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书坊 > 位面快递员 > 第156章 欺负女流之辈

第156章 欺负女流之辈

  “天啦!怪物!~~”拼命向前逃去的门童,担心的往身后一瞄,怕对方会使用暗器袭击自己,但是突然看到四股诡异的青烟朝着自己闪电般的“游”了过来,还以为是对方饲养的什么怪物,立即吓得他额头冒出了几滴冷汗,顿时加快了逃窜的速度。

  可是他的速度再快,但跟那四股青烟相比较的话,那就简直如同蜗牛爬一样,不出五秒的时间,青烟便追上了他,瞬间把他给缠绕了起来。

  “啊!~~~不要!”门童被那四股青烟追上,缠绕了起来,惊得他浑身一震,一股子骚。味传了出来,感情这个胆小鬼居然被吓得尿了裤子。

  “砰!----”

  那个门童的手脚被青烟缠绕着之后,自然是跟个粽子似的的倒了下去,加之他向前冲的惯性,使他重心不稳的蹦达了两下,好巧不巧的脑袋撞在了内厅一侧的柱子上,当场就磕出了一个大包,立即口吐白沫子,不省人事了。

  “哼!自作自受,活该!”看着脑袋撞在柱子上,不省人事的门童,甄率的嘴角微微翘起了一丝弧度,很是不屑的笑了笑,说道。

  本来他只是打算限制住对方行动的,但却没想到他竟然这么倒霉,脑袋正偏不倚的撞在了柱子上,倒是挺觉得解气的。可是这样一来的话,矛盾就彻底的拉开了,想要和和气气的做接下去的事情,看来是不行了。

  果不其然!看到自己的师侄被对方弄得撞在柱子上晕厥后,黑胡须道长就觉得自己的脸被狠狠的抽了一下。眼前这个臭小子,也太大胆了吧?当着自己的面,在自己的地盘,居然敢这么放肆!这么目中无人?看来不亲自出手好好的教训他一番,给他点颜色瞧瞧是不行了!

  “臭小子,我看是你不想活了,居然用这种歪门邪道的功法害人!”黑胡须老道虽然不知道甄率刚才所施展出来的招式是什么,但是见它这么古怪,心中又有了愤怒,于是便将甄率划为了歪门邪道的一方,倒是把自己的形象提高了。

  “哼!可笑,亏你还是造化宗的呢,难道不知道功法是不会伤人的吗?无论正邪,伤人的永远只会是人类自身罢了!”甄率冷哼一声,看着眼前这个黑胡须老道的丑陋模样,他的心中除了厌恶也就是深深鄙夷了。

  他第一次见到天阳子的时候,听闻他能够为了自己心爱的师妹跋山涉水,翻山越岭,不顾任何的危险去寻找解救的法子时,还以为造化宗的人就算再差也不会差到哪里去,可是如今一瞧,却令自己大为失望,先是碰到一个胆小如鼠,贪财怕死的小人门童,又碰到一个阴险狡诈,卑鄙无耻的黑胡须老道,一下间便对这造化宗的形象改观了不少。

  “好你个臭小子,竟然还敢教训起老子来,老子这就让你知道功法能不能伤人!”黑胡须老道气得吹胡子瞪眼,暴喝了一声,右臂猛地往后一缩,又紧接着往前一送,张开五指,呈虎爪形状朝着甄率的正面袭击了过去。

  “噢?······我倒要看看你这个无耻老头要怎么用功法杀死我的!”甄率眼神一亮,嘴角微微翘起,一丝轻蔑之意快速的划过,比起刚才他对付门童的时候,倒是认真了那么一两分,至少他用正眼瞧了几下这个黑胡须老头。

  自从一年前学了《暴风剑法》后就很少动用天木道人教他的《炼体三式》中的招数了,不是因为甄率不喜欢,而是因为他发现这本来就是先天之境使用的招式,在先天之前使用出来,会消耗大量的内劲,以及不容易把握好一个度,杀伤力太过强悍了,所以甄率才有了这方面的顾虑。但如今自己已经突破到了后天巅峰的境界了,而眼下又有人给自己试招,到时真想试试现在的威力了!

  于是,甄率按照《连体三式》当中记载的方式催动起了体内的先天玄气,双掌快速张开,双腿微屈,身子半躬着摆出了一副迎击的姿势。

  “哈!--”黑胡须老道看到对方摆出来的姿势后,眉毛立即一挑,竖得老高,灰黑的瞳孔中冒着愤怒的火光,大喝了一声,朝着甄率脖子抓去的攻势,又加大了几分力度。

  尽管之前被甄率释放出来的气势给惊了一跳,但是一瞥他那稚嫩的模样,便猜想就算再强也强不过内劲八层的地步吧?所以胆子倒也大了不少。不过胆子大,就并不代表他下起手来就会留情,反而还十分的狠毒,一出招就是致命的,根本就不遗余力,打心眼里想要宰了这个臭小子。

  可是甄率又怎么会让这个卑鄙无耻的黑胡须老道得手呢?就在对方的手爪快要扣住自己的脖子时,甄率突然笑了出来,脖子立即往边上偏移了几公分。

  “唰!---”

  只听到耳旁传出了一阵凌厉的爪风声,对方的攻势落空了。

  “什么!反应竟然这么快?!”黑胡须一击不中,顿时大惊。没想到眼前这个臭小子的反应速度居然会有那么快。

  可就在他想要抽出身来发动下一波攻击的时候,甄率突然闪电般的伸出了左手,如同铁钳一般扣住了对方的右手,使其无法脱身,然后猛地探出了右手,一圈圈金色的光芒顿时闪现,环绕在他的右臂周围。

  “给我倒下吧!-----哈!”甄率大声喝道,一掌狠狠的击向了黑胡须老道的胸膛处。

  “不要!~~~”黑胡须老道还来不及做出任何的防备,就看到对方发动了攻势,而且看起来是那么的强悍,惊得他冒出一身冷汗,大叫着。

  可即便如此,甄率也不会对他同情半分,眯着眼睛,微微翘着嘴角的笑容,看起来是那么的邪恶与不屑。

  “蓬!----”被金色光圈围绕着的右掌,完全的贴在了黑胡须老道的胸膛上。

  顿时!黑胡须老道的长袍无风自动,紧接着周围的气流暴乱了起来,仿佛内厅的空间都快要破裂了一样,就连晕倒在一旁的门童都被这动荡给惊醒了,感觉自己的身体都快要被“撕裂”了一样,异常的难受。

  “噗!----”

  “噗!----”

  黑胡须老道与他的师侄门童二人,同时喷出了一口鲜血。紧接着门童又晕厥了过去,这一回就算是天塌了,也估计很难在一时半会内醒过来了。

  而黑胡须老道不愧是师叔辈的人,尽管痛不欲生,但还是忍着没有晕厥过去。不过他此番他的模样只能够用非常狼狈来形容了。表情没有一点血色,要死不断气的那种,很是萎靡。而他一向宝贝得很紧的长长胡须,也都打了几个岔,跟小姑娘的辫子差不多了。胸膛的衣服寸裂开来,一个火红的五指印印在了上面,触目惊心。

  仅仅只是运用出连体三式中的第一式————“碎石”,而且还留了几分余力,就致使一名扔在世俗界可以算作一流高手的后天巅峰期强者,毫无还手之力。

  “嘿!~~~奇了怪了,这么久没使用反而还越发的娴熟了!”甄率一把将要死不断气的黑胡须老道给甩在了一旁,慢慢的抬起了双手,左右摇晃着看了看,感到既吃惊又高兴,暗叹这先天玄气果然是个好东西,施展起武技来,还真******爽快!

