愿望,希望将来你成长起来,不要忘了你是我东凉之人啊。“

  墨老说完,意味深长地拍了拍虞卒的肩膀,自顾离去,让虞卒摸不着头脑。

  墨老走后,虞卒正想回屋修行,却发现,黑暗里有一道冰冷的气息,突然锁定了他。

  “什么人!”虞卒轻喝一声,筑基境修士特有的灵识朝那方锁定过去,可是什么也没有。s。好看在线>

  高手!虞卒瞬间反应过来。

  一道黑影闪现,在虞卒身边晃过,虞卒却难以捕捉到他身影。

  下一刻,他运起幽冥步,凭着一丝丝的感应向那人追去。

  终于在追逐片刻后,他捕捉到那人行动轨迹,但是那人却是一身黑袍,完全看不清脸。

  刷刷刷

  几道破空的声音传来,几道寒芒朝虞卒这边袭来,直直打向虞卒咽喉处,下手极为果断,可虞卒远非普通筑基境修士,轻易便躲开了。

  “到底是谁?难道是武霸天或者祝苍玄派来的人?”虞卒想着,但他知道这流云派外人想要混进来几乎不可能,如果自己不是墨老安排,也不可能待在这里。

  同时,虞卒果断出手,体内刀意疯狂运转,寒影祭出,万千刀影射向那黑衣人。

  那黑衣人速度虽快,但看样子修为并不如想象的高,虞卒本来是发出试探性的一刀,那人却没躲过,被砍伤了。

  黑衣人受伤之后,更加快速地逃走了,虞卒哪能放过他,必须抓住审问一番。

  一路追逐,很快那黑一人就逃出了流云府,向着东边一路狂奔,虞卒紧追不舍完全忘了跑出去多远。

  夜色中,四周都是荒山,丛林密布,直到一片乱石山谷中,那黑衣人停了下来。

  虞卒终于察觉到了不对,这黑衣人是故意引自己过来的!

  “哈哈。”那黑衣人小声在这空荡山谷中回荡,显得有些阴森,下一刻他肆无忌惮地揭开笼罩在头上的黑帽。

  夜视能力,筑基境的修士却是毫无问题的。

  虞卒面前是一名老者,正是那吴风的爷爷。

  “你故意引我过来?”虞卒问了过后才觉得多余了。

  “不错,可惜晚了,你杀我孙子,今日你必死。”那老者不慌不忙,在他眼中,虞卒已经是个死人了。

  “你的事情我知道,几百年难遇的天才,若是在流云府中恐怕还解决不了你,那些老家伙必然会罩着你,怪只怪你太笨,略施小技你就上当了。”老者阴沉道。

  虞卒心中也感觉自己太大意了,不过虽然对方有些强,看样子也没达到结丹境。

  虞卒估计得不错,这吴姓老头,只不过是流云府外府的长老,修为是筑基境巅峰,离结丹境还差一步,已经十几年未进一步。

  “主人,这老头有点厉害,我可以拖住他,你等下逃走。”这时,黑烈的声音响起。

  那日虞卒受重伤,黑烈也跟着受伤,不过虞卒恢复之后,黑烈修养多日,已经康复,实力还有小幅度提升。

  “不必,黑烈,他不应该不知道你在我身边,这个老头必须杀,否则日后他还会找我麻烦。”虞卒传音道。

  作为一名长老,这吴老头自然有些势力、好友之类的,若不悄无声息地把他除掉,恐怕今后的日子更不好过,随时面临着追杀。

  “可是主人,他实力比我们都要强啊。”黑烈有些担忧道。

  “等会儿我全力攻击他,你趁他注意力完全在我身上的时候,出来偷袭,必须一击毙命知道了吗,我不叫你出来的时候你千万别出来。”虞卒吩咐道。

  说着,他率先向老者发动了攻击。

  流云府吴长老不屑一笑,真是不自量力,他大喝一声:“找死!”也冲了上去。

  吴长老手中拿着一面小旗子,上面有着一道道微弱的闪电,不断地闪着,那小旗子的威力一看就不凡。

  虞卒运起幽冥步,能躲过那小旗子的攻击,却无法靠近吴长老,难以对他造成伤害。

  “绝影千刃”

  虞卒轻喝一声,茫茫道意顷刻迸发,像洪水猛兽一般涌向老者。

  “哼,纵然领悟刀意又如何?境界的差距,不是你领悟的这点刀意就能弥补的。”吴长老最上虽如此说,却是在暗自心惊,这茫茫刀意竟有如此之威,这小子的确是个不可多得的天才。

