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书坊 > 一鸣篮球 > 7 欣赏
  鹿亦瑶眼神空洞,双手环抱着自己,仿佛根本没看见眼前的人。

  “完了,这是吓傻了啊。”

  虞卒仔细看了鹿亦瑶一眼,发现她身上全是泥土,还有各种脚印,脸上也沾满灰尘,头发更是凌乱不堪,这一刻他心中突然觉得有些难过。

  “鹿子,对不起。”

  “鹿子,你别真傻了吧,我是你恩公啊。”

  这下鹿亦瑶一下子回过神来,“哇哇哇……”地大哭起来。

  她漠然地看了虞卒一眼,一下子扑到虞卒怀里,口中絮叨着:“混蛋、败类、臭贼,竟敢丢下我一个人跑了,哇哇哇哇……”

  虞卒也没有动,看到鹿亦瑶失神的表情时,他就有些自责了,虽然自己和他才认识,可是她一个女子被人丢在兽群里,那一刻她一定很绝望吧。

  不一会儿,鹿亦瑶哭着哭着竟是睡着了。

  虞卒将她放在一旁,回想这刚才的情景,隐隐觉得有所不妥,“为什么成群的凶兽,竟然放过了鹿子,更像是从她身上奔踏过去。”

  “不好,难道它们是在逃命?”

  无论什么生灵,只有在逃命的时候才会不顾一切。

  戾!

  一声尖锐的嘶鸣传来,成片的森林在一个巨大的黑色身影下倒塌,轰隆那黑色身影一下子冲上夜空,又迅速落在地上,大地都在不停颤动。

  虞卒所在之地,离那黑色巨兽不过一二里远,他看着不时飞舞的巨兽,喃喃道:“绝世凶兽,上古亚龙……”

  上古亚龙身形似龙,只不过多了一对巨大的翅膀,传说具有一丝远古真龙的血脉,成年亚龙通常身长百米,拥有毁山动地的强悍实力,是超越九阶,半步灵兽的存在。

  “没想到,这黑森林中竟藏着远古真龙后裔,是天助我也,还是天要亡我。”

  看着这黑色巨龙,任谁也想不到,虞卒此时竟然生出了取龙血的想法,因为他丹田此时仍然被封印着,若有具有一丝真龙血脉的亚龙之血相助,他完全有把握解开封印,到那时从前的修炼速度回来,去仙域一探究竟的想法就可以尽快实现了。

  只是望着这威猛无匹的黑色巨龙,虞卒心里又失落起来,自己现在面对一般高阶凶兽都只有逃的份儿,如何能打着巨龙的注意。

  戾!

  又是一声炸雷般的嘶鸣,虞卒看见那道巨大的黑色身影,眼冒金光,竟然朝着他这边一头奔袭下来!

  参天古林中,虞卒望着那巨大的身躯,失神片刻,纵然相隔几百米距离,那股庞大的威压仍让他有些喘不过气来。

  这上古亚龙,身长四五十米,并未成年,不过感受着它身上发出的气势,这亚龙绝对是九阶凶兽中顶尖的存在。

  “想不到我面对小小九阶凶兽,竟显得如此无力。”虞卒自嘲一声,曾经修为达到仙境的他不免有些失落。

  只犹豫片刻,虞卒心下有了思量,以他目前的实力,绝对无法抗衡这亚龙,只能逃走。要知道,九阶凶兽可不是凝气九阶的修士能比拟的,就算普通筑基修士,恐怕都难动它分毫。

  虞卒抱起一旁沉睡的鹿亦瑶,向一片黑暗密林中穿去。

  轰隆隆……

  巨大的轰鸣声传来,亚龙不断地在天空地下起伏,竟然是紧紧追着虞卒。

  “怎么回事?它在追我?”虞卒心存疑问,这亚龙若是出来觅食的话,那些七八阶甚至九阶的凶兽,应该是它最好的目标,而不是在它眼中的一只人类蝼蚁。

  突然,身后一股极强的腥气袭来,虞卒心中大惊。

  “龙息!”

  蕴含着龙威的龙息,一旦触碰,恐怕虞卒整个身体都会被震碎。

  他不由得全力运起幽冥步。

  戾!

