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书坊 > 一鸣篮球 > 12 年轻
  风公子这才被彻底震撼了,这世上竟然还有人知道妖族聚居所在!

  他究竟是什么人,风公子不由冷汗连连。

  当下也不敢才迟疑,在前头带路,飞快地朝着城东乱坟岗掠去。

  越来越靠近乱坟岗,这里变得阴暗潮湿起来,一整片山上都是大大小小长满荒草的坟墓,是不是有怪鸟的叫声传出。

  整个这片地域,都仿佛笼罩在死亡气息之中。

  “到底在哪里?”

  虞卒露出似乎要杀了风公子的目光。

  “前面那座千年老坟之中,那东西专们喜欢这样的地方。我妖族弟子,在前不久也遭到了毒手,追了他几个月,终于在这里发现了他踪迹。”

  过了片刻,一座丈高的古坟出现在二人视野里,坟上还有一个漆黑的洞口,洞口处留着干枯的黑色血迹。

  那风公子率先冲了进去,若是不表现得积极一点,恐怕就算救回了他朋友,这人也饶不了自己。

  只是眨眼之间,一道白色人影便倒飞出来,身上多了几道血痕。

  “好强悍!这东西好厉害。”

  风公子面色惨白,显然是受伤极重。

  虞卒见状也小心翼翼起来,他缓缓走进那黑洞之中。

  深入之后,才发现,这里面简直就像一个巨大的宫殿。

  一声尖叫,一个身形庞然大的怪物物从虞卒背后突然出现,带着浓烈的腐烂气息。

  “黑烈,出来干掉它。”虞卒不想多做纠缠,直接命令黑烈出来。

  黑烈的身躯稍微变大一些,在这坟墓中也好活动,不过实力却丝毫不受影响。

  黑烈龙抓一挥,直接将那怪物拍碎,接着更多的怪物出现了,可在黑烈面前,如同烂泥一般被拍碎。

  就这样一路斩杀,虞卒没有想到,这坟中竟然有着数百个这样的死去的妖族。

  直到一个极为宽广的洞穴里,石壁上全是泛着绿光的的石头。

  这洞穴的正中央,放着一个透明的水晶棺材,那棺材旁边,几名黑着黑袍,头被完全遮住,身形倒像是几名老者,围着在那里,嘴里不停地叨念着晦涩难明的语言。

  而那水晶棺上,躺着两个人,正是苏小安和周瑶。

  虞卒抽出战刀,毫不犹豫地充了过去,却不料“铛”一声,撞在了什么东西上面,可一看却什么都没有。

  “黑暗巫族!”

  虞卒一下子反应过来,那些死去的妖族并不是活了过来,而是眼前这几个黑袍人用巫术所控制。

  黑暗巫族相传诞生于太古大地,十分神秘十分强大,常年行走在黑暗中,为什么他们会出现在这里?

  就算是虞卒,也只是听过传闻罢了,从来未曾见过。

  就在这时,虞卒胸前石坠突然亮了,发出一阵白光,不停地跳动着。

  那些宛若死去一般的黑袍人,见到这石坠,眼中闪着绿芒,不住地往后退去。

  虞卒轻易就穿过了那道看不见的墙,可越走近,虞卒心中越加不安,凭他明锐的感觉,这里每一个黑袍人都无比强大,可以轻易捏死自己一般。

  黑烈也早就缩在了虞卒衣襟里,似乎感受着某种气息,吓得瑟瑟发抖。

  虞卒一步一步走过去,那边黑袍人已经缩在一个角落里,似乎对虞卒的石坠非常忌惮。

  虞卒夹起昏迷的两人,非一般地逃离出去。

  在临走时,他往那水晶棺里看了一眼,那棺里面躺着的,分明是个少女,那少女肌肤雪白如玉,容颜绝美,只一眼便让虞卒心中久久不能平静。

  “她好美,竟然有一股熟悉的感觉,真奇怪。”

