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书坊 > 风魔 > 第五百一十九章:君橙舞的心思

第五百一十九章:君橙舞的心思

  第五百一十九章:君橙舞的心思

  “你不想嫁个这四个中的任何一个。这跟我有什么关系,战老堂主视你如同亲孙女,你跟他说就是了,何必搞这么一出?”萧寒不明白道。

  “祁丰年我可以不管,但是另外三个却让我十分为难,搞这个比武招亲的目的也是为了彻底让他们死心,所以外公提出来的时候,我想了一下也就答应了。”君橙舞解释道。

  “门主是担心自己万一再擂台上失手,需要一个可以补救的人,对吗?”萧寒心中一转,就明白君橙舞想要干什么了,她确实是在寻找一个挡箭牌!

  有了这个挡箭牌,她可以从容应对而立于不败之地!

  “不错,这一次比武招亲,虽然有些条件苛刻,但那都是写在明面上的,就算有人不满,那也没有办法,毕竟这是招亲,并不是选才,但是最后决定比武的次序却来不得一丝不公正。所以想要在抽签上做手脚几乎不可能,而且我一个人要打十场,这对我的个人耐力来说也是一个巨大的考验,所以我示意梅钱加入进来,这样,除非我运气太差,只要不是梅钱不抽中最后一场,那我就可以赢得至少一天的休息之间,而你,我则希望你能够打赢我,当然是不能够让人看出破绽,这样我回旋的空间必然增大的许多,只要你赢,哪怕最后就你一个人打赢我,这对我来说也是值得的。”君橙舞解释道。

  “万一他们当中有人在三个时辰之内击败你,你会怎么样?”萧寒问道。

  “若是只有一人打赢我,那我只好认了,可若是同时有两个或者三个人晋阶,那就只有继续比下去了。”君橙舞道。

  “你的意思是,万一他们打赢了你,我则自动成为他们的情敌,并且还要帮你继续打赢他们?”萧寒问道。

  “可以这么说,如果有你的帮助,我在擂台上便不需要保持实力以应付下一场,至少可以减轻我心里的压力。”君橙舞道。

  “怎么说,你是要我跟你合起伙来骗人?”萧寒苦笑一声,君橙舞为了逃避婚姻。居然想出这么一个招来,让自己给他当一回冒牌男友。

  很显然,如果他答应了君橙舞,他这个冒牌男友身份会被那些爱慕君橙舞的人视为最大的敌人!

  就算君橙舞会把那刺客的身份的秘密告诉他,但这笔生意他觉得还是亏太大了,可以说把齐三整个都赔进去了。

  虽然自己不是齐三,可这会给自己带来无限的被动,喜欢君橙舞的都是些什么人,战家、韩家还有敖家,都是龙岛海域内一跺脚,龙岛海域都打喷嚏的家族。

  这不是把他放到火上烤吗?

  “这件事到最后,你想怎么做,莫非咱们还要来一场世纪婚礼不成?”萧寒问道。

  “当然要了,不然他们怎么会死心呢?”君橙舞一副理所当然的说道。

  “门主,你有没有考虑过,如果我答应你的条件,我会有什么样的结果?”萧寒冷笑道。

  “你能有什么结果,难道我给你的条件还不够吗?娶了我,你就可以荣登玄门门主之位,而且我还不会干涉你的私生活,但你最好做的隐秘一些。不过以你的能力,这一点不难吧。”君橙舞道。

  “这你的想当然,或许我还没有机会跟你拜堂成亲,就已经变成一具腐烂的尸体了,对吧?”萧寒道。

  “这怎么可能?”君橙舞惊叫一声。

  “这世上没什么不可能,有句话要做因爱生恨,战雨、翰林儿还有敖放,虽然他们三个现在是竞争对手,互相仇视,不过一旦他们都变成了输家,那么我这个赢家就会成为他们共同的敌人,只要除掉了我,他们三个又可以自由的竞争你,一个共同的敌人,可以让几个敌人暂时联手的,君门主,如果我是你,就不会用这么愚蠢的办法。”萧寒道。

  “不会的,只要你成为我君橙舞的男人,他们要是敢对你动手,就是我的仇敌!”君橙舞道。

  “这世上有很多事是意外的,你的父亲不也是意外丧身的吗,至少他并不是死在火千寻之手,对吧?”萧寒笑笑道。

  “况且,我不认为你会为了我跟他们三个翻脸,你为什么那么恨火千寻,其原因恐怕是他不是人类吧?”