  亚龙身躯过处,地上拖出一道长长的沟壑,参天古树像稻草一般被轻易折断。

  “好强的气息”此时,巨大的身躯已经横在了虞卒的上方,以虞卒目前实力驾驭的幽冥步,逃不过亚龙的追捕。

  虞卒心中狂震,一股死亡的阴影将他笼罩。

  “逃不了了,只能拼了!”虞卒一咬牙,可是实力悬殊太大,虞卒根本没报任何希望。

  亚龙在虞卒面前不足十米处落下,一双闪着金光的凶目死死盯着渺小的虞卒,鼻息中那股腥起仿佛狂风一般吹向虞卒。

  虞卒暗中运起御兽决,准备与它殊死一搏。

  下一刻,虞卒发现了异常,让他吃惊不已。

  那威势无匹的亚龙,金色巨眼中,不断地滴下泪水,不一会汇聚在地面上,像是一条小溪在流淌。

  再过了一会儿,亚龙呜呜嘶鸣起来,尽管声音刺耳难听,像鬼哭一般,但虞卒隐隐能感觉出,它的嘶鸣声中,带着苍凉的悲意。

  “这……”

  虞卒楞在原地。紧接着,亚龙高傲的头颅向着虞卒低下去,整个身躯呈半跪姿势,仿佛在向一名王者致敬,这一举动算是彻底让虞卒傻眼儿了。

  “你在拜我?”虞卒自然知道,这种高等凶兽灵智不浅,或许能听懂他说话。

  亚龙一阵嘶鸣,算作回应。

  怎么回事?虞卒这才感受到,他胸前那个一直挂着的普通石坠正发出阵阵温热,还闪着微弱的血光。

  “难道是石坠的原因?一定是!”

  虞卒摸着胸前石坠,这个坠子是不知多少年前,他在一山中偶的,后来才发现其中有莫大的玄奥。

  凭着记忆,他知道这石坠之中,存在着一个奇异的空间,而且里面的空间分很多层,只不过就算从前虞卒达到仙人境界,也只开启了第一层罢了。

  在石坠的第一层空间里,有数万本上好的修行秘籍,这些秘籍每一本都是仙品级的,在现在虞卒所处的东凉皇朝,恐怕随便拿出一本,都会引起一场血腥的争夺。

  不仅如此,里面更存在着许多绝世神兵,刀枪棍棒应有尽有,只不过无一例外,这些神兵都是残缺的,就算是残缺的也足以媲美仙品神兵,何等惊人!

  想到此处,虞卒恨不得马上开启石坠,弄一把神兵出来,以他目前凝气四阶的修为,也可与这九阶亚龙一拼。

  可惜,他目前实力远远不够,根本不能开启石坠。

  他又望向天空,就算黑森林古木参天,依然不能阻挡天空中那道翩然的身影,“若是能与他交流就好了。”

  石坠,天空中那道绝世身影,是虞卒很久以前,能在十年时间修至仙人境界的依仗。现在,虞卒无法从这两方面获益,但他很欣慰,他们都还在。

  愣神许久,眼前亚龙半跪在地上,规规矩矩,一点也没乱动。

  “你可愿臣服于我?”虞卒试探性的问道。

  戾!

  亚龙眼中金光一闪,忽地冲天而起

  ,咆哮声响天彻地!

  糟糕!它怎么发怒了!

  虞卒连连后退。

  黑暗中,亚龙狂舞,狂风大作,一道闪电劈在亚龙身上,那道闪电又向着虞卒射来,根本无法躲避。

  虞卒觉得全身一麻,脑海之中似乎也颤栗了一下,并无痛觉。

  “灵魂印记。”

  虞卒一凛,灵魂印记相传是上古龙族的一种契约方式,简单来说是一种永不背叛的仆从契约,能让高傲龙族主动臣服的,无一不是天地间绝顶高手。

  “主人,真龙后裔黑烈,愿永远追随主人,望主人不要嫌弃!”一道粗犷的声音在虞卒脑中响起。

  “哈哈,好。今后咱们就是自家兄弟。”虞卒回应着,有着这么一头上古凶兽后裔死心塌地跟着,傻子才不愿意。

  “多谢主人。”亚龙感激道,语气激动像是捡了天大的便宜。

  “对了,黑烈你为何甘愿跟随于我?”