  不过他不敢多做停留,这里太诡异了。

  庆幸的是,那里面的黑袍人似乎没有追来,虞卒走出之后,那坟墓突然塔下了,扬起一片尘埃。

  不知怎么的,虞卒心里有一股淡淡的失落感。

  不多久,虞卒就带着两人回到了周家之中,第二天两人便清醒过来,完全没事。

  虞卒跟着他们在这里停留了几天,期间周家知道苏小安是陈长老的弟子,也同意他和周瑶在一起。

  城中再也没出现过妖邪杀人的事情,这算是虞卒路途中的一个小插曲。

  不过周家之人到现在都心有余悸,几天天时间,就赶着周瑶去缙云宗了,怕她们呆在这里又发生什么意外。

  又过了一天,三人回到了缙云宗。

  虞卒回到缙云宗后,又过了些日子,那宗门排位大赛的日期也快到了。

  虞卒也该准备启程了,现在上路,还可以提前几天到大比试地点,这次大赛选择的地点与往常不同,却是选在了皇朝京都。

  缙云宗一共有三名弟子参加比赛,虞卒出门恰好碰见了两人。

  一个是叫郑羽、一个叫梅昌明。

  “哟,这不是天才弟子虞卒吗?听说这次也和我两兄弟参加宗门排位赛呢。”

  “不得了,天才出马肯定是为宗门争不少光,啧啧。”

  两人阴阳怪气的说道,他们自然不知道虞卒修为提升的事情,肆无忌惮地嘲讽着。

  虞卒没有理会,本来还想找两人一同前去,现在看来,没那必要了。

  “哼,郑师兄已经突破到凝气九阶巅峰,而我现在也突破到凝气九阶,本来还想在排位赛上拿个好名次,获得丰厚的奖励,却被你这个废物破坏了。”

  那叫梅昌明的弟子拦在虞卒面前,恶狠狠地道。

  虞卒绕开他,梅昌明又拦在他身前,道:“怎么?废物知道怕了,要不是宗规严明老子现在就废了你。”

  “呵呵,就你们两个垃圾,不拖我后腿就谢天谢地了,宗门排位赛还不如我一个人去呢。”虞卒反唇相讥。

  “你!”梅昌明气急想动手,却被郑宇拦住。

  “怎么?不敢动手?不是那么牛逼吗?”虞卒不屑道。

  那梅昌明实在忍不住了,一拳轰了过来,虞卒只轻描淡写一掌,梅昌明身体顿时倒飞出去,虞卒连看也不看他一眼,转身走开。

  回到屋子收拾好东西后,虞卒就出门前往京都了,由于路途遥远,虞卒却是选择走水路,坐船去京都,顺便欣赏沿途风景。

  到了江边穿上,虞卒才发现,这上面竟然有好几个其他小宗门的弟子也是取参加大赛的。

  一路上他们都在闲聊着。

  “你知道吗,听说这次九绝门出了个绝世天才,十分强悍,这次排名第十一恐怕非九绝门莫属了。”

  “放你的屁,你说九绝门的王铭冲?他给上剑宗的林飞羽提鞋都不配,而且听说林飞羽只不过是这次比赛中夺冠的热门之一。”

  “切,你才放屁呢?你是如何知道的?”

  “哼,我表哥是飞仙阁弟子,飞仙阁都知道吧?那可是皇朝排名第八的宗门,他说的话还有假吗?”

  “张五别装了,你表哥不过是飞仙阁一个杂役而已。呵呵。”

  听着这人吹牛,和他一道的另一人泼冷水道。

  那张五顿时涨红了脸,辩解道:“就算是杂役那也是飞仙阁的杂役,比一般宗门的核心弟子都牛逼,怎么你不服啊?不服哪天我叫我表哥过来和你切磋一下。”

  “服、服、服。”

  “其实这次我得什么名字不重要,你知道最重要的是什么吗?”

  张五又说道,顿时引起了其他人的兴趣。

  “当然是能见到萧青梦啊,传说中的绝世美女,听说男人只要看上一眼,眼里再也装不下其他女子了。”

  张五说着,头转向江面陷入无尽的幻想当中。

  “你们都说错了。”这时,一个一直倚靠在船边,静静听着几人吹牛的小姑娘说道。

  当然由于这姑娘长相一般,说不定一开始人们都没注意到她。

  “你们所说的最厉害几人我都知道,不是林飞羽,不是叶峰,也不是候至强,而是一个叫林飞鸿的人,是林飞羽的弟弟。”那小姑娘对于知道这件事,用很得意的口吻说道。

  而且还有一点,“最美的美女可不止萧青梦,还有一个叫鹿亦瑶的少女也是绝世美女哦。”

