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书坊 > 一鸣篮球 > 8 因为
  第二天一早,虞卒就回到了宗门。

  他走到宗门分配兽丹处,那名老者一眼便认出了虞卒。

  “小伙子,怎么样,黑森林比你想象的危险吧,还好安全回来了。”

  “呵呵,还好。”

  “有件事我得问你,昨天你们一起出去的队里,那个叫寒雨的小姑娘说,你和他们约定好了,得到的兽丹不和他们分配可有此事?”老者问道。

  “是的。”虞卒点点头。

  “他们可有逼迫你?你不要怕,实话实说。”

  “没有,我是自愿的。”虞卒说道。

  那老者点点头,道:“没事,这次就当涨见识,以后修为高些了,猎些低等兽丹还是可以的,年轻人有骨气是好的,我看好你。”

  “不过鉴于规矩,我还是得通知你的几名队友前来,至于你我可以让你回避一下。”

  老者这样说,也是怕虞卒到时候分不到兽丹,显得尴尬。

  “多谢您的好意,不必了,我这里也有些兽丹要请您点一下,您看该贡献多少给宗门?”

  虞卒拿出装兽丹的袋子,交到老者手中,提着沉重的袋子,老者心想:“这小子,莫不是装了块大石头在里面,这么沉。”

  老者打开袋子,看里面的兽丹,清点下来最低的七阶兽丹二十八颗,八阶兽丹七十六颗,着实把老者吓了一跳。

  他涨红着脸,忐忑道:“小兄弟,你这……这是怎么来的?”

  他想着会不会是虞卒在黑森林里杀人越货得来这些兽丹,可一想他修为明明只有凝气三阶,能活着回来都不错了,不可能有本事干这种事。

  “实不相瞒,这是我路过一个山洞的时候,捡到的。”虞卒撒了个谎。

  “捡到的?”老者还是有些难以置信。

  “您看,我还捡到了一条这样的小家伙。”虞卒指着肩头上,那一条尺许长的“小蛇”道。

  老者细细地看了黑烈几眼,认不出这是个什么东西,只得感叹这小伙子运气实在太好,恐怕是遇到了灵兽洞穴了,这“小蛇”恐怕也是灵兽的后代,成长起来用来炼丹再好不过。

  若是黑烈知道老者这样想,恐怕一口就会结果了他。

  过了大约一个时辰,周俊等人过来了。

  老者开口问道:“你们几人是否同意,你们和虞卒之前的约定?”

  “当然,难不成要白白分给他兽丹不成?”寒雨抢着说道。

  “好,你们之中有一人同意就行了。”

  “虞卒你可同意?”老者还是走流程一般问了虞卒一句,得到了肯定回答。

  “小姑娘,你可要考虑清楚,只要你们不同意,这个约定就不成立,所得的兽丹可以大家平分。”老者再次问道。

  “呵呵,考虑得很清楚了,他虽然隐藏了些实力,不过他一个人能得到什么兽丹,能有一两颗五六阶兽丹就不错了,想不劳而获?天底下哪有这么好的事!”

  “再问一次,你确定了?”

  “老头儿,你烦不烦?还用再问吗?”寒雨不耐烦地道。

  “好,那现在我开始分配。”

  “你们此时一共获得三阶兽丹四十一颗,四阶兽丹二十二颗,五阶兽丹十三颗,六阶兽丹七颗。”

  上交一成给宗门后,四人平分了兽丹,当然在金刀门那几个匪徒身上收到的兽丹,周俊并没有拿出来,他打算等下找虞卒私下商量怎么分。

  “虞卒此次获得,七阶兽丹二十八颗,八阶兽丹七十六颗。”老者报完,心里都非常激动,这么多年来,他还是第一次见到有筑基境以下的弟子获得这么多高级兽丹的,而筑基境之上这些兽丹对他们几乎没什么用,所以没人去猎取。