  “那你说我该怎么办?”君橙舞心中一阵慌乱。

  “战雨、翰林儿和敖放,这三个人当中,你最讨厌谁。最喜欢谁呢?”萧寒问道。

  “我一个都不喜欢,他们都不是好东西!”君橙舞大声道。

  “我问的是,他们当中哪一个你最讨厌,哪一个你还能看的过去。”萧寒换了一个问法道。

  “这个,我也不知道,表哥整天阴着一张脸,令人感觉到一丝骨子里的寒冷,我只要一跟他说话,就感觉浑身不舒服,韩林儿自傲自大,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我不喜欢,至于敖放,娘娘腔,没有一点男人的气概,整天涂粉抹红的,恶心死了!”君橙舞一一的将三人的观看说了出来!

  “听门主的意思,对韩林儿还是有一些好感的,对吧?”萧寒“噗”的喷了一口茶水,这三人形容的,简直就是三个怪胎,擦了一下嘴,问道。

  “也就韩林儿还能说上几句话。他**跟我娘从小一起长大,我们两家走的算是很近吧。”君橙舞道。

  “原来你跟这个韩林儿还是青梅竹马的关系!”萧寒惊讶道。

  “我跟他本来是有婚约的,不过我父亲没同意,我娘又去世了,这事儿就没有再提了。”君橙舞道。

  “你不喜欢他?”萧寒问道。

  “我一心想着报仇,哪有心思谈这个,后来他成家了,娶的是他**林家的一个侄女。”君橙舞道。

  “原来你介意他已经娶妻生子了。”萧寒叹息一声道。

  “那道不是,我只是觉得大家这些年变化太大了,长大了后,我除了修炼之外。什么事都不管,早就疏远了,更不谈感情了,他为人孤傲,也是一个修炼狂,所以……”

  “怪不得,原来这个韩林儿是不解风情的鲁男子,难怪门主你不喜欢他,换了我,跟这么一个男人生活在一起,实在是无趣之极!”萧寒摇头晃脑道。

  君橙舞本身就是一个修炼狂,这韩林儿又是一个修炼狂,这两人要是兄妹还好说,可要是凑成一对情侣,那这日子可就难过了。

  加上这韩林儿还有点傲气,处处争先,那还能凑合在一起过日子吗?

  不天天打架才怪呢!

  萧寒了解到,这三个人都曾经是君橙舞的手下败将,所以这一次比武招亲,一来是想一雪前耻,二来呢,是想证明谁才是可以保护君橙舞的那个人。

  “既然如此,你为何不好好的利用这三个人的关系,令他们好好的斗上一斗呢?”萧寒循循善诱道。

  “齐鹰飞,你说什么?”君橙舞柳眉倒竖,冲着萧寒大喝一声,怒道。

  “呵呵,算我没说。”萧寒讪讪一笑,战、韩、敖三家现在算是同盟,这三人要是为了君橙舞闹起来,势必会影响三家现在的关系。

  君橙舞这番苦心,还不是为了维持三家现在的关系,她不管是嫁给其中某一个,对另外两家来说,都会不高兴,唯一解决的办法,就是三个都不嫁。但是这话又不能明着说,借助这个比武招亲大会让三个人都死心!

