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书坊 > 反叛的大魔王 > 第四十二章 破碎世界(8)

第四十二章 破碎世界(8)

  (祝大家端午快乐)

  出港的时候已经是下午,阳光从沙发边的一排舷窗中撒进来,将整个房间照得温暖又明亮。

  成默先是习惯性的检查了一下房间,没有发现摄像头和窃听器才躺在沙发上,在散货船微微的摇晃中尝试入睡,然而不知道为什么总是难以成眠,他重新坐了起来扭头朝舷窗外望去,除了舷窗玻璃有些厚,导致景色不那么纯粹清透,视野还是相当美好。

  毕竟轮机长的房间就在船楼顶层驾驶室的下方,船楼的第五层,但因为层高比较矮,所以高度大概只相当于普通楼房的四楼,不过要是加上船体的高度,那就至少是十层了。

  要说起来,这间房也是正儿八经的高层海景房,虽然房间的硬件设施比游艇差了很多,但这种钢铁构建而成的粗犷,有一种自我放逐和流浪的气质,乘坐起来体验完全不同。

  成默闭上眼睛想象了一下,几个足球场大小的甲板上堆满了集装箱,滔天的海浪砸在船头,如洪流般漫卷而过,偌大的巨轮在铺天盖地的海潮中宛若一艘小舟沉浮,而你站在船楼上俯瞰万吨大船乘风破浪,肯定会对人与大海产生更直观的认识。

  不过,这都是想象而已,在地中海他还是更愿意乘坐像“及时行乐”那样的游艇。毕竟地中海不是常年风高浪急的太平洋或者大西洋,两三米高的浪属于常态,倘若遇到暴风雨天气,十多米高甚至几十米高的巨浪,排山倒海扑面而来的场景也算不上稀罕。

  而地中海不过是一片基本封闭的内陆海,海水远比大洋要少,加上受到大气环流副热带高气压带气候的影响,地中海夏季炎热干燥,冬季温和多雨,让它很难产生很大的风浪,非常适合航行。

  这是前两年他敢驾驶游艇横穿地中海的原因。站在历史的维度来看,这种优越的地理条件,也是古代欧罗巴航海贸易发达的重要原因之一。

  时隔两年,他将乘坐散货船从雅典前往安塔利亚,可以说是之前逃亡路程的延续,让他完成了彻底贯穿整个地中海的“壮举”。

  不由得,前尘往事浮上心头,他眺望着一望无际的粼粼波光,水生的金色曼陀罗长满蓝色的原野,脑子里全是谢旻韫的在埃菲尔铁塔之上爆发出的万丈光芒。此时此刻,被关在监狱里未曾爆发的思念,在离开雅典的时候,竟让他有些黯然神伤。

  成默凝视着明丽又破碎的花圃,直到夕阳在将那些细碎的金色点燃成了巨大的锥形焰火,才从那些让人沉溺的哀伤中清醒过来,他在大脑中按下了暂停键,将难以排遣的痛苦重新沉入了心底,就像大海将一切汹涌都潜藏在水下一样。

  看到挂在墙上的时钟已经指向了五点半,距离餐厅开饭的时间只剩半个小时,成默便对坐在办公桌前使用笔记本的雅典娜说道:“到吃饭的时间了!”

  正埋头在电脑前操作的雅典娜头也不抬的说道:“你给我端过来。”

  事到如今,成默已经不能算得上一个精致的利己主义者,不过他奉行实用主义唯结果论的行为逻辑并没有太大改变。在还没有拿回自己的乌洛波洛斯之前,成默打算把雅典娜当祖宗供起来,卑躬屈膝于成默而言根本不是问题,只要能付得起他需要的价值。

  因此对雅典娜的态度应该如何成默完全是基于利益考量,绝对不是他馋雅典娜的身子。这其中有成默对美女的免疫力高的原因,也有雅典娜的性格很“直男”的原因。

  成默向来都喜欢那种女人味很足的女生,柔的像是春水,而不是像坨冰块的。比如沈老师和白秀秀。至于谢旻韫,则属于那种表面像冰块,但只要能走进她的内心,就能感受到她的柔软女生。

  实际上谢旻韫对成默是很温柔,很温柔的,成默的内心万分清楚。

  而雅典娜绝对不是谢旻韫那种外冷内热的女生,成默能够肯定,她属于不仅外表冰冷,内心也很钢铁的那种,和这种女生谈恋爱大概就跟和兄贵讨论哲♂学差不多。

  不过当成默低头看到雅典娜搁在桌子上的对E,突然意识到还是很不一样。

  男人和男人之间并没有“兄弟”情深这回事,雅典娜就不一样了,和她谈恋爱,绝对能够攀登上兄弟情深的新高度。

  哲♂学是万万不可能感受到这样乐趣十足的兄弟情深的。

  因此就算雅典娜性格再不讨喜,也是风华绝代到独一无二的美人,堂堂神将拿破仑七世都是她的舔狗,他成默当几天男仆又怎么了?