  “主人神威盖世,高大威猛,气宇轩昂,前途无量……”

  “住口,说重点。”虞卒呵呵一笑,没想到这亚龙还是个马屁精。

  “嘿嘿,主人。你身上真龙气息虽然隐藏得深,但是怎么可能瞒得住我,我可是有着一丝的真龙血脉的。”黑烈无不自豪地说道。

  原来如此,想来恐怕是石坠中某一层空间里,有着真龙之血吸引了它?也只能这样解释了。

  “咳咳,那个黑烈。我有件事想请你帮忙。”虞卒在脑海中和黑烈交流道。

  “主人有什么事尽管吩咐,小龙万死不辞。”黑烈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

  “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借你点血用用。”

  戾!

  黑烈连连退后几步,踩倒一大片古树。

  “主人啊,您不会是像其他利害的人类一样,想吃了黑烈吧,黑烈的血是臭的不好喝,肉硬得像石头,不好吃啊。”黑烈带着哭腔说,的确一旦种下灵魂印记,就算虞卒要它自杀它也只能遵从。

  “大家是兄弟,我怎么可能那样,只不过要一点点来治病而已,怎么你不肯?”

  “这样啊,那我就放心了,嘿嘿。”

  虞卒满意地点点头,今后可就有用之不完的龙血了,虽然不是纯正龙血,总好过没有,而且用来炼制龙血丹,延年益寿,怕是能卖不少灵石。

  他望着黑烈巨大的身躯,有种牛吃南瓜下不了口的感觉,这龙血还真不好弄。

  “别担心主任,我可以变小。”黑烈似乎知道虞卒的想法,扑腾了几下,竟然真的变小了,变得只有一尺多长,像一条小蛇。

  “好厉害!”饶是虞卒也没听闻过,可以让身体长大变小的法门。

  “这是我们龙族的天赋技能,毕竟长得太大占地方,嘿嘿。”

  “那你刚才还变这么大?”虞卒心想,刚开始还被吓了一跳。

  “唬人用的,我捕猎一些九阶凶兽的时候,变大些,出场就把它们吓个半死,也不那么费劲了。”黑烈笑道。

  “对了主人,你来这黑森林干什么?”黑烈问道。

  “杀凶兽,取兽丹。”虞卒直截了当说道。

  “兽丹?可惜我只收藏了几十颗九阶兽丹,想来对神威盖世的主人没什么用了,再厉害的黑烈就打不过了,帮不了主人。”黑烈有些丧气道。

  几十颗九阶兽丹!

  虞卒听了,心里乐开了花,表面上还是镇定道:“黑烈你不必沮丧,今后有的是你立功的机会。这样,你把你收藏的九阶兽丹给我弄来,我就勉为其难收下了。”

  黑烈一听,顿时欣喜,一溜烟儿不见了,消失在黑夜中,回来时嘴里吐出一大堆颜色各异的兽丹,虞卒自然一一笑纳了。

  随后虞卒又在黑烈同意下,取了他少量的龙血,开始修炼。

  虞卒盘膝闭目,双手盖住一颗九阶兽丹,吸收其中灵气,配合着龙血冲击被封印的道基。

  一股股精纯的灵气,夹杂着丝丝真龙血脉,不断冲击着丹田,丹田中便是道基所在,是修行的根本,虞卒的道基却是被一堵无形的墙包围着。

  随着一颗又一颗的九阶兽丹消耗,虞卒的修为增长,也代表着道基封印在逐步减弱。

  直到漆黑密林中,已经有微弱光线透入,外面已是艳阳正午了。

  呼呼

  虞卒吐出一口浊气,睁开眼睛。

  “黑烈虽是真龙后裔,可是血脉中蕴含的真龙之力太稀薄了,无法完全解除道基封印,不过比之先前封印又弱上了数十倍,现在的我就算达不到以前修行速度,也能堪比当今的一些资质上佳的人了。”虞卒对这样的结果也很满意了。

  他数了数,昨晚一共消耗了三十八颗九阶兽丹,还剩下四十六颗。其中大部分都用来冲击封印了,只有一小部分用来提升修为。

  “凝气七阶,哈哈。”

  仅仅一夜,虞卒修为整整提高了四个境阶,这样的速度实在太惊人,缙云宗一些天才弟子,能在一个月提升一阶已经很不错了。

  虞卒正准备将剩下的兽丹装入袋中,几道人影出现,看着虞卒还未装入袋中的兽丹,露出了贪婪的目光。

  “大哥,我们运气真是好啊。”