  若是他知道虞卒身上还有几十颗九阶兽丹,不知道会作何感想。这些九阶兽丹,是经过黑烈用特殊方法处理过的,不装在宗门给的袋子里,灵气也不会消散。

  本来虞卒交出的这些兽丹也可交由黑烈处理,但他觉得没比较,宗门收一成也无所谓。

  “天呐。”几人不约而同叫道,“恭喜你啊,没想到你这么厉害。”

  几人很羡慕,可也清楚,即使虞卒愿意分,他们也不可能接受,毕竟这太贵重了,完全是虞卒自己所得。

  “呵呵,运气好,在一个山洞里捡到的。”虞卒依然这么说。

  寒雨此时面色极为难看,心里像猫抓一样又痒又疼,恨不得撕烂自己那张嘴,要是刚才说不同意之前约定该多好啊,这么多高级兽丹,该死!

  她转过身去,拉着老者到一旁,道:“管事,我不同意先前的约定,我们一起平分。”

  “没见过你这么无耻的。”老者怒喝道。

  收取虞卒一成兽丹后,其余的交给了虞卒。

  虞卒拿着兽丹,把周俊三人叫到一旁,寒雨此时也想跟上去,可惜她脸皮再厚也没脸再过去了,只躲在一旁装作不在意地偷听着他们谈话。

  “几位兄弟,我也用不完这么多兽丹,一人拿几颗去吧。”虞卒大方道。

  “这怎么好意思呢?”刘晓峰说道。

  “哎,我说晓峰你假惺惺的推迟个啥,虞卒兄弟有这么多高级兽丹,送咱们几颗我古大力就不客气了啊。”古大力真性情,爽朗一笑拿了两颗七阶兽丹,一颗八阶兽丹。

  周俊和刘晓峰也不再假意推迟,拿了同样的兽丹,谢过虞卒。

  一旁寒雨注意到这场景,脸都绿了,心里后悔至极,那可是六、七阶的兽丹啊,一颗顶数颗上品丹药啊。

  “哼。”寒雨突然脸色一变,想起先前自己被那几个金刀门的王八蛋一阵乱揉,胸中涌现出一股强烈的恨意,他既然有实力竟然不救自己,“你等着,这可就怪不得我了。”

  她冷笑连连,身形消失。

  虞卒走在回屋的路上,他准备送苏小安几颗九阶兽丹,顺便将让陈长老收苏小安为徒的事情落实一下。

  半路上,一名在天然居工作的弟子慌慌张张地走来,见到虞卒说道:“你就是苏小安的朋友虞卒吧,苏小安在后山快被人打死了,你快去看看吧。”

  虞卒听完,连忙就要动身,可下细一想,觉得不对,“我刚回宗门,这人怎么会这么巧就找到我了?”

  “等等,你说在哪儿?”虞卒问道。

  “就在后山上,快去吧,迟了他可能就没命了。”那人说完,假意很匆忙,就离开了,可虞卒注意到,他分明是躲在一旁草丛中,观察着虞卒的动静。

  虞卒很快就明白过来,这其中必定有诈,但是去看看也无妨。

  于是,虞卒飞快地向着后山奔去。

  缙云宗后山树林密布,常年雾气环绕,很少有人到这里来。

  “的确是杀人越货的好地方啊。”虞卒自言自语。

  “说得没错,你这废物果然是个蠢货,这么轻易就被骗过来了。”虞卒身后,突然出现几个缙云宗青年弟子,都在二十多岁的样子,在缙云宗修行了十来年。

  “我一个穷光蛋,有什么值得你们抢的?”虞卒嘴角带着笑意,丝毫不惧。

  “废物,这是你自找的,黄泉路上千万别怪我,怪只怪你太笨。”寒雨的身影从那几名青年弟子身后出现,她目光怨毒地看着虞卒。

  “果然是你。你以为,凭你们几个就能杀了我?”

