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书坊 > 一鸣篮球 > 9 连累
  “怎么?你对这把刀有什么特别的感觉吗?”虞卒怎么看,这把刀都只是一把破损无法修复的灵兵,甚至已经不如普通战刀。

  “我明白了主人,这刀里面似乎蕴含着龙威!”黑烈恍然大悟般,大叫道。

  “龙威?岂不是表明这把刀,曾今是仅次于仙品神兵的附灵神兵?”虞卒大喜。

  “可惜还是没什么用,已经彻底损坏。”虞卒失望道。

  “主人不必失望,我感觉这把刀里蕴含的龙威只是沉睡了,并未消散,或许我可以唤醒它。”黑烈道。

  “哦?你有几成把握?”虞卒眼睛一亮。

  “呃……”

  黑烈声音变得吞吞吐吐,有些不好意思道:“我是远古真龙后裔不假,不过我已经是真龙先祖传承数万代后裔,很多真龙之族都退化为蛇了,只有我亚龙一脉还有一丝龙威,这刀里面沉睡的龙威,远比我要纯净,我也没有多少把握。”

  “无妨,你大可试一试,不成功也没关系。”虞卒知道,传说中龙族都是高傲的,血脉的纯净度非常重要,决定他们的地位。

  “好,不过不能在这里,我必须变回本体才能发出龙威,这里恐怕沉受不住我威武的身躯,嘿嘿。”

  虞卒明了,当即带着这把破刀走了出去,至于其他的兵器,虞卒没有取,拿了也没多大用处。

  到了楼下,老者见了虞卒,笑着问道:“怎样?取到合适的兵器了吗?”

  虞卒把手中破刀交给老者看了看,老者说道:“这把刀曾经或许不俗,现在已经破损已经全无用处,也难怪,这兵器阁二楼中没有特别好的兵器。”

  说着,老者不知从哪里取出一柄寒光闪闪的战刀,递给虞卒道:“这是陪伴我多年的寒影,上品灵兵,送给你吧。”

  “长老,如此贵重之物,我不能收。”虞卒推辞道。

  虽然这灵兵在以前虞卒眼中,恐怕算不得什么,可是现在,一柄灵兵可是价值数十万上品灵石,何等珍贵,而且不是你想买就买得到的。

  “叫你拿去就拿去,别扭扭捏捏像个姑娘。”老者假装不悦道。

  虞卒也不好推辞,接过寒影,道谢离去。

  离开兵器阁,虞卒离开了宗门,缙云宗处在荒莽山中,所以周围全是延绵大山,虞卒找了一处深山,让黑烈变回了本体,看看能不能修好破损战刀。

  “轻点,别弄出大动静,否则引来缙云宗或者其他宗门强者,小心把你弄去炖汤喝。”虞卒笑着提醒道。

  刚刚变成庞然大物的黑烈,正想戾鸣一声,舒展舒展筋骨,结果被虞卒这样一说顿时吓得不敢吭声。

  虞卒祭出破刀,黑烈立刻吐出龙息,一股龙威将战刀紧紧包裹。s。好看在线>

  黑烈吐出的龙息,煞气极重,这一片山林,瞬间被腐蚀一片,冒出一股浓烈的黑烟,而且它只要稍微一动,地面就是一阵轰鸣声。

  虞卒无奈,没办法,这巨身躯太大了,想不弄出动静都难。

  那柄破刀在黑烈的龙息中变得通红,黑烈的龙威也在慢慢渗透其中。

  这时异变突起,黑烈巨大的身躯一颤,连连后退,口中不断喷出腥味极重的鲜血,这片土地仿佛下了一场血雨一般。

  虞卒也被这变化吓了一跳,黑烈怎么会受伤了?