  “鹿亦瑶?”虞卒这才有了点儿兴趣。

  “她说的不会是鹿子吧?一定不是,她有那么好看。”虞卒心里想着。

  觉着听这些人吹牛也没意思,不过瞎猜而已。

  几天时间很快过去,下船过后,虞卒弄了辆马车,行了半日时间便到了京都了。

  不得不说,这京都不愧是东凉皇朝最繁华的地方,古楼高筑,风景秀丽,大街上人来人往,好不热闹。

  宗门排位赛将在京都最出名的流云府举行,这流云府所属皇室,乃是当今天下排名第二的宗门,没人知道其真正实力有多强,能进入流云府的弟子,大多都是皇族或极为天才的名门弟子,听说里面修行五年的弟子修为最低的都在凝气八重以上。

  此时流云府外面已经是人山人海,穿着各色服饰,各个宗门的弟子络绎不绝,纷纷到广场上去报名,同时交出当日抽签过后的身份牌,他们会派专人检查,以防作弊。

  虞卒交上了自己的身份牌。

  接待他的是一名二十岁上下的青年,看了一眼他的身份牌,突然叫道:“原来是你啊,整个皇朝唯一一个。”

  听他这么一喊,那群接待的人似乎明白了什么,纷纷抢着虞卒的身份牌,传阅起来。

  “果然是凝气一阶,我听说排位赛上还没出现过这么低级的弟子呢,哈哈。”

  “真是个奇葩,这什么缙云宗也太烂了点儿吧。”

  恰巧此时,缙云宗的另外两人也在此处,他们交上身份牌的时候,脸都红到脖子上去了,生怕别人知道他们来自缙云宗,交了身份牌,领取参赛牌后,连忙混入人群中去。

  “对不起,请给我参赛牌。”虞卒面色如常,礼貌地道。

  ,在虞卒面前晃了晃,虞卒伸手去拿他却换到另一只手中,如此反复几次,像逗小孩一般逗虞卒。

  “哈哈哈”

  青年这样的举动,顿时引得大家哈哈大笑。

  虞卒站在那里,看了青年一眼,沉声道:“请把身份牌给我!”

  “哟,看样子生气了啊。”那青年装出一副很害怕的样子,道:“你可千万不要打我啊,我好害怕。”

  周围又是一场哄笑,虞卒站在那里,在众人眼里,他像一只没任意戏耍的猴子。

  突然在场所有的人止住了笑声,因为虞卒的身影消失了。

  甚至过了好久,虞卒的身影再也没出现过,只不过那青年手上的参赛牌已经不见了。

  更让他们吃惊的是,青年的脸肿了起来,活像个猪头,他的额头上还刻着鲜血淋淋的一个“死!”字。

  “天呐,谁说他是参加排位赛最废物的一个。”一旁一名修为凝气九阶的弟子喃喃道。

  刚才,就连他都没看清虞卒的动作,甚至没捕捉到任何意思虞卒的踪迹。

  “太强了!”

  “他叫虞卒?我得找机会认识一下他,简直不可思议。”

  短短的一会儿,已经有不少人开始打听虞卒了,都想与他结交一番。

  而广场上方台上,两名老者看到这一幕也微微一怔。

  “老顾你看见了吗?”

  另外一名老者点点头。

  “他是哪家弟子,有点儿意思。”

  “确实,恐怕这次排位大赛,参赛弟子个人冠军恐怕又有新种子了。”

  “是啊,他那步伐就连我刚才没注意,都没看清楚,能使用的步伐,这名弟子至少也是筑基境,否则绝不可能。”

  虞卒取了参赛牌后,在一名流云府杂役弟子的带领下来到住处,因为比赛好持续很多天,自然由流云府提供食宿。

  住的地方非常不错,不愧是第二大宗门。

  虞卒记住住的地方后,刚出门就看到一个美丽的身影。

  “那不是鹿子姑娘吗?她怎么会在这里,难道也是来参加宗门排位赛的?”

  虞卒看了一眼,鹿亦瑶也正好朝这边看来,她看到虞卒,立马蹦了过来,一边还喊道:“是你这个败类!”