  “哼,王真师兄是凝气九阶巅峰的存在,张师兄和陈师兄也是凝气九阶,虞卒你插翅难逃。”寒雨用看死人的目光看着虞卒。

  “哈哈,王师兄真是爽啊,我们快点解决这个废物,加入进去。”那陈姓青年急切道,眼中几乎要喷出浴火来。

  面对凝气九阶,虞卒也不知道有几成把握能够战胜,何况对方是两人同上,不过现在的他达到凝气七阶,幽冥步的速度,比之先前快了两倍有余,自保绝对没问题。

  “给我死!”

  陈光、张虎齐齐冲了过去,手中长剑挥舞,直指虞卒咽喉。

  眼见虞卒避无可避,两人心中感叹,果然还是太高看这个废物了,那**把这废物说得有几分厉害,也不过如此嘛。

  诡异的一幕发生了。

  两人的剑明明刺中了虞卒,却像刺入空气中一般,虞卒的身影慢慢淡去,留在他二人眼中的满是震撼!

  “怎么可能!”两人同时在对方眼中看到了不可思议的神情。

  “这速度比之筑基境的高手怕是也差不了多少!”

  “不好!”两人不愧是九阶高手,心中盘算到虞卒很可能绕到背后下手,也不转身去看,两人同时把剑往后刺出。

  与意料中不同,这一剑仍然刺空了。

  他们转过头去,看到了让他们无比震惊的一幕。

  王真的头颅从颈项上消失了,鲜血不断喷涌而出。不远处地面上,王真的头颅瞪大眼睛,异常不甘。

  虞卒料到,那王真干苟且之事时不会太注意他,也不会知道他有如此快的速度,所以选择干掉三人中毫无防备,实力最强的王真无疑是最佳的选择。

  可笑的是,寒雨还伏在王真胯前,努力地吮吸着,直到肮脏之物软了下来,王真身体倒地,才发现了这一幕,她顿时吓得脸色苍白,全身抽搐起来。

  “给我杀,为王师兄报仇,卑鄙小人,竟敢背后偷袭!”

  陈光大吼一声,冲了过来,体内灵元疯狂运转,手中之剑附上了一层淡淡的蓝光。

  这一次,虞卒没打算避让,他抄起在黑森林时带回的大刀,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绝影千刃!”

  一声轻喝,数百道刀锋涌现,在虞卒面前形成了一堵刀墙。

  铮峥峥

  一阵狂响,陈光手中之剑寸寸断裂,身上被割出数百道伤痕。

  “刀意!”

  他倒地死去。

  一旁一直未动的张虎,见此场景早已萌生退意,此刻疯狂逃窜,他却如何也想不到,自己竟撞在了一柄寒剑之上,死不瞑目!

  张虎瞪大眼睛,一副死不瞑目的表情,口中艰难地骂出两个字:“贱人!”气绝身亡。

  任他如何也想不到,自己竟然死在一个凝气五阶的女子手中。

  不错,倒下的张虎身前,寒雨拔出剑,一脸苦楚的样子,跪着向虞卒走来。

  “虞卒师兄,相信我,我被逼的。”她万般可怜地说。

  到了这个时候,她也见识到虞卒实力,若再不低头求饶,只有死路一条。

  “他们不知道从哪里打听到,你在黑森林捡到很多高阶兽核,就逼迫我找人引诱你过来,想杀你夺丹……”寒雨哭得梨花带雨,接着道:“虞卒师兄,你放过我吧,只要你放过我,你想怎样都行。”

  说着,她一把扯下胸前衣襟,露出雪白高峰,跪在地上蹭着虞卒的腿,嘴里还发出装模作样的轻哼。

  虞卒不为所动,心里大骂:“肮脏的贱人!”

  嘴上却说道:“寒雨,你真是被逼的?”

  “嗯……”她抬起头双眼迷蒙,可怜楚楚地道。

  “既然如此,我也不为难你,你走吧。”虞卒冷漠地说道。

  “真的?”寒雨大喜过望,也顾不得整理衣襟,站起身来就跑,高耸双峰如水波荡漾。

  虞卒看着跑出去两三米远的寒雨,面色一寒,手中大刀飞射而出。

  咻!

