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书坊 > 穿越者纵横动漫世界 > 第两千三百三十四章人、鬼、猎鬼者

第两千三百三十四章人、鬼、猎鬼者

  太阳即将升起,这场惨烈的战斗也即将结束,炭治郎豁出一切去斩断被操控的树木,神之舞配合战国宝剑,此时他倒是有点继国缘一的风采了。

  继国缘一又想起了自己的好友,虽然只是个卖炭的,但他如此开朗,一直笑对人生,就算遇到了恶鬼也从来没有放弃过。而且他还如此信守承诺,真的是一代又一代地将自己领悟的十三个动作传承了下来,小心地守护自己在人间走过的痕迹。继国缘一有点感动,认识这样的朋友真的是一生无憾。现在看到炭治郎发现了神舞的秘密,也是笑了起来。

  “好,很有精神。”

  轰!

  上弦肆的分身还有分身保护的大树都被斩断了,不过本体却还是逃了。

  此时太阳都已经升起来了,大家都暴露在了阳光之下,但上弦肆已经不管了,只是逃。

  结束了,炭治郎看着东方的太阳,知道阳光会解决之后的事情。

  上弦肆惨死在阳光之下。

  上弦伍和上弦肆都是典型的坏人变成鬼,他们不像上弦陆一样有一个悲惨的过去,他们是一直都很坏。

  他们的可悲在于做人太失败,不过做鬼倒是很成功。

  “那个六只手的男人呢?”甘露寺发现那个怪人消失了。

  炭治郎一愣,然后他发现妹妹也消失了:“祢豆子?”太阳出来了,妹妹是不是躲起来了?可是不管他怎么喊都没有回应。

  祢豆子失踪了。

  “必须要有一个巫妖王。”此时杜兰正在对继国缘一和祢豆子解释巫妖王的重要性。

  “巫妖王是什么?”继国缘一没听说过。

  “就是鬼祖,鬼已经诞生了,谁也不知道到底有多少数量的鬼存在,所以必须要有一个鬼祖去控制这些鬼,防止这些鬼继续伤人。”杜兰说道。

  继国缘一听出了杜兰的意思:“你让我带祢豆子过来,是想要让她继承鬼舞辻无惨的位置?”“为什么不让猎鬼者去斩杀所有鬼怪?或者研究鬼变人的解药?”明明还有两条路,为什么非要选择保持原样?

  “因为人性。”“鬼死光了,猎鬼者就会成为鬼。而有人研究鬼变人,就会有人研究人变鬼。大道自然,不为善不为恶,人心却会在善恶之间摇摆,所以必须有一个善良之人承担重任。”杜兰很直接地表示自己这样的安排是最优解,是防范于未然。这些事情在历史上是不断发生过的,根本不用怀疑,以后也定然还会发生,太阳之下无新鲜事。

  继国缘一竟然无言以对:“大道自然还能这么解释的么?”

  “当然就是这么解释的,剥离人类赋予天道的道德观念,大道本身就是没有善恶的,所以任何发展都是符合大道观念的。人性作为大自然的作品,自然也是如此,也会朝着多元的方向发展,只是因为人类赋予了这些多元化不同的道德,于是有些成为了善,有些成为了恶。但你也得承认不管善还是恶的行为只要发生了那都是大自然进化的结果。”“邪恶作为大自然的进化途径之一绝对不会消失,只能预防。祢豆子成为鬼祖之后,一定可以约束鬼的行为。”

  “有卑劣的人,也有高尚的鬼。”想到自己这漫长岁月的见闻,继国缘一也不再反对了,如果鬼有约束的话,鬼或许会比人更适合这个世界。

  “你同意的话,就这么决定了,等到鬼舞辻无惨死后,就由祢豆子取而代之。”

  祢豆子失踪了,炭治郎急死了,可就是找不到。

  猎鬼者们也知道了时透无一郎觉醒了斑纹,他们翻阅古籍寻找线索,最后终于在战国时期的历史中发现了斑纹的记录,斑纹很强大,但代价就是透支生命,斑纹战士活不过二十五岁。

  而且斑纹是传染的,一个人出现,接着身边的人也都出现。

  当主决定集训,让所有鬼杀队都去训练,希望能让大家都获得斑纹力量。

  当主的身体是一日不如一日,虽然做体操确实让他稍微好过一点,但底子太差,所以身体还是跨了,他知道自己的日子不多了,所以现在想要算计一波鬼祖。

  三位上弦的战绩,足以让当主引以为傲。毕竟一百多年来,从江户时代一直到大正时代,六个上弦都是雷打不动的存在,斩杀了无数的柱,让无数当主懊悔惭愧。但到了这代当主,一百年的局面被打破了,连续三个上弦的死亡,能让他笑对黄泉,也足以让鬼舞辻无惨愤怒。

  一个是鬼杀队的领导,一个是十二鬼月的主人,两人都是下棋的棋手,现在的局面就代表当主棋高一招。

  当主知道鬼舞辻无惨这个骄傲的恶鬼现在一定是对自己刮目相看了,所以他确定鬼舞辻无惨一定会出现在自己面前。不得不说当主对鬼舞辻无惨的心理把控是非常精准的,鬼祖只会在乎那些‘强者’。

  有了这样的判断之后,当主就马不停蹄地准备了起来,想要给鬼祖准备一份大礼。

  这是要打决战了,当主希望能在这一代就结束战斗。

  不过在鬼祖来之前,杜兰先来看望这位已经病入膏肓无药可救的当主:“鬼是不能被消灭的。”

  “法师,你想要说什么就直接说吧,不用绕弯子。”当主现在很虚弱,实在没时间和杜兰打哑谜。

  “好吧,我就直说了。成为鬼是反抗的手段,是对人类的监督。所以鬼不能被消灭,也必须要有一个鬼祖为那些受到欺压的人出头。唯有如此人类才能一直保持自律,才能不会滥用权柄。所以鬼必须存在下去。”

  当主惊了:“那我们一直努力是为了什么?法师,请你多给人类一份信任,就算没有鬼,人类也一定管好自己的。”

  “可惜,不是我不给人类信任,而是人类总是辜负信任。所以这是决定而不是议题。我来和你说一下,也是看在你一心为人类而战的份上。当然你可以放心,祢豆子肯定会比鬼舞辻无惨更胜任这个工作的,不用担心她滥用鬼的能力。”

  “原来祢豆子是被你藏起来了,那个六臂的男人也是法师的朋友?”当主问道。

  “那个人可是你们猎鬼者的偶像,是我从阴间请来的继国缘一,是不是觉得很荣幸?竟然还能和战国的传奇一起战斗?”杜兰一脸等待感谢的表情。

  真的是连死人都不放过,当主现在开始担心自己死之后会不会能消停了,最后当主只能说:“法师阁下,我死了的话,请给我一个安宁。”

  杜兰心想自己也不是什么人都会召唤的,这点当主不用担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