  “有什么忌口的吗?”问这句话时,成默眼观鼻鼻观心心无邪念。

  “没有。”雅典娜依旧没有抬头,因此没有注意到成默视线的落脚点,盯着电脑屏幕淡淡的说,“多来点鱼子酱、牛排和火腿吧!”

  雅典娜对生活常识的无知成默已经习以为常,他平静的说道:“食堂可能没有这么高端的食物。”

  “那多来点肉类吧!还有记得我可乐和薯片.....”

  成默“嗯”了一声走出房间,船楼上的空间偏狭窄,走廊也是仅能两人并肩通过,因为距离开饭还有会时间,成默也没有急着去厨房,而是在船楼里逛了起来,观察环境向来是他的习惯。

  整个船楼呈金字塔状,越往下的楼层面积越大,因此他所住的第五层面积比较小,房间一共才两个,一间船长室在右边、一间轮机长室在左边,面积最小的六楼是驾驶室,四楼的面积要大不少,则是大副、二副一些管理层的房间,三楼则是船员住宿层,成默没有进去参观,也能感觉到船员房间非常的小。二楼则是食堂、餐厅、娱乐室、苏伊士房间、医院的区域。最底层一楼则是洗衣房、垃圾焚烧炉间、冷库、储物间、文件室、值班员办公室的地盘。

  成默在一楼时恰好遇到了从值班员办公室出来的奥梅罗船长,奥梅罗船长很明显的愣了一下,他飞快的将手中的手机装进裤子口袋,在顺手将值班员办公室的门拉上之后才开口说道:“雷克茨卡先生,下午好。”

  奥梅罗船长的表现让成默觉得也许对方对自己的身份有所怀疑。不管他的外表伪装的多么像雷克茨卡,自己那略显稚嫩的嗓音和雷克茨卡那性感的烟嗓区别还是很明显的。但是雷克茨卡告诉过自己,奥梅罗船长是个只认钱,不认人的老油条,这让成默还是相当淡定,他挥了下手,尽量压低嗓音说道:“下午好,奥梅罗船长。”

  “去吃饭吗?”瘦瘦高高的奥梅罗船长微笑着问,暗红色的嘴唇下亮出了两排雪白的牙齿。他的面部并没有明显的凸颌厚唇,和像是猿人的西非黑人面相截然不同,属于和黄种人更接近一些的东非黑人长相。

  要换一般人大概还不知道黑人也有不同,也就是成默家传人类学,上知天文下知地理,知道奥梅罗是典型的东非苏丹族系,其特征就是纤瘦、手长脚长,皮肤黑,长相偏扁平,因此奥梅罗船长看上去西非黑人那种粗壮又憨厚的感觉,让人觉得他很精明。这些都和成默从雷克茨卡口中了解到的奥梅罗是个狡猾的苏丹人的信息相符。

  “是的,不过因为还没有到时间,所以打算去甲板上走一圈,活动一下。”成默的回答全是在暗示奥梅罗船长自己知道食堂在二楼,也清楚食堂开饭的时间,没有破绽可寻。

  奥梅罗船长笑了一下说:“甲板上有什么好走的?不如我带你去驾驶室玩玩?你上次不是说对学习驾驶货轮有兴趣吗?”

  成默不清楚这是不是来自奥梅罗船长的试探,按道理来说奥梅罗船长要是聪明的话,看在钱的份上应该不会想要知道他究竟是不是雷克茨卡才对,成默心中狐疑,却滴水不漏的回答道:“我确实对驾驶轮船挺感兴趣的,不过我又跟你说过要学习货轮驾驶吗?”