  大刀穿过寒雨的身体,她像一只蛤蟆在地上蹭了一下,就不再动弹已然死去。

  修士的感官异常敏锐,难保有人在后山附近,刚才的打斗灵力波动极强,恐怕已经引起人注意,若是斩杀寒雨时她再大喊大叫,恐怕就会引人过来。

  所以虞卒选择了这种,她毫无防备的方式。

  对于杀寒雨,虞卒可以说不会有丝毫罪恶感,这个贱人屡次三番出言不逊,更不惜用身体勾引强者来杀他,妄图强抢兽丹,这样的人死不足惜!

  虞卒将三人尸体抛向后山悬崖下面,抹去地上血迹,毕竟缙云宗的宗规严明,若是杀同门的话,就算虞卒抽到宗门排位武会的签,恐怕也难逃重罚。

  如今虞卒实力有所长进,但在宗门弟子里只能算中下水平,更别说与宗门长老等比较了,行事该低调就低调。

  虞卒处理完毕,整理完衣衫,便走下后山,他并没有回到住处,而是去了兵器阁。

  因为刚才,虞卒捡回的那把大刀,刀刃破碎,全是缺口,已经不能再用,而且他才发现,自己一直都没有一件像样的兵器。

  缙云宗的兵器阁,只有达到凝气五阶以上的弟子,才有资格选取一柄上等兵器。

  来到兵器阁,古朴的阁楼里,堂中坐着一名满面皱纹的老者。

  那老者坐在椅子上,眯着眼时不时的垂下头,正在打盹儿。

  虞卒也没理会,直接向二楼走去。

  “站住。”一道睡意朦胧的干涩声音,从老者口中发出。

  虞卒这才想起,进入之前,还需让这守阁老人检查修为,虞卒走到老者面前。

  那老者砸了砸嘴,睁开眼睛看了一眼,咦了一声,“是你?你知道这里的规矩,凝气五阶以下,没有资格选取上等兵器。”

  说完,摇摇头,眼中厌恶神色一闪而逝,便又垂头低眉打起盹儿来。

  这名老者,虞卒也略有记忆,他是大长老李长安的朋友,一直守着这兵器阁。

  “大长老,有两三年没见过他了。”虞卒心里嘀咕着,对于大长老李长安,虞卒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感觉。

  当初,虞卒拥有天才资质就是大长老发现的,也是大长老主张重点培养虞卒的,可是到了后来,虞卒表现平凡,甚至算是废物。

  大长老始终对虞卒抱着希望,直到两年前,大长老受到诸位长老质疑逼迫,才不得已放弃了,至那以后虞卒再没见过大长老。

  在虞卒心里,大长老是一位和蔼的老人。

  “长老,我想去挑选一件适合的兵器。”虞卒出声提醒道。

  那老者不耐烦地抬起头,深深皱眉,道:“小子,你没长耳朵吗?你没资格进入。”

  虞卒一愣,这老者似乎从一开始见到他,就带着一种厌恶的情绪。

  “长老,你不检查我修为,怎么知道我没资格进入?”

  听到这,老者神色变了,怒道:“你滚,我不想看到你。难道你还能突破了不成?长安兄一世英名,却被你这废物害了,还有脸呆在缙云宗?”

  说话间,老者浑身气势陡然上升,磅礴灵元在这堂中卷起一道罡风。

  “好强悍的气息。”缩在虞卒衣襟里的黑烈,在虞卒脑海中传音道。

  “是啊,没想到这老者实力这么恐怖,从这股威压看来,他境界已经超越了筑基境。”虞卒也判断道。

  不过,在曾经身为仙人的虞卒面前,威压这东西算不得什么,比眼前这老者强大百倍千倍的人在他面前,也不值一提。

  只是如今他不知什么原因,如新生一般回到少年时代,修为还低,所以才会感觉到老者修为恐怖。

  在这股威压面前,虞卒虽然心里震撼,但神态自若,运起灵元抵挡着,加之他从前面对强者的体验,显得异常淡然。

  嗯?