  “主人,里面蕴含的龙威好强大,我以下犯上,遭到了反噬。”黑烈痛苦道。

  “黑烈,你没事吧?”虞卒十分关切道。

  “都怪我,不应该让你尝试的。”

  “没事的主人。”黑烈感动道,主人显然没把自己当成奴仆看待,“只是内府受到震荡,修养一段时间就好了。”

  “主人赶快洒些你的血在刀上,否则它若无主,那刀恐怕就会爆裂,龙威也会消散了。”

  这一点虞卒显然也知道,他赶紧咬破手指,在刀上撒上鲜血。

  那破刀在空中颤抖几下,便落在地上,隐约间虞卒听见几声空荡悠远的龙吟,似乎在不甘地咆哮着。

  “成了!”虞卒心意一动,那刀就自动飞到了虞卒手中。

  “不是附灵神兵?”虞卒微微诧异。

  成为这刀的主人后,虞卒才感觉到,这刀并不是附灵神兵,也不是仙品神兵,他感觉到这刀来历非常不凡,只是现在仍未完全修复。

  “不管了,现在这把刀虽然没有完全修复,可它比之兵器阁长老送给我的寒影,品级恐怕还要高一些。”

  这么说,虞卒现在至少拥有两把上品灵兵了。

  要知道,就算缙云宗长老级别的人物,也不一定拥有一把上品灵兵。

  “过去看看,是不是那边传来的动静。”一阵嘈杂的声音响起,四五个身穿灰衣的青年男子出现在虞卒视野。

  那几人见此地一片狼藉,满地鲜血,一人便走了过来,幸好黑烈受伤之后,早已便小,缩在了虞卒衣襟里,否则被这些人发现,恐怕就不好了。

  “喂,小子,你可知这里发生了什么?我怎么感觉有凶兽在这里肆虐?”其中一人喝问道。

  虞卒看着来人,这种灰色服饰他见过,正是那日在黑森林中,妄图抢夺他兽丹的金刀门弟子。

  金刀门与缙云宗齐名,两宗相隔不足百里,此时虞卒正处在这两宗之间,可能是正好有金刀门弟子在附近,否则不会来得这么快。

  “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我也是恰好路过此地,听闻动静便上来看看。”虞卒说道。

  “哼,小子,如果有什么发现,如实禀报知道吗?这可是我金刀门地盘。”那人显然也认出了虞卒缙云宗服饰装扮,高傲地道。

  虞卒没有说话,不想理会这些人。

  “好了你滚吧,在这里碍眼,你们几个去那边看看,好重的煞气,可能是凶蛇。”一名金刀门弟子喝道。

  “等等,师兄你看,那小子手中的刀。”另一名弟子盯着虞卒手中的刀,贪婪地说道。

  虞卒已经将破刀收起,手中提着的正是老者送他的灵兵寒影。

  “寒光外露,莫不是一柄下品灵兵?”那名金刀门弟子眼前一亮。

  金刀门主修刀道,自然认出虞卒手中战刀的不凡。

  那名弟子随后,在另一名金刀门弟子耳边说了什么,另一名弟子阴霾一笑,走开了。

  虞卒正欲离去的身形,被四名金刀门弟子挡住,“站住,这把灵兵,看起来有点像我们齐师兄的战刀,一定是他偷的,给我拿下。”

  ……

  荒山的另一边,两名青年也感受到这里的异常,向这边走来,只是比一般弟子显得淡然许多,一边走还一边说着话。

  “齐海,你这个废物,你就眼睁睁看着三弟被人砍了手臂?”

  说话的是一高大青年,穿着淡黄劲装,腰间别着一柄大刀。

  “大哥,我也是没办法,在缙云宗我不敢乱来啊,不像你在金刀门是重点培养的弟子,修为又那么高。”说话的正是缙云宗的齐海,那日被虞卒斩掉手臂齐鸣的二哥。

  “对了大哥,你前些日子突破九阶,成功筑基,真是可喜可贺啊,从此家族中青年一辈再无人敢与大哥争锋了。”

  “哼,你停留在凝气九阶巅峰已经三年了吧,赶紧加把劲。”高大青年用教训的口吻道。

  这时一名灰衣弟子匆匆而来,道:“齐峰师兄,前面似乎有厉害的凶兽出现过,还望师兄过去查探。”

  “知道了。”齐峰淡淡道。

  那弟子又道:“齐师兄,我们在那里发现了一名缙云宗弟子,那人似乎来历不凡,手中竟然拿着一把灵兵战刀!”