  “当然!”奥梅罗船长热情的扶了下成默的肩膀,邀着他向楼梯走去。

  成默心中愈发疑惑,这样的态度看上去又不像是试探,他开始在大脑里推测各种可能性,可怎么想都不认为奥梅罗这个苏丹来的船长会和自己真实的身份产生联系。只是成默向来谨慎,仍旧暗中提高了警惕,打起了十二分精神跟着奥梅罗向驾驶室走去。

  第一次来到海轮驾驶舱,成默颇感新奇,从布局和陈设上看货轮驾驶舱竟然和科幻片里的星舰十分相似,好比摆在方向舵前的高背椅都一模一样,只是蓝色铁皮构建成的各种仪表台看上去很原始,完全没有星舰上全是显示屏的那种高科技感。

  但总的来说,成默能够肯定星舰的驾驶舱原型就是海轮驾驶舱,当然也可能是航母驾驶舱,总之区别不大。

  奥梅罗船长也不等成默询问,就跟成默介绍起了各个仪表台和驾驶台的作用,成默这才知道海轮的操控是驾驶台人员通过设备将遥控信号发送到机舱执行来完成的,并且操控方向和操控速度的并不是同一个人。

  这和游艇驾驶完全不同,要复杂和专业的多,尤其是这艘散货船还十分的落后,没有电子海图和自动驾驶设备,不经过系统的学习根本没有办法驱使的动这条庞然大物。

  成默知识库里的奇怪知识又增加了不少,才和奥梅罗船长一同去了位于二楼的食堂。

  轮船上的伙食并不算特别好,尤其是这艘“地中海序曲”还是隶属于苏丹一家小航运公司的散货船,伙食就更不怎么样了。二十多个船员一共就四个菜,水煮土豆、卷饼、秋葵叶和烤牛羊肉。船长、轮机长以及作为船东方的成默有单独的小灶,不过也只是多了炖牛肉和水煮大明虾两个菜而已。

  从餐食的细节就能发现,所有船员包括奥梅罗船长都是信仰圣罗兰的教徒。和成默想象中的喧闹不一样,他们吃饭很安静,就连水手们也都没有怎么交谈,似乎在他们中间密布着一种山雨欲来的压迫感。

  这叫成默有些奇怪,只是他也不能百分百确定这一切是他们向来如此,还是自己的错觉。

  成默愈发的小心,吃东西也都不经意的只吃有人动过筷子的菜,至于水则一口都没有喝,他只是稍微吃了一点,并没有在食堂待多久,就直接拿了一个装菜的不锈钢盆,给雅典娜打了半盆菜,接着在船长奥梅罗的陪同下又去储藏室提了雅典娜在超市里买的零食、可乐还有冰块,才回到房间。

  这时雅典娜已经洗完了澡,卸掉了人皮面具,盘腿坐在床上,她偏着头用白毛巾擦拭着湿漉漉的金色长发。太阳已经彻底的坠入了大海,只剩下最后一抹余晖将天际晕染成血色,半弯月牙在幽蓝的幕布后若隐若现,最后的一点光亮在房间里慢慢褪去,雅典娜如画的侧脸渐渐埋入阴影,从悬胆般的鼻尖,到刀削般的樱唇,再到颀长的脖颈......

  笔直的肩胛骨下方有晶莹的水珠在流淌,宽松的白色T恤被撑的很高,星星点点的水沿着发丝低落在山坡上,如透明的墨迹在宣纸上淡淡晕染。T恤的下摆垂在白皙的大长腿处,反照出一片灼热的光线,绽放出了夏天的美好气息。

  尽管船舱外冷风呼啸,成默还是感觉到了热流在房间里肆掠,他恍若正目睹一场有关夏日的梦境,身体也变得粘稠起来。

  成默血气翻涌,不敢多看,他回头将门关好,把零食、可乐和冰块放在茶几上,把装菜的不锈钢盆放在了办公桌上,低声说:“你现在就把面具取了没关系吗?”

  雅典娜专注的搓揉着长发,低声说:“我不出去,也不会让其他人进来。”

  “好吧!”成默觉得雅典娜这样做不妥,可她已经这样了,也就只能随她,无奈的耸了耸肩膀,淡淡的说,“你先吃饭吧!菜冷了就不好吃了。”

  “给我倒杯可乐。”雅典娜起身随手将毛巾扔在床头柜上,她将长发拨到身后,赤着走到了办公桌前,也不看一眼不锈钢盆里是什么菜,就端坐在椅子上,拿起了刀叉。

  成默强忍着去欣赏诱人画面的冲动,走到茶几边给雅典娜倒可乐,放了冰块又将应该放进冰箱里的东西塞进冰箱,成默就坐回了沙发上开始休息,他已经三十七个小时没有怎么睡过觉,感觉脑子已经全都是浆糊。

  “怎么今天的可乐没有昨天晚上的好喝?”