  来人一共有五人,为首的是一名身材中等,二十岁左右的青年。

  “大哥,这小子好多九阶兽丹,这下发财了。”青年身边,一名小弟露出贪婪的目光。

  “小子,乖乖交出兽丹饶你不死。”那青年眯着眼道。

  转头几人看到虞卒身旁,正深睡的鹿亦瑶,看着鹿亦瑶雪白的小腿,几人几乎口水都要滴下来了。

  “哟,还有个小美人儿,真是极品啊,你看那小腿白得。人看上去不大,嫩胸不小啊。”

  众人爆发出一阵淫笑。

  “小子,识相的快滚,大爷们要乐呵乐呵了。”

  那青年身边,一贼眉鼠眼的青年道:“大哥,不可鲁莽,这小子手中这么多九阶兽丹,不知实力如何。”

  “嗨,耗子你多虑了。你看他衣服,如果我没看错的话,他是缙云宗的低等弟子,难道我金刀门堂堂入室弟子还怕了他?哼。”

  一旁,虞卒则是不慌不忙地将兽丹全部收起来,淡淡道:“怎么?还想抢我不成?”

  “哼,小子你说对了,既然你不滚,等老子杀了你抢了兽丹,和兄弟们好好玩玩小美人儿,哈哈哈。”

  “给我上!”

  当下就有两人冲了过来,却被一道硕大的身影拦住,“住手!”

  虞卒看过去,眼前又有几人走来,这几人他却认识,正是与自己抽签组队来到黑森林的四人。

  “你们想干什么?”大个子身边,身材瘦小的刘晓峰喝道。

  “在下缙云宗周峻,这位是我宗门师弟,如果得罪了几位还请高台贵手,在下谢过了。”四人中为首的周峻出来说话。

  “哈哈,缙云宗什么东西?很厉害吗?我呸。把兽丹留下赶紧滚,否则死!”那几人张狂地笑着。

  四人中唯一的女子,寒雨小声说道:“周俊师兄,这几人是金刀门的人,专门在黑森林找修为低的弟子下手,我们还是快走吧,他们修为比我们高,最高的是凝气八阶。”

  几人中修为最高的周俊不过是凝气七阶,大块头古大力凝气六阶,刘晓峰、寒雨都是五阶。对方领头青年凝气八阶,其余都是六阶。

  周俊闻言,对身旁几人吩咐道:“你们几个,带着虞卒先逃,我抵挡片刻就来。”

  “周师兄,我们走就是了,管那个废物干嘛。”寒雨急了,本身她对周俊有爱慕之意,当然不愿意周俊为了这个废物以身犯险。

  寒雨说完,见周俊不动声色,以他性格,是不会丢下虞卒这个废物不管了,她走到虞卒身边。

  “哼,你个废物惹了事,休想拖累我们,你自己好自为知。”

  说完,她拖着周俊就开始跑,周俊挣脱了她的手,却不料背后一道身影冲过来,重重一掌拍在周俊身后,周俊当场喷出一口鲜血受了重伤。

  “卑鄙!”大块头古大力怒喝一声,下意识地冲了过去,刘晓峰也跟了上去。

  对方修为高于他们,又是五人,几个回合之间,两人也受了伤,倒在地上。

  “周师兄,你没事吧。”寒雨没想到,她这一举动却是害得周俊受伤,否则在他的带领下,自己四人还有可能逃走。

  她看着走过来的几人,完全没有了反抗的心思,哭声道:“求你们放了我们,那个惹你们的废物你们随便处置,我们的兽丹都在这你们拿去吧。”

  “这小妞还算识相。”

  “你们几个废物快滚。”其中一人指着受伤的周俊等人道,寒雨扶起周俊慌忙想走,却被拦下。

  “等等小妞儿,你可不能走,那边的小美人儿留给大哥享用,至于你嘛,哥儿几个保证让你爽个够,哈哈哈。”说着,一把搂住了寒雨。

  那几人上下齐手,肆意揉捏着寒雨的高耸处。

  “够了。”虞卒喝道。

  “你们几个要怎么玩她我不管,把你们的兽丹留下,他们三个我带走,否则死!”当然虞卒是不会任由几人欺凌寒雨的,算是给周俊等人面子。

  那几人愣住了,寒雨赶紧捂住自己衣衫被撕烂的部位,用怨恨的目光看着虞卒。

  “找死!”那几人手中提着刀,冲了过来。

  砰砰砰

  几声闷声响起,冲过来的四人全部倒飞出去。

  “什么!”

