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书坊 > 我的余生开了挂 > 第四百七十六章 苏凡戴孝!(第三更!)

第四百七十六章 苏凡戴孝!(第三更!)

  没有谁,比我更有钱第476章苏凡戴孝!乐平的葬礼,传遍整个德国。

  德国的所有上流社会的那些人,在这一刻,都明白了。

  那个有着伟大气息的华裔老者去世了。

  乐家的人,大清早就穿着白色的衣服,站在了别墅之中。

  在大厅之中,有着乐平的遗像,以及,他的骨灰盒。

  乐江披麻戴孝,站在了门口,迎接着宾客。

  每一个人来,都会发一朵白花,带在胸膛位置。

  “我的父亲,希望用华夏的方式,来葬送自己,之后的话,也会送父亲的灵魂,回到华夏。”

  “愿他安好。”

  乐江不停的说着这些东西。

  宾客们,都走到遗照之前,将手中的菊花放在他的遗像之前,然后,双手合十,鞠躬。

  尽管说是华夏的规矩,但并未要求每一个人都下跪。

  乐家的小辈,看到乐平遗像的那一刻,都知道,这一切对乐家来说,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所有的支撑,都在这一刻坍塌!

  越来越多的人来了,甚至,别墅已经有些站不下了。

  别墅之外,站了不少人。

  这些人,并未离去,而是站在这里,小声的谈论着什么。

  “即便乐平没有了,但是乐家在这片土地上的影响力,还是相当恐怖的!”

  “是啊,即便是没有了乐平,但是乐家的这些人,所拥有的东西,将是相当骇人的。”

  “为什么乐平走的这么突然?”

  “我听说,好像是因为乐平完成了心中的遗憾,将乐家所有的财产,都已经拱手送人了。”

  “拱手送人?乐家这么多财产,全都拱手送人吗?”

  “我的天,到底是哪个幸运儿,能够拥有这样的待遇?”

  “听说是苏凡。”

  ……

  乐家别墅大厅,乐进平静的看着乐江,缓缓道:“如果,他不来就算了,他如果来了,今日我要让他当着父亲的面儿,把我们乐家的财产,尽数的吐出来!”

  乐江咬牙切齿的说道:“乐进,你不要太过分了!”

  乐进冷声道:“我过分?我拿回属于我们自己的东西,如何过分?”

  乐江道:“当着父亲的面儿!你知道父亲的什么想法吗?”

  “你就这样,不怕父亲泉下有知都不甘心吗?”

  乐进猛地想起来,当时在保时捷的楼上,乐平一巴掌抽在自己脸上的那一幕,让人恨意满满。

  “您不愿意把财产留给家族人,没关系,您的儿子,我将财产,夺回来!那本来就是我们的东西,没有道理,把这些东西交给别人!”

  其他乐家的人,此时都沉默着没有说话,而是看向了那个遗像。

  内心叹息。

  以后,没有了父亲,连财产都没有了,乐家在德国,恐怕真的会被人看不起的吧?

  乐进说的那些东西,可能是真的会成真的吧。

  到了乐家这个层次,可没有人愿意把自己的命运交给别人。

  很快,到了九点钟,门口出现了几个身穿黑色服装的人,他们缓步的走进大厅。

  领头之人,并非是身穿黑衣。

  而是,一身白衣。

  不管是在哪里,身穿黑衣,代表哀悼。

  只有白衣,代表着孝!

  看到这一幕,周围的宾客们一个个有些疑惑。

  “华夏人?身穿白衣?难道是乐家的人?”

  “不太像,好像不是。”

  “等等,我知道他是谁!苏凡!”

  此话一出,周围众人都愣住了。

  苏凡来到乐家,竟然是身穿白衣?

  同时,乐进双眼冒火,死死的盯着苏凡。

  他可不能忘记,昨天就是因为苏凡,他才会,被父亲抽那两耳光。

  也正是因为苏凡,现在乐江还站在这里跟他说那些没用的东西,还想要跟他吵架!

  都因为这个人!

  所以,乐进一步向前,拦着去路。

  “苏凡,谁允许你来乐家了?今天是我父亲的葬礼,这里不欢迎你!”

  听到乐进这么说,乐家的晚辈,这一刻,一步步的向前,站在了乐进的身后。

  “你就是苏凡?”

  “谁让你来乐家的?”

  苏凡面色平静的看着乐进道:“当着乐老的面儿,我给你一个面子。”

  乐进冷笑道:“给我一个面子?老子不需要,乐家不欢迎你,你现在就给滚!”

  卫东一步向前,瞪着乐进,刚准备说什么的时候,就被苏凡摆了摆手。

  “现在你还可以站在这里与我讲道理,我数三秒。”苏凡面色平静。

  “呵,你以为你算什么东西?滚!这里,不欢迎你!”乐进怒吼。

  他这么一吼,乐家的众人,纷纷朝着前面走一步,看样子,似乎是想要给他增加一些气势。

  苏凡不理会他们,自顾自的喊。

  “三。”

  “二。”

  “一。”

  外面的很多人,都搞不清楚里面发生了什么,一时之间,议论纷纷起来。

  “里面,这是怎么了?看上去好像是要砸场子一样!”

  “怎么可能?今天是乐老的葬礼,在这样的场合下砸场子?那不是真正的搞事情,难道就这么不把乐家看在眼里吗?”

  “不过,我看找事儿的,好像是乐家的那个年轻人啊!”

  “好像,两人之间,有什么恩怨?”

  “……”

  正在卫东准备上前的时候,一道声音,从大厅后面传来。

  “乐进,让开。”

  五个女人,缓步走出。

  看到这些女人,乐进的脸上涌现出一抹不甘心,咬牙道:“二娘,他们是过来砸场子的,他们拿了父亲的财产,还这么耀武扬威的来到我们乐家,这不是砸场子是什么?我不能让!”

  “苏凡少爷,身穿白色而来。在华夏,白色代表着孝。虽然未曾批麻,但是戴孝,对苏凡先生这样的身份来说,已经实属不易,你们还不快点让开!让你们的父亲知道,眼睛恐怕都无法合上!”二娘怒吼。

  “但是……”

  “没有但是。”

  乐进满脸不甘心,却还是让开了。

  苏凡对着女人微微点头,走上前去,然后跪了下来,默默的轻声说道:“你为我爸做了这么多年的事情,对我而言,便是长辈,今日,为你戴孝一天,因为苏凡记得您的情分,您说的,苏凡也会尽可能做到。”

  咚咚咚。

  苏凡连磕三个响头,缓缓站起。

  这一刻,才转头看向乐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