  成默勉强抬了下眼皮,看了眼举着塑料杯子的雅典娜,思考了一下低声说道:“可乐的独特口感来自碳酸水,所以杯子的材质会对可乐的口感有很大的影响,具体来说导热快的材质玻璃和不锈钢会让可乐显得更冰,口感就会更好,另外不同材质表面光滑程度不同,导致积蓄泡沫的形态也不同。比如纸杯杯壁就比玻璃杯更容易积蓄泡沫,造成入口口感不同。综合起来看,玻璃杯和不锈钢杯比陶瓷杯、塑料杯、纸杯更适合可乐......”

  “难道不是因为没有加柠檬片?”

  成默一顿分析猛如虎,却被雅典娜一句话戳的无言以对,他闭上眼睛含混的说道:“当然,没有柠檬,这也是其中的原因之一。”

  “那我要一个玻璃杯。”雅典娜毫不犹豫的命令道。

  成默一个头两个大,就他刚才的观察,船上就没有任何玻璃制品,应该是为了安全的原因,不过为了不被雅典娜踹到甲板上去,他还是得想办法满足雅典娜的愿望。成默压制住睡意站了起来,“也许我有比玻璃杯更好的替代品。”

  雅典娜坐在办公桌前凝望着他,一言不发。舷窗外的天空已经被星辰占据,只有海面还剩下最后几丝残存的血色,搭配雅典娜的颜值,这本该是很美的画面,不过她面前的不锈钢盆破坏了这种美感。

  成默伸手将雅典娜手中的塑料杯子拿了过来,将里面的可乐倒进了洗手间,然后在杯子里倒满了矿泉水,他将手盖在杯子上,催动能量,施展出熟练度高到不能再高的“急冻射线”,开始制作冰块。

  “急冻射线”是目前成默唯一能使用的技能,这其中有“急冻射线”能耗低的缘故,也有这个技能是成默使用次数最多的缘故。

  制作冰块成默在当调酒师时做了无数次,一切都轻车熟路。但载体只要几秒钟就能做到的事情,本体却足足用了两分钟才在杯子里冻结出一块令他满意的老冰。

  雅典娜吃着烤羊排,眼睛却专注的看着成默用“七罪宗”沿着杯子画圈,将杯子里的白色的冰块镂空,只剩下周围的一圈冰壁,还有一个浑圆的冰球。

  制作完冰杯,成默才将可乐倒了进去,“嗤啦嗤啦”深棕色的可乐在冰做的杯子里翻滚出泡沫,发出了悦耳的声音。

  雅典娜迫不及待的去端杯子,成默却拍开了她的手,不客气的说道:“等等。”

  被阻止的雅典娜丝毫没有生气,像个乖宝宝一样安静的等待。成默转身从冰箱里拿出一个柠檬,将柠檬切片,放进杯子里,才把可乐推到了雅典娜的面前,“可以了。”

  雅典娜举着羊排,喝了一大口可乐,愉悦的眯起了眼睛。成默觉得脑子沉沉的,低声说道:“我得睡一会,你注意一下周围的情况。我总觉得这艘船有点古怪。”

  雅典娜不置可否的说:“你就去睡觉?那我要喝可乐怎么办?”

  成默从柜子里又找到了两个塑料杯,依样画葫芦做了两个冰杯放进冰箱的冷藏柜,扭头对雅典娜说:“等冰球融了大半就可以换杯子。”

  雅典娜点头。

  成默瞟了一眼雅典娜的笔记本,看到她竟然在玩扫雷游戏,犹豫了一下问道:“你电脑里没有下什么书或者电影?”

  雅典娜摇头。

  “趁现在还有网络,要不要下点?”

  “没什么兴趣。”

  “你平时喜欢做什么?”

  “做实验。”

  成默挥了下手说:“真糟糕,船上没有实验室。”

  “也不是所有的船上都没有实验室,只是这艘没有而已。我在有实验室的船上生活过。”雅典娜认真的说。

  成默知道奥纳西斯家族号称船王家族,拥有至少十多座港口的股份,还有不知道多少家航运公司,西腊大半的港口都在奥纳西斯家族的控制之下。雅典娜在科考船上生活过很正常,“这个无关紧要,除了做实验,你还有别的兴趣吗?”

  雅典娜想了想说:“非常无聊的时候我会游泳,可也算不上爱好吧!只是觉得这样的运动适合我。”

  成默想起了海德拉大厦九十九层的水族馆,他猜那个水族馆就是雅典娜的泳池,“真糟糕,船上也没有游泳池。”

  “我不喜欢泳池,泳池对我来说有点小。”

  “其他的呢?骑马?高尔夫?滑雪?或者德州、电脑游戏什么的?”