  “哦?我倒没听说过,缙云宗除了那三个天才弟子,还有谁会有灵品战刀。”齐海好奇道,因为他知道那三名天才弟子现在,正跟着宗主在很远的地方历练呢,不可能是他们其中一人。

  齐峰倒没注意这些,只是听到灵品战刀时神色微变,心道:“正好缺一把好刀,竟然送上门来。”

  齐峰兄弟来到异常之处,却发现几名金刀门弟子都死在那里,中间一个少年提着的战刀上,还沾染着血迹。

  “虞卒!你这个杂碎,竟然是你!”齐海吼道。

  “哟,真是冤家路窄啊,原来就是这个小混蛋废了三弟,还杀我金刀门弟子,小子你的死期到了。”齐峰寒声道。

  虞卒看着眼前来人,也微微怔了一下,没想到会在这遇见齐海,看来今日一场恶战免不了了,因为他感觉到,齐海身边那人修为很深。

  “大哥,让我结果了他,前些日子在宗门内不好下手,没想到这小子竟自动送上门来,在这里就算他死成渣也不会有人知道,哈哈。”齐海兴奋说道,前些日子眼见着三弟被人砍手,却不能报仇,他早就憋了一肚子气。

  “你小心点,这小子手中有上品灵兵!”齐峰提醒道。

  “上品灵兵?你这杂碎那里偷来的?正好取来献给大哥。”齐海笑意更浓了,今天本是听说在进到们的大哥齐峰,成功筑基前来祝贺,正好没有拿得出手的贺礼。

  “杂碎,我要砍断你的手脚,把你半埋在土里,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齐海说着,冲向虞卒。

  他很清楚虞卒的实力,不过凝聚三、四阶,就算加上手中灵兵,撑死不过五阶,根本没什么好在意的。

  虞卒并没有立刻运起幽冥步躲避,出其不意这一举动,因为他感受到那高大男子齐峰气息很强,已经不是凝气境的人能拥有的气息了,很可能是筑基期。

  幽冥步虽然厉害,可是在筑基境修士面前,虞卒也没有十足的把握不被对方捕捉,所以现在不能露底。

  “幽冥步,要达到筑基境顶峰才能展现真正的威力,现在我可以假装示弱,伺机干掉齐海,再用幽冥步逃走,不然那高大男子若有了防备,恐怕难以逃脱。”

  虞卒心中已经计划好一切,面对齐海,他节节退避,装出一副很吃力的样子。

  虞卒现在是凝气七阶巅峰,前面便斩杀了三名九阶修士,现在加上灵兵寒影,对付齐海这个九阶巅峰,他自信绝对没有问题。

  “杂碎,看你能躲到什么时候。”齐海被虞卒一次次闪避,恼羞成怒,自己堂堂九阶巅峰,竟然被一个三、四阶的杂碎牵着走,心下极为愤怒。

  齐海死死盯着虞卒,运起灵元,长剑上一道道光华闪过,九阶实力发挥到巅峰,这一剑他必然要斩掉虞卒手臂,到时候再慢慢折磨他。

  这速度极快的一剑,威力绝伦,在齐海眼中,虞卒无论如何避不了的一剑,却如先前一般,被虞卒堪堪躲过。

  “真是废物!对付这么个垃圾都对付不了吗?”一旁齐峰看不下去了,堂堂九阶高手竟然被一个小废物牵着走,真是丢脸。

  “滚下去,让我一招结果了他。”齐峰对着齐海吼道。

  “大哥,让我来,刚才我只是玩玩他,杀死猎物之前,得让他充满恐惧不是吗?”齐海得意地说道。

  “就是这个时候!”眼见齐海分心说话,虞卒提起手中寒影,幽冥步运转到极致。

  “小心!”一旁齐峰却是注意到这一变化,心里一突,瞪大眼睛,“这小子使诈,他隐藏实力!”

  可齐海反应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快,等他回过神来,脖子上多了一道血痕,难以置信地瞪大眼睛,死!