  吴长老收回那面小旗子,在手中挥舞,形成一道道残影抵挡那霸气刀意,空中到处闪着碰撞的火花,山谷两旁被战斗的余波震动,不住地滚落下来山石。

  “小子,老夫也不和你耍了,让你见识见识什么才是真正的天星幡。”

  吴长老将旗子抛向空中,顿时那旗子上冒出一股森然黑气,黑气不断地扩散,瞬间就将整个山谷笼罩,而那些黑气之中,传来来一阵阵摄人心魄的哭喊声。

  整个山谷俨然变成了九幽地狱一般。

  一张张千疮百孔的脸在黑气中时隐时现,阴森至极。它们在黑气中张牙舞爪,纷纷扑向虞卒。

  “魔修!”

  虞卒瞬间明白过来,这小旗子竟是早已绝迹的魔修所炼之物。

  在远古时代,正道与魔修势不两立,纷争长达数万年。由于魔修之士行事狠辣,杀人不眨眼,为世间正道所憎恨,最终在一场正邪大战中,魔修士几乎全部被灭,逐步往后,几乎绝迹再没出现过。

  “你小子还有点儿见识,这正是老夫于十年前在一山洞中偶得,若不是他,老夫修为又怎会增长如此之快哈哈。”

  “炼制这阴幡需要以人魂为引,你一定杀了不少人了。”虞卒皱眉,一般人不可能知道这样的事,就连他也是从前无意间见到过才得知的。

  “哼,还知道得不少!”那吴长老看了虞卒一眼,这小子连这个都知道,简直不可思议,“知道也无妨,马上就是死人了。那些不成器的外府弟子不用来祭我神幡,有什么用处,活在世上也是浪费资源!”

  “万灵噬体!”

  吴长老手中出现一个古怪的姿势,指挥这那阴幡,瞬间那些恶鬼一般的脸变得更疯狂了,向着虞卒扑过去。

  无数的鬼脸,在扑在虞卒身上撕咬着,虞卒疯狂地运转幽冥步,可是这些鬼脸无处不在,总能赌住他的去路。

  虞卒左右手同时提着战刀,刀意剑意不断涌出,砍杀着这些恶灵,可是这些恶灵仿佛永无止境一般,根本没有减少。

  半个时辰以后,虞卒感觉已经支持不住了,体内的灵元已经有了枯竭的迹象,他的脚步也慢了下来,幽冥步已经无法施展,毕竟幽冥不太耗费灵元了。

  而他一道道刀意也变得孱弱,那些恶灵变得越来越兴奋,纷纷扑向了虞卒。

  “黑烈助我,我支持不住了!”虞卒在脑海中呼喊着,身上已经有不少被咬过的伤口。

  轰隆

  一声巨响,黑烈的身躯骤然出现,长达百丈的巨龙出现,瞬间逼退了那些恶灵。

  “什么!”吴长老难以置信地看着这威武的身躯,竟然是一条龙,传说中的龙。

  面对着这突如其来的变化,吴长老运起全部灵力催动这那阴幡,目光中露出了一丝从未有过的喜色。

  “哈哈真是天助我也,一旦我这神幡之中的阴灵吞噬龙的灵体,威力就会大涨,到时候我突破筑基境想必是轻而易举了。”

  想到能够突破多年来的瓶颈,吴长老觉得今天真是遇到了天大的好事,自己的孙子死得倒是有一点价值了。

  黑烈威严的声音不断地咆哮着,凡是靠近黑烈,沾染它龙息的恶灵都瞬间化为灰烬,黑烈的龙息中含有龙威,简直是这些恶灵的克星。

  一波又一波的恶灵涌来,被黑烈所消灭,可是这恶灵仿佛永无止境,不断地出现。

  “哼,老夫曾到过一处战场,收服其中上百万的人魂,岂是你们能灭掉的哈哈,受死吧。”吴长老疯狂地催动这阴幡。

  “不好!”一股危机感涌上心头,虞卒浑身伤痕累累,而黑烈身躯也正在一分一分地缩小,也快支持不住了。

  “怎么办!”