  老者察觉到虞卒神态,诧异地看了他一眼,飞快地拉起虞卒的手臂,道:“全力抵挡我送入的力道。”

  过了片刻,老者看着虞卒,面色变得极为诡异,脸上已是老泪纵横。

  “凝气七阶!”

  他声音干涩,十分激动。

  “长老你为何……”虞卒十分不解老者的变化。

  “孩子,你真的突破了,长安兄没看错啊。”老者长舒了一口气,叹道。

  “莫非和大长老有关?”虞卒问道。

  “不错,孩子啊。你知道大长老为了你,受了多大的苦吗,他一向爱才,几年前发现你的时候他欣喜若狂,没想到,唉。”

  “到底怎么回事,还请长老详细告知。”虞卒此时已明了,从前那个对自己关怀备至的老人一定发生了什么事。

  不然怎么会几年都见不到他呢?开始虞卒还以为是大长老对他彻底失望了,虞卒也没脸再去找他。

  “事情很复杂,一时间说不清楚,不过想必长安兄知道你修为能突破了也会很欣慰吧。”老者神色无比落寞。

  “孩子,你记住,如果有一天你成长起来,你一定要救出大长老。”

  “他老人家现在何处?”虞卒急切道。

  “黑石水狱。”老者无力道。

  “那是什么地方?”

  “黑石水狱,是我缙云宗禁地,那日长安兄被几个老畜生逼得没办法,逃到其中,也不知是生是死,老夫无能啊,竟不能助长安兄一臂之力。”

  “孩子,你修为提升的事情,尽量不要让别人知道。”老者一想,提醒道。

  “这是为何?”虞卒不解。

  “大长老培养出来的优秀门生,都被那几个老畜生暗害了。”老者咬牙切齿道。

  “长老,这一切是不是都是因为我?就因为大长老他老人全力培养我,而我却是别人眼中的一个废物?”虞卒有些自责道。

  “哼哼,虽然那几个老畜生拿你的事情当借口,但这终究不完全关你的事,这只是他们抓住的一个机会,一个加害大长老的机会!”

  “不管怎么说,却是我害了他老人家,长老放心,一旦有机会我一定会救出大长老,并为他报仇!”虞卒坚定道。

  “好、好,你上去选取兵器吧,切记做事不要张扬。”老者露出欣慰的笑容。

  上了兵器阁二楼,各式各样的兵器,整整齐齐的排列着,刀枪棍棒应有尽有。

  虞卒随手拿起一柄古剑,手指在剑身上弹了弹,念道:“剑虽凌厉,却霸气不足。”

  他放下古剑,又找寻着。

  在他心中,其实最喜欢的是刀,他喜欢刀那种霸绝天下的气势。

  逛了许久,虞卒都没找到趁手的兵器,无奈道:“果然不是大宗门啊,这些兵器太普通了。”

  此时他不免遗憾,自己胸前石坠中,有着无数的仙品神兵,随便拿出一把恐怕都是惊世骇俗的存在,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开启石坠。

  那种感觉好比,一群绝世美女脱光光站在人面前,却只能看不能动一般。

  “算了,还是找一把趁手的兵器吧,实在不行去找些好材料打造一把也行,就算我铸兵实力不是很强,总也好过这些普通的兵器。”虞卒自言自语道。

  这时,在陈列的兵器尽头,一个不引人注意的角落里,一柄锈迹斑斑,刀刃出缺了一块的战刀引起了虞卒注意。

  他急忙上前,捡起那柄战刀。

  查看片刻,摇摇头:“刀是好刀,可算上品灵兵,可惜早已坏掉了。”

  “主人,这把刀好奇怪,我怎么有种拜服的感觉?”缩在虞卒衣襟里的黑烈,突然与虞卒交流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