  杀死齐海后,虞卒并未停下,直直地冲向了齐峰。

  齐海这样的九阶修士眼中,根本捕捉不到虞卒身影,但在齐峰这筑基境修士眼里,虞卒身影轨迹却是被捕捉道。

  “绝影千刃!”

  漫天的刀影夹杂着无匹的气势从天而降,刀刀劈向齐峰。

  “刀意!”

  齐峰这才明白,完全小看了这小子,没想到他竟然练出“刀意!”,就算在整个金刀门也只有门主触碰到刀意边缘而已,这小子必须杀死,否则后患无穷!

  齐峰抽出腰间大刀,抵挡漫天刀影

  饶是如此,他身上也被砍出三道血痕。

  “竟敢伤我,杂碎你必须死。”

  齐峰怒道极点,自己竟被一个凝气境的弟子所伤,简直是莫大的耻辱。

  在他一贯的认知中,越阶挑战都是非常艰难的,越境界相斗,简直痴人说梦,这个世界上还没听说过,所以就算这小子练出刀意,也断然不会是自己对手。

  虞卒身形一刻也没有停留,一袭不成功,便快速逃走,心下也是骇然:“境界的差距果然不可逾越,这一刀竟然只让他受了伤,没将他击杀,不可再战。”

  幽冥步消耗灵元巨大,不能持久,再过一会儿,恐怕逃走都难。

  “主人,要不要我帮你干掉他!”黑烈的声音传来。

  “黑烈,你受了伤,不宜再战,况且这里离宗门太近,若是惊动了筑基境以上的高手,恐怕你也难逃了。”

  黑烈是九阶巅峰凶兽,差一点就步入半步灵兽行列,对付筑基一二阶的修士没有问题,毕竟凶兽的等阶与一般修士不同,光是黑烈的身躯,一般筑基修士就难以撼动分毫。

  “那主人,你能走掉吗?”黑烈焦急道。

  “自然没问题。”虞卒疯狂逃窜,只要到了缙云宗内,他金刀门弟子无论有什么理由,都不敢闯入。

  齐峰凭着筑基境修士特有的灵识,捕捉到虞卒的身形,可是他的速度竟然比自己这个筑基境还快,追了片刻他便停下了。

  回到齐海身边,痛哭道:“阿海,大哥一定将那杂碎剁成碎片,为你报仇!”

  他三兄弟原本在家族中地位不高,小时候经常受欺凌,现在刚好成长起来,可以主宰整个家族的时候,却不料三弟废了,二弟被杀,齐峰此时双目血红,犹如一头发疯的野兽,对着天空咆哮着。

  回到缙云宗,虞卒长舒了一口气,若是那人穷追不舍,自己还真有可能不追上,他不知道我这幽冥步不能长时间使用。

  这几天经历的战斗实在太多了,虞卒仿佛又回到当初,他从荒莽大山中修行大成出世时,那时候各种天才前来挑衅,被他一一败之,最终破空进入仙域。

  仙域之中发生的事情,虞卒却是完全想不起来。

  在回住地的路上,虞卒路过一片巨大的广场,那广场上有数十个比试台,是专门用来缙云宗切磋之用,是缙云宗内唯一可以斗殴的地方。

  不过上台比试,也是要经过双方同意的。

  “苏小安,凭你三阶修为也想和我斗?杂碎一个,哼。”

  一阵骂声传来,虞卒循声望去,却见那台上站着一个熟悉瘦弱的身影,正是他的好友苏小安。

  “安哥怎么会和人比试?”

  苏小安为人一想谦和,即使有人招惹他,他也是避而远之,怎么会答应和人比试呢?

  “废物,你也配喜欢周瑶?”台上另一名弟子喝骂道。

  苏小安此时脸色惨白,一改平日性格,站起来,神色坚定道:“我喜欢谁轮不到你来管,我既然敢答应你比试,就不怕你,有种打死我!”