  雅典娜摇头。

  成默叹了口气说道:“那你还真够无趣。”

  雅典娜吃着烤肉喝着可乐,没有说话,默认了成默的说法。

  成默凝视着雅典娜,她无视成默的目光,专注的吃着自己的东西,一点也没有嫌弃手中的羊排并不是高端的食材,还分外享受杯子里廉价的可乐。他忽然意识到自己的想法出了偏差,自己毕竟是个吊丝,对天生就拥有一切的统治阶层的心态并不了解。

  实际上不论是谢旻韫,还是雅典娜,都对平民生活充满向往,就像《康熙微服私访记》一样,不被人察觉生活在平民中间,就是他们最大的乐趣。

  当然这一点并不适合拿来说拿破仑七世这种有极其远大抱负的领导者。

  成默觉得自己也许更了解雅典娜了,他尝试性的说道:“要不要看动画片?”

  “动画片?那不是小孩子看的吗?”

  成默没有解释动画片也有很多成人向的,比如说什么《黑暗圣经》、什么《缘之空》、什么《X在校园》.....只是说道:“我知道你为什么不喜欢看电影或者电视剧,对你来说那些电影和电视上演绎的生活都很无趣,并且你太注重逻辑,所以你得尝试一下完全和现实生活没有半点关联,也不需要逻辑的动画片。”

  “是吗?”雅典娜有些疑惑。

  “试看看,反正也耽误不了时间。”成默走到了雅典娜身边,弯下腰一只手撑着桌子,另一只手开始摆弄鼠标。雅典娜坐在椅子上,背挺得笔直,她刚刚洗了澡,身上一股湿润的馨香在蒸腾,那淡淡的像是牛奶的香味混合着柠檬的甘甜,实在在好闻极了。雅典娜金色的发丝穿过了耳际,垂在白皙圆润的肩头,一副又纯又欲的图景像无形的手拨动着成默的心弦。

  想到身边这个女人还是拿破仑七世的未婚妻,他感觉到有一只小兽在身体里蠢蠢欲动,滚动了一下喉咙,成默克制住内心的欲念,打开了谷歌,搜索了《蜡笔小新》,他认为这样的无厘头的不需要思考的动画片才能让智商高绝雅典娜感兴趣。

  下载了第一集,成默点击了播放。雅典娜面无表情的盯着屏幕,像是准备看成默的笑话,然而温暖又丰富的蜡笔画一样的景物令她颇感意外,是很幼稚,却很能渲染气氛,接着出现了一栋屋子,出现了一个叫做美伢的女主人,她正在做饭,却没有人能帮她买酱油,于是她叫来了自己的儿子——野原新之助。

  成默默默观察着雅典娜的表情,可惜粗眉毛小新搞怪的出场并没有太吸引雅典娜的注意,似乎她并不觉得小新可爱又幽默,脸上没有任何情绪,像是在看一部无聊到想要离场的电影。

  “不好笑么?”成默问。

  雅典娜摇头。

  “不喜欢看就关了。”

  成默心中叹息,觉得自己也许猜错了,他再次伸手去摸鼠标,没料到雅典娜却按住了他的手,低声说道:“我要看。”

  “不是不好笑吗?”成默有些奇怪。

  “是不好笑,但是很有意思。”

  雅典娜眼珠一动不动的注视着屏幕,尤其是在小新在挨美伢打的时候,她会看的格外认真,眼角眉梢也会泛起笑意,这让成默不解,他不知道雅典娜喜欢《蜡笔小新》的什么内容,他只能肯定雅典娜肯定不是喜欢小新搞怪。

  成默没办法思考下去,他的大脑已经快要宕机了,帮雅典娜下载了很多集《蜡笔小新》,就赶快躺倒了沙发上,闭上眼睛时,脑海里出现的竟然是《蜡笔小新》的开场画面,咸蛋黄一样的太阳悬挂在铁路桥上,一辆电车滚滚驶过.......

  他进入了梦乡。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成默隐约听到了遥远的响声,他抬起头来,雅典娜披着毯子蜷在椅子上,一手可乐一手薯片,以标准宅女的姿势目不转睛的在看电脑,喇叭里响着的是蜡笔小新那熟悉的声音。

  成默觉得自己似乎让雅典娜在宅女这条路上越走越远。他重新躺了下来,继续睡觉,直到集合的铃声响起。成默再次起身,雅典娜还在办公桌前看《蜡笔小新》,他弯着嘴角无声的笑了下,起身走到了舷窗边朝下望去,却看到悬挂着西腊旗帜的巡逻舰已经靠在了“地中海序曲”的旁边,一队士兵正在登舰......

  :。: