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书坊 > 神级开箱系统 > 第一百零五章 自杀的女生

第一百零五章 自杀的女生

  李风跑到二楼,凯恩正在那里,看着一张相片。

  “这是什么?”李风问道。

  “一张相片!”凯恩答道。

  那张相片上有一个非常阳光可爱的女生,梳着马尾辫,站在教学楼前面,摆出一个v的手势,笑得很开心。

  “这女孩是?”李风问道。

  “我不知道!”凯恩回答得很干脆。

  “不知道你还喊得那么大声,说有新的发现!”李风鄙夷道。

  “虽然我不知道照片上的人是谁,但总感觉这是一个很重要的线索!”凯恩道。

  “我看看!”李风从凯恩手上抢过照片,仔细端详了许久。

  慢慢地,慢慢地,李风感觉照片上的那个女孩好像眨了一下眼睛。

  “我的错觉吗?”李风揉揉自己的眼睛道。

  “什么?”凯恩好奇地望过来。

  “没什么!”李风摆摆手示意没事。

  那女孩又眨了一下眼睛。

  “妈呀,这照片有问题!”李风急忙扔下照片道。

  “怎么回事?”凯恩捡起照片问道。

  “照片上的那个女孩,眼睛会动!”李风指着照片道。

  “没有啊!”凯恩拿着照片认真观察了一会儿,说道。

  正在这时,照片上的那个女孩儿突然笑了一下,吓得凯恩也赶紧把照片扔掉。

  “闹鬼了?”凯恩惊魂未定道。

  “不像,你看那照片!”李风又捡起照片,观察着。

  只见照片上的人物确实开始动了起来。

  那个女生在摆好姿势之后,咔嚓一声定格下来。接着,在定格之后,女生又开始动了起来。

  她先是走到教学楼面前,冲着镜头,也就是照片挥了挥手,人物一下子变得渺小起来。然后她又回来,人物接着越变越大,因为离镜头越来越近。

  她笑了一下,冲着镜头摆摆手,跑进教学楼。人物越来越小,越来越小,直至消失不见。她进入楼里了。

  正当李风二人以为事情就这样告一段落的同时,女孩头朝地,从镜头前划过,重重砸在了坚硬的岩石地面上,死了。

  这是张黑白的照片,但自从女孩跳楼之后,地面上开始弥漫出红色的鲜血,接着,整张照片变红。然后,鲜血从照片上漫出来。

  吓得李风赶紧扔掉。

  照片又恢复了原样,还是那个阳光的女孩站在教学楼前,微笑着。

  “吓死我了!”李风拍拍胸膛道。

  “这是情景再现吗?”凯恩喃喃道。

  “什么情景再现?哦,你是说这张照片把那女孩跳楼身亡的过程记录下来了?不过这只是照片啊,不是记录石。”李风道。

  “照片定格是在某个时间点上,如果,我是说如果,把这个点变成一条线的话,那么,照片也就可以记录一些事情的经过了!”凯恩道。

  “也就是说,时间魔法能办到这样的事?”李风怀疑道。

  “不是没有可能!”凯恩道。

  “我有这样一种想法,那就是,其实,这照片的拍摄者在拍完这一张照片之后,就先离开了。而这个女生,在他离开之后,选择了跳楼自杀。女生死得不明不白,他为了要追寻真相,对这张照片使用了时间魔法。但由于镜头是固定的,他只能看到女生进楼,却依然不知道在楼里发生了什么,然后女生就往下跳,死了。”李风猜测道。

  “我感觉就是这么一回事!”凯恩点点头,赞同道。

  “喂,凯恩,你不觉得这栋教学楼很熟悉吗?”李风问道。

  “有吗?”凯恩道,跑过去,抵着头,看着那张照片,女生背后的那栋教学楼。

  “不会吧?”凯恩难以置信道。

  “是的,那栋教学楼……不,不应该说是教学楼,而是音乐厅,就是我们所在的这里!”李风郑重地说道。

  “而且,你说过,我们刚才进来的那个后门好像因为一些什么事情被关闭了,这个门,像不像我们刚才进来的那个后门?”李风指着照片的一角,说道。

  “还真是一样的!那这样一来的话,一切都说得通了。这个后门因为这个女孩的自杀,被那个男生用时间魔法给关上了。”

  “也就是说,在我们当时那个时间,是看不到这扇门的。但我们依然看到,并且打开了它。如果说这扇门不是通往音乐厅的话……不,不能这么说,这扇门不是通往我们现实时间的那个音乐厅,而是,通往过去的音乐厅。”

  “这也说明了为何现在这里空无一人,在我们那个时间,应该正在热闹地开着唱歌比赛。”凯恩分析道。

  “没错,就是这样!”李风道。

  “但我们为什么会看到这扇位于过去时间点的门呢?”凯恩道。

  “这可能与我有关!”李风说道。

  “什么,这是怎么回事?”凯恩惊讶道。

  “秘密!”李风笑道。

  其实,李风想了一下,就清楚了。因为他也身负某种时间技能,所以他能看到被时间掩盖的那扇门,进而就打开了它。

  “我想问一下,你又是从哪里知道这音乐厅还有个后门的?”李风把自己的疑惑讲了出来。

  “我记得有谁跟我说过,不过到底是谁,我记不清了!”凯恩挠挠头道。

  “看来,只能说是命运让我们回到这里。当然,也不排除是某些人的阴谋!”李风分析道。

  凯恩一边思索,一边点点头,看来,他对到底是谁告诉他音乐厅后门的消息很在意,正在努力回想。

  “凯恩,这又让我想到了一件事。”李风道。

  “什么!”凯恩愣了一下,显然刚才李风说得话,他没听清,过于专注的回想那个问题的答案——到底是谁告诉他的?

  “我是说,这让我想起了之前的一件事,当时你也在场!”李风说道。

  “我也在场?不可能吧?”凯恩摇摇头道。

  “你还记不记得,就在前几个小时,安德烈被抓的时候,那个副院长说过什么?”李风提醒道。

  “我想想!”凯恩说完又陷入思考。

  接着,他的表情越来越吃惊,越来越不可思议,最后一幅不敢相信的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