  虞卒连忙装着不认识她,一溜烟儿躲进人群中,消失不见了,鹿亦瑶一跺脚,哼了一声便没再理会。

  第二天,天一亮,郑羽、梅昌明就找到虞卒,叫他们一同前期抽签,因为大赛规定各个宗门参赛之人必须都到场。

  此次排位赛乃是东凉皇朝五十年一度的盛会,自然热闹非凡,这次排位赛除了重新确定宗门排位名次,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

  那就是红云仙府和流云府同时要招收优秀弟子,凡是在排位赛上表现突出的,一旦被这两大宗门看中,就可以进入其中,而且是成为正式弟子。

  成为这两大宗门的弟子意味着什么,东凉皇朝的每一个人恐怕都清楚。

  这两个宗门走出的弟子,最差的也能在皇朝中当个城主,最好的自然是成为无上强者,甚至这两个宗门都曾出现过渡劫境的高手,最后破空而去。

  此次参加宗门排位赛的,大大小小门派。宗门、学府,一共三千四百二十一个,分为组队赛和个人赛两种形式。

  其中判断宗门排位最重要的因素,还是组队赛,除非出现特别逆天的弟子,个人赛才会大大影响宗门排位。

  第一轮那两人让虞卒抽了签,对上的是一个叫青雨门门派,当郑宇打探到青雨门底细后,脸都绿了。

  这青雨门以前的排名竟然是地一百三十三,三千多个门派怎么就抽到这么厉害一个门派呢。

  “你这个废物,连抽个签运气都这么差,简直是气死人!”那梅昌明骂道。

  虞卒不想理会他,抽完签后径直离开。

  这时有人认出了虞卒,上前道:“虞卒你好,我是上天阁的周青想和你交个朋友。”

  “嗯。”虞卒只淡淡点头,就走开了。

  “上天阁周青?”梅昌明似乎想起了什么,随后他吃惊道:“你是排名第九十六的上天阁的天才弟子吗,怎么会想个那个废物叫朋友?”

  “废物?哈哈,你们别再装了,虞卒师兄在广场上打接待弟子我都看到了,实力简直深不可测,你们缙云宗隐藏得真是深啊。”

  郑宇和梅昌明面面相觑。

  前些时候他们两个闭门苦练,估计没听说过虞卒在宗门斩人手脚的事情,否则也不敢这样猖狂了。

  这人山人海的广场上,一名白衣男子在几人的簇拥下走了过来,那白衣男子过处,所有人自觉地让开一条道。

  “他是谁?这么大架子。”

  “你没听说?他叫林飞鸿,听说有一次比武,他一剑就击败了流云府新一辈排名第三的天才弟子,是这次流云府主要招收的对象,可人家还要考虑考虑呢,因为红云仙府也在争夺他。”

  “这么厉害,那这次个人赛第一一定是他了。”

  周围众人分开的时候,虞卒却发现前面鹿亦瑶的身影,嘀咕一声:“真是哪里都遇得到啊。”

  因此他也忘了退避,恰好撞在了那被人簇拥着的白衣男子身上。

  “找死!”

  虞卒听见一声喝骂,转过身来,道:“不好意思,刚才没注意。”

  “撞到我们林师兄,道歉就行了吗?给我掌嘴,不知道哪里来的野猴儿,一点儿规矩都不懂。”

  林飞鸿周围几人立即走了上去,正欲动手,这时林飞鸿才温和一笑:“住手。这位兄台你没事吧。”

  本来虞卒心中极为不悦,但听林鸿飞如此说,又面带笑容,虞卒也微微点头,否则他不介意教训教训这几只嚣张的狗。

  恰在此时,鹿亦瑶不知何时,已经来到虞卒身后。

  她嘻嘻一笑,一把拉住虞卒手臂,“哈哈,你这败类,我昨天就看见你了,还敢故意躲我?”

  “这鹿子还当真是阴魂不散啊,躲都躲不掉。”虞卒无语了。

  “败类,那天竟敢偷偷跑了,哼。”

  鹿亦瑶一把揪住虞卒耳朵,脸上露出你死定了的表情。

  虞卒身后,当鹿亦瑶出现那一刻,林飞鸿便呆住了。不光是他,周围其他人见到鹿亦瑶的时候,也露出极其惊艳的表情。

  好美的美女啊,他们心底都不由自主地发出一声感叹。

  “我不是给你留字了吗?”大庭广众之下,这鹿子竟敢揪着自己的耳朵,心中有些不悦冷声道。

  下一刻,他转过头去,却是一张美得让人窒息的脸映入眼帘,特别是那是双如带露晨花般的双眸,直视着他,透出一片柔意。

  不知不觉间,就连虞卒都呆了一呆。

  “这鹿子,原来真的很美。”

  嗯?