  一股极为阴冷的气息传来,那黑气中,吴长老突然出现,一掌打向虞卒,虞卒本身已经精疲力竭,躲避不开,硬生生受了这一掌,身体向后抛飞,口中不断吐出鲜血。

  “主人!”黑烈狂叫一声,眨眼间便飞至虞卒身边接住虞卒。

  “黑烈,你快逃走吧,不要管我。”虞卒感觉到这次是无论如何也逃不了了,死亡的阴霾深深笼罩着他。

  “主人,你忘了吗,如果你死了,我逃出去又有什么用,况且我黑烈绝不会弃主而去,独自逃走!”

  同时,黑烈的身躯猛然暴涨,比之刚出来的时候还大了几分,他把虞卒含在口中,仿佛一座小山向山谷一方冲去。

  这无尽的黑气之中,仿佛一条永无尽头的不归路,黑烈的身躯,在这无尽的阴灵之中横冲直闯,身上露出一道道恐怖的血痕!

  轰隆隆

  一阵阵巨响在山谷中咆哮,黑烈的身躯竟是闯进了山体之中,他仍然义无反顾地向前冲着。

  “黑烈,快停下!”虞卒发现了不对,这样下去,黑烈必死无疑。

  虞卒只觉得整个人都被震得发昏,耳旁尽是轰隆隆的轰鸣声,那是黑烈用身体撞开山体发出的声音。

  “真是一条疯龙”那吴长老气呼一声,到手的龙肉竟然就这样被毁了,他飞快地追过去。

  时间仿佛过了很久很久,突然整个世界都安静了下来。

  黑烈终于冲出了那延绵无尽的山体,到了数十公里外山的另一边!

  “太好了黑烈,我们冲出来了。”虞卒待在黑烈巨大的口中,听闻外面动静,不禁一喜,传音道。

  可是黑烈没有半点回应,片刻之后又是轰隆一声,虞卒感觉自己仿佛从半空中掉了下去。

  “黑烈?”虞卒感到不对。

  “黑烈!”

  虞卒感到恐慌,随后他拼命地联系着,依然没有半点回应。

  他心里突然一空,想到一个可怕的结果。

  虞卒想出去,可是黑烈的嘴紧闭着,怎么叫也不应。

  他运起恢复了一些的灵元,双手艰难地撑开黑烈的巨嘴,滚落下去,他转身望去,那一幕却像无数尖刀狠狠地插在了心间。

  “黑烈……”虞卒声音有些嘶哑,他站在那里,在浓浓夜色里,再难发出一丝一毫的声音。

  他眼中没有黑烈的身影,只有一副巨大的骨架,而骨架的身后是一滩滩血迹,在穿行山体的过程中,黑烈的皮肉甚至内脏都留下了,被磨得一丝不剩,只有头颅上还有些破碎的鳞甲残存。

  “黑烈……”虞卒难以置信地看着这一幕,看着那副血肉消失的骨架,像是坠入了万丈深渊,这夜也变得冰冷了,寒入心头。

  “啊!”

  虞卒抱着头,蹲在地上,猛然爆发出一声嘶吼.

  “老畜生!我虞卒不杀你誓不为人!”

  虞卒看向黑烈身后,那是一个巨大的洞窟,是被黑烈用身体硬生生开辟出来,上面沾染了它的血肉。

  突然,一个蓬头垢面的老者出现,浑身上下没有一处是完好的,那老者手中一面小旗子只剩一半,已经破碎了。

  “小子,你逃不了。”

  吴长老气喘吁吁,面色苍白,看来是跟着黑烈的时候,被他发出的无匹的龙威所震伤,连手中那面阴幡也损坏了。

  “老杂碎,我要你生不如死!”

  虞卒抬起头,双目血红,恨不得拔了吴长老的皮!

  吴长老看着虞卒模样,竟打心底传出来一股寒意,他默默地告诉自己,这一定是幻觉,自己怎么会对一个毛头小子产生惧意呢。

  “去死!”虞卒用尽全身力气,直直地冲向了吴长老。

  他周身散发出来的气势,宛如大山一般,让吴长老心底一颤,同时一股极为怪异的气息,朝着他这方涌来。

  虞卒左手寒影右手破刀,却是两种不同的“意”迸发而出!

  刀意剑意汇聚在一起,竟诡异地融合了,虞卒整个人仿佛置身于最深沉的黑暗里,让人无法查探半分!

  “怎么可能!”吴长老连连退去,疯狂逃窜,莫不是他亲眼所见,他一定不敢相信,眼前这个少年,竟然同时发出刀剑之意,而且还融合在了一起。

  “给我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