  要让三个人死心,那君橙舞必然要嫁人,就算她誓一辈子不嫁,那都未必有用,所以战倾城才说了一定要给君橙舞找个夫婿,老这么被惦记,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

  “门主,你想让这三个人死心,可也不能拿我的命运前途开玩笑吧,这万一这三位要是把我给恨上了,这往后的日子,我可是难过了。”萧寒道。

  “有我在你身边,你怕什么?”君橙舞瞪眼道。

  “海风怎么办,组织会同意咱们两个走到一起吗?”萧寒问道,“大总管随便派个任务,只要一个意外,我可就回不了了,到时候你可别没过门就成了寡妇?”

  “那我这辈子就给你守寡,什么人也不嫁!”君橙舞断然说道。

  “这我可不敢当,还是换别的办法了,未必只有这一条路嘛!”萧寒道。

  “那你倒是说说,如何能让这三人彻底死心呢?”君橙舞道。

  萧寒眨巴眼睛,思考了一下道:“门主对这个人想必是熟悉无比了,单独对上,各有几成胜算呀?”

  “不好说,虽然当年他们都在我手下败过,可是这么多年的潜修,他们的进步一定非常巨大,一对一,我不敢说能够稳赢他们,但至少有六七分希望。”君橙舞想了一下,客观的说道。

  “那门主就在擂台上将他们一一击败就是了,到时候他们也就无话可说了。”萧寒道。

  “这我没有必胜的把握,而且这十场比武我都是一个人,而他们是十个人,他们在擂台上可以全力以赴,而我则不行,我必须保留实力以进行下一场的比试。”君橙舞道。

  “既然门主知晓这个弊端,为何要设定这个比武的规则了,这对门主来说看是公平,实则吃亏不少。”萧寒道。

  “这也是没有办法,比武招亲,我总不能让别人替我上台比武吧?”君橙舞道。

  “有何不可呢?”萧寒笑道。

  “这怎么可能?”君橙舞惊叫一声。

  “先,门主,认识和熟悉你的人在这十个人当中有几个,我指的是他们能够一眼认出门主来的那种。”萧寒问道。

  “祁丰年他们四个还有你,或者梅钱也能认出来。”君橙舞想了一下道。

  “这么说剩下的四个人都不不可能认出门主你来?”

  “可以这么说,这四个人也是我精心挑选出来的,我跟他们都没有丝毫的交集。”君橙舞点了点头。

  “那这四个人,门主可以不可以找人替你出手呢?”萧寒问道。

  “这……”君橙舞眼神闪动,很显然是动心了,如果这四场比试有人接手,那么就多出来四天的休息恢复时间,这样的话,对她来说,只要多出一天的时间都是十分宝贵的。

  “如果用替身的话,人选呢?”君橙舞既然这么问,很显然这个建议已经诱惑她心动了,反正比武的时候她也会蒙着面的,而且她的真面目见到的人太少了,替身只要选的好,外人又如何得知呢?