  待心里暗爽过后,甄率俯身在黑胡须老道的身上摸索了一番,将自己的那块令牌给重新拿回了手中。

  “这两个人是杀了呢?还是……?”取回自己的令牌后,甄率瞥了一眼地上躺着的黑胡须老道与金袍子门童,犹豫着该如何解决他们。

  如果只是将他们丢在这里的话,呆会等他们醒来定将会通报其他人来捉拿自己的,到那时候自己就别想继续呆在造化宗了,有可能连小命都保不住了。

  可是要杀了他们二人的话,那引出的麻烦也是巨大的,因为进入内厅之前就有其他人见到过自己模样,到时候造化宗的人只要稍微一打听,就可以马上追查到自己身上来。

  一想到自己万一被造化宗这个超级门派给追杀,就不寒而栗了起来。鬼知道他们宗门里有多少个赤尾境界的强者,只要到时候随便派出一两个,估计自己的小命就得玩完。

  “唉!~~~还是先离开造化宗算了,日后在想办法将万年紫金草交给他们掌门得了,虽然在时间上要拖延得久一些,但是也没办法,谁让自己倒霉呢?真是出门没看黄历,碰上这两个傻逼!”甄率在心中抱怨着,再次瞥了一眼地上的两个傻逼,恨不得将他们通通给杀了,但是出于自身性命着想,只好放弃作罢,拽着造化宗的令牌离开了内厅。

  ………………

  出了内厅的甄率,按照自己的记忆往原路返回着,不一会儿就回到了迎宾殿的大厅。因为到了午时的原因,大家都要去吃饭与休息,所以此刻大厅一个人也没有,这倒是让甄率好生松了一口气,因为万一又碰到像之前那个门童一样傻逼的人,那可就真的“悲剧”了。

  如果在一天之类,经历了两场“悲剧”的话,那甄率就真的有吐血的冲动了。

  但不得不说,甄率的运气如果真的要坏起来的话,那还真是“一路坏到底”。就当他赶到迎宾殿大门口的时候,发现折扇大门居然紧闭着,而且这扇门似乎是经过了“特殊处理”,在门把上有一道古怪的气流围绕着,任凭自己将吃奶的劲都给使出来了,也无法使这个门把子移动一丝一毫。

  “唉!~~~我的命咋就这么苦呀!”

  甄率累的气喘吁吁的趴到了地上抱怨着,自己体内的先天玄气都快用光了,这个门把还是纹丝不动,气得他真想一头撞过去,把它给撞坏就好了。

  又试了几次后,体内的先天玄气只剩下两成了,要还试下去的话,不用那些人来杀自己了,自己就估计得被一扇门给活活累死去了。

  “得!~~~您是老大,我斗不你赢,我认输还不成,老子去找别的道去!”

  甄率郁闷的从地上站了起来,然后对着那扇门狠狠的踹了一脚后,便转过身打算寻找另外一条出口了。

  就在甄率郁闷的转过身,去寻找另外一条出口的时候,已经有人经过内厅发现倒在地上的黑胡须老道与那个门童了。

  不过甄率并不知道这一切,依然一肚子郁闷的在找出口。

  “哎呦!~~”

  就在甄率抬着头左瞧瞧,右望望的时候,一个不留神,跟一个人撞在了一起。甄率他身体健硕,倒是只退后了一小步便没事,可对方却被撞翻在了地上,屁股一阵生疼生疼的。

  “你走路不带眼睛的呀?!”芸熙气愤的从地上站了起来,揉了揉生疼的翘臀,看着眼前这个皮肤古铜的男子,喝道。

  “不好意思!~~”甄率收回了寻路的眼神,看向了对方,抱歉的说道了一声。可待自己看清对方的容貌后,眼睛顿时一亮。

  尽管她此刻是生着气,但她那皱着鼻子,竖着眉黛的模样,却十分的诱人。皎如秋月,秀色可餐,看得甄率恨不得在她的脸上咬上一口。

  “看什么看!流氓!”芸熙见这个一头紫发的陌生男子目不转睛的盯着自己的容貌,蛾眉倒竖了起来,心中感到非常的厌恶与反感。

  “喂!你说话可是要负责的呀,我就看了你一眼,你凭什么说我是流氓呀?”甄率是从现代来的,认为自己这种纯属欣赏的角度去打量对方,对方因该是感到高兴才对呀?怎么一下子自己就成了流氓呢?他不乐意了。