  过了好一会儿,虞卒才反应过来,自己还被揪着耳朵。他运起幽冥步,脑袋一侧便挣脱了鹿亦瑶的手,如那日在森林中一般,他绕到鹿亦瑶身后,一手搂住他柔软细腰,一手将他双手擒在身后。

  “鹿子姑娘,没多久不见,变漂亮了啊。”

  虞卒嘴贴在她耳畔,轻声说道。

  “无耻之徒,快放开那个美女!”

  “禽兽啊,竟然搂着美女的腰。”

  “不要拦我,我去杀了他,这个卑鄙色狼。”

  “美女,不要怕我来救你。”

  ……

  一时间,怒骂声此起彼伏,虞卒抬起头,所有人杀人般的目光汇聚在他身上,让他一阵错愕。

  而身前,鹿亦瑶感受着那温热的气息,脸上早已是一片红晕,她一跺脚,嘴里骂道:“色狼,败类。”

  这话语中,隐隐带着几分娇羞之意,落在众人耳中却是暧、昧无比,引来一片艳羡的目光。

  “快放开啦,你这败类。”鹿亦瑶轻灵的声音,连生气时都很好听。

  “不放,放了你又要揪我耳朵,这大庭广众之下成何体统?”虞卒说着,把鹿亦瑶的软腰搂得更紧了。

  鹿亦瑶脸更红了几分。

  “快放开。”鹿亦瑶挣扎几下,嘟着小嘴急道:“败类你也知道是大庭广众之下啊,你这样搂着我……”

  “啊,这……”虞卒似乎有些后知后觉,“怪不得刚才他们像要吃了我一样。”

  虞卒下意识地松开了手,却发现已经晚了,无数想着扮演“英雄救美”的义士冲了过来,如同森林中的兽群,带着一片烟尘将他淹没。

  “美女不要怕,我来救你了。”

  “贼子休走,看爷不打断你第三条腿”

  ……

  刚才虞卒所处的位置早已乱作一团,痛呼的声音不绝于耳,远远观望的他轻叹一声:“唉,这鹿子的魅力还真是大啊,恐怕又要多好多伤残人士了。”

  感叹的同时,他还发现了一件事,鹿子的修为还真不简单,刚才都没看见她离去的身影,实在太快了。

  作为东凉皇朝五十年一度的盛会,皇朝大能,各方强者,包括十大宗门的重量级人物大多都会到场。

  果然,不多时,偌大的广场上方,一个宽阔的看台上,数道身影凌空飞下,气势如虹,让人觉得有风云涌动的感觉。

  台下弟子都安静下来,盘着在地上,不敢再放肆打闹。

  那看台上数道身影之中,为首的却是一名看上去二十多岁的年轻人,着实让在场的数万来自各个宗门的弟子震惊了一把。

  “天呐,这就是我们的皇朝君主吗,实在太年轻了,太英俊了。”

  台下更有很多少女发出了尖叫声,一个个痴痴地望着为首男子,恨不得立马以身相许。

  传说中的皇朝君主,竟然这么年轻,他们却不知道,皇朝君主唐无虚比他们想象的要大的多,已经四十有余。

  接下来,便是由十大宗门派出代表,主持这次盛会,讲了一堆发废话之后,终于宣布了比赛规则,随后宣布第一天的比赛开始。

  台上,主持比赛的人话音刚落,异变突起,整个广场,毫无预兆地刮起一阵大风。

  这风力之强,一些修为偏低,在二、三阶的弟子,竟像风筝一样被吹飞起来。

  晴朗天空像被一张巨布遮挡了,一股阴影笼罩下来,伴随着一阵阵轰鸣声。

  “怎么回事?”台上几名宗门大佬,望着天边,赫然起立。

  “哼。”皇朝君主冷哼一声,表情淡漠。

  “什么风把武兄吹来了,搞这么大动静,没必要吧?”

  皇朝君主唐无虚坐在主位上,端起身前玉杯,抿了一口茶,只是随口一说,但阵阵宏音传遍了在场每一个人耳中,如雷音炸响。

  台上几位宗主稍慢一步才反应过来,原来是天水国国主,武霸天。

  “这武霸天来我东凉皇朝干什么?”

  “这还用问,明显是来搅局的。”

  “哼,就凭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