  “这就不是我考虑的事情了,门主可以跟战老堂主商议一下,或许他老人家会帮你的。”萧寒道。

  “这怎么可能,外公他一向不喜欢弄虚作假的。”君橙舞道。

  “此一时,彼一时嘛。”萧寒笑道。

  “我试试看吧,不过这两天我没地方住,得住在你这里。”君橙舞道。

  “你堂堂一个玄门门主在玄门总部会没地方住?”萧寒怀疑道。

  “我要是住进了玄门总部,还能这么自由的干我想要干的事情吗?”君橙舞反问道。

  “你就不怕组织知道?大总管要是知道你住在我这儿,恐怕第一次提剑来砍了我的脑袋!”萧寒道。

  “你怕了?”君橙舞咯咯一笑。

  “废话,我当然怕了,这吃饭的家伙谁愿意丢掉?”萧寒道。

  “放心吧,我住在你这里没有人知道,卡比拉是自己人,他会严格保密的。”君橙舞道。

  “这个死胖子居然不声不响的投靠了你,回头我再跟他算账,还拖老子下水!”萧寒恨恨的骂道。

  “你也别怪他,是我叫他这么做的,只是没有想到你也是组织的人。”君橙舞道。

  “怪不得死胖子居然会跑到我这里来游说我加入什么组织,原来这根源在你这儿。”萧寒道。

  “这件事算是我的错,卡比拉人不错,办事精明,我打算把他留下来辅助你!”君橙舞道。

  “是监视我吧?”萧寒冷冷的道。

  “你这人,好心没好吧,现在好了,该给我安排一个房间了,这两天我住在你这里,卡比拉会不断的过来,希望你给他一个方便。”君橙舞道。

  “好吧,不过晚上睡觉的时候最好把门窗关紧了。”萧寒善意的提醒道。

  “什么?”君橙舞不解的问道。

  “我怕你会听到某种声音而彻夜难眠。”萧寒邪邪的一笑道。

  “你,臭流氓!”君橙舞闻言,顿时想起在船上那一夜**的声音,顿时脖颈处不可抑制的一片绯红,啐骂一声道。

  “哈哈……”萧寒大笑离去。

  “死肥猪,吐完没有,吐完就给我起来!”君橙舞拿萧寒没办法,可是躺在地上吐白沫的卡比拉却是想咋样就咋样,抬腿就是一脚了过去。

  “门主,我吐完了,什么事,您吩咐!”卡比拉眼球归位,把嘴边的白沫一擦,一骨碌的爬了起来,毕恭毕敬的站在君橙舞面前说道。

  “用秘密渠道给老爷子传信,将刚才齐三的建议一五一十的给老爷子传回去。”君橙舞下令道。

  “要不要等老爷子的回令?”卡比拉小心的问道。

  “你说呢?”君橙舞狠狠的瞪了卡比拉一眼。

  “门主,您不会真的跟三哥那个了吧?”卡比拉眼珠子乱转道。

  “死肥猪,你是不是皮痒了,信不信我把你的肥肉刮下来熬成油来炒菜吃,他的鬼话你也相信?”君橙舞目露凶光道。

  “别,门主,我错了,我下次不问了。”卡比拉可怜兮兮的说道。

  “行了,快去做事吧,小心一点,你这身体太惹人注目了。”君橙舞叮嘱一声。

  “放心吧,门主,以我跟三哥的关系,别人不会怀疑的。”卡比拉道。

  卡比拉很快就带来了战倾城的回信:“替身可以,人选慎重!”

  老爷子居然同意自己用替身,这令君橙舞感到异常惊讶,如果不是知道老爷子根本没有见过齐三,真怀疑他们两人是不是串通了商量好了。

  “去,看看你三哥休息了没有,就说我要见他?”君橙舞思忖了一下,决定还是请齐三来商议一下。

  “这……”卡比拉很为难,这都大半夜了,人家说不定夫妻同床好梦呢,这个时候去,那不是搅人家好事吗?

  “你去不去,你不去,我去!”君橙舞见卡比拉站在那儿犹豫不决,不由的生气道。

  “门主,这个时候不合适吧?”卡比拉道。

  “有什么不合适的?”

  “这个时候三哥跟我三嫂应该在这个?”说着卡比拉伸出两根大拇指比对道。

  “这个是什么?”君橙舞虽然岁数不小,男女之事也明白,可毕竟没有亲身经历过,所以理解起来那比人要慢上一拍。

  “就是……”卡比拉为难的在君橙舞耳边悄声说了一句,君橙舞一下子羞得脖颈绯红,啐骂一声,“好色之徒,荒yin无道!”

  “门主,您还让我去吗?”卡比拉小声的问道。

  君橙舞咬了一下嘴唇,小声问道:“他这个得多长时间?”

  “这个可说不好,以我三哥的能力,也许几分钟,也许一两个时辰……”

  “这么长时间,他是铁打的?”君橙舞觉自己失言,急忙掩嘴,眼神中难抑那一丝羞涩。

  “门主,您是知道的,咱们这个境界的,除非是天生不行,这**跟修为是同比增长的。”卡比拉害羞的说道。

  “去,去,你们男人都一个德行!”君橙舞骂道。

  “门主,俺卡比拉可是纯洁的,人家到现在还没有成家呢!”卡比拉不服气的脸红替自己辩解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