  “哼!本姑娘还不知道你们这些男的?指不定心里充满了什么龌蹉思想,滚开点,别挡我的道!”芸熙想要马上离开这个地方,懒得与这个臭男人废话了,厌恶的瞪了他一眼后,傲慢的喝道。

  “这条路是你家开的呀?我爱站在这就站在这,有本事你往边上绕过去呀,你又不是绕不过,哼!”甄率看不惯对方这种傲慢的态度,于是不仅没让,反而还故意展开了臂膀。

  甄率所站着的这条路口其实并不宽,而且两边都有墙,但是也足以两个人通过了。不过由于他的体形稍微宽一点,再加上他现在又展开了臂膀,一下子就挡住了一大半,如果对方真要过去的话,还就只有挨着边绕了。

  “我说你还是不是男人了呀?这点肚量都没有?丢人!”芸熙没想到对方不仅不让路,反而还故意挡着,一时气愤骂了出来。

  一直以来,哪个男的见着自己不是阿谀奉承就是竭尽全力的献殷勤,什么时候吃过这样的亏呀?一时间,倒是对这个突然冒出来将自己撞到在地的男子有了一丝好奇心。

  不过好奇归好奇,但芸熙对这个没有一点君子风度,且蛮横不讲理挡住自己去路的男的,依旧没有一丝好印象。

  此刻见他伸长手臂拦住了自己,还羞辱自己让自己绕过去,这不明摆着看自己是一个女流之辈,好欺负嘛!

  芸熙越想越气,越气就越不爽,最后板着一副冰霜的面孔朝着甄率的正面走了过去,在他的咫尺外立住了,眼神当中除去气愤之外就只有深深的鄙夷,“想让本姑娘让步?哼!你想得到美,你再不让开,本姑娘可就要动手了噢!到时候误伤了你可别来怪我!”

  芸熙跟之前那个黑胡须老道一样,看不透甄率的境界就还以为他是刚入门的打杂弟子,于是眼里的鄙夷之意更加的“旺盛”了,脸上傲慢的神情就好像随时勾勾小指就可以把这个蛮横的臭男人给打趴下似的。

  误伤?甄率一听到这两个字从这个看起来弱不经风的女子口中讲出来,就感到很是好笑。一个才到内劲八层中期的后天武者就想要伤着自己这个已经达到先天中期的强者?这简直就是痴人说梦嘛,哪怕是让对方双手双脚,甄率都能够不费吹灰之力解决对方。

  因此甄率根本就没有将芸熙的话听进去,反而把臂膀张得更开了,致使对方即使现在想要贴墙绕过去都显得有点空间不足了。

  “哎呀!真是气死本姑娘了,既然你这么不识好歹,那本姑娘也不跟你客气了!”

  看着对方这幅根本没将自己给放在眼里的轻蔑模样,芸熙果断的就火冒三丈了,也顾不上矜持不矜持了,运转起体内的内劲汇聚于右臂当中,然后快速的伸出了玉臂,朝着甄率的胸口用力的推去。

  “噢?竟然怒不可遏了,选择直接动手了呀?这就对了嘛,早干嘛去了,正好我身子也有点痒痒,帮我挠挠也好!”看着对方朝着自己的胸口狠狠推来,甄率竟然还很有闲心的调侃了一句,神情非常的自然淡定,完全没将对方的攻势给放在眼里,反而还像似夫妻两在开玩笑一样,给人一种玩味的感觉。

  可是现在没有旁人在此,所以也无法感觉到那一丝玩味,至于芸熙听到甄率的话之后,就显得更加的愤怒了,就在手掌快要贴在对方的胸口上时,又加大了几分力度,眼眸之中闪过一丝得意,打算好好的教训一下这个不识好歹的无礼男子。

  “噗!~~~~”一道类似打屁的古怪声传了出来。

  “什么?这……这不可能!”芸熙一脸呆滞的看着对方,喃喃着说道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