  “苏小安你下来,谁让你去和别人比试的?”台下一身紫衣的周瑶喊道。

  “周瑶师姐你别管,这狗贼在背后中伤你和季师兄,说你们私下苟且,这口气我忍不了。”苏小安胸口剧烈起伏。

  “胡说,季师兄待我像妹妹一样。”周瑶涨红着脸,“狗东西你叫陈风是吧,你死定了。”

  “哈哈,周瑶。难怪你不答应何师兄的爱意,原来是与季长青和这废物小子都搞上了。”那叫陈风的弟子看着生气的周瑶更加得意了。

  “哼,这废物真是笨,真么容易就上当了。既然你周瑶不接受何师兄,那么我就把你名声搞臭,看你今后还有什么脸呆在缙云宗。”陈风猥琐地想着。

  他不屑地看着苏小安,心道:“老子背后有何师兄撑腰,就算是季长青老子也不怕,既然何师兄叫我把那贱人名声搞臭,我一定会让何师兄满意的。”

  “苏小安你下来,你不是他对手。”周瑶急道,可是比试台有规矩,不能插手,她也没办法。

  “安哥,你下来。”这时虞卒走到台边说道。

  “阿卒,你回来了。这事你别管。”苏小安说着,主动冲向陈风。

  陈风是凝气五阶境界,苏小安前两天刚刚突破三阶,自然不是他对手,刚冲过去就被踢了回来。

  “认输吧,承认你和季长青共同享用周瑶,我就放过你,哈哈。”

  苏小安艰难地爬起来,口中不断溢出鲜血,颤颤巍巍地走了过去。

  台下周瑶已经忍不住哭了起来,看着苏小安那份坚持,她心痛不已。

  陈风抬起脚,一脚踢过来,却不料台上突然多出一道身影,挡在了苏小安面前,正是虞卒。

  虞卒并掌如刀,狠狠劈下。

  咔嚓一声。

  陈风半空中的腿,应声断裂。

  “啊!!!”杀猪般的痛呼声传来,“你敢破坏宗门规矩,找死,啊啊啊。”

  “又不是第一次了,齐鸣的手臂不也是我砍的吗?”

  虞卒面色阴沉,一步一步走到陈风身边。

  陈风面色惨白,吓得连连后退,惊恐道:“你想干什么……你敢杀我的话,宗门饶不了你,何师兄也饶不了你……”

  “杀你?你这种废物还不配。”

  虞卒手起刀落,一刀斩断了陈风另一条腿。

  “啊!”嚎叫声再次传来。

  对付这种人渣,杀了他算是便宜了他,如今他双腿已失,等着痛苦吧。

  比试台下早就围了不少弟子,有不少清楚季长青为人的弟子,都大骂造谣的陈风活该,同时也感叹,这人也太猛了吧,敢公然破坏宗门规矩。

  “他不是以前那个重点培养的弟子吗?听说待遇比季师兄、何师兄、楚师姐还高。”

  “是啊,后来证明不过是废物一个,听说还连累了大长老呢。”

  “连累大长老?你听谁说的?”

  “可不能乱传,大长老只是外出寻游去了。”

  “不对啊,他不是传说中的万年一阶,是个废物吗,怎么轻易就斩断了陈风的腿,陈风可是凝气五阶啊。”

  ……

  台下众人议论纷纷,虞卒也不理会,走下台去,查看着苏小安的伤势。

  “安哥你没事吧?”

  “没……没事。”苏小安显然受了重伤,只是还在强撑着。

  “可惜,季师兄和何景那狗贼还有楚师姐跟随宗主外出了,等季师兄回来我一定会告诉季师兄。”周瑶气呼呼地说道,心疼地看着苏小安。

  “周瑶师姐,你带着安哥去找陈长老要些疗伤丹,就说是我说的,我这里恐怕还有些事要办。”虞卒对周瑶说道。

  周瑶扶着已经临近昏迷的苏小安,道:“那我先带小安去治伤,你小心点执法弟子可能要来了。”

  周瑶带着苏小安刚离去,广场上就传来一声暴喝:“哪个吃了雄心豹子胆!”

  随着一声暴喝,映入众人眼帘的,是一名四十岁上下的中年人,那人穿着一身蓝色袍子,面目威严,一双眼睛扫过众人,顿时场上弟子都不由得退后了一步。

  “是执法长老胡长老。”

  “执法长老果然威严无比,让人看一眼都心生敬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