  在场的人都不可思议地看着虞卒,特别是周俊等人,清楚知道虞卒不过凝气三阶,怎么可能这么厉害!

  “留下兽丹赶紧滚,否则死!”虞卒冷声道。

  那修为凝气八阶的领头青年,朝着几人吼道:“废物,没死的给我一起上,杀了他!”

  倒在地上的几名金刀门弟子,强韧着内府剧痛,一起冲了上去。

  虞卒顺手拿起地上,古大力的大刀,一瞬间刀影纷飞,刷刷刷的声音此起彼伏,几人的身形定在了原地。

  片刻之后,每个人身上露出上百道血痕,鲜血狂飙,全部殒命。

  “呵,这绝影千刃看来我还没疏忽。”到了凝气七重,虞卒完全可以使出了他以前的拿手刀诀。

  一旁的几人,包括寒雨都瞪大眼睛,不可思议地看着虞卒,一个凝气八阶,四个凝气六阶的高手,被一刀秒杀,那么他是何等境界?

  至少是八阶巅峰,甚至是九阶!

  大块头古大力休息片刻也回复了些,他走过来,在虞卒胸口锤了一拳,“你小子,原来隐藏实力啊,真是找打。”

  周俊也慢慢爬起来,苦笑道:“虞卒师兄真是失礼了,想不到你修为如此之高,我等惭愧。”

  对于周俊几人,虞卒还是有好感的,也不做作,道:“周师兄严重了,我也是刚才突破不久,刚才周师兄不弃于我,在此谢过了。”

  “虞卒,你既然实力这么高,怎么不早点出手?害得周师兄受伤,哼。有点儿实力了不起吗?几位师兄若不是为了你,怎么会受伤?”寒雨尖酸道。

  “闭嘴!你再敢多说一句,可就不止被扯烂衣服这么简单了!”虞卒实在忍受不了这个贱人了。

  “虞卒,别跟她一般见识。”刘晓峰这时劝道。

  虞卒只冷哼一声,没再理会。

  寒雨也不敢再多说什么,只快步走向那几人的尸体,在身上搜出几个装着兽丹的袋子,顿时欣喜,完全忘了刚才所受之辱。

  “虞卒师兄,这些都归你吧,还多亏了你我们才能保命。”周俊递过几袋兽丹,诚恳道。

  “周师兄,你们都受伤了,怎么能全部给……”寒雨刚说道这,被虞卒一个眼神给吓回去了,不敢再出声。

  说实话,就算不是为了虞卒,这四人,遇到这几个金刀门的匪徒,也只得乖乖交出兽丹,说不定还会横尸荒野。

  虞卒看了看,不过是几十颗五六阶的兽丹,最高的两颗也才七阶,现在的他拿来用处不大,不如送给他们,这几人为人虞卒还是相当欣赏的。

  “周俊师兄,你们拿去分了吧,你们也是为了我才趟上这浑水的,还害你们受了伤。”虞卒真诚道。

  “虞卒你还真是谦虚,不要叫我周师兄了。那我们也不推迟了,等回到宗门,这些兽丹我们再按规矩平分,至于我们先前获得的兽丹,也和兄弟你平分。”

  “我不同意,我们先前得到的兽丹他没出过力,就算打死我我也不会同意的。”寒雨撒泼似得道。

  周俊三人只得遥遥头,一脸尴尬,长得倒有几分姿色,太势利了,他们心里都打算下次绝不会和这样的人一起猎兽了。

  “行了,我们兽丹也足够了,先回宗门吧,虞卒你要一起吗?”

  “你们先走吧,我还有点事情要办。”

  说完,几人发现虞卒身边还有个熟睡的小美女,周俊三人相视一笑,带着寒雨自觉地走了。

  接下来,虞卒又试着炼化了两颗九阶兽丹,修为提升到了七阶巅峰,一时间也突破不了了,就找了些八阶凶兽来练练手,在御兽决的配合下,猎杀八阶凶兽简直是轻而易举。

  直到黑夜再次降临,一直熟睡的鹿亦瑶才醒了过来。

  “这个败类,竟然跑了,哼。别让我再见到你,否则要你好看。”

  她由于身体余毒未清,所以才睡得这么深沉,醒来时发现自己已经在黑森林边缘,一个安全的山洞内,洞口处还有一堆燃起不久的火堆,旁边用木炭写着一行